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49章

作者:柳残阳

仇忍的双眼微微眯合著,但是,自那微开一线的眼中,却透露出一样光芒;极端冷酷,如此狠厉,又如此寡绝;深刻的仇恨像毒蛇似的哨咽着他的心,至极的愤怒如火一般燃烧着他的魂魄,他的全身都在*挛;都在痛苦的扭绞,汗水白眉梢滚落;但他却咬紧牙关,强迫自己忍耐着——援一个几乎要窒息的人,却不挣扎。

外面,屠继成的叫骂声不停,粗厉刺耳道:“姓仇的;你还在道上称上什么字号?你简直半点八味也没有,你居然孬成了这样?你的老婆就换在我们手里,我们正要零零碎碎的拾掇她,你就不想来救她的命么?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她被我们宰割了外仇怨呼吸急促,额门上的筋络浮起,并在一下又一下的跳动……

愿继成的吼骂声仍然不绝道:“谈什么仁义,论什么思情?呸,仇忍,你根本不配沾上边.你完全是个托空言,畏艰险的伪君子,是个胆小如鼠,虎头蛇尾又自私自利的青皮无赖,一个连老婆都不敢救,又护不住的男人,还是个男人么?你干脆闭了去球!”

仇忍状似者增人定,不应不睬。

隐在掩蔽处的愿继成却越骂越有气道:“有种的就滚出来一决雌雄,分个生死存亡,仇忍,我伤过你,杀过你的家人,烧毁作的家园,更招来了你的老婆,把她当囚犯一样关着;当婊子一样供我的手下玩乐,你就没有一点镇觉?

你还不赶快来找我报仇?姓仇的,我在这里等着你,我随你挑选任何方式与地点,双方用血来涂抹这段齐天的恨回回回@回购)抖动了一下,仇忍依然沉默如故。

_屠继成暴烈的大叫道:“你们若是再不出来,老子先叫人在光天化日下轮姦你姓仇的老婆,然后再放把火烧你们往外审……"这时,一个粗哑狠厉的嗓音接了上来道:“老居.姓仇的那几个兔息子是不是还在里面,我看颇值得怀疑,怎的叫了这久的阵,却连个屁也未见他们回响一声外屠继成火辣的道:“岑鹤夫妇说他们还瘟在楼中,必不会错,这些死皮赖脸、只会暗里伤人的东西,如今是吓得不敢往外伸头了”

童将的声音有如破锣般道:“性伙的景是疼爱他那婆娘.你一再拿着他婆娘辱骂;又明白告诉他要对付他的女人,怎的姓仇的却仍不见动静老屠,我看有问题!”

屠继成大声道:“有什么问题一定是他们含糊了!”

泛泛一笑,童梅道:“含糊与否,是另一回事,哪有一个大男人在要眼见他的老婆受到这等污辱之际,却不闻不问?天下有些甘戴绿头巾的活三八但好伙的决不是此等角色,何况,他冒险而来,主要为的还不就是教他浑家”

屠继成愤怒道:“鬼婆子,你是什么意思叩童梅重重的道:“他们不出来,我们不会冲进去吗?”

屠继成的嗓门拉得好高道:“这些野种要是有骨气的话,就该大大方方出来与我们明明白白的见过真章才对?”

重梅在叫道:“什么节骨眼了?哪来这么些“对’与‘不对’?我们一拥而人,三不管先放倒他们才是上策”

屠继成又咆哮起来道:“姓仇的,我们把你精坦得不像个人样,而你也杀害过我们的拜把子兄弟,彼此之间仇深似海,不共戴天,谁也饶不过谁,老子们早已处心极虑的等待着这一时辰的到来,你何不干脆明着现身一讲!生死存亡也落得个好汉之名……”

童梅扬声道:“怎的仍不见回应,英是不在楼里了?”

就在“白发鬼母”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楼上已突然响起急剧的扑腾声与连串的叱喝怒骂声,金铁交击,宛如正月的花炮!

快得无可言喻,披着一阵,“哗啦产的见滚,两个粗大的身体自楼梯上端跌落下来,甚至没有降号怪叫响起,这两个滑梯滚下的汉子,业已变成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了;楼门边,人影突映.又有三个人翩然扑进!

隐身梯底的仇忍基地动作,他满腔的怨恨和愤怒像火山一样奕而进发,四枚”从命目”一齐脱院暴射,刹时间,彩芒闪飞,银狐回旋,仿佛子百个虹目扩展交织,流史纵农;于是,只见鲜血搀合著脑浆质酒,红白立映,形成了几抹极快盘聚又极快变化消失的怪异图案,“吭’,“吭”连声,三名大浪尖号者分成王个不同的方向倒持而出——连枝都未能跨入一步;“认命团”飞回机忍手上,他身形街转,又回到了楼梯底部,神色冷漠,目光冷清,平静得就像从未发生过任何事件一样。

#他已明白,方才愿继成与童梅的对话,目的只是想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使他们在对方的交谈中产生错觉;然后,对方再暗里追入由接上窗口掩人。会合顺冲进的同党作细一波车制,以接应“人总社”的主力,这一次的行动,“人忠社’方面仍是试探的成分居多。

现在,仇忍等人已经给了“八忠社”那边试探后的答复了,而这“答复”却是结结实实的,血淋淋的一片尖锐的破空之声:“啤”“唆”密响,飞蝗骤雨似的利箭上对射到。亮晶晶的铁流灿穿舞,“哆”、“眸”连声打满了门柱梯板!

仇忍隐坐梯后,是发无损,他连正眼也不朝外键一下。

一此刻技成童梅在哈喝了道:“仇忍,你好好刁狡猾,可真是闷着头在那里隐若干呀,不吭不响的,下手却恁歹毒;你有本事,就站出来,让我们所刀明枪分个高低……”

仇忍chún角街动,根本不答话。

“白金克母”重梅又敞开嗓门刚道:“仇忍,小免带子,你没听见祖奶奶的话么?是好是歹你倒是放个屁出来听听呀!”

目光是冷森又酷厉的,仇忍在等待着,非常有&心的等待着,他知道,总有一方会忍不住的,而哪一方先动手,便注定了要先吃一记当头律!

这时,梯口上传来屈无忌低保的声音道:“价老弟——你安好么?”

仇忍平静的道:“我没事。”

届无忌又在同道、“方才由上面深下去两个该死的家伙,你看见了,”

仇忍道:“他就躺在这边,全死了。”

屈无忌压着嗓门道:“这一对空货是从楼外飞撞过团盈盈他们住的那间房子,然后推门扑出来的,正好由我和凌老兄二人各自收拾了一个……”

仇忍眼睛准注门外,回应道:“老哥,你们多加小,‘人志社’的爪牙们一定还会冒死胡里扑,先前屠继成与重梅故意一唱一合,企图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实则他们嘴里在讲,暗地却正在安排人手算计我忏……”

屈无忌传过声来道:“我晓得,老弟,包叫这些邪龟孙吃不了,兜着走,姓居的和童梅那老长娄这几下子‘障眼法一,瞒不过我们的拍子-。

顿了顿.展无忌又问道:“你那里刚才也起了一阵騒动,老弟,可是有什么变化?”

仇忍这。“三个汉子往门里冲,又加上一轮箭雨。”

屈无忌急道:“那三个人呢?”

仇怨道:“那三个人如今业已不能算是‘人’了。”

响起几声低哑的笑,仇忍道:“于得好,老哥,切依这幢小楼里,便尽量设法多放倒他们几个;以为稍后到外面正式展开场面对阵时减轻压力。”

_屈无忌道:“我明白。”

仇忍问道:“老读好吧?——又响起笑声。屈无忌似是回了回头,过了片刻始道:“他如今据在梁上,就像头老猴子似的措伏着……”

chún角勾动了一下,仇忍道:“他的伤部过葯……”

屈无忌忙回道:“早敷过葯了,还经过包扎了一番。幸而伤得不重……”

从样板的间隙中望着门外的动静,仇忍的声音很轻道:“耐着性子等吧,老哥,现在就是等他们自己上门了”

梯口上沉默了激顷,屈无忌的腔调似是十分谨慎的道二“老爷……”

、仇怨视线上仰了一下。道:“什么事声仿佛微杜犹豫了须臾,屈无忌才慢慢的道:“那屠继成与重梅两个老混帐,先前对你的辱骂要挟,乃是激使你钻而赴险以逞其阴谋的一种诡计;你可别心里盛不下,一时冲动便正着了他们的道……-”-;仇忍极其平淡的道:“这个,我自有数。他们激不了我。

屈无忌低沉的道:“那些构娘养的该再得很,无论他们什类占干.会第.总西洋钢件判,以不变应万变我也认为他没这个邪胆敢在此时此地将弟妹弄到我们眼前来,现在他们唯一可以要扶我们的手段便只有弟妹的安全,他们定然会非常谨慎,不使我们有轻易在回弟妹的机会.回..问刘仇忍道:“我晓得。”

他才说到这里,正对门口的五丈多远处,那几株纠结的柳树荫影里,突闪出来六七条人影,第一个映入仇忍阵瞳中的形象,荣臻便是那赤发赤污,容貌狞恶可伟的“八忠社”之首——“幻尊”后结成一见到后继成,仇忍立时呼吸急促,血增加沉,满口钢牙全挫到了一处屠继成的后面,影绰绰的似是”白发鬼母”重梅在移动,另个三分不像人,七分倒像鬼的丑任人物激立四周,仇忍可以大略地辨出来、他们全是“鬼家定”的成员——那生了一双全眼球的保儒,是“金限鬼。县川。碧目的免chún怪人,是“碧眸克”夏山,那麻脸破干,是竹子里克”简炎,那没*子的妖怪,是“啸纪鬼”李文懦……这一个一个活在阳光之下的鬼物,他们以往所加诸于饥忍身上的迫害。仇忍对他们的怨恨与痛恶,都决不比“人忠社”的虎派来得稍轻这些人,“鬼家帮”与“人忠社”的人,全是仇忍在睡梦中诅咒,在清醒时刻骨余心,用血的影像技结了一张脸谱的人,他很不能撕碎了、剁烂了一个个聚集着无比仇与想的形体;但是,此时他却强行压制看目匕的激动。

他以一种冷国得有如刃锋般冰寒的目光注视着那边。

在屠组成与“克家帮”的怪物围绕下,是一个女人的身体——一个身着污秽白衣,披头散发的女人身体,那女人正匍匐于地,长发技落面前,她是异常居弱般在洗脸抖素和。

仇忍的心脏幕然紧缩,冷汗达律,双目几乎突出了眼眶,他定定的注视着那个女人。

屠继成瞪着这边,振吭大叫道:“仇忍,你看清楚了,对着我这里看!”

仇忍正在一霎不霎的注视着,禁不住浑身*挛……

怪笑一声,屠继成道:“这个熊婆娘就是你的女人她刚风嘉定对么?跟你半柱香时刻之内,便给我滚出来束手就缚,当然也要包括姓屈的和牲凌的两个野种;否则,我便糟蹋这姓风的钱人给你们看!”

“白发电母”重海走近了两步,夜篷船桨效笑道:“那可并不好看呢,姓仇的,这般惠白水浮的一个小组子,被那等粗鲁得如狼似虎的一子汉子轮着玩弄,却是怎的一副光景?呵呵,更莫论刀口子制在她那细度嫩向上又是如何刚人心痛法……”

仇忍目光凝聚,死死盯住那档怯怯、弱生生,形状畏惧又瑟好的白衣女人,白衣女入长发坡面,看不请她的模样。

愿继成不吼道:“姓仇的,你在外面奔波求助,日思夜想,受了多少累,吃了多少苦!为的还不就是要来这里救你妻子?如今你妻子却在你的面前,你还不赶快替她挡灾?

莫非你就真个忍心到眼腰里的看着她受尽折磨凌辱而死!

死在你眼皮子下?”

仇忍咬牙慾碎,阵瞳中光芒如火,赤中泛青;他满头满额的汗水,全身肌肉紧缩,双手握拳击掌,一种无比的激动震撼着他,几乎使他血管进裂,整个躯体都要炸开来了!

那边,“白发鬼母”童梅又叫嚷着道:“男子汉大丈夫呀,就这么个争气法路见不平犹要拔刀相助,自己的老婆落得这等凄惨境地,却居然干瞪着眼看把戏?姓仇的,你不是‘天魁星’你是‘窝囊度’盼……”

屠继成大喝道:“投仇的,再三考虑清楚了,要是你们不在时限之内出来受缚,你老婆即将遭到的磨难,会使你终生世忘不了!”

童梅吼着道:“时间不多啦,姓仇的,你琢磨着吧”

仇忍看着看着,忽而脸上紧绷的肌肉松懈下来,阳区中的光芒也由暴厉而逐渐转为沉静,他握拳的手伸展开了;你如释重负般深深透了口气,甚至,chún角上浮起了一抹近乎挪输的笑意……

而屠继成又在急吼的大叫道:“仇忍,你瞎了眼,迷了心,柳是破了胆?这是你的浑家,你的老婆,你就这么怯懦?若不出来替她挡灾,我们会一丁一点儿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