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44章

作者:柳残阳

报容易分清楚上楼的百个人中,哪一个是“飞刃奔月”岑鹤——走在前头,那身长玉立,眉目俊秀的玄衣长治人物,仇忍第一眼便确定他就是岑鹤,这有点直觉上的叵应,一个姓名中带着个‘鹤”字的人。必也该有几分飘逸清雅的韵味才对,何况,能与固盈盈匹配的对象,也不会在外形上过分的难以相村,譬如说,走在后面那个粗若水桶似的黑脸大汉!

果然,固盈盈,镇张又赧然者表示:“恩公,前面那瘦长身材的人就是吁……”

他刚说完话,岁鹤已登上梯田,踏入廊端,一眼望见了固盈盈与仇怨。宁鹤不由证了征,表情讲异的转瞻向固盈盈。

固盈盈勉强一笑,语声沙哑:“鹤哥,你回来了什

岑玛一面点头一面偕同那粗壮的黑睑大没走了过来,目中选。“盈盈,这一位是……”

固盈盈低声道:“我们来了一位朋友。很知己的四友。”

那黑脸大汉鸦项般笑道;收夫人,刚才在居老大那里分了组,岑兄与我吃在一起,:一负责在于右侧的国务,路过这里,特来拜望嫂夫人,顺便与岑兄研讨一下细节方面的问题,我这不速之客,嫂夫人不会不欢迎吧!”

固盈盈怕她的道:“分了组?分了什么组!”

岑鹤问黑脸大汉使了个眼色,忙道:“不关你的事;盈盈,你还没给我引见一下这位计

仇忍目往岑鹤,谈谈笑道:“岑死,你身边的这位?”

岑鹤心中有些不悦,因为仇忍没有自报姓名教明关系,反倒转过来同他的朋友是彻这是颇不合人清规矩的;但岁句却忍住了;冷冷的道:“这一位是屠庄主的好友,也是他的客人‘黑屠夫’岳贵……”

他又以一种不满的腔调对固盈盈道:“盈盈,你说这一位是我们的朋友,而且很知己;为什么我不认识?甚至连听你说过都没有?”

固盈盈愁苦的道:“我早就向你说过了,鹤于……”

上下打量了仇忍一阵,岑鹤生硬的道:“奇怪,我对这一位‘知己’的朋友却毫无印象!”

这时,“黑屠夫”岳贵牛眼一瞪,恶声恶气的道:“喂,你是干啥的?还不报个万儿出来听听!而且按下有客堂,你不在楼下说话,登堂入室跑到上面来成何体统对

固盈盈又急又气的道:“岳大哥,他是……”

仇忍摆摆手,心平气和:“岳贵,你不是‘八忠社’的人,却住在‘龙虎山庄’里,尤其于这个节骨眼下,请问,可说是屠继成请你来的?”

岑鹤神色一沉;冷峭的道:“不管你是谁,不论你与我晏有问渊源,朋友,你居然说出这种话来,不嫌离谱了么!”

仇忍冷静的回道:“岑兄,这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我们大家好。”

勃然色变,岑鹤想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伸手一拉岑鹤,岳贵狞笑道:“伙计,我看你有点不大对路——不错,我是屠老大请来的,而且请来的目的乃是帮着他对付一个仇家,怎么着你看在眼里不高兴。还是你与屠老大那伙家有一腿广”

优忍夷然不惧的道:“这要看屠继成那仇家是谁而定了”

岑鹤愤怒的道:“盈盈,这人到底是挪这是怎么回事件

固盈盈神色焦灼忐忑,哨钢不能出言,岳贵嘿嘿冷笑道:“你要问我们屠老大的仇家是谁?凭你只怕还不够格,倒是我要先把你的底抖楼出来才算当务之急!”

仇忍微微一笑,道:“岳贵,你皤了狗眼/一

猛的黑脸成紫,青筋暴灾于额;岳贵咬牙道:“杂种,我却要试"……”

仇忍淡淡的道:“岳贵,不用摆出这副卖像来,你吓不着我”

一挥手,岳贵恶狠的道:“该下去受死!”

仇忍道:“就在这里不更方便少

双目凸突如铃,岳贵暴戾的叱喝:“小兔惠子,你以为

我在此地就下不了手?”

仇忍冷冷的道:“是你无手之能!”

踏上一步,岳贵面孔扭曲着咆哮:“老子就在这里活剥你这杂种……”

一拨负责,岑句满心怒火加上疑惑,他寒着睑道:“岳巨且慢,动手之前,我们至少要搞清楚这人的来龙去脉……”

岳贵模样凶残无比,然气盈眼中,他狠毒的道:“不管他是什么人,我今天必要摆弄得他不成个人形!”

仇忍泰山不动的道:“岑兄,你一边站着,待我与投岳的了断之后,再论我们之间这一段过节;记住,你不可插手”

岑鹤强硬的道:“如果我要插手呢?”

仇忍看着他阴沉的道:“那就是你的不幸了!”

漠然笑笑;岑鹤道:“很好十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个能耐,而我又将如何不幸法;你上吧;我们等着敬领高招?”

一边,固盈盈悲呼:“鹤哥——一不要……”

疑惑更深了,岑鹤缓慢的,却肃索的道:“盈盈,这个人和你的关系很深么?”

固盈盈急急摇头,又连忙点头,慌乱中泪水涌流:“鹤哥‘鹤哥,相信我,请你不要同他动手……我会向你解释的……”

岑鹤神情阴晴不定,他冷森的道:“看清形,你对他像是十分关切?”

在一阵惊愕过后十固盈盈立即明白了她的丈夫的心意是在想的些什么;她禁不住全身钦级颤抖;面色惨白:“鹤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到底想到哪里去了?你……

你……你竟说得出这样的话?”

岑鹤也马上体会出他自己态度的错误来。夫妻究竟是夫妻,彼此间的情感反应确然要比寻常的关系来得敏锐而贴切,于是,岑鹤用力一跺脚,双手紧握,不再出声。

岳贵粗暴的吼道:“小杂种,你也配我与岑兄两个人来对付你?给我滚过来,看我用一只手拆散你那身骨架子?”

价忍目光凝聚,语声凛寒:“岳贵,你是帮着屠继成的,是么?”

岳贵大声道:“你这不是废话!”

点点头,仇忍道:“屠继成叫你来为他助拳,要对付的那个仇家可是仇忍?”

呆了一呆,岳贵琳琳怪笑:“既然你知道,就必然与投仇的有关联了真叫巧啊,屠老大严阵以待了这么久的日子,却不见姓仇的踪影,也不见姓仇的同党出现过,偏偏我才来了几天,就有姓仇的爪牙狗鹏于露头了,哈哈,好极了,显然是上天注定要我先建首功,来吧,小杂种,我先擒了你,再道那姓仇的出面”

仇忍平静的道:“屠继成也算是老好巨滑了,他一面尽力戒备;一面又招兵买马,四出邀集帮手助阵,因为他知道;仇忍是一定会来的,迟早会来的,他又晓得仇忍与他

之间的仇恨不共戴天,必须以血刃相报,所以他无时不再

加强他的力量以防范,但是,任凭他有了多大的护翼,有

如何雄厚的势力,仇忍孩来的时候,他仍然会来的……”

岳贵狂笑道:“小杂种,少来这一套,你来了是送死,姓仇的来了也一样是送死,呵呵,鸡蛋朝石头上碰,那鸡蛋还如何能保全外

仇忍道:“县贵;屠继成找了你来,是他们眼瞎智晕”

岳贵瞑目大喝:“狗杂种,等一会你那张尖嘴,还能这么硬我才佩服你!”

仇忍道:“你真要替愿继成建个头功叩

岳贵狰狞的道:“含糊了,你?”

仇忍道:“岳贵,你有‘黑屠夫’之称,想必平日杀人无数,才配有此美号,但是有一点你尚未搞明白……”

岳贵暴烈的道:“哪一点!”

优忍安详的道:“杀人,与被杀,滋味可是截然不同的呢!”

喉头一降低响,岳贵切齿道:“你这杂种!”

突然间,就在这窄窄的侧廊中,仇忍突进又退,九十七掌形同一掌狂旋而出

在一片漩涡的呼叹声和回转劲道里,岳贵措手不及,慌忙急退!

一扇门扉后凌重的身影闪电般拉出,刀光如雪,基劈岳贵,刀到人到声到,短短两个字:“起来”

手忙脚乱的岳贵凌空翻滚,边怪刚:“还有伏兵”

呆立一间的岑使如梦初党,悚然一掠之下,双肩上耸——冷冷的,仇忍及时丢过来一句话:“你还是站着不动的

同时,固盈盈更死俞接着岑鹤右臂整个身子全贴着他,不令他稍有动作。

岑使用力挣扎,气急败坏的大吼:“这是干什么?盈盈。

你这是干什么?快放手,你疯了一

那边——

凌重刀出似千层浪翻,狂风骤雨,刃锋交织穿刺,疫活得像把楼顶的空间全用他的“缺背对”给排满了‘“黑屠夫”岳贵拼命躲避,庞大的身形在冲右突,前滚后审,几乎连还手之力都没有,情态狼狈之极

汗水选揭里,岑鹤蹄声厉叱:“盈盈,你再不让开我就要用暴力震开你了!”

固盈盈哭喊着:“鹤哥,你杀了我,我也不能让你动手!”

岑码愤怒得两眼全泛了红。“你知道你是在做什么事?

盈盈,你要害我在人前不能抬头?你要让他们给我安个敌前退缩的罪名?你……”

一静静的,声音清澈得有如私人潭的流入

“不;岑兄,等夫人是在救你。”

“咯险”一咬牙,岑便想视仇忍:“你一派胡言!她这是在救我她这是要叫我背上不义之名,懦夫之耻,见危不接之罪!”

摇摇头,仇忍低沉的道:“你错了,岑兄,如果你动了手,你才会背上个不义之名,才会真成助纣为虐的带凶,才会形同罔厮仁信的歹恶之徒”

岑闪尖厉的道。百词!”

仇忍徐徐的道:“我就是仇忍!”

猛的一震;岑鹤直愣愣的瞪着仇忍,几乎透不过气来股道:“卜…叶么?你脑……你就是仇忍!”

点点头,仇忍道:“不错。”

用力抱紧丈夫的手臂,固盈盈泪下如雨:“是的,鹤哥,他就是仇忍,‘天魁星’仇忍,救过我、帮过我,助过我的仇忍;鹤哥,他就是我们夫妻的恩人,他也是我说了千百谒的那个价忍,你所知道的仇忍,亦是你口口声声誓言报答,而今却又思将仇报的仇忍……”

顿时,岑鹤如遭雷画般倡在那里;表情是苦涩到了极点,目光也一下子变得空茫无主……

梯口那里,岳贵业已全身浴血,招架无力,危急到了命在旦夕的地步;凌量一上来,就是快攻狠杀,有心要他性命的打法,丝毫宽容怜悯的意念都没有;岳贵单凭一双肉掌,连兵刃也不在身边,又如何敌得过刀利扫毒的凌重!

休说岳贵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不是凌重对手,便有了家伙,也一样要栽跟斗,唯一的不同,就是岳贵如有兵刃在手,可以拖长一点挣扎的时间而已,但落败的结果却仍无二致。

摔然间凌重人在斜走,“缺背刀”在一溜冷芒中往回猛带,岳责怪吼一声,扑地滚出,泣血很长叫:“岁兄……岑死……快来救我。”

凌重单足挂地,“霍”声暴旋,刀似流光千余,幻成一片扇形影像狂罩而下;

任自一声,岳贵一头冲向梯口,身上血洒三尺!”

凌重的身影一个倒弹落到楼梯中间,刚好说住了岳贵的去路,俩人一照面;这位“邪刀”已用导向前。刀扬刃款,隼利无比的暴斩敌人;,绝望的悲呼着,岳贵返身又往楼上奔逃,但是,就在地的四步堪堪踏上廊沿的一刹。背后,凌重连人带刀,仿佛一抹白虹般掣射而来,“噗”声问响,直将岳贵挖出四步,当岳贵往前仆倒之际,可以清楚看见凌重的”缺背刀”正自这位“黑屠夫”的胸前往后拔出!

呻吟着,固盈盈埋头于岑理怀中,不忍再看。

凌重冷然望着自一抽搐邓已但卧不动的岳贵,“哼”的吐了一口唾沫。反过刀身,在鞋底一抹:“娘的皮,我看你再如何去建你娘的头功”

岑横的脸色白中透青。两边对阳穴”也在一下又一下的跳动个不停,他呆呆的站在那里,诺不出是一种什么样的神情,因债在他怀中的固盈盈可以感觉得出。他正在微微的项抖。…。

大步走了过来,凌重咧嘴笑道:“小子。怎么样这一系还干净利落吧?”。。

仇忍低声道:不会被外面人听到?”

\一凌重摇头道;仅通一幢独核,困苦最近的房屋也有好几文远,而且在楼里头干的事,姓岳的又没叫出几声,怎会被人听到?”。、──<一

伙忍道:“还是小心点好?——──

嘿嘿一笑:“其实,有人听到更好,横竖也是一场报杀十晚来不如早来,大家全采开了干他娘个球广”

优忍望了望岳贵的尸体,唱了一声:“这娃备的,原可多活一阶……”

凌重道:“你真不成还管他惋惜娘的大胜狂夫,满口胡柴,犹想建、‘头功’哩,老子叫他到阴言地府建地如奶的,具功’去。……——”

外用了岑换一眼,读重压着嗓门道:“这一位主意打定了没有!”

仇忍道:“还不知他有什么选择。”

凑上仇忍耳边,凌重悄声道:“小子,只要性岑的一个颜色不对。我们就抽冷子上,干掉算了。没那么多闲功夫与他穷磨蹭!”

仇忍冷冷的道:“不可鲁莽。”

凌重悻悻的道:“你得弄清楚,我们如今是在狼窝里,速战速决,当机在听才是正经;切切不能激情用事!”

优忍缓缓的道:“老凌,我在江湖上阔了这些年;见时用得着抗教我?”

眼珠子一款,凌重道:“你他姐就是不听老人言,你,”,叹

、”仇怨打听了他的话:“好了。老建,你便委屈点,照我的意思行事冲

凌重恨报的道:“你起来过他好婆婆妈妈的了……”

转过身,仇忍温和的道:“岑兄,是友是敌。全在阁下一念之间。”

抖动了一下,岑依沙哑的道:“岳贵——死了什。,。凌重接腔道:“我说朋友,你看那头大狗铺倒在地上动那样子,可像个话的——

岑繁盯着凌重,晦涩的道二你吓手也未免太辣?”

凌重老大不快的道:“好朋友你说说着,要宰一个人,若是手不辣又持如何军法,哄着他,求着他,叫他自己咽气?”

岑鹤恼怒的道:“至少;在我眼前你们该给我国点颜面”

嘿嘿冷笑,凌重道:“怎么留放他出去叫救命,把一‘社’的精狗蛇鼠全召了来包围住我们。这才叫给你留点颜面是不?”、,

岑排冷厉的道:“你这算什么语气外

凌重歪着头,似笑非笑的道:“乖乖,我不叱喝你,你反倒对着我发起感来了?谷使,你说干算什么语气你听着不大人耳是不是什。。

chún角据一抽搐,“牢仿生硬的道:户看样子,你自传手上有点功夫了?一

一挺胸,凌重道:“当然!”

岁便咬牙道:“就为了你这张狂,我也不能于做”

凌重大马金刀的道。”姓岑的,我随你的便,你只要有兴趣,怎么放过来我怎么接着,皱皱眉就不是人生父母养

十回…

阴沉的一笑,岑便道:“很好,我正想领教”

凌重强硬的道:“我也早看你不闲服了!”

拼命拉着岑田的固盈盈,这时急得几乎要下跪:“自哥

……但千……不要这样……请你不要这样,为了我,使哥,求你千万恶耐—下,目于……珠伽……。

仇忍也低声道:老凌,你退下来,这是干什么?”

凌重忿忿的道:“娘的;老于是宁肯叫人打死不肯叫人吓死,怎么着?人家要掂掂我的分量,我姓凌的还能装缩头五八操的”

岁龚瞑目道;一不管你是谁,我也要教训教训你这狂徒;要你知道天下之大,不是你这把砍刀子便唯我独尊!”

一脸上任烧起一把火,凌重怪叫:“嘻,我莫非尚含糊你?

姚岑的,你有什么能耐,尽管使出来,大伙一道把老命挑上玩广‘

因盈盈不梦急得哭出六米。_

“使哥。看在我的价上,‘你就少说一句吧。使干……”

仇忍一把拉开凌重,冷着声道:“老凌:你要砸我的摊子不是这么砸法的,好歹你知艄什余地,算你摆我的忙,行不?”

凌重火暴的道:“你也听着了;小子,姓岑的讲的话哪还带着人味,他奶奶吃人吃到我凌菜头上来啦了:老子成年累月的模走十八九段过他的零头业已给足了他面子,他倒好,得寸进尺,居供住我股上抹灰,娘的皮,我这张胜可是任由人们围得的?我……”

仇忍双目如焰。厉烈的道:“老凌,你要再说一句,我沈永远不原谅你!”

空了窒,凌重忍住一口气,猛一跺脚走向一边。

岑鹤也是脸色铁青,呼吸急促,半声不响。

仇忍缓缓的道:“岑兄,方才阁下与故友之争,全是我的不是,容我向你致歉——现在,阁下的主意决定了没有?

是否退出‘八忠社’的阵营?”

““一岑鹤有些不甘的道:“仇忍,你那伙伴实在心黑手辣,细通。,太不给我留睑,竟当着我面屠残我的朋友。

/仇忍容忍的道:“岑兄,岳景是‘八忠社’的帮凶,也挂屠继成的走狗,他是我替不两立的敌人,只要在这里遇上了,就势必歼杀,没有他选可循,否则他会协同‘八忠证,的人来对付我们,给我增加压力;处此壁垒分明、戈刃相指的敌对环境中;我们实无其他选择,再说,相信岳贵与阁下交情亦属泛泛,恐怕乃来此之后方才结识,比起油近,论之道义,说起远近,大约还是改们之间较为合宜些。”

岑鹤挣红了眼道:“但你们总不该杀他……”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