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42章

作者:柳残阳

三人落脚的地方,是一座硕大的花棚之侧,他们估地之后,立时闪隐向相往后面,屏息观察,嗯,四局并无人迹。

仇忍望了望距离这边约有七八丈远的一排屋舍,轻轻向屈无忌指了指,于是,屈无忌会意的点头,贴地而出又挨又快的掩到那排房舍背后,开始逐窗疫机起来;另一边;却直沿上着一连三幢并立的两层楼房,仇忍朝凌重示意,这位“邪刀”亦飞快扑了过去,首先掠上了楼顶……

正对花棚的是一幢小巧精舍,四周环绕着一日白杨木,看上去比较显得清雅突出些;仇忍自己便找上了这个目标。

毫无声息的,他自半载的窗户中往里探视,一间小厅寂然无人,换一个窗口,僵,是卧室了;床上仰躺着一个人,仇忍一见,立时认出是勺\忠社”的帮凶之——*阎王笔”朱慎!

朱慎正在打鼾,着光景正在午觉,仇忍谨慎的转开,来到精舍的侧面,这里又一间卧室;而朝外也正欧响有人。知是“魂爪”左宏;

仇忍目光冷峭,神色也变得狠酷了;对这两个甘心为虎怅的人物,他可说恨入骨髓,他原料到这两个人不会离开勺\忠社”,“八忠社”也不敢轻易放走这两条得力的助臂,但是,以眼前的情形判断,他们不但不会走;甚至大有以“龙虎山庄”为家的意味了,严然也成“八忠社”的一份子——”‘——

刚转身,价忍立即闪伏到一株白杨木杆之后——就在精舍前的小径上,两名执刀黄农大汉,有说有笑的牵着一头“野狸”走了过去;那头黑白交杂皮毛,形同家猫的“野理”,乃是一种最佳的、奇异的报警动物,以前;仇忍和屈无忌便曾吃过这种畜牲的亏

等那两人牵着“野狸”走远了,仇忍又迅速搜查坐落在精舍左近的房屋楼阁;直到全搜遍了,也没发觉他的妻子风嘉演被囚之处,当他心情沉重的返回花拥下时,屈无忌与凌重早已筹得发了慌!

三个人一凑头,凌重已埋怨道:“我以为,你是到了哪里去了?害得我们好等,冷汗全流了一裤裆”

屈无忌也如释重负的道:“乖乖,以为你出了事,越等越心焦,你再不来,我们就要分头去找你了”

仇忍低促的道:“我没事,你们可有收获?”

凌重抢着道:“那三幢楼房里,没有弟妹的踪迹,却住着‘鬼家帮”的一干牛鬼蛇神,另外,还有好几个形迹可疑的角色住在里头,却不知是什么来路!”

仇忍问道:“你认得‘克家帮”的人”

摇摇头,凌重道:“以前不曾见过,但他那几副尊容像,不用亲见,只把耳闻的传说稍一对证,即知是这些电物无任,一个个死眉死眼,鬼气森森,半点八味不带,打眼一看,不必再琢磨,除了‘克家帮’找不出第二伙人能有这种‘特性’!”

屈无忌低声道:“凌兄已把他看见的那几个模样给我形容了一遍,不错,的确就是‘鬼家帮’的一批增田!”

仇忍轻声道:“你搜查的地方呢!”

屈无忌道:“那一排砖房有七间,每间全住着“八忠社’的人,看样子大约是头目一类的角色,当然没有弟妹的影子……”

表情十分明海,仇忍慢慢的道:“找也没找着嘉来被囚之处……前面白杨围绕的精舍里,却发现了朱慎与左宏两个,看样子,他们似乎落借住“龙虎山庄’之内了!”

凌重咬牙道:“怎不趁机干掉他们?”

仇忍道:“他们正在欧响!”

凌重狠狠的道:“管他们在做什么?就算都中了风也一样杀之无故?”

仇忍道:“杀害一个睡眠中并没有反抗能力的人是不算

公平的,他们不错是我们的仇敌,也都可恶可恨,但却在

正常的情况下给他们有挣扎的机会,否则就失去武林沿传

的光明磊落作风了广”

哼了哼,凌重道:“和这些人同禽兽的囚徒犹谈什么光

明磊落?他们配么?娘的皮,他们对付你又何曾用过‘光

**!王车严已日本”

仇忍缓缓的道:“他们已是不仁不义了,老凌,我们怎能如法泡制?人性已在他们身上纸灭,我们不该多少保持一点?”

凌重怒道:“那要看对象了,小子,你不信,只要等你栽过他们手中,你就会知道了,娘的,到时候你和他们谈这些,怕连他们的大牙都要笑掉广,

仇忍道:“那是他们的事,老凌人与人不尽相同。”

屈无忌忙打岔道:“‘龙虎山庄’的这一面我们大都按过了,*下的就是庄的另一边,以及后头了,老弟,事不宜迟,我们就行动吧!”

点点头,仇忍道:“好,小心点。”

三个人离开花间的阴影处,飞快闪躲着掠出庄的右面,一路穿走回统,时隐时行,就宛若三股淡淡的烟霞。

这又是一幢小楼,楼的四局却栽植着垂柳成荫。另还点级以假山小事,接后,嘿,尚有一个小小的水池,地面浮薄荷叶几片,石曲桥横跨地上,别有一股淡雅之②,不知是谁居住于此——在“龙虎山庄”这个充满了粗暴森严气息的所在,却有这么一个雅致地方,委实有点不相衬托。

仁人掩近之后,屈无忌有些诧异的道:“奇怪,‘龙虎山庄’不啻土匪窝,强梁器,竟会有这么一处环境,我想不出‘八志社’的人有哪一个懂得半点‘雅’外

打量着眼前的小楼,仇忍低沉的道:“‘八忠社’的几个头子,全不是有点灵性的人,连附庸风雅他们也不会有兴趣,谁会住在这里呢叩

凌重压着嗓门道:“上去一棵就知道了!”

“一优忍这:“走,上挨户

三条身影宛若三只萧关,由下而上,激射飞穿,只见目光下投影嗷炫,他们业已穿官进楼’他们进入的地方。是一条走道,此刻流落落的无声息,走道尽头是梯口;梯拆进左边看不清楚是何形势。一这条走道,例却隔成两间。正对走道另有一空,或在三间房子的门扉俱皆关着。

凌重左右一看,低声道“不管难住在这里,先抓起来拷问逼说,非把弟妹的下落弄个明白本可,否则这片庄子如此之大,逐屋逐房的进查何其麻领、时间拖得久。又容易合员形迹,不是行事的道理!”──-。

仇怨略一沉吟,道。一就这么办!”

,屈无忌道;社里有三间房子。梯左边约据布有;我去搜那边,你们便负责这里的三间,大家注意不要弄出声中月二”

仇忍道。”你去吧,如果有人在里面可得下手快。别张扬出去广——

微微颔首,屈无忌一向左下便拆入样回的左边。这里,

仇忍与凌重同时推开俩房的房门,两火扑过巨退,"相权插

头。

凌重迷惑的道:“房里没有人,收拾得净,但一张

本床上却没有铺盖,显然没人住……”

仇怨这“我的这间也和你说的一样,目多了几木箱谁在着,好自是谁的行车……”

凌重一指尽头的房门,道:“就利那一间了、小子,!

们再植户

仇忍剧一移步,凌重业已当先抢出,来料门;凌方持伸手推门,尚未沾到门线,还肩精胶着饰纹的红木儿,已突技自内技流一条纤细窗窕的身影当门出现

因咙里闪吼一声大凌重一“霍”的恻身,拿手调(劈那人面门胸前。

刚开门出来的那人。因过惊变;不由猛的一其,发半声喊叫。却也身手异常灵活的井地出出!

大旋身,凌重立起如刃,狼狈劈下道:“哪里回?”

就在庭重动手旋转的这一利里。正待上来合攻的仇怨却不禁一怔,一怔后随即低出道:“老读住手?”

拍身科带。度重下尽的双零分划面强杨开。一边急&道:“什么不办好

这时,滚地躲援的那人业已惊俊加上狼狈的跃身而$、……。晤。是个女人,还是个模样九十分秀气娇俏的女人

这女人生得白净而纤细,形色间自有一股楚楚持人韵息流自,这瞬息里,她便是十分惊煌,又十分迷卧……

直到姐的目光融及了优忍—

仇忍卓立于前,迟没的开了口道:“因盈盈,是你么?”

眼前的女人,正是仇忍与屈无忌在“包沙清贝里款助过的那位孤苦少女——“五琵琶”因盈盈。

惊喜与征忡交加,固盈盈抢前几步,画着声道;一思人如一是你月

上下打量着固盈盈,仇忍皱眉道二*你怎么会在这里外。因盈盈的清南面庞上立时飞起一抹红晕,她羞涩的道:“我……我是随我夫君来此的……”

仇忍有些措然道。”你的夫君叩。脸儿更红了。固盈盈垂下头道:“他也是江湖上跑的人,说起来,恩公或者也有个耳闻,人家都称他是“飞刃奔’月’岑破……”

“哦”了一声,仇忍道:“原来是岑使。”

固盈盈兴奋的道:“恩公认识外

仇忍道:“不认识,但听过他的名号、”

因盈&:道:“恩公,岑排人很好,心地十分憨厚,富同情心,而且讲正义,你见着他一定会喜欢位……”

、一仇忍淡淡的道:“是么片

似乎有些疑虑,因盈盈怯怯的道:“恩公——你像有什么事不高兴?”

仇怨平静的道:“没有什么。”

固盈盈步儒着道:“我跟了岑门,因为他对我很好、一直照应着公……我孤苦伶计,举目无亲,一个女孩子,在

这充满险恶的人间世上,独自生活很不容易,他既是真心

对我好,所以……我也就好了他,因为一切事情决定得仓

促,也就没有什么讲究的。成了婚,一时之间,连恩全也

未曾某告,再说,也找不着恩公的去处……,“

仇忍道:“好说好说。”

固盈盈,忽然眼目有些泛红道:“恩公……你是不是

……对我有什么误会?

仇忍低沉的道:“对你有误会,我对你会有什么误会呢;

你言重了。”

咬咬下后,固盈盈道:“我见了思公、好开心,好高兴,也好振奋,_但恩公伽、……对我,似乎是很冷桥,一点喜悦的样子也没有,恩公,是不是我得罪了你?如果我有得罪你的地方,请你告诉我,容我向你赔罪,你打我、骂我,我全受着,心甘情愿的受着……”

仇忍正色道:“固姑娘。你我当初陌路相逢,因你遭了屈辱,我看不过眼去,所以多少为你尽了点心力,那是一个武林中人应有的正义像,也是一个有血性的人对不平事所具有的责任心,除了我们之外,任何一位湛湛君子追上了也会做同样的事,所以,你无房铭心不忘,我也更不敢接受你这‘恩公?的称呼!”

面盈盈难过又失望的道:“不,恩公,我就赢你对我的帮助,我一生一世也会感激你。恩公,请你答应接纳我的谢意,不要推相我于千里之外……”

门那边、凌重侵但踱了过来,似茉非笑的道:“小子,这位姑娘,你们认识?”

仇怨这“曾在‘包城’那几名叫‘小阳春”的酒楼里见过。你该还记得,那天,你与老古也在楼上;为了这件事老古下楼来探询;咱们便凑巧又进了面!”

一拍自家脑门,凌重道:“哦,就是为了一具工琵琶受到店老板奚落,你替她打抱不平的那位姑娘厂工。点点头,仇忍道。?不错!”

。笑笑,凌重道:“为了那档子事,都恩格还叫老古好训一顿——嗯,记得那位老古说过姑娘生得葱白水浮,十分标致,不错,嗯,是不惜……”

固盈盈羞怯的却落落大方的道:“我叫固盈,这位老爷子是……”

凌重一咧叹道:“凌重,壮志凌云的凌,名重一方的重,呵呵……

走道尽头人影一闪,屈无忌也掠了过来,他口中道:“那边是一房两进,像书房,却没有人——咦况

看到了固盈盈,他也不禁大出意外的愣了愣。

因盈盈江见屈无忌,也不由一呆,他立自又恢复常态,深深一福道:“固盈盈,拜见屈壮士……”

屈无忌连忙还礼;过道:“不敢不敢……一团姑娘,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仇忍接口代答道:“她是随她丈夫来的——‘飞刃奔

月’岑依。”

屈无忌神色变了变,强实沮:“岑警是江湖上降四一方

的人物,名大气雄,顶尖角色,后姑娘有这么一佐夫婿,也

算不委屈了……”

固盈盈不知屈无忌是真心赞美抑是意含闻讯,检站在

那里,只觉十分窘迫,感受上又是苦涩,又是惶恐,还带

着那么一股辛酸与迷茫的意味;她不明白为什么仇怨和屈无忌会以这种态区对待她?她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下意识中,她却隐隐觉妇事情有些不对,仇怨他们在这里出现,必然为了某些特殊叉不怕决的原由,而这其中怕又涉及了她一……

迟疑了一下,仇忍问道:“固姑娘,岑警与‘八忠社’的头子后继成是什么关系外

固盈盈苦笑道:“听说是朋友,多年的朋友……这一次,屠庄主特地跟人去岑国象里请他来庄里住一阵,岑勇就来了……我原来不随他来的,但家里又没有人和我作伴,他也不放心,所以才带着兑一起来……”

屈无忌道:“你们来了多久外

固盈盈轻轻的道:“前天晚上才到,居庄主的信早在大半个月以前就送到家了,等我们到家,信已到了很久和回回回回回

仇忍缓缓的道:“信里说什么?”

接触到仇忍的冷峻的视线,因盈盈不禁瑟缩了一下,她纳讪的道:“我看过信,上面只讲有非常重呈且十万火急之事,要请岑便来这里一晤,没说别的,岁鹤见信之后考虑了一下,等三天就带我起程来冲……”

仇忽冷冷的道:“到这里之后呢?可知道是什么事!”

摇锰头。固盈盈:“岑使与居在主他们一见了面,田庄主立即热回的招待我们。大特担了这幢小接给我们暂住,他们在席上治谈什么,尽说些客气话——“

找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又不安的道:“对了,当晚岑_幼先送我回来休欧,他又出去和屠在主谈事情,直到半夜_首进房,我还没睡着,在等地,灯下,我发觉他的神色不大对,有些沉重和烦恼,但我问他什么事他又不愿说,同点了,他才叹气说我们不该来的,尤其不统把我带个、……

敢再怎么问他也不开了,夺繁田勇气我知道,只要他不好讲的事,怎么问他也不会讲的,所以我就不再问了,在调现在,我还不明白居在主请他来是为了什么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