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43章

作者:柳残阳

凌重望着固盈盈慾言又止;地耸耸肩,走到一边去;固盈盈心头跳了跳,她惊疑的问:“恩公,你们怎会到了这里?”

仇忍淡淡的道:“是没有好感,否则,我们也不会以这样的方式进来了,你看得出来,证明你很细心。”

固盈盈急急的道:“恩公;从各位的神色与言谈中,我已能感觉到各位的来意……不善;是不是各位与屠庄主他们有过怨隙外

仇忍直率的道:“不错。”

一侧,屈无忌慢慢的道:“固姑娘,老实说吧,我们与‘八忠社’之间,已不仅仅是‘怨隙’而已了,我们与‘八忠祉’有着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有着势不两立的入骨之恨;今天我们来,目的就是要荡平‘龙虎山庄’,歼灭‘八忠社’的一于镇就组题片

展骇的僵塞一会;固盈盈惶恐的道:“这其中……竟有如此无以消弥的仇恨外

仇怨平田的道:“如果,你的家曾被这些人火焚,你的亲人曾被这些人杀戮,你的妻子也被这些人指掠而去,那么,你就也会产生和我一样深刻的仇恨了!”

屈无忌忧郁的道:“仇老弟的爱妻,是一位善良而端庄的女人,她不懂武功,也不清楚汉猢上这一套鬼城伎俩,下作把戏;但是“八忠社’的一些猪狗火奖了她的家宏,杀戮了她的家人又重伤了她的丈夫之外将她摇走,据我们的判断,她…一她恐怕更已遭到了这些猎狗的污辱?”

仇怨美情僵硬,但心如刀绞,

,因盈盈更是颜色大变;她微微四抖着道:“八忠格他们,竟然……沉然如此毒辣邪恶?如此卑鄙明狠真叫人想到不……太出乎意料了……”

屈无忌低沉的道:“人的脸是一张多变的面具,它会随着对象不同变换其形色,但是,面具得撕落,则心地担识,是好是坏也才确实,固姑娘,你所见的只是愿继成与他那于爪牙的虚伪便面而已,他们骨子里的险恶,你又怎能体会得出?”:

固盈盈伯纳的道:“我以前一直不认识他们……也就是前两天才因为岑归的关系彼此见了面,我的确不知道他们是些什么人;更不晓得他们与惠公有仇……”

屈无忌皱着眉道:特鹤和屠继成的渊源很深么少

困盈盈脸庞泛白的道:“我已说过,他们是老朋友…”、目

摇摇头。屈无忌道:“他有这么一位请朋友’,也真

县不去了*”,

猛一哆咦,固盈盈惶恐的道:“屈壮士——你,你的意思是……"

屈无忌道:“我什么意思也没有,因姑娘,到了这时候,就全要着岑使是什么意思了、你明白吗沙

固盈盈茫然道:倪壮士,我还不太懂……”

仇忍咬咬下chún,道;固姑娘。岑使来此,到底为什么!”

固盈盈苦涩的过:“我方才已经说了,他不肯讲一……”

目光冷浪而寒锐的注视着固盈盈,仇忍道:“他没讲并无关紧要,我们可以推日——因姑娘,我认为他是被屠继成语来助拳的,面要对付的对象,恐怕就是我了!”

呆了乐,固盈盈急切的道:“这不可能,恩公,这不可能。因为岑鹤知道作,他知道你对我有过大恩,他还说过要设法报答你的,恩公,一个丈夫怎会向一向有思于他妻子葯人加以危害?尤其岑住不会是这样购人……”

仇忍道:“很难说”

固盈盈祈求的道:“恩公;相信我,岑鹤决不会与你为敌,他是一个有理性、明善思明恩怨的人,他更且早就想向你表达他心中的敬仰战激之意,他认为他的妻子之所以能为他妻子,全是息公的惠囵——想想,这样的一个人,怎会与惠公作对外

仇忍冷鲜的道:“我十分领情,至少,岑使往此之前是对我保持善意的,但如今只怕情势便有所不同了,固姑娘,当一个人没有其他外来因素损人之前,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单纯的,这样较易维持友好的意念。但一旦有外来因素搀出,这种友好的意念便很可能变质了;你该明白,岑便与四继成是‘老朋友’,他们的交值比和我来得深厚,另外,成许有道义上的责任、情感压力,以及相对的报初等等;这这,全容易使一个人最初的决定有所收变!”

<,固盈盈痛苦的拖着头,但是,她的音调却显然没有刚才那样的坚定了,她吸着声道:资公……我不否认你说得也有道理……呕……但我不信岑使会与你昨对……”

。,仇忍道:“我们不必争辩,固姑娘,这个答案很快就会羽晓,是么?”

。此刻,网无忌吸了一口气,平静的道:“仇老弟,依我看,岑由十成中因有九成是想和我们对立了片包固盈盈惊惧的愤息的道/屈壮士——你怎能这样扶下断语?你不要忘记,我是岑模的妻子,他的动向行止再怎么说;总也要多少尊重一点他妻子的立场把外

展无息不温不怒的道:“你先不要急躁,因姑娘,我是有事实根据的,否则。我也不敢,也不愿回便说这种话”

固盈盈又是委屈,又是懊恼的道:“屈壮土,请你告诉我,你的事实根据是什么?”

叹了口气,屈无忌道:“你无前说过,前天晚上,岑鹤送你回房之后,出外与屠继成议事,半夜运来。脸色十分环对,明显的透露着沉重与烦恼之色,对不对!”

固盈盈道:“我是这样说的,但我看不出这其中显示了共么意义。”

、屈无忌道:“不,这里面显示了好几桩隐增——其一,他在与周继成议事后才有着这样的表情、足证由继成与他所商讨之事乃是他犹豫、为难、却又无可奈何的,其二,你一再问他内容,他都不肯说,已证明这件事乃是不便叫你知道的,但什么事不便叫你知道呢?必然是与你有关又会引起你不安甚至反对的事;其三,他说过,说你!不该采,尤其不该带你来,为什么他会讲这样的话?很简单,因为此行带给了他进退维谷的烦恼,也令你陷入某种极为围着的境地里,所以他才会有此海育,练而观之,他为什么忧郁、不喜、心情烦重?因为他受到了一件不愿接受又难以推托的委请,他为什么不肯向你明言此行所为?因为这会对你有所伤害,他为何日出海言因为他也觉得此事难以周全,还不如当初不来的好因姑娘,你想想,除了屠继成要求他帮忙对付仇老弟,这件事会令他如此反常之外,还会有什么事能使他这般为难?从这些情况看……”

固盈盈打断了屈无忌的话:“屈壮士,从这些情况看,也只能证明岑*知道了居纪成用他来的目的,并不能确定他就会答允广一

屈无忌缓缓的道:“我看他是答允了,”

固盈盈呼吸迫促的道:“屈壮士——这不是玩笑之事,你该有依据产,

屈无忌正色道:“我当然有!既保我们知道岑警已经明白了此来目的,他却为何不立刻不开手又为何不向你言明?

这表示出他有意与屠继成站在一条阵线,有意请过你同我们作对,固始祖、如我征得不错,他一定告诫过你没有必要不可往高此接,他也会向你解释说“龙虎山庄’近日中可能不太平静?若然,他的心思一点即中。他是深恐你一旦同我朝上面,他的立场就大不便了,如果你没见着我们,反正我们也不知道他是你的夫婚,届时白刃上由,自光顾忌…,。

-,一刹间,因盈盈愣住了。可不是,岑门确曾再三告谈过她不可擅离居处。也曾一再向她解释“龙虎山庄”近来恐怕不太平静,为了她的安全着想才有此一限制,这些话,当时在她认为是夫君体己的一片关怀盛意;如今叫屈无忌一语道破,却明显的表示了岑匐另有他意了——而这个“他意”,居然又与屈无忌的推论相吻合,老天……

仇忍望着固盈盈青一阵、白一阵的面庞,默默无语。

屈无忌款然遭。“固姑娘,请原谅我这样说法,这在我对也是一桩遗憾又难堪的意外,但事到如今,我认为还是挑用了比较好!否则一旦交上手,要解历也来不及。更说不清了……”

固盈盈低下头,尚软弱的辩白着道:“你说的话如果确整……屈壮土,他又为何不送我离开。”

屈无忌沉声道:“这可能有多种理由——或者他怕因此葡引起你疑虑,也或者不放心你科返家外,你们前天才到,他认为不需要这么快就送走你也不一定、他将想黝我们不会这么巧赶来,这就是说,他可能也考虑到了送你走,但他未必想事情来得如此快……”

于是,固盈盈伤心的鸡仅起来。

屈无忌也沉沉叹息一声的,满脸无奈与悲们之色。

凌重走了上来,柔声道:“我说,固姑娘,事到如今,哭也不是办法,总该设想出个两全其美的见解才是。”

固盈盈咽喧着道“掩……怎么办?我怎么办即……”

凌重忆展出一副恳切真挚的面容道:“固姑娘,你也别难过,你看。是不是有法子能劝说住你那老公,叫他收手抽腿,甭起这湾浑水?如果你能劝得他退走,乃是最显上策,要不,两边一交了刃,那就不是闹着玩的啦!到时候,谁不想要准的命哇?刀枪无限,上身就是一块肉,双方一旦豁上命干;也就不管其中还有什么渊源私谊存在阻!

”二…”

全县一抖,因盈盈泪汪汪的道:“但……但……万一他不听我的呢叩一,

子笑—声,凌重道:“那,那就不敢说了,何姑娘,我们总不能伸着脖子叫他砍不是办果姓岑的硬要和我们破,呢,我们就只有先下手了!”

因盈盈寒着声道:“不,不。你们不能这样对他……”

凌重搓着手道:“我们实在也不想这样做呀,但你可得设法功住你那老公,否则,又叫我们怎么办呢外

_固盈盈咽着声问仇忍“恩公,总公。请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外

仇忍激月一声,迢:“因姑娘,你已有了丈夫,所以你知道夫妻间情感依情之深,爱意厮守殷、关怀翼护之切,你是如此;人何不然?你有你的突滑,我也有我的妻子,你环指你的夫用受到伤害,我又怎能忍受我妻子遭大凌辱折磨?你会为了你的夫婿尽力之所及的牺牲,我也会为了我白妻子倾此身子……”

因盈盈蹑编著道:“思公的意思是……”一亿仇忍强笑道:“我的意思是——谁要拦阻我教我的妻子,谁要居中妨碍我报仇雪耻的行动,我只怕就必须除去批人介

固盈盈噙着满眶的泪,咱纳的道:“恩今……我会竭力和公竭力设法劝阻岑传……”

仇忍道:“目前,也只有这唯一的法子可循,固姑娘,设比你更希望岑使能改变心意,否则,我们彼此都要被迫接受痛苦的事实了!”

喀了一声,同孟西道:*思公,除此外……没有别的解决途径么!”

招标共,仇忍道:“我已说过。这是唯一可行的法子。”

因盈盈悲切的道:“我……我知道……战的命运一向不好……”

仇怨低级的道:“不然;固姑娘,至少你比我的命运要因你的夫用如今尚好群趣的来还伤害,而我的妻子却已核折磨得生不如死,你的夫螃还来得及回头,但我的妻子邱便获救,她所受到的创伤,无论是有形式无形的。我怀疑这一生里是否尚能弥!”

固盈盈又垂下头去,双肩耸动,哑供无言。

屈无忌轻轻的道:“沈老弟;我们下一步行动?”

仇忍道:“我想,这件事要先解决。团为我们的行违业已暴露了片

又是惊惶。又是悲痛的,固盈盈道;一思公——你以为我会出卖你们?”

价忍道:“不,我知道,你不会。但岑叵一回来,你即将向他进行劝民如他听从。自无问题。反之,他会马上向屠继成示警,我们留在这里,可以防止他这样做,因为现在尚不适于列愿继成有备”

固盈盈伤心的道:“无论他听不听我的劝、我想他都不至于这样令我难堪……”

仇忍坚定的道:“那只是’你想’,固姑娘,我们不能冒险。”

凌重又开口道/因姑娘,你那老公到哪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固盈盈涩涩的道:“他在吃完午饭后就到居任主那里去了,下饶前告诉我最多于两个时辰内便可回来……”

屈无忌接言道:“等地回来,因姑娘,你马上向他说明呼,时间很迫促了,_我们不能久等;因加……”

立即轻咳了一声,仇忍内涵无忌使了个眼色。屈无忌会意往口,没再往下说,他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