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50章

作者:柳残阳

那个直在装扮凤慕田的女子闻声之下;挺身一跃而起,她拂掉衣裳上的灰尘之后,顺手将被散的长发理向颈后,便显了一张苍白而又十分美艳的面庞来,然而.这张面容尽管美;但却冷得跟,也僵硬得很,没有丝毫表情,看上去,几似戴着一副人皮面具仇忍在梯后看得真切,不由微微冷笑,同时也将心中存金的一点忧虑散尽了,他果然没有看错这时,“白发鬼母”童梅报生生的在那边道:“二妹,不是我们的手段不够高明,而是姓仇的几个小子运道好,碰巧了,否则.早伸着脖子进了圈套啦……”

那被童梅称做“二妹”的女子,没有任何情绪上的反应,语声冷漠的道:“只要不是因为我而弄硒的就行。”

童梅笑如一只怀着的母粮道:“哪里话妹这是说的哪里话来?二殊方才的表演可真是精彩极了,丝毫破绽不漏,假就根计未得售,姓仇的他们走狗尿运啊……-”

那“二妹”淡淡的道:“下一步。又该怎样走法重大姐你可有了腹案?”

重梅叹了口气,道:“这就要问老屠了。”

屠继成突然道:“我们杀进去!”

“二妹”冷冷的道:“合算吗?要知道这楼阁之中空间局促,难以施展尤其对人多势众的一方更为不利,对头们可以在狭窄的场地里和我们缠斗,用少数人争取牵制多数人的功效”

咬咬牙,屠继成道:“如今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方姑娘,拖下去还不知要拖到几时,等到天黑,可就对我们造成大威胁啦!”

重梅也忧心忡忡的道:“可不是,天一入黑,到处全是乌油油的一片深沉,人在黑暗中伏行潜移比在大白天容易得多.那时我们防范难上加难,但对方却是占足便宜了!”

屠继成又道:“我们人多势众,却必须运用得直。要在最适当的情形之下施展我们的力量,如果等到夜间,便空有优势阵容,也发挥不了多大功国了……”

“二妹”木然道:“恁随二位尊见.我舰请缨尾,效力便是。”

“格”“格”一笑,童梅道:“我说二妹呀,只有了你.我们已不啻如虎添翼,多曾了一支生力军,有你相助一臂.性仇的他们几个免患于就要吃不完,兜着走啦!”

屠继成也奉承着道:“一点不错,天下武林之中,谁人不知‘雪娘子’方玲的威名?谁人不晓姑娘的厉害?电婆子这遭能请来姑娘助拳,老实说.我业已吃了‘定心丸’一样,早就塌塌实实的等着摆庆功筵了?”

童梅得意洋洋的道:“怎么样?老屠,我早先不是在骗你吧!你还不相信我请得动二妹;其实你不知道,我这位二妹子,对一般人因是冷若冰霜,不多搭理,可是对我这老姐姐呢?她都一向是亲近得很,颇为贫睑的那?”

方玲淡淡的道。’‘屠庄主与重大姐全别客气,我受人之托,总也忠人之事,量力而为也就是了。”

屠继成摩拳擦掌的道:“好。方姑娘这么一说,我就越发有劲啦,我们这就往里间!”

方玲道:“且慢,屠庄主,我们一拨往里攻扑.却仍须留一拨人下来在外面掠阵,也是护住在子,免得人手全聚集向一个地方,万一对头另有帮凶的话便难以兼顾,若是腹背受敌,情况就危险了!”

一伸大拇指,屠继成巴结着道:“方姑娘真是智勇双全,不愧女中帼英雄,当代峨眉;有关这一层,我业已安排妥了,由我二弟,‘冥四万怯虫,老三“长铃’卓秋,老四‘毒舌”骆玖,老七‘绝心’黎喜,老八‘狠脸’赵奇五位,加‘阎王笔’朱慈,‘魂爪’左宏,与最近赶来帮场的‘壶仙’冉一增,‘刀盾双杰’尤三逸、尤三英兄弟等共十余名好手率领三百名弟兄护庄;我与方姑娘,‘鬼家帮’的列位,以及另一位好友‘施空斩’曲龙带着百名手下朝楼里扑,这等阵势,便算姓仇的与其同党生有三头六臂,也一样要朝棺材里栽!”

方玲没有表情的道:“照这样看,制服他们应该没有问题了。”

屠继成信心十足的道:“包管能将姓仇的和他的爪牙一网打尽,但要经过一番周折,最后胜算必属于我方之手!”

重梅咧着嘴道:“趁早把这些祸害一并根除了,也算去掉一桩天大心事;二妹子,你可不知道呢,这些日子来我们真叫难过每一天都提心吊胆,疑神疑鬼的武备着,任什么事也不敢做,就生怕人力一旦分散,会吃仇家乘虚而入;各个击破;大家整日整月聚在一起,谁也走不开,也不敢走开,吃住全在此处;不说那等风惊鹤限、草木皆兵的紧张了、光是这大群人的花销,也着实够受的,简直是叫那仇忍把我们都封在“龙虎山庄’了,旧有的人不能散,新过的帮手来了便住下,唉,真是越来越沉累啊,等待的却就是这一天,好了姓价的终干找上门了,养兵千日,用在一时,只在一时.我们区非解决这段梁子不可,往后的辰光,能否过得安宁,便全在今天这一战啦,二妹,多劳资心环……”

“童大姐不必向我说这些,我们姐妹俩有交情,况且你也许了我好处,为财为义,我全推不得,而我的习惯你清楚,只要答应插手的事,便一定要办得干脆彻底,我不是个喜欢拖泥带水的儿”

连连点头,童梅忆道:“说得是呀,二站于,你的作风手段老姐姐我可比谁都明白,你的允诺,素是重如九鼎,你一来,就差不多等于我们稳操胜券了……”

方玲道:“不敢当。”

重海反抬头望了望天色;低声道:“老屠啊.准备朝楼愿继成颔首道:“我这就安排行动步获。”

当屠继成忙着在调兵遣将的时候,楼中梯级下稳坐着的仇忍也感觉出来敌人将要展开攻势了,因为外面柳荫下已经消失了屠继成与其带手们的踪影,也不再闻及谈话的声音,代之而起的,却是隐约的叱喝,短促的号令声,门或传来阵阵急奔中的脚步声;而无形中,空气也宛似凝冻了一般的僵硬与冷寂。

仇忍等待着,他知道:“人忠社”的对头们已经忍耐不下去了,他们被迫要先行动手。

在这种情势之下,先动手的一边,恐怕却要先遭到损失!

上面的楼梯间隙中,又倒着出现屈无忌的面孔,他轻轻的叫道:“仇老弟,情况如何?”

仇忍稍稍提高了嗓音道:“他们大概要进攻了;老哥。”

屈无忌的声音透着,“大开宰”之前的紧张与兴奋,他重重的道:“来得好,迟不如早,我这厢业已迫不及待了!”

目光凝视门外的动静,仇忍道:“老哥,我判项,他们的攻势一定会相当凶猛凌厉,他们可能尽挑好手来对付我们!”

冷冷一笑;屈无忌道:“管他好手劣手;一概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什么样的角色也都相同——横竖全乃肉做的,他!不怕挨刀,我!犹含糊什么?”

仇忍道:“老哥,不可毛躁轻敌,事事小心为上。”

屈无忌杀气腾腾的道:“你看着,老弟,我要不杀得他们人仰马国,浪奔东突,不杀得他们神哭鬼呼,血流成渠,祥就不是姓屈的所生所养一仇忍代道:“冷静点,冤有头,债有主,我们找正点子上.其他的人只要不为己甚我们也不必太过或手!”

双眼中煞光德阿,屈无忌咬着牙道:“这些日子来。受的肮脏气、忍的心中根,已是满盛满装的了,等的盼的即是这一天,老弟,这一天来到了,我!的仇辱便报个爽快,留个干净,对这些披着人皮的禽兽,根本不需国情”

叹了口气,仇忍缓缓的道:“我又何偿不是正盼着这一采,老哥,但我们却须把对象认清,我怕是杀开性于就有失天和了……”

屈无忌低沉的道:“这就要看他们是怎生个阵仗了,如若他们以多数少,一涌而上,明摆着要大吃小,众凌寡,我总不成只能挨刀?他们一旦并肩子上,我们也就说不得要追加招呼了!”

仇怨道:“且等着吧;这就快要晓得他们将是个什么降过了。”

沉默片刻,屈无忌道:“老弟,有件事我要提醒你!”

仇忍苦笑道:“可是嘉淇的事片屈无忌忧虑的道:“不错,如果待会血战一起;对你挥家的施教问题,你可要预先在心里存个底,有个主张。”

仇忍沉重的道:“我怕难了!”

屈无忌不安的道:“怎么会难?”

仇忍低下头,道:“双方一交刃,定然是个混乱又凄厉的场面,我怕一时脱不开身去救嘉用,再说,她如今被囚何处也不知道,对方已有了防备,现在要教她,成功的希望也就不大了。”

恨恨的。屈无忌道:“我们在这幢楼里,波娃岑的搁得太久了,要不是姓岑的校里添麻烦而致惊动了“八忠社’的人、说不定我们早已空出时间来把弟妹找着了,说来说去,这家伙实是罪魁祸首!”

仇忍哑的道:“算了,这也是时运……”

屈无忌不甘心的道:“其实你应该让老凌子排他的!”

仇忍轻温一声,道:“事情已经过去,老哥;何必再追悔呢?”

屈无忌道:“我是担心弟妹的问题;对方一开始攻扑,我们再召人“红白道’的弟兄,两边火拼一起,形势就乱了,在这种情况下;要搭救弟妹便相为困难,阮以一定预先有个主意才好!”

仇忍道:“现在来说,只有走一步算一步,又有什么十全十美的法子?老哥,我们尽力吧,假若万一……”

屈无忌急问道:“怎么样?”

幽幽一四,优忍痛苦的道:“也只能怨命,嘉因认了我也认了……”

屈无忌愤怒的道:“这是什么话?我们费了如诗心血,耗了恁大力气,受了这多煎熬,优迫;数着日子数到今天,怎能说‘认了’?不救出弟妹来我替不甘休,我哪怕是赔上这条老命也在所不计!”

:一仇怨的面庞歪扭了一下,他吸了口气,慢慢的道:“老哥,我不是儒于行动,我只是甘于结果,我们倾以全力,做到什么程度,也就不用迫使了?”

屈无忌用力握紧了拳,狠狠的道:“为了他们好,他们使该明白不能伤害弟妹”

;仇忍岔非这个问题,迅速的道:“老哥,你记住,当‘八息社’的人手攻入来和控们拼斗之际,以我的招呼为进退的依据,我们适时空围出去,以便与古上才、胡春来的弟兄们会会,千万不要各自为战,以免力量分散…一”

屈无忌道:“我晓得。”仇忍道:“别忘了转告老凌,我最怕他独行其是!”

“答应一声,屈无忌缩回头去;仇忍望着门外空荡寂静的景色;不由心中起伏如诗,幽郁越重。

、他何喀不争芳救出他的妻子?他怎么不为他妻子的处境担忧?非但是焦灼与忧虑而已,他的痛苦、他的委屈,他的伤感,更是局外人难以体会的,这不只是负担,更是煎煮,一种对精神灵纪、意志的煎被;他深爱他的妻子爱得不能休止,没有边际,都是他身体的一半.生命的一车,他不能失去她,但是,他却也不昧于现实,他要在国前的重重然危难情势里搭救他的妻,他亦深切明白成许有失的结果,他决定帮命而为;他也决定了要接受任何在尽力后所得的代价不论这代价是完美的抑是残缺的。

傻化与任仲占据着他的思级,他眼前似一片茫茫的照脆,爱妻的音容却隐现于那分蒙俄之中,隔得好远,却又像近在眼前。

直到一种突然的声响惊动了他。

那是物体或人体被空带风的疾速冲刺声.一条白影闪电股激射入门。

仇怨右手暴挥,彩光突映,一只银环飞旋而出;强劲的力道市始断裂空气,发出“噗”的一响,银环早已到了白影的面门之前!

哪知白影凌空瘁翻,其快无比;沿青光已穿过梯隙,直指额心!”

仇忍猛侧脸,扑颊的锐民忧同刀削:“刷”声掠过,“夺”的一煤探针人后面值极之中,犹在颤巍巍的抖动不停。

是一只七寸长、拇指粗、迈体育芒森森的淬毒“青蛇校一眼角一瞥之下,仇忍已跃出梯后,这时,刚好来得及扬手接回划过一度半孤转运的“认命国”:白影站住——是方玲,“雪浪子”。

高手相斗,不必座战之后才知对方技艺的强弱深浅、只需一招一式。甚至动作的略微闪掠,便可判定敌人的功力如何了。

现在,仇忍已经查觉遭遇到的对手是个强硬的人物。

同样的;方玲也体会到仇忍俊为的,深厚与老练;她很快的就明白,为什么‘人忠社’以下会对仇忍这般忌惮的原因了!

此刻,按上已传来一片激烈的打斗与叱喝声音!

显然的,另外有人自另一个位置攻上去了。

仇忍注视着方玲,方玲也注视着仇忍,俩人眼中的神色全是那样的冰寒及尖锐,两张面容上也是一样的冷酷同生硬门外,人影晃动,闪隐不定……

仇忍冷冷的道:“你就是那个低劣的伪装者?”

方玲毫无表情的道:“你也并不见得高明。”

踏上一步,仇忍平淡的道:“看样子,你是为‘八忠社’做帮凶的了?”

方玲阴寒的道:“这只是你单方面的说法。”

仇忍道:“你有一身好本领,但用在这里.未免可悲。”

方玲道:“可悲的只怕是你。”

目光一闪一闪,价忍道:“做‘八忠社’的急先锋,价钱一定很高?”

方玲古井不波的道:“怎么样?”

仇忍摇摇头,迢:“但做急先锋的结果,代价却须付得更高。”

方玲的冷的道:“你试试。”

仇忍耳闻接上拼斗叱吼声更为剧烈,乒乒乓乓乱成一团,间或夹杂着几声怒骂,显然双方的搏战越来越自热化了。

他静静的道:“我是要试试。”

方珍冷硬的道:“见识过一次了,没什么掠人之处。”

“认命自”便在这时来到了方玲头顶——握在仇忍手中。

方玲身形不动,双手飞挥,她不招架头顶的把式,手上的两把尺长匕首部暴刺仇忍胸膛,出势如电;仇忍原式不变,左手内把,缤纷的光华掣映,“叮当”

两响串成一声,方玲一对匕首业已被震荡开去!

chún角突的*挛一下;方玲十分勉强的往后疾退——这次遭遇,她已范了一着,落于下风!

仇忍突然飞旋,“认命图”带起溜溜穿回的彩光霞芒,其势强劲无匹,宛若流虹千道,冷焰万缕,逼得方玲连连退避,几乎被迫出门外!

现在这时;十余名黄壮大汉蜂拥而人,兵刃齐驱,凶狠的攻自仇怨。

他们也像是凑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替方砖缓冲压力的。

仇忍凌空模翻,双手暴挥,彩光流转中清脆的骨骼碎裂声扬起,带着口喷的乌血、碎自、断齿!

人的下巴突然碎裂之后,竟是这么个难看法,就便是远古丁把脸孔缩小了一半似的,幕张胜也因时变样走形,完全不似是原来的模样了这十名大汉便在脸孔的突然变形中各自打着应转住滚出去,那种痛苦的问由竟也像问喧回去了。

方玲一声不响.两柄匕首门联着寒光,在一片科额优动的幻影中飞卷过来,仇忍身形急速移动,双环日舞,又成又快的硬生生将方玲的九把三十三式在陡然间全部封了出去;于是,他在方玲的招架中摔而贴地闪进,一环断手上击方玲猛向后仰,双脚直职仇忍面门。

那只上击落空的银环,部就在这时“噗”一声疾泄向下,不偏不斜,刚好砸到方玲放出的脚踝上;就在这位“雪娘子”痛得问哼一声,身子急缩的一刹,门外人影飞掠,三个不速之客业已适时冲向仇忍!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