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46章

作者:柳残阳

仇忍叹了口气:“在这种情形之下,下得了手么?”

屈无忌有些急切的道:“伯姓岑的对你却不如是想,老弟,你仁而他不义,这场仗就难打了,我看得出,姚岑的绝不是个宽宏大量的人!”

表情十分复杂,仇忍道:“到时候我自会应付,眼前,也只有走一步,是一步了!”

这时,岑带面色铁青,双眼血红的大叫:“随便你们哪一个过来,还是一起上都行,姚岑的只要坡皱眉头,就不算是在这道上闯过的男子汉!”

凌重恶狠狠的道:“你在呼你娘的哪门子丧?男子汉,因呸,你配称男子汉?问了下身的太监部要比你更有点阳气!”

岑依咬牙道:“你只是一头狂吠乱哮的狗!”

凌重暴烈的道:“你却连头狗都不如!”

仇忍走上几步,缓缓的道:“岑芬,我们已把该说该做的全说全做了,你既然一意孤行,固执到底,我们已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扭转你的意愿——这里地方小,我们就在此地凑合吧!”

脸上的神色是捍厉的,岑鹤道:“任什么地方我也奉陪到底!”

凌重火冒三丈:“老子就为这句话便要一颗一颗敲掉你满嘴的牙!”

斜跳了凌重一眼,岑鹤道:“谁在拦阻你了”

额头上暴着青筋,凌重口沫四飞的叫:“小子,你且持一待,容我来收拾这狗娘养的!”

摇摇头,优忍道:“不,老凌,我来。”

凌重咆哮:叫、子,我是怕你一着急心柔肠软,反倒叫人当你瘟猪似的剧了!”

优忍道:“我会是这样容易好吃的角色?”

目无忌稳重的道:“老弟,你有固盈盈这一层渊源搁在中间;对降之际难免碍手碍脚,我以为不你宜上场,还是咬死与我任择其一较为妥当?”

连连点头,凌重道:“不错;老屈说得有理。而老屈与那位固娘子也熟,亦难免有所顾虑,只有我,我是通通不识,一概不认;拿码子上去抢刀斩砍就行了;所以,由我来对付姓岑的合适……”

那边,固盈盈泣叫出声:“三位,还请你们多党有啊回扣回扣.吞岑鹤摇头怒喝:“贱人,闭上你的嘴!”

凌重怪叫:“滚过来,姓岑的,老子倒要试试是你的皮厚,还是老子的刀利”

眸膜中寒光如刃,岑律冷凝的道:“托夫;你再多一句妄言.再出一句监语;你就需要付出一次血的代价!”

嘿团一笑,凌重不屑的道:“倒真是个蛤模种哩,难怪口气也这么大,要我流血?狗操的,你八字生歪了,没合上此服运道!”

当胸举起那双蓝芒森森的斗大环刃,岑马煞气毕露的道:“我第一个就挑你,老匹夫!”

往前一进,凌重眯着眼道:“我这厢业已等急眼了,所谓‘正中下怀’,就是我此刻的心意!”

冷冷的.仇忍道:“老凌,你退下!”

凌重怒道:“为什么要我退下外仇忍道:“因为我说过由我来!”

凌重气愤的道:“我们哪一个上还不是一样?”

摆摆手,仇忍道:“大不一样,老凌,你不须‘越阻代’。”

凌重大声道:“我们兄弟一条命,一颗心,何谓‘起用代应’?”

微微一叹,仇忍道:“请你退下,老凌,你这样做,就是在使我为难了!”

凌重跺脚道:“小子,我是担心你那‘如人之仁’会令你吃大亏……”

坚定的,仇忍道:“我自有主张。”

凌重恶狠狠的道:“你要先讲清楚;小子,你若自束手脚,便正合他意,他会将你零别了(”

仇忍凛然遭。“老凌,分寸之间,我比你更能把传,现在,不要再阻拦我!”

暗中扯了凌重在角,屈无忌低声道:“凌兄且先退下吧!”

体悻的,凌重挪步一边,但是,他的缺背刀”却倒贴内时——这是一个随时可以以是快速度出手的姿势。

于是,仇忍平静的道:“岑繁,请吧。”

冷冷的,岁鹤道:“你们业已延宕了太多时间,早该说这句话了!”

仇忍生硬的道:“不要太嚣张,岑鹤”

就在这条不宽的楼廊上,岑鹤一步一步十分沉缓的逼进,仇忍双目凝聚,全身放松;形态在酒追自然中,更带着那么一股脱眸不群的意味,从表面上看,一个过分严重,一个谈宾悠游,倒是非常强烈的对比。

在对方就快接近的间隙里,仇忍眸瞳中映入固盈盈那张悲庭传人的泪险,映入岑使咬牙切齿的厉队映人光线的明暗,映入窗格门扉及廊侧两边的嵌保花纹,而这些全盛是在突然里浮荡,在静态中跳跃……

成为弧形的刃锋来得快极,没有丁点地征兆,就那么一闪,业已到了仇忍的眼前,寒气低人;仇忍的上半身突然闯仰,一脚如云,吴飞而出;就仿若早已等待在那里一样,岑鹤的另一柄环刀碎而切落!

在固盈盈的一声尖叫里,仇忍踢出的占风却泛地巧妙至极的通了刃因自留心穿过,直放对方胸区!

岑使往后急退,险极的堪堪躲开然而,他才退后,仇忍的身影已到面前,没空的掌影电呼啸着翩飞泻落;一连串的窜跃翻腾;岑鹤双环飞旋回绕,竭力在仇忍的凌厉攻势中先求自保;价忍忽起忽落,突上突下,掌指如流,空气中,全映幻着那一片一片,一溜一溜,一团一团的实应俱在的力道了!

拼斗者双方的形象已极难辨认,那只是两条淡淡的影子,影子聚了又分,分了又合,在须臾门做着反复的攻拒,在顷刻里有着变化万平的接触,掌飞环闪,宛如妙手以光彩绘囹!

瞬息里,双方已互接了五十余招双方不眨的瞪着拼战中的俩人;凌重气不平的道:“小于,小子,真是具小子……也要活活把我气死……”

屈无高低声问:“又是什么事惹你不舒服了,凌兄?”

凌重翻动着眼珠道:“你没看出?仇忍这小子一直到现在还只是在作斗他根本使没有用上全部力量,连一记煞手也不施展……”

屈无忌道:“这不是打得稳么外凌重恨恨的道:“又不是师徒喂招,好友印证,谈得上‘稳’?这是在与敌人拼命呀,与敌相搏,就该速战速决,越狠毒越好,越凶猛越好,谁叫他‘稳’着干?简直是岂有此理,混帐已极!”

耸耸肩,屈无忌道:“我看仇老弟另有打算……”

重重一哼,凌重道:“在眼前的光景来说;最正确的打算也就是唯一的打算,便只有尽早干掉对方,其余的全是扯蛋!”

笑笑,屈无忌道:“我想么该如何断处;仇老弟已经胸有成竹了一…."凌重悻悻的道:“他的胸里有什么‘成竹’?他胸里有一堆棉花才对,软塌塌的一点扎实劲道也没有”

屈无忌道:“凌兄,你也别急,总之,我们一切以仇老弟的意思行事便是,他错不了,对他我颇有倍心”

凌重右顿的肌肉抽动了一下,道:“你两个全是‘宝一对’十况帐成双,老屈,我看你着了伙忍小子的迷了,奶奶的,他可是给了什么迷魂葯你吃?把你制得这般死心塌地的外微微一笑,网无忌不以为什的道:“价老弟什么迷魂葯也没给我吃,凌兄,这是一种了解,从了停匣产生了信任,如此而已!”

凌重前咕着:“两个病于……”

现在,仇忍与岑震之斗,业已超过面招了。

岁鹤神色狰狞,切齿慾碎,行动在猛辣中更透着强烈的凶悍,他招招式式,全是向着仇忍的要害进袭,起落回环,半步余地也不为对方留下!

而仇忍的主要动作只是防守,或者以守为攻,或是以攻为守,尚未向岑闪展开实际的压力,因此,他的处苗便显得有些艰辛一个要在力斗中手下国情的人,往往需要赛上极大的周折,如果他的对手所采取的方式更与他相反扫话,这种“宽恕”的拼战就会越加吃力了……

当然,岑馆是不领情的,他从开始便不领情,他是全心全意想制仇忍于死地,他连一点犹豫也不会有——只要被他抓着机会。

这样的情形,缩在廊端门边的固盈盈如何看不出来?她此刻的痛楚,乃是无可言喻的,她怔怔的注视着她的丈夫——自泪的晶幕中,她甚至怀疑,那会是她的夫婚么?平素恁般温存,思船体贴,恁般明理又恁般爽朗的丈夫,怎的会突然变成眼前这副形状?眼前这副凶恶狰狞有如厉鬼的形状那仍是他的眉,仍是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嘴,一切都是原来的模样,但为什么这时看来却觉如此的邪异,如此的暴戾,又如此的狠毒?是什么改变了他原来的气质,会是什么?

薄薄的一层泪水在晃动、在波额,偶而扭曲了岑横的形象,在那形象扭曲的一刹,固盈盈宛似看到了一个恶魔般的化身!

于是,他不禁箴箴抖个不停,全身冰寒,连流据体内的血液也宛似凝固了,天孙……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控的是谁?

骤然……

岑使贴地掠间的身形左斜,单环员起,在仇忍的倒使中,右环抖出连串的弧光拥卷;仇忍飞跃五尺;双脚挥壁们针而出。

好似岑便早已预料到对方在以这样的攻击下会有这样的反应,他注然双环互击,两回飞旋,顿时光孤流映,蓝电四射,在充斥楼廊的劲力锐气尖啸中,他整个人长虹般直掠而出,周身晶芒进泥,刃环绕闪!

固盈盈悲呼如泣,凄厉的叫:国哥,不……”

这一招是岑使薄敌夺命的绝学——“飞月取想”

凌重任叫:“好免患于……”

陡化间,仇忍的双腕展现出组烁眩目的缤纷异彩,就好像千百颗五颜六色的星星在他身前闪耀,而这片晶莹绚烁的彩星又摔然飞转流位起来——随着仇忍的身形,像一层云,一条匹练,一阵风那样狂绕急旋着,彩芒映社,落英点点,猛的迎上了岑闻的攻击!

紧密的叮当控响震蕴着人耳.只见彩星进散,回绕飞舞,而蓝影骤敛,蓝芒四泄,两条人影各自拥跃落地!

仇忍的头发微见零乱,白色的衣袍上也有三四处破裂,但是,他却完好无损,并没有受伤;险色铁青泛白的岑鹤便站在他妻子面前,他除了脸上神色显示著有极端的愤怒、惊恐、怨恨之外,身上却连丝毫不妥处也没有,他甚至比起仇忍来整齐完好得多!

但是,他的表情却是惊怒莫名的!

这样的表情并不足任,因为,就在他的额问中间,有一团指甲盖大小的圆形痕印,这块小小的痕印,呈现出淡淡的浅红色;微微向内凹陷,与周遭的皮肤略有点不同,稍一往还,即可查党。

纪当然,这个浪记不是岑闪原来就有的,这是一波仇见印上去的,用他“认命自”上某一数突凸的宝石印上去

仇忍的出手非常有分寸,大道也用得适可,所以只给岑国印上了这么一个记号而并没有伤着他。

这是一个明明白白的警告;谁也看得出来,只要伙忍要岑俩的性命,刚才岑鹤脑门子上的这一下,他大可不必驻样恰到好处,他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将岑场的防装也面出浓;在如此急速、强劲、又短促的接触中,在双方身形与兵刃的飞快闪动里,仇忍却能够这样收发如心的展自这一手,他那份功力那份修》,确已是到达几乎登仿造极的境奋了.一声激动的、惊魂肯定的呼状出自固盈盈目中,她满面用水的哭着扑向岑招,但是,一岑鹤却一把将他妻子推跌伤地,红着眼厉吼:“滚开,不要沾着我!都是你这戏人影留了我的斗志;挫辱了我的尊严,全是你,全是你介、半挥在地下、因盈盈哭扶着:“繁哥……你不要怪我几……列小……我也是为你好……将除求的只是彼此间的祥和,祈求良心的平努……”

岑出咆哮道:“闭口,你给我阈嘴,什么他担的评和?

狗层的良心,你简直吃里扒外,出卖你的丈夫。你这死不要胜的强妇。你丢死了人介!”

固盈盈悲位书话头:“你知道我不是这样……问哥……

你知道我不会出卖你、背弃休……我只是求你不要仇视我的思人,不要向一个曾经善待我的好人使用暴力……,我求你的是为你的妻子留一条路走,保持一点最低限度的情谊……他不望报恩,但至少我不能任由我的丈夫将愿作伙……”

岑国切齿道:“好,好,现在你孩满意了?你该庆幸了?

你的丈夫叫人打啦,叫人因为你的要求而留下性命了;人家在可传我,施舍我啊……多么值得骄傲,一个男子汉,居然由于老婆的低三下四而遭到敌人因宽恕,我岑得多驻险因,有这么一个征得以眼泪为她丈夫艺命的老婆……”

因盈盈泣不成声,痛苦的以手掩脸:“你不要这样说,使哥……我……绝不是……这个意思……”

岑马狂吼:“臭践妇,你敢践踏我的自尊,我就要折磨你一辈子,我会叫你生不如死!”

虽然,“生不如死”这四人字宛如焦雷般展得仇忍全身摇晃,头晕目眩,他的面深肌肉*挛,双目中光芒没说,似血般凝视着岑鹤……

是的,他的妻子,不也曾以这四个字来转达他的痛苦与绝望么这四个字里,包含了多少裁楚,多少委屈;多少羞辱,又多少无告啊……眼前,又有一个男人,一个偏激的、心胸狭隘、刚愎自用又恩怨不分的男人,居钱也在用这句话来表示要如何折磨一个善良怯弱的女子。

仇忍热血沸腾,一股激获的怒气迅速在四放西历扩升一个人往前走近几步,那是凌重,他厉烈的道:“姓岑的,你既然这么有骨气,不愿你的老婆替你乞命,如今体钱了,你的对手又因为你老婆的要求而烧了你,那么,你色表现点丈夫气概给我们看看——一头撞死如何?”

悚然抬头,固盈盈惊骇的悲叫:“不……不……不……”

凌重冷森的道:“姓岑的;你老婆艺回你的命,你再送还她呀,还磨蹈什么!”

岑使全身抖索,又气又窘又恨的大叫:“你是什么东西?

我凭什么要照你的方式去死尸凌重轻蔑的道:“娘的皮,我早就知道你没有这个种;又想保命,还想卖声,你当我们都是傻子?看不出你的这套把戏是什么玄虚?狗操的,你彻头彻尾,硬是十足的草包加人熊,尚在这里充白门子丈夫呸”

岑尼的面孔育中汉白,白里透红,他因为过度的愤怒而哆噱起来。“好……你们……信求……如此侮辱我?我会一个一个……杀死你忏……分你们的尸……”

一凌重对岑鹤*再的讽刺,一再的激怒。是因为他早已存心要除掉岑鹤的缘故,他对这“飞刃奔月”的印象可以说业已到了恶劣的地步;他生平喜笑怒骂,游戏风尘,但是,他最敬重的是英雄豪士,最鄙视的便是思想混淆、见利忘义的小人,尤其鄙视那种好歹不分。自以为是、怕狼狈对的小人;岑*大吼一声,员往上冲,在固盈盈扑抱未及的哭叫声里,他的双环暴杨,而凌重的“独特祆背刀”却似流电一抹,当胸射来;转身外移,岑自双环见飞。带起宏炫冷芒四绕回旋,但凌重却半步不让,刀似干层雪,万顷涛,滚洪萄精,重重叠叠的卷涌迎上。

岑鹤穿掠跃挪,双环展舞,竭力以拒,凌宝刀闪如电,挥霍纵横,步步紧逼,俩人一上手,全是拼向的架势;屈无局面无表情的道:“老弟,这处岑的免患于到底是哪种人介仇忍沉重的道:“真想不到……”

屈无忌冷酷的道二”在江湖上这么多年,我还甚是少见这样角色——不识好歹,不辨香臭,孤师怪诞,恩将化报,心胸侗族,自以为是,我想宰了他!”

优忍没有作声。

吸了口气,屈无忌道:“这种人。留着是个祸害,老弟,我们把他除掉也具”

仇忍权侵权侵的摇着头:“不,老哥。”

屈无忌隐忍着道:“莫非你还没受够他的丑放气,看够他的卑劣举止外机忍直言不讳:“武也想杀他。”

屈无忌忙沮:一那你还在等什么!”

仇忍有些苦恼的道:“因盈盈”

咬咬牙,屈无忌道:“你已对得起她了!”

仇忍级组的道:“一旦杀死岑瞻,就不算对得起她……”

屈无忌愤然道:“我们还要怎么让步?如何容忍?莫非伸直了脖颈让他砍掉脑袋才能算是仁至义尽?”

仇忍的chún角抽搐了一下,他沉沉的道:“这人确然一无可取,但是,他的妻子却是个好人介屈无忌道:“我们又不是要杀他的妻子”

叹息一声,仇忍道:“杀了他,岂不是新了他妻子的根,我不愿这样做”

屈无忌气恼的道:“老弟,有些时候,是不能顾虑大多的,如此投鼠忌器,牵扯纠缠,便什么事也放不开手脚了!”

仇忍道:“我承认你说得有理。”

屈无忌然气腾腾。“那就干……”

仇忍涩涩的一笑:“不,我答应过她。”

屈无忌烦躁的道:“但你已恕过一道!”

仇忍低沉的道:“我答应固盈盈的是放过她丈夫的命,这其中并没有次数的限制,老哥,结果最重要;手段与方式乃是衬托结果的”

眼区中光芒森寒,屈无忌道:“如此说来;我们对姓岑的就无可奈何了”

仇忍深皱双眉道:“总要个人交待得过去的方法才行!”

屈无忌尚不待回答;楼落中,金铁撞击之声连串密接,坦见刀走刃回,环闪圈飞,两条人影乍分又合,再度讲成一团凌重的动作快愈电光石火,出手变式,俱为幸接的疾斩猛攻,其中绝不停歇,更无间断,每一攻击,便一次飞腾扑跳,不至势竭,半步不退!

对付凌重,岑使亦显然毫不轻松;他的双环运用诡异,招术怪诞,进退回转之间矫健无比,可是他现下的敌人更属高手,刀上功夫,业已神出鬼没,随心所慾,尤其倾力施为,越加气势凌厉,锐不可当,岑场采命相拼,能挣得个平手,已是相当辛苦了!

这时,屈无忌又忍不住道:“老弟,速战速决方为上策,夜长就梦多了!”

仇忍咬咬下chún,道。我也正在考虑,以何等方式来‘速战战决’!”

屈无忌急切的道:“他们还在外面等待我们的信号以便发动攻击——我怕他们久候之下不见反应;万一误会我!有所失闪而挥兵强攻,没有我们接应会会,损夫大小且不去说,力量分散可就事倍而功半了!”

仇忍忧郁的道:“我明白——让我们再等一等。”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