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47章

作者:柳残阳

屈无忌嘴chún蠕动了一下.但终于又忍住了没有再说什之。

在这一阵子里,仇忍心中实是非常苦恼,也非常烦躁,他自己不得不强迫自己做以下决定,虽然,这个决定并不甚合他心意的,也未见得合乎实际,可是,他没有办法,他必须要这样做——宁肯受危,也不能不仁就在这样的无奈里,突然拼斗中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岑鹤似是说立性命了,他双环在十九次连串的掣问中,当飞旋的孤影目光凝形的一刹,他已欺身入旋回的光华之内,决不可言的冲向了凌重凌重更是拼命三郎的架势,这位有“邪刀”之称的怪杰间不吭声,身于暴旋,便在他这陀螺似的旋转中出刀飞刺;由于他转得急出手快,顿时只见绕身而起的是一圈滚桶般的寒芒,寒芒是由伸缩的刃虹刀光所摄成,宛似一只浑圆的芒练滚来;刹那间,光警被问,流星穿飞;而震错之声更道人耳巨,凌重的面须立时翻番,背脊、肩头也突的内统应深,当时,不分先后,他的“巴背刀”也电光石火似连连间缩于岑鹤的双腿、肩呷、左肋,最重的一刀却是右侧小眼;痛唤着,岑鹤的身体倒撞上廊墙,又反弹而回,再一个跟斗摔跌于地,血如雨戏中,他右侧小腹上的伤口已份出了肚肠凌重形如疯虎,他一个箭步格上,“缺背刀”“哩”声映起一抹冷芒,猛然剁向岑鹤的脑袋尖叫着,固盈盈张开双管不要命的扑了过来!

斜刺里;人影突晃,一条手臂突然伸截——那只手臂的脱节处,套着枚银白色、上面嵌满灿烂宝石的沉重银环,五颜六色的绚灿宝石在流动生辉;闪眨着缤纷的异彩,宛如无数只古怪的眼睛,干是,“缺背刀”的锋刃便那么快速得不可言喻的正正一刀斩到那枚银环中的一故之上!“叮”的一声清脆控响扬起,“缺背刀”往上跳起了半尺,把执刀的凌重也震得猛一限跄,旋退三步;用不着看那条手臂的主人,凌重已嘶哑的怪叫起来:“/’子,’’子,又是你在作梗……”

这时,固盈盈已经扑俯到地下的岑鹤身上!

是的,在刚才那千钧一发中,伸臂以腕上的“认命圈”硬磕接凌重一刀的人,正是仇忍。

现在,他的那条手臂也不禁有些发麻,用力搓揉着腕节之处.他一句话也没有讲。

凌重跺脚怪吼:“你是专门和我过不去呀,小子,你不帮着我也罢了,居然反倒帮着对头来和我为难……”

屈无忌忙道:“凌兄,诀别嚷嚷,你也挂彩啦……”

凌重瞪目如铃,狂吼大叱“挂彩就挂他娘的彩吧,还有人巴不得我早死问,老天哪,你怎不睁眼看这里。看有人窝里反啦……”

上前一步,屈无息着急的道:“稍安毋躁,凌兄,稍安毋躁,何必这么大吵大叫?有活好说小……”

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抹在衣襟上,凌重愤怒至极的吼:“仇忍小子,这是你第二次独我的零头了,你还有没有点敌我之分,里外之见呀?你说清楚,你方才那一下是什么意思?你可是存心叫我难堪,存心叫我下不了台?你是要让我活活气死才高兴林……”

屈无忌劝解道:“凌兄,你听我说,仇老弟也有他的苦衷”

“呸”了一声,凌重咆哮:“苦衷?马的苦衷,完全是吃里扒外,妇人之仁;我哪样不是为了他?到如今却落得被他倒打一把,老屈,我是‘黑瞎子拉油碾——出力赚了个熊’啊……”

屈无忌赶紧道:“仇老弟也是迫不得已,凌兄,先时的变化太快,他来不及用其他方法阻止你,所以只好……-”

不待屈无忌说完话,凌重已跳了起来:“姓仇的,你干脆一家伙杀死我算完,你这么糟蹋找我受不了。他娘的皮,这还是什么世道,什么人心?自己兄弟不帮自己兄弟,巨而帮着仇家使很;看看,我这满头满脸的血,都是为准流的哪!”

左颊上的伤口,长有寸许,皮肉见卷,血糊糊。目赤赤的宛若一张小嘴,在凌重哮叫之时。犹微微蠕动……

屈无忌慌忙道:“先歇口气,凌兄,我替你上刀创葯”

猛一下掀开了屈无忌伸过来的手,凌重日浓横飞!大吼:“还上什么刀创葯?让我血流于了去球,他奶奶的我凌重不死在对头手下。就让我死在自己兄弟面前挺尸算了!”

屈无忌有些失措的道:“唉,唉。凌兄.这是干什么。

这是干什么嘛!”

凌重又抹了一记流到额头间的血;再把血印上自己的右脸,看上去,就更鲜赤淋漓的一片了;他声嘶力泻的号叫:“我于计创我是咽不下这口气,受不了这份窝囊呀;老屈,你问问仇忍小子、倒是在于什么?我哪错了,哪里不合他的心愿啦!他竟如此对待我,这般折我?天哪,我是哪辈子作下的牵回?党叫我落得如此这般的现眼报!”

柏油的,屈无忌道:“凌兄,凌兄,何苦?”

连连跺脚,凌重于国道:“你看看,老屈,我身上这一道又一道的血口子,一条又一条的伤痕,这是为了谁呀?我是吃撑了么;没事找事到这里米桂刀?我还这大苦头,受了恁大的罪,到如今。人家不须清便也罢了,却几乎要做拒载啦。……老屈,到底谁是仇忍小子的对头现?是我,还是姚岑的哇?”

屈无忌忙陪笑道:“当然是姚岑办……”

“凌重大叫:“那么仇忍小子为什么拦着不让我杀?姓岑白志思负义,天性凉薄;连昌生都不如问,仇忍小子却烙相当个小舅子一样护,这又是什么歪理?”

网无忌苦着脸道:“唉,仇老弟有他的难处……”

;面孔猛一扭曲,凌重怪吼二”他有难处.我没有?为恶茗死,替为恶的当爪牙帮凶者更该死,你不杀他,他便杀你,留不得哇……杀?”

吼叫如雪中凌重一跃而上,“缺背刀”电闪,摔插地下的岑鹤!

做饭一旋,仇忍便站到了岑鹤身前,正好用自己的身体遮挡着岑使,同时,高高昂起了脸庞,表情漠然。

急切中,凌重用右手猛拍自己的右腕,刀锋“呼”串连开,寒风拂过,稍差一线;他又惊又怒的大喝:“你。小子,你想干什么?”

平静的,仇忍一指自己胸:“这儿,老凌,只要一月执行——如果你想出气的话。”

凌重的五官扯歪了,他暴跳三尺:“你疯了,小子姓岑的是你什么人?他是要帮着你的死仇来收拾我的呀,而我却是你的兄弟,我这样完全是为你的好,现在你如放过他,回过头他包管饶不了你,小子,他会将你生吞了!”

仇忍冷冷的道:“这是我的事。”

凌重大叫:“姓岑的泊了我的血,就必须死,我要他用命来抵,这个不知好歹,下流拘矢的邪邪龟孙子,我要一块一块的剁了他!”

仇忍缓缓的道:“老凌,不要这样做”

凌重气涌如山的大喊着:“不行,我一定要宰了他,我操他的六舅,我要看看这个野种是不是人生父母养的,心肝是什么颜色,这龟个…-”

摇摇头,仇忍道:“我人就姑在这里,老凌,我知道刚才那样做有伤你的自尊,我很抱歉,我必须以实际的行动来表达对你的歉意;老凌,我的左手,剁掉一只手指如何?”

屈无忌骇然惊叫:“仇老弟,不可,……”

凌重若地一哆噱,心胆俱项:“小子,你徽……你这是要我的老命?”

仇忍淡淡的道:“老凌,我是真的对你抢救。”

凌重面责后白的道:“小小子……二你不要这样吓公……

我他组吃不住这一套……,你怎么会说出这一番话来?你简直是在逼我吊颈……”

仇忍道:“你若真在怪我,老凌,我的手指使在这里。”

打了个寒然;凌重忙迢:“不,不,我不怪你了,一丁一点儿也不怪你了,小子,你可千万不要来上这一招,否则,你非但会令我终身不宁,我说什么也得用一条手拄赔上!”

仇忍摇头,凌重道:“真的,绝对是真的……”

接着,他一指地下的岑鹤,声音又转为厉烈:“我痛恨的是这猎狗不如的杂种,我要宰了他什仇忍叹了口气:“你既包涵了我,也何妨包涵他?”

凌重坚决的道:“小子,你叫我上刀山,下油锅,甚至对上这条老命都行,姓凌的皱皱眉便不算男子汉;但这岑目却断断不能饶过,为了你报仇雪恨的目标,为了我所流项的血,他都死有余宰!”

仇忍沉沉的道:“我不能杀他,老凌!”

凌重大声道:“让我来!”

又这时……

装固盈盈抬起那张哀凄慾绝,泪痕斑斑的面庞,悲切的优:“凌壮士……传你绕过他吧……他已是身受重伤,奄奄门急了……。

凌重粒基的道:“那就正好送他早点上道,也免得辽军”

导用水夺眶而出,固盈盈资泣着道:“来掩……凌壮士……他现在已经失去挣扎的力量了,你就忍心杀害他介凌重咆哮着:“固盈盈,你少他组一意袒护你这个狗盈不如的老公,他落得这步田地是谁逼他的?全他妈自找的呀!我们好话说了三箩筐,这杂种非但不听不同,更蛮横行张的非要强迫我们动手不可;我们一再委曲求全,他仅以为我们是含糊他了;刚才他那种跋扈倡做、挥不讲理的样子,你不是没有见到,也不是没有听到。如今地栽了拨入我也挂了彩,正好血债血偿,老子要他拿命来预卢固盈盈伤痛哀怨的道:“是他急了……凌壮士……他也受到了惩罚……请你高抬贵手,不要赶尽杀会……凌壮士……手去了他,我……咱也活不下分……”

怒叱一声,决重的道:“你活不下去是你的事,别拿这个来吓唬我,待我实了姓岑的这个龟孙,你若愣要与他一双同命鸳鸯,请使,只是不是我杀你的,随你怎么去消停,我他娘没这么多伶香借玉法!”

固盈盈悲泣着:“凌壮大……请你怜悯我,同情我……

我有生以来,一直过的是那种孤苦无依、流很飘泊的岁月……我没有家……没有亲人,甚至连一天安定的日子也没度过。好不容易,我有了岑杨……有了丈夫……也有了传输……我刚刚从黑暗中见到天光刚刚才自苦海里抓上一报浮木,你……你就这么残酷,再将我打回十八层地狱之内?”

重重一呼,凌重没有曲气。

满脸的痛用合著满脸的凄楚,固盈盈又哀求仇忍:“恩人……中答应过再踢我一次思恩……再给我一次机务……

恩人,求你想我,求你怜我,求你疼我……不要让他夺去我丈夫的生命……恩人,我有生之年,俱乃感恩载德之日……恩人,你多慈悲啊……”

仇忍的身子抽搐了一下,他沉重的道:“别这样说,我答应过的,使一定做到。”

度重任叱:“不仔……”

仇忍冷森的道:“老凌,如你一定要杀,我替岑把抵命如何?”

凌重愤怒的道;叫。子,你这不是在和你自己过不去么?”

价忍木然遭。“我必须要使自己的良心平安,老凌。”

凌重咬牙道:“姚岑的是咎由自改,罪有应得!”

一点点头,仇忍道:“你说得不错,但他妻子却不!”

凌重做动的道:“我们并非要杀固盈盈……”

仇忍生硬的道:“夫妻连心,双体如一,你伤了她的丈夫,与伤害了她又有什么区别叩窒了窒,凌重吼道:“小子;你怎么利害不分你是刚鬼迷住心窍了!”

仇忍沉痛的道:“因为我自己有过这种具实的痛苦,经历过夫妻离散的煎熬——老凌,生离已是难忍,死别更何用承受?尤其是,我更不愿目睹这样的事情落在一个善良的女子身上,更因我所造成”

一凌重气汹汹的道:“小子,你是怎么说也不肯杀他了外仇忍道:“不错。”

凌重恶狠狠的道。一你不要后悔?”

仇忍道:“我不后悔”

猛一团同,区重退开,──暴辣辣的道:“算我倒霉,碰上的只是疯子,白换了刀,又招惹一肚皮怒气”

拱拱手,仇总道:“多讲了,老凌,虽然你越来越难缠,总算还能赏我几分薄面!”

凌重板着那张血迹任班的脸孔,咒骂着。“我是遭了‘皮狐子精’蛊着了……”

固盈盈又是勤激,又是欣结,又是伤感的电技着道:江盼你……恩人……财谢忏……”

仇忍咽了一声:“罢了。”

固盈盈抽险着:“恩人……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你的大恩大脑……我前生修的什么福,会让我遇见你这么一位善全……恩人,在我活着的时时刻刻里,我都永远记住你所赐给我的福慧,你不仅延续我的生命,更使我在有生之年憧悟了仁恕的真谛,明白了宽宏与慈悲的可贵,恩人,上天保佑你多福多寿……”

仇忍轻轻的道:“不要这样说,固站投,我没做什么.充其量.我只是使自己心安,未曾损害一个好女孩的幸福而且。”

眼眶中滚动着泪珠,固盈盈噎着声道:“恩人……从小我就学过如何去宽容于人,厚待于人,但我却没有想到,被人宽容、被人厚待,这感受竟是如此深刻,又如此馆心难忘和……

仇忍平和的道:“你是个善良的女孩,固姑娘,所以你不该再遭受磨难。”

又哭出了声,固盈盈急动的道:“我真借位……恩人……我从你那里取得了太多,包括仁慈、价倍、宽恕与客让,但我却无从回报,更给你平添了这么些困扰及烦恼……”

一仇忍安详的道:“没有人怪你,因姑娘,你原是不想如此的……”

固盈盈吸泣着道:“恩人,我一心要报恩,要唐德,我早晚值憬着这一天,祈盼着这一时,但是,天闭,谁知会是在之种情况下重略思人,又意再一次蒙受了思人的提惠?

时运弄人,我好伤痛,好窘迫督……”

仇忍感叹的道:“人间世上,本就如意事少,失意事多,完美的际僵到底太过难求,固姑娘,只要不造成道使,业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一悄悄的,屈无忌走了近来,低声道:“老弟,岑便的伤势不轻,可要我先为他止血包扎一下?”

仇忍俯首凝注岑鹤,这位“飞刃夺月”的一张脸孔早回过度的涌去而扭曲得变了原形,一片青灰笼罩在他*挛田面皮上,领门沁出黄豆大的汗粒;他瞪着一双港布红丝俪眼睛,急捉的呼吸着,每一呼吸,身上的伤们便涌冒出调油的鲜血……

点点头,仇忍道:“好,老哥,你仔细点,注意地腹部的伤处最亘……”

屈无忌蹲下身子,取出金创葯,又撕下一块内襟;开始极其小心的为岑换上葯包扎起来;这一次,岑鹤毫无挣扎,更不拒绝,也不知是浦苦太甚,抑是他再也摸不起英始好汉……

固盈盈幽幽的道:“屈壮士,多谢你……”

笑笑,屈无忌一边动手,一边点点头。

固盈盈含泪注视着她的夫婿.用手紧握着岑佬的手;而俩只手全握得那么紧;更有些轻微的*挛,局外人不明白,这一对夫妻之间,是否已由于破此的手掌触握,而透过了心底的一些什么。

或许.经过这一场生死患难,他们已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更进一步的依侍,抑是更进一步的思爱?至少,不像是产生了反效果。

夫妻间的爱,有时是很祆纱、很奇异的,往往一场天翻地覆的争吵,一次怨恨愤怒的叫骂,甚至涉及基本观念上的冲突,眼看似不可收拾,但抽又很快的便水rǔ交流,幻化于无形了—一百日的夫妻海样深;因盈盈的神色凄恻忧郁,含情脉脉的凝视着岑招,而岑鹤痛苦得汗水流淌,不时抽搐,却也以一种出奇温柔的、平和的眼光还视于他的妻子。

先前,那种愤怒、那种激动、那种怨意就像商荐消散,雨过无睹了.几乎令人怀疑到底发生过没有。

在固盈盈眼中;岑鹤又已再度变回了自己——消失恶毒,泪失了狰狞,也看不见凶悍与邪异的形色了;他仍是他,那个体贴的、细腻的、爽朗又温和的丈夫,那个地一直所熟悉的、热爱的人。

而且岑鹤自己知道,在这生死关头,阴阳界的来回里,他突然体悟了多少,也了解了多少,他的思绪都增,但有一点地却是确定的——入,往往很多都是在生与死的一刹里.才会大彻大悟于他一生都不曾彻悟的东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