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48章

作者:柳残阳

现在,岑鹤就有一种近乎颤栗的觉醒在扩长;世上真实的;永恒的事物并不多,而伉俪之间的情与爱便是这不多的事物中最坚定的一项,当没有人原谅你的时候,你的各半会原谅你,当你魔念已深,凡不能回的时候,你伴侣会以她的全部心力,甚至生命来使你省悟回头,没有难懈的怨恨;没有固积的憎恶,总是那样忍受的、委屈的在食比你;有人将夫妻在偷做‘比翼马’‘连理技’,可不是,除了夫妻,又有多少像这般连心连命的诚挚和客耐!

一当一切都会变的时候,夫妻之情却是最不易变的。

岑博想通了,但越是想通了,便越为先前的固执、偏激、冲动与怨毒面惊俱,而羞惭,始不论他那样做的出发点有何意义,事情的是非也且不去说,即使他能坚持到最后,却因此失去了妻子,失去了心底的平劳,失去了对道义的责任,他又能获得些什么八忠社的人们又能补偿地些什么?

岑*十分清楚,如果到了部等地步,将一无所存,一无所剩,唯有的,除了空往,便也只有空茫了……

天底下,有许多事可以顶替,可以补偿的,但有些事却绝不——心灵的愧疚与亲情的幻灭便乃属于后者!

缓缓的,屈无忌站了起来。

仇忍低沉的问:“怎么样?”

屈无忌苦笑道:“我也只能先给他上上葯,先止住血包扎起来,伤到什么程度我可不敢说,但照眼前情形看,地腹部的创伤怕是相当严重……”

仇忍道:“那要赶紧送医。”

点点头,屈无忌道:“这是最好的方法;他流血流了不少,气色也灰败得紧……”

悄悄的,他又道:“老凌这一刀颇加了几分手劲吧,他好像是存心要姓岑的命”

仇忍睑上的表情阴暗,语声也和阴暗的表情一样,沉沉涩涩的:“打从岑鹤翻脸的那一刻开始,老凌业已存下这个心了,我看得出众……”

屈无忌道:他可叫狠,但说老实话,我也赞成他这样做!”

看了这位“手臂龙”一眼,仇忍道:“过去的就过去了,老哥,眼前来说,我们个人的想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收拾这个场面……”

屈无忌忙道:“当然,首要的还是将岑鹤送医,固姑娘对于造成此般结果的责任问题,应该有个明确的了解……”

仇忍道:“相信她是会了解的。”

双手染满了血迹,因盈盈轻轻姑起,忧虑的噎声道二“屈壮士,车鹤徽……还有希望吗?”

屈无忌赶紧道:“我不是即中,不敢乱说,但是,固站投,我的看法应该不至于致命,可是却要越快接受进一步的医治越好……”

固盈盈忧心如焚,非常为难的道:“我也知道他必须尽快送医,不过……不过……”

屈无忌道:“不过什么叩吸了口气,固盈盈轻细的道:“一旦送医,‘八忠社’的人们立即便会发现你们的踪迹……”

仇忍接上来道:“如今也顾不了这许多了,还是以你丈夫的生命为首要之急;固姑娘,送他去吧,‘龙虎山庄’之内该有识得医术的人物才对……

因盈盈犹豫的道:“可是你们……”

仇忍平静的道:“不要管我们了,先教岑使要紧——况且,‘八忠社’的人迟早也会发现我们的,不要忘了,我们即是为此而来。”

屈无忌也催促道:“仇老弟说得对,固姑娘,还是把你丈夫先送下去施救再说,我们的事,我们自会应冷……”

固盈盈的泪水再度流满眼眶,她幽幽的道:“多谢你们,多谢你们对我夫妻俩如此仁慈……”

屈无忌道:“来,我先帮你把岑马抱下楼去。”

笑容淡淡的浮现在仇忍chún角他道:“固姑娘,后会有期——我不远送了。”

区咽着,固盈盈道:“恩人;我永不会忘记你赐给我的这些……”

仇忍的眸光中流露着那种柔和又带着点悲悯意味的神色,也做做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于是,屈无忌平抱着岑码,十分谨慎的走下楼去,固盈盈跟在后面,步履之间,竟是如此沉重又艰难了……

摇摇头,仇忍无声的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固盈盈所遭受到的折磨却是多么眉苦深长。

干咳一声,凌重有些腼腆的声音响了起来:“颐,小子,我的伤呢我挂了彩你就不管啦?”

转过身,仇忍叹息着道:“老凌,我们清同手足,相知甚深,但到了危急关头,你却往往独行其是,自决自断,不肯稍听别人的意见,实在令我遗标、…,”

凌重又有了火气,他懊恼的道:“你这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小子,我坚持要做掉那姓岑的,是为了谁,还不是全为了替你着想;我与他一无怨,二无仇,若非有你这档子事,搁在中间叫我气不过;我发了病么?会这么搞得里外不是人的要对付地?”

仇忍平田的道:“就是因为这是我的事,你又是为我而来,所以我才要求你好歹看看我的意思;别让我难做人。”

凌重悻悻的道:“不管我当时怎么叫哮争吵,甚至暴跳如雷,但那往事情搞到最后不是仍照你的心意办了!我他娘空白弄得脸红脖子铅,等到头来却成了个询部……”

仇忍低沉的道:“我哪件事又做得不对呢老凌,事实证明,每当你我俩人意见相左际,到了后来,总显示出激主张是正确”

批改嘴chún,凌重有些不眼,但却又拍不出什么依据来虽驶,只好问着生自己的气,好半晌设作声。

仇忍和组的道:“老凌。说真的,其他我倒不敢和你比,但若要论起思想的细密,见解的精到,眼光的远近;你却确然比我要差,尤其是在养气功夫,你与我,就更不能同因而语了,你在这方面的修为,实在火候欠纯。”

凌重委屈的道:“我这真叫‘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合人,…,。

仇忍温和的道:“你也不能这么样说,老凌,我不是在责怪你,只是向你说明对某些事情的观点不要太偏激,太还回,该综而论之,自大处着眼……”

’刚刚讲到这里,梯口人影一问,网无忌已自掠到。

仇忍目光扫过无忌的面孔,立时心头做紧——这位”千管龙”的神态在急促中更有一股掩饰不住的愤怒之慨去凌重也发觉了,他不待屈无忌开口,已抢上两步,忙着道:“怎么了?你脸色不对,莫非下面有什么异状?”

屈无忌一边点头,一边咬着牙道:“我们已经被‘人忠社’的杂种们暗里团团包围住了!”

卜双目中煞气立映,凌重恶狠狠的道:“我们杀出重围会”

屈无忌注视仇忍,迫切的道:“老弟,你的意思如柏”

仇怨镇定逾恒,淡淡的问:“固盈盈与岑携夫妇呢?”

屈无忌忙道:“我刚刚将他们送下楼去,才到门,已发现外头人影问晃,匆匆来去,一副如临大敌又鬼祟畏缩的窝囊状,等我警惕的进到门后查机,才肯定这幢小楼的四周,业已被对方重重围住了;固盈盈也发觉了外面的险恶情势,她立即问我不要现身,却亲自抱着她的老公走了出去,因在四周隐蔽处的那些免患子们,一见到固盈盈抱着她老公走出门外,马上就有六七个问了出来,将他接了过去,我又仔细查看了一会,觉得不是路数,便匆匆赶了来通知你们……”

凌重咬牙道:“这些狗娘养的钱种,看我怎生割他们的肉,抽他们的筋”

仇忍微街摆手,迢:“看到屠继成他们没有”

摇摇头,屈无忌道:“任高远,他们又都振动问经,不易认清对方的容貌,不过,据我想,姓居的十有八九也在其中!”

凌重大声道:“待老子先过去搞了后者匹夫峋头再说!”

看凌重一眼,仇忍道:“不要冲动,老凌——迟早也会到这个时辰的!”

屈无忌又道:“看样子,他们将此楼包围也有一阵子了,但奇怪的他们为什么不补上来对付我们呢?”

仇忍不似笑的一笑。“这并不奇怪,老哥,屠继成他们一向好校,惯于取巧,在他们尚未弄清接中敌我形势之前,是不会贸然赴险的,再说了小楼之内,空间狭窄,地方局促,亦不适宜以众凌寡,作群攻之战,当然他们便不肯冲朴讲央。”

屈无忌恍悟道:“原来如此,只不过因盈盈夫妻这一出面,‘八忠社’的人们就必保据悉这里的情况了?”

点点头,仇忍道:“这是无庸置疑的!”

\凌重火躁的道:“固盈盈和岑间肯说么?在你对他们这鲫患重如山的情形下?”\国笑笑,仇忍道:“在这种情形中,他们说与不说。完全@一样的结果——‘八忠社’的人必定要围攻据于此楼的除敌,而在固盈盈夫妻和‘八忠社’的关系讲,他们亦不住不说,好在这对于我们并无影响,我们也该予他夫妇以有限的谅解同包涵才是。”

;—“娘的,到头来等我们吃瘪的时候,却不知谁来‘谅解’或‘包涵’我们!”

一屁无忌忙道:别说得这么丧气,凌兄,我们不可能栽跟头的,凭对方那些角色,还没有这么大的道行”,凌重气不平的道:“若按我的意思,至少将那个岑玛扣在手里也可做个人质!”

仇忍冷清的道:“你想得太天真了,姑不论我会不会这样做,就算这样做了,实际上也毫无用处,老凌,你以为的格的生死问题对‘八息社’而言是拉威胁么?他们才不难将此事放在心上,岁鹤的生死根本与他们不关痛痒,只要他们认为应该怎样做。便会毫不考虑的去做,用岑换为人质来拘束他们,全是妄想!”

}屈无忌颔首道:“老弟说得对。岑氯对‘八忠社’整个的切身利客来说,又算得了什么呢!他们决不会以岑某的安危来做行为的原则!”

凌重怒道:-“那么,我!就杀出去”

仇忍道:“会杀出去的,但目前何不等他们先在里扑?”

凌重急吼的道:“你到底又在弄什么玄虚?”

仇忍安作的道:“我们隐据接中,他们包围楼外.这是他们的地方,而我们又是他们的强价大敌,因此,他们的焦急紧张定然十百倍于我们;这个环境适于独对而不适群战,等他们忍&不住冲了进来,我们再以迪特劳,各个击破,至少,也能宰杀一轮,除掉几个祸害!”

屈无忌道:“好,这个法子甚好!”

凌重忙道:“小子,我们也可以反扑出去呀,不耍忘了;我们在这马庄子外尚有大批人马隐伏着呢?”

仇怨道:“我不会忘……老读,所以我才要把握住这个‘地利’之便,先行削弱他们的力量。新除他们的党羽,而再里应外合,收到事半功倍的克敌效果!”

屈无息五道:“此计可行;对我们绝对有利,注见,这较我们冒失冲出去或召外头的人手在此刻进袭,都要合宜得多”

凌重将刀一技板着睑道:“随你们的便把;我今天流年不利,处处哈尼,人到屋格下,怎敢不低头?你二位的高见,我遵行便是了!”

屈无忌陆笑道:“凌兄言重了,呵呵,言重了!”

仇忍不温不火的道:“如果你每次遇事都能这般心平气和,从善如流,老凌,你就会在长命百岁之外另加人缘!”

纳了”

婴凌重罔咕了一声,浑悻的没答腔。

屈无忌低声的道:“这幢楼的位置,一我们如何分四据守。”

熟仇忍略一沉吟,道:“这楼廊顶上。由老凌隐伏,非但可以由空中扑击来敌,更能封制下面的门户通道;屈老哥侯梯优%机而行,一面与老凌交互支援,一面能够截用上楼或自内室口换人的敌人!”

凌重道:“那,你呢?”

仇忍道:“我到楼下,挡一阵冲门面进的‘八忠杜”吉生”

凌重道:“你该养精蓄锐才对,门口一关,该由我去……”

仇忍一笑道:“多封了,老凌,还是我去比较合适。”

屈无忌犹豫着道:“老弟……你$,他会不会……厄,把弟妹挟持来胁迫你?”

面顿的肌肉抽播了一下,仇忍沉重的道二归说。”

屈无忌艰涩的道:“设若他们扶持弟妹而来……老弟,你千万记住不要冲动,以免弟妹遭到危害……总要以弟妹充安全为重……”

之点点头,仇忍沙沙的道:“我知道,老十……”

咬牙切齿的,凌重道:“只要他们因改伤了民丫头一松汗毛,老子若不活剥这些王人蛋的皮,老子就不姓凌!”

仇忍强额一笑,道:“我会回重从事的,而且,我相信他们也会再三考虑嘉棋的生命问题,因为他们如果伤害了嘉政,则便失了唯一可以扶持我们的依传,那时。场面惨烈血展他们一定也能以想象观”

庭重厉烈的道:“这些狗娘养的只要动了民头一下.他们就会发现面对的不只是些仇家对头。而是一批红了眼的征入了!”

屈无忌担心的道:“老弟,一切务以慎重将率为……”

仇屈吸了口气,道:旬组会记得,老哥。”

帕梯口走了几步,仇忍又回过头来道:“老哥.别忘了替老凌上葯诊伤,老凌所流的血,每治仅是兄弟情义的浓组”

屈无忌忆道:“放心,我马上给他敷葯。——一展开双目,凌重十分受用的道:“娘的,折腾了这久,受了如许的冤枉气,也只有这几句倒还像是火样的话,听在耳朵里尚培承备……”

仇忍笑笑,管自一栋下楼,闲着地面尚有六七级梯队,他已顺着们扶手倒流过去,隐于梯下暗处。

门外,仍认露差荡的设有一点异兆,连半条人影也看不见。

空气像是退冻了,但窒了,没有声响,没有动锋.甚至连该有的音浪也敏然格息,按外,树木与屋格的阴影技映在地上,却也那最冷水生硬了……

简隐中,似有一种跃动,一种昂烈,一种导戾的气氛在浮谋,在飘散,那带着烟霞展盐味道的血腥气息,也宛如附沾在人心上了……

好寂静。

突然间,一个酷厉的声音,像裂帛一样穿透了这种寂历响了起来:“仇忍,你果然来了?算你还够种,只不过,你这一来,恐怕是自寻死路,有进无出了……”

听到这个声音,仇忍不禁全身肌肉抽紧,热血顿时沸腾,两边“太阳穴”不住澳”“突”跳动;牙齿也深深咬入下chún之内不错,发话之久不是别个,正乃是他的头一号死仇——卜\忠社”的飘把子,“幻尊”屠继成!

仇忍双目光芒如血,凝注门外,但是,他却沉默不应。

屠继成的叫声又传了过来:“姓仇的,你既有种模进来,就该显几分骨气给我们看。怎么却装起编头乌龟,瘟在那里、闷不吭声;不响不动了”

仇忍依然没有回答、屠继成又高叫:“你胆寒了么?畏惧了么?仇忍,你这漏网之鱼,釜底的游魂,你是个只会暗箭伤人,不敢明枪对阵的窝囊废、懦夫、下三监,你若是个男子汉,就该正正当当的领着你那两个爪牙走狗滚出来和我们决一死战!”

冷冷一笑,仇忍依然无反应。

屠继成接着叫骂:“姓仇的,你便装孙使熊,也一样逃不过你临头的厄运,你不出来,我们便拿着你的老婆当猪一般活别给你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