《天魁星》

第40章

作者:柳残阳

凌重双眼猛瞪,恶狠狠的道:“小于,把騒娘们交给我,我向你打包票,不出顿饭时光便叫她吐露实话!”

仇忍冷冷的道二“黄静。为了你自己好;还是早点把那半本极籍交出来,否则,只怕吃亏的全是你!”

一员头,黄静咬牙道:“没有的东西。你叫我怎么个拿法!”

凌重咆哮起来道:“你这不知死活的臭女人,你真以为我们整治不了你?”

黄静倔强的道:“就是你们杀了我我也拿不出那半本秘籍,因为那半本秘籍事实上是你身上的其中之一物疗

气得肺鼓慾炸,凌童手抚胸口道:“这个.这个泼辣货;聪,瞧瞧她,她可是在睁着眼识瞎话,当着我们的面犹含血喷我们,小子,留她不得,留了她,将来势必是个祸害

那边,胡春泉高声道二“仇大哥,让我来!”

凌重吼道:“你给我歇着吧,你来?你来除了想吃豆腐就没有别的企图!”

胡春泉胖睑泛赤的道:“笑话,我自有逼她吐实的法子……”

哼了哼,凌重道:“你有退她吐实的法子?娘的皮,这片真叫笑话呢?玩这一套,我老汉可比你高明?班门弄斧,踏笑大方!”

这时——

黄静凛然道:“姓仇的,我受不了这两头疯狗的炒扰;你可以放我走了吧!”

大喝一声,凌重吼道二“你说什么?你说哪一个是狗,温帐婆娘;老子今天一颗一颗敲掉你的满嘴牙,看你再如何放屁法……”

仇忍双目凝往天边的一片云彩,若有所思慢慢的,他誉回目光来,竟十分温柔的道:“黄静,你算要走么!”h黄静冷笑道二“莫非你还想杀我介在凌重大叫道:“你以为我们舍不得外

摆摆手阻止了凌重,仇忍道:“黄静,以你的蛮横态度,狡猾行为及狠毒心性来说,就杀了你亦并不为过,但是,虽认你是如此的邪恶好习,我念在你与我们并无深伙大恨的价上且烧过你,以后;你若积习不改,总会有人收拾你的片

阴沉的.黄静道二“你教训完了外

神色冷凛,仇忍道:“好!你走吧、”场正持起身,黄静却突然双手掩胸,拳曲不动,她懊恼做道:“仇忍,你明明晓得我衣不该体,难以见人,却又故示大方叫我离去——你的居心好卑鄙!”

陵重在一杀之后不禁怪叫起来道:“咦?小子,你是吃了什么‘迷糊汤’啦?我们刀来抢去累了个浑身具汗,事情尚未分明,怎的就任这钱人扬长而去?你不杀她也不关紧,至少我们替她背的这口黑锅却得洗刷干净呀,否则将来一旦传扬出去,江湖朋友还真以为我们劫了她那半本劳什于秘淹了!”

摇摇头,价忍道:0让她去!”

凌重大怒道:“不,我他娘的不答应,受气耗力,总得弄个名堂出来,要不,我们算是在搞的啥玩意?”

仇忍正色道:“老凌,你少在这里罗咏,行不行严

青筋浮额,凌重口沫四溅道:*罗嗑?小子,我这又成了罗嗑啦!你倒是说说着,我们遭人冤枉,吃人栽赃,又动上手洒了血,事情闹到了这步日地,如何能没有一个公道交待?像你这样不知发了哪门子慈悲轻易把罪③祸首放走,我们身上背的冤屈又找谁去澄清?小子,你是真糊涂了不成片

仇忍平静的道:“老凌,请你不耍再生枝节,发议论;给我好好的站在一边去,我说叫她走,使一定让她走!”

凌重冒火道:“不行,天下没有这样的便宜事!”

仇忍道:“你要使我不高兴了.老凌。”

迟疑一下,凌重狠狠一跺脚道:0好,好,好,叫她走小子,你可要负一切后果之责,娘的皮,我现在且不同b争,咱们过后再算帐户

说着,他走出几步;管自坐下;律津的生着闷气.

仇忍道:“现在,你还等什么7等拿轿抬你芦

黄静怒道:“刚才我已说了,你叫我这个样子怎么走祛外

仇忍冷冷的道二“这是你自己的事o”

揪了仇忍一眼,黄静的表情忽然较了下来道:“姓仇的,由个忙,行不?-;仇忍明知故问道:“帮什么忙月

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黄静道:“借你的胃衫给我技用一下。”

摇摇头,仇忍道二“抱歉;这个要求我难以从命、”

黄静央恳的道:“我向你买,仇忍,好歹我也是一个尚未出间的女人,像这哈……赤身民体的,你叫我怎么走得出去外

仇忍硬柳梆的道:“不卖。”

黄静的脸色一变;随即又强自压制,她幽幽的道:“多少表现点男子气概与大丈夫风范嘛,仇怨,好人做到底;你既有心放我一马,又何苦在这件小事上敌意刁难?替我想想,我眼前的模样,哪能走路?今后我还要做人呀……”

坐在那里的凌重倒过头来,怨声恶气的道二“娘的,你的名堂例还不少,敬你走你可又担桥啦,再不走。老子打你走;叫你先着屁股满场飞片

黄静尖声道:“服邪心不正的老狗,满口污言秽语,你也不怕丢你祖宗十八代的人少

俊笑起来,凌重道:“你说说看,我凌大爷名满江湖,望重一方,举手打跑你个衣冠不整.有伤风化的狐狸精;又有什么地方对不起我的列祖列宗啦?”

报瞪了凌重一眼,黄静叫道:“仇忍,你外衫借不惜!”

忽然,仇忍态度一交道:“好吧,借给你。”

这一下,凌重眼睛看不成“颜如玉”,干压也不能过了,他不禁又气又值的叫道:“小于,你今天是怎么报的?哪一桩不合人脾胃你却偏偏对着陆一桩来,娘的,你衣裳借给她,这騒娘们一样在心里咒你,半句好话币会给你留下,你说说,这是在发的哪门子钱呀?”

仇忍充耳不闻,脱下外衫丢给黄静,边道:“被上吧,不收费用i”

急忙将仇忍那袭雪白的长衫掩皇县上,黄静同时急促的道:“你把身子转过去呀!”

仇忍笑笑,依言别过身于,重重一哼,凌重又来了风凛话道:“看吧,任你他姐就足了殷勤,那派及植一般不给你好颜色,半点甜头也不加,还不是和我们一个岛样?根只恨却连我们的眼福也一块叫你泡汤了;小子。你何苦用热面孔硬贴人家的冷屁股叩

麻呼一笑;仇忍道:“老凌,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有那些毛病;我可没有!”

凌重“噎”了一声道:“你是君子?君子的鸟!”

忽然,黄静厉叱道:“几哪脖子;你睁着一双怪眼直勾勾,往我这里瞧些什么?还要不要睑?快给我转过头去!”

凌重呵呵笑道:“肥头.你到会找机会钻空隙呀!”

化经背分息借“或技表现明.阿利”

那边;胡春泉一边急忙转睑,一边干笑着辩白道:“仇大哥,我也不是故意的.只偶而把目光移动了一下,这目光视线控不着不是?一溜就出去老远,其实哪个要看她7我可一向是不爱这个调……”

凌重用着双眉道:“不用在哪里做贼心虚了,不摘还好,越描起黑,像我这样老成持重。才是非礼莫视,人格清高理……

笑笑;仇忍道:“你两个一是色中饿鬼,一是老而不羞;全不是东西,谁也不用说谁,都够瞧的!”

凌重正待说话,黄静的声音已自传来道二“仇忍,再会了。”

转过脸去,仇忍发觉黄静业已将他的白袍紧紧裹在身上,看上去虽然有些不论不类,滑稽可笑,但比起先前她那春色隐现,衣不该体的狼狈像,确实是要好多了,至少;她已经站得起来啦。

失望的重重叹了口气道/这还有个啥的看头?更不用说心里憋着的窝囊气除—…”

没理会凌重,优忍道:“你要走了片

黄静力持镇定的道二“希望你尚未变卦少

仇忍安详的道:“告辞了叩

急切的!黄静道;d当然。”

说着,她快步离开,走得异常仓促慌忙。

墓地——

仇忍叫道:“黄静——”

急行的身子一僵,黄壤迟疑的站住,华转过脸来像煌的问道:“什么事严

闹闹的,仇怨道:“你忘了什么吧外

征了怔,黄钟不安的道:“忘了什么?我忘了什么?我忘了什么呢?”

仇忍一笑道:“那半本秘括,你不要了叩

脸上掠过一点惊疑之色,黄静局促又愤怒的道:“东西在你们手里,却又问我要不要;姓仇的,你是寻什么开心?”

仇忍道:“真的你不想要了!”

黄静慌乱的道:“既然你们有兴趣,你们便自己留着吧,我不要了。”

一边说,她一边像进一样的匆匆前奔。

仇忍大笑道:“你急什么呀?心虚什么叩

黄菊更是连头也不回,猛然飞掠跃走,讲个奔跑起来。

有些迷们的坐在那里,凌重哺济的道卢奇怪,这娘们慌个什么劲呢户

就在他还没意会是什么事情之前!仇忍的身形业已有如怒矢级激射而出,凌空翻滚,在一线优美又快速形成的弧线之下,他已鹰隼般扑至正在狂乱奔逃中的黄露头顶!

尖叫着,黄菊场掌攻击,白抱撇开,奇景隐现!

仇忍“呼”六例旋,双拥飞踢,去势强劲中,把黄静逼得狼狈窜躲,衣掀④袒,妙象毕至;

一片掌影宛如流光掣电,在仇忍的回绕金田里交芽纵横,黄霹意力抗拒,却仍在眨眼间撰了三车,一个粮斗仰头祆出去!——锦导仇忍突进摔退,促始用科两立。右手上。业已稳稳当当的执着一卷灰褐皮面的册子。-’针贯霞发拄的呼叫着。雌虎似的又冲向了仇怨;卓立不动,仇忍直等对方来到近前。俗地出射,劳而排跃,头也绿枝的倒振j辇,在将黄静打出立步,重重伶祆沙面之上;

这时,凌重业已如飞奔来;’:。──。”,”一仇思表伯平衡,激势着西自流回了j甘宁中的班子,那东粮唱节纸”打成故稼胄几页名册i纸质过友,但却坚韧,正适合作长久保存留传之用。-。、影呼吁哈气,凌量以披头去,一抒阳一看、已发现纸面上合配的腾跃w④美政及秘_诀;他怪叫道。句都,这不就是那半本秘*么?争来抢去,居然仍在那浪o身上月

仇恐怖声道:“当武由他身上;从头到尾便在她身上。”钧s凌重大吼进。”奶奶个熊,过技手可真会繁现、看看她场夺到什么地步;四周谷前事实,姑就能增扭着心不承认。倒很罗毒!”一

仇忍道;!协收入的错误即是把汉们看得太好说话了。”一体手,’留更进;*东西给我。小子i我非叫这婆娘生龙水可。娘的成,均油也晓得并非只有她既卖很,、我们比色更要*道——天下岂有这么好诈好田的主北对

摇摇头,仇忍道:“算了。烧给她的那几下子已经相当永勤了!——”

凌至唐牙咯咯的道:“娘的,咱们今天全是叫这块干牵连是非白里的,她这罪名就是还死上三次还有余——”

仇忍对茗回春泉那边商城道二亿头——技囊的可看清楚了东西是如何变出来的叩。。胡春来一把提着局领扯起了“九心田”就恶狠狠的光今听见没有?武们化大哥在问你产。

牵挂赶忙点着头哑着声道/看见了,看见了。果然是在黄静那里找出来的……”

仇忍走近几步,道:“据在.黑白总该分明了吧f一满脸的疙瘩都在民员。章肥忙不迭的道:“当供,当认,原来全是性贫的残人射了我们!”

仇怨机声道“难道你不承站也是仿们的国味及浮队张狂与查摸合并造成的结果s、有了黄静的诬陷。才有了你们的糊涂。

问了d舞该,章获销油的丹这……这是误会!”回春来扬手自带睾伍后脑瓜上翻了一曰汪道。”什么误会?这话苏是你闭记他,今天这帮血源淋的局面,完全是在你们的跋扈;浅薄,又无知行为下所造成,团代一伤的后果责任也该会由你们来负i对不对?”—-i.

形投苦者胜道:“老哥,总不能说全是我们错呀!”

闪着后脑瓜子叉是一巴掌,朝着象得还q历是你们请,莫非是我们错了外一——一二一

凌重叱道:“实掉这条税户

猛一步由,章教急叫道:“我们错了,还通是我们错了……”胡春来厉声道:“你说,你们死了的人该不该死?伤了切入该不该伤?”章强冷汗如司引在。h亥。该,我们都是自触这头,自寻阳恼……”并仇怨微笑道:“姓章的,你倡不愿意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