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41章

作者:柳残阳

股红脖子粗的胡春来急道:“凌老哥,怎么是我慧的组漏呢?全是你出的点子啊,我只马营是瞻,跟着你后边

凌重低促的道:“别他娘的这么没种,替我承担一下都不行?你知道老古最喜欢挑剔我……”

古上才双手叉腰来到面前,怒道:“你还在滴咕什么?

叫我几十个人像呆鸟一样愣在林子里穷等,把脖子都拉长了,就是见不着你们回来,冲个谅要这多时候你们是用针尖蘸水往身上滴的外

凌重打着哈哈道:“老古,你稍安毋躁;听我解释,事情是这样子的,原因是肥头他……”

古上才大富道:“我不管什么原因,你们不该招呼不打便任由我们枯候死等,太阳都朝西偏啦,任么天大事情拖住你们这样久三个人一个也不回去通知一声!”

胡春家赔笑道:“古老哥,就算我不对吧!我全替凌老哥顶罪便是。”

咬咬牙,凌重道:“狗操的肥头,你这样一说,不等于绕着弯子指证我?你他姐麻子不叫麻子,该叫‘坑人’。”

古上才骂道:“我就知道你这老小子不是东西!”

眼见“红白道”的弟兄都奔拢过来,仇忍忙道:“好了,老古,别让大伙者笑话,我们先启程吧,路上再细说。”

度重连连点点头道:“对,对,路上再细说,该启程啦,天色晚陵。”

重重一哼古上才道:“你还生着眼睛看得出天色晚啦!”

“咦”了一声,凌重恼羞成怒的道:“奶奶个熊;我给你几分颜色,你就愣要开奥访了?我这里忍气吞声,你那厢越发趾高气扬起来,娘的,我可是让你,不是怕你!”

古上才斜着眼道:“那么,是我怕你啦?”

一挺胸,凌重陪唱道:“你待如何呛了我的卵?”

古上才冷笑道:“老凌,你足够爬在我挡不仰头承尿的份”

怪叫一声,凌重道:“我努了你!”

右上才蔑然道:“哪里风凉你哪里去吧!”

一把拖住凌重,仇忍道:“走吧,别再吵了;大家都等急了。”

胡春泉也过去推着古上才,边往上走边道:“古老哥访且息怒,其实呢,确是凌老哥的不是;他硬要充完子扮冈流太岁的角色,因而意出了麻烦,但为弟的;我也有监督不严之过,咳,我已是尽量劝阻啦,凌重哥的毛病你晓得,人起劝,他的人性越大……当然,我不能辞咎,他的错,我全承担了,唉,他这人哪……”

咬牙切齿的,凌重愤愤的道:“听听,小子,你听听,肥头业已出卖我了……”

仇忍道:“活该!”

凌重气呀叶的道:“娘的,这批漏便不能说你没有责任吧!至少也不该通通越到我的身上呀,大家都该承担一点……”

冷冷的,仇忍道:“谁该代你承担?罪繁祸首就是你!”

凌重冒火道:“你们全在冤我,我要伸冤!”

仇忍道:“老凌,你安静一点吧,今天一天来,你还不觉热闹”

悻悻的,凌重道:“娘的,我算叫你们摆得团团转了……

进了林子,仇忍道:“以后记着,老凌,色字头上一把刀。”

翻翻眼珠子,凌重问着头没有吭声,此刻“红白道”的儿朗已经纷纷回到林中,各人收拾着物件,牵马的牵马,整装的整装:“死不回”屠诗言,“虎鱼”曾议正在向胡春泉说着什么,“寒波双校”许波、甄瑞同古上才、屈无忌低声笑语,林外,“跳豆”薛光已在指挥列队,不需多久,这支人马即将再度启行……

六十余乘铁骑扬蹄如飞船朝前面的“驼牛岗”赶去,一路上跨音如雷,按上卷腾。六十余骑奔上几有千军万马的声势……

天色,业已沉暗。

领先的几骑上,古上才一路奔一路骂道:“这一下可好,摸黑赶路,明晃的白天光不趁着走,却偏生要朝夜里抱,这不是很残么!”

度重狠瞪了古上才的背影一眼,忍着没出声。

古上才又忿忿的道:“好好的澡不洗,凉不冲,却又老毛病发了,把个‘黑魔女’,当成了堂子里的姑娘来调逗,真是有限无珠,自找钉子阶……”

并辔的胡春泉在做好人道:“古大哥就别再生气啦,身子要紧哪咳,也不能太怪凌老哥,他是尝惯了腐脂俗粉的滋味,那‘黑魔女’黄静自是与她们不大相同,气质清丽嘛格调也较高,凌老哥一见之下当然惊为天人,情不自禁……”

古上才狠抽了坐骑一鞭子,就好像银抽了凌重一鞭子似的急声道:“真是没见过世面,去人现眼到了家……行,这一来又结下了“铁鹏派’的仇,连徐怕涛也一遇得罪了!”

胡寿最忙道:“古老哥,凌老哥是一时糊涂,你就放他一马结啦……。

说着话,胡春最犹回过头来向后面的凌重眨眨眼,时激牙,表示——你看,我这不为了你在帮着说好话啦?

呼了呼,凌重显然不领情的把两个鼻孔朝了过来。

骑队之首,仇忍和屈无忌两马并行,直赶前程,屈无忌笑着说道:“后面,古兄又在骂凌兄的山门啦!”

仇忍双目望着道路,道:“随他;老凌也该挨骂。”

屈无忌道:“在‘白水河’的林坡上,古兄的确等火了,又怕你们出了事,所以越等心越焦,我还劝他,你们绝不会出了什么意外的……”

仇忍道:“老古就是急性子。”

县子前倾了一下,屈无忌道:“今晚要赶到‘驼牛岗’么?”

点点头,执忍道:“我想赶到,屈老哥,你知道我心里有多急……”

屈无忌道:“当然;兄弟,我也同你一样恨不能插翅飞往‘龙虎山庄’!”

像是忽然魂人虚冥幽幻之境,在马上演静无语了好一阵;方才苦笑的道:“不知道——她现在是个什么模样?”

屈无忌明白仇忍口中的“她”是指的谁;屈无忌道:“弟妹吉人天相,必能有惊无险,安度难危……”

仇忍叹息道:“这么外……她的日子可过得昏……”

屈无忌安格遵:他环会太久,我们这不正赶去救她?”

目光茫然投注自遥远的黑暗里,那里,山影隐约,群峰鹰肽,山的后面,峰的一边,仇忍知道另有个人比他更迫促的期待着见面的时刻,而那种期待,较之地越加痛苦与殷切!

屈无忌轻轻的道:“老弟,别再想了……”

苦笑一户,仇忍道:“保真长!”

屈无忌道:“比不上你与弟妹的夫妻做得长。”

深深望了屈无忌一眼,仇忍道:“谢谢你,”

屈无忌一手扶鞍,诚挚的道:“老弟,我这一生,从无愧疚存心,一唯一的一往塔痛遗憾,也是恩情,便是欠你的了……”

阳。摇摇头。仇忍道:“老哥,我一再表示,母别再这样说,智取,我除了夫妻痛,更倍加上对你过分自费而引起的东安了……”

屈无忌低沉的道:“你知道我心里怎么就好……”

、背后议声欢紧,胡春泉赶了上来,大声问道:“仇大哥,可是今晚赶到‘驼牛岗’!”

仇忍例首道:“试试着,怎么样叩

胡春泉应道:“全看大哥你的意思……”

、于是,在仇忍一马当先立下,结队的奔行过急了,再在访声的敲击里,仇忍的心弦一程比一程绷得更紧……

第三天的正午,“五柱山”,在望。。

,估量着离“龙虎山庄”十来里里的时候/上行人便全下马徒步,将马赶在一处山洼子里,派了两个人守着,其余的便都随着仇忍指向了“龙虎山庄”。一

他们尽量靠着山脚走,崎峙的地形与复杂的地物作为行动的掩蔽;枷走得很快很急,不到一个时辰,业已看见“龙虎山庄”屋脊槽角了。

。在“龙虎山庄”的背面,二片更生的杂草媛树丛里,六十余人隐伏其中,六十余双眼睛默默注视着这座阔临极!”

明庄院。每个人脸上的表情或是肃”或是愤怒,或是急一迫。或是紧张,但是。每个人眸问中的神色却是相同的——杀气森森。充满了一股戏犯搏命之前的兴奋与激动。

到了这个时候,仇忍的情绪与感受反倒麻木了,一双眼的光芒削厉得不沾丝毫情感,宛似流闪着泪滴血彩,面庞上的肌肉但扯着。连任何一点细微的目动也没有,仿佛是一具石雕的脸惊,冷冰冰,硬板板,隐隐散发着一股令人心悸的钱回的息。他就那样历视若面前的卢龙虎山庄”,国孔的晶球反映着山庄的影像,在他双陈的血光里,山中的影子也似落在血水中了……

屈无忌伸过手来,坚定有力的在仇忍肩膀上按了按,鼓励的点点头。-——

咽了口唾液。首重低声道:“奶奶的,我们准备大开宰吧”

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胡春泉道:“这阵子,‘龙虎山庄’在我眼里业已像一片残垣败瓦了片

从草像中注仅着前面,吉上才持重的道:“小平,在动手之前,我们却首先要考虑到你老婆的安全,提防他们扶持你老婆为人质反过来要扶我怀……”

胡春来连连点头道“对了,这一手不可不防”

_仇怨缓缓的道:“你仍的意思呢叩

古上才轻声道:“照一般的情况来说,突击就该采敌不备,老兵骤进、杀得对方措手不及,人仰马见,这才能收到袭击的效果,但目前用这样的法子却须略加斟酌。因为我们有人质扣在对方手中,任我们行动再快。也没有把握可在救出人质之前保住他们不遭伤害,而一旦攻扑开始,上形混乱,如何救人,就更增困难了……”

顿了顿,他又道:“我的意思是,先救人,再动手!”

》凌重抬着道:“老古,我们的人被关在哪里呀片

古上才呼了哼,道:“不会设法去探月。读重道。一怕是打草惊蛇。反为不美!”

%一青森森的面孔一沉,右上才道:“至少也比乱兵之中毫无目的地难找赠间要来得牢靠——再说共伯一旦动手,对盲不给我们抢救人质的机会。在我们找到人质之前便骤于伤害了!”;。胡春泉道:“古老哥的顾虑是对的、……”

、屈无忌低声道:“这样吧,我进去先想法子数人,你们伏守在此等我消息、”一丁凌重忆道:“促着——你一个人!”

西点点头,屈无忌道:“是的,我不与他们打硬仗,光是救人、秋个地应该可以对付得了,人一多,反倒暴露痕迹》…

:凌重不以为然的道:“话不是这样说,只要功夫上道,安出一两个人也不至出组提,更可互为掩护,交相支援,单体匹马朝里闭,万一出了事,连个招呼都没法子打,危险”

仇忍道二老凌说得是,一个人摸过去太过冒险!”

古上才道;现嫩多进去几个人吧广一¥价忍断肢道:“我亲自去,另外屈老哥偕同。我访带火被三枝,以为信号,列位一见火花升空,邵便攻个……”

;古上才道:“烟火信号一发,即表示你们已经得手,那时……”

苦笑一声,仇忍打听了古上才道:“一见信号,你们立时展开攻补便是,至于是否得手,不在考虑之树,总,见信号,立动手,一切不需犹豫”

古上才慎重的道:“小子,你还是要以你的浑家生命为首要原则,今天我们大举前来,准备拼命流血_一来因管你报仇雪恨,主要还在于解救你的老娘子出险呀?”

“仇忍平*的道:“这一点我自有主张,老古,你切不可疏忽迟疑——信号升空马上行动”

古上才道:“放心,约对设不了事?”

凑一边凌重道:“跟着去能尽点心力。”

仇忍道:“你不用去了,外头更需要人……“

凌重不快的道:“怎么着你看我不中用还是怎的?为什么不要或去?我认为抢救人顶之举,要比正式的攻扑更加重要。再说,我在你身边,能看着你不则你太冲动!”

一向极少附合凌重的古上才这时却连连点头道:“不惜,老凌阻击比他等候干此更为适合,根坚信号一现,我们就要法开攻击,时间土不会成瑞,人力也不可能闲置,但在攻击之既却毫无事于,老读用去、或可发挥的效果较静宁此处要强得多户一

凌重随即摆出了一副赖皮的架势由胁道:“若是你再推三阳国,就因我不起,为了争这口气,老子便要独自冲进‘龙虎山庄’里头去和他们决一死战,大家玩个硕!”

皱起眉来,仇忍道:“什么时候了?你还要那套老顽童够作风‘”

领凌重拗初的道:“我不管,要去,我就得跟着片

古上才道:“小于,叫他一道随你去吧,多个人多个来严,也多个照应,老凌在这里。闲着也是围着……”

屈无忌微微一笑,道:“我十分欢迎凌兄搭档行事,有雳他,应付起‘八忠社’的阻碍来,势必如虎添翼,更加得心应手……”

宽度重咧嘴笑道:“听听,小子,你可洗干净耳朵听,老回讲的真心话,娘的,别以为你眼中没有老哥我,人家也都同你一样我凌某人是不是能“监芋充数”。不用我说,记老哥业已给了明确的答复啦!”

于仇忍淡淡的道:“好吧,我们一起去,但我只求你切莫但作主张,好歹先迁就我一下?”

凌重一挺胸,道:“当然,我唯你马首是吃,你是天;我是地,你居正,我为副,你说什么是什么;我呢?附诸领民,嘿嘿,仅仅财请教尾而已……”

仇忍摇摇头,道:“老凌,这不是耍嘴皮的时候。”

凌重恼火的道:“娘的皮,你眼下是犯了什么毛病办好的坏的全不听,软硬也俱不吃,老子要拍你的马屁都还拍不上哪!”

没有理他,仇忍转对右上才道:“老古,一待开始行事,人手的调造与攻扑阵势你全没问题吧?”

古上才傲然道:“这点你不用挂怀;小子,你哥我是行家兼高手!”

胡春泉接着道:“还有我呢;仇大哥,用兵布阵,攻坚技锐,乃我拿手好戏;在策划谋略上来说,我可切有大将主帅之风,包管误不了事!”

“吱”了一声、凌重不屑的道:“你有大将主帅风我项你一睑的桂花油,你他报只因做猪头三!”

胡春泉正待反驳,右上才已瞪起眼来道:“吵,吵,就知道吵,也不嫌腻味!”

仇忍低沉的道:“好了,我们三个走吧、老古,多盯着点!”

古上才颔首道:“没错,你们走吧。”

于是,仇忍一招手,优身自杂草中审出,轻症如一狸猪,屈无忌、凌重二人也紧接跟上,他们身形闪奔,去势恍若电掣,眨眼间,业已跃进入“龙虎山庄”的高耸围培之内。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