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51章

作者:柳残阳

冲进来的7个人;全是“鬼家帮”的家族“金限鬼”夏川、“碧眸鬼”夏山.以及满脸麻坑、形态丑恶村一千里鬼一简炎!

这7位名副其实的活鬼,又一现身.立时便将攻b为点聚向了仇忍.“碧眸鬼”夏山县形斜偏、反抡臂。七溜冷芒有如流虹一样暴射而出。”‘金眼电”县川d却摸地而进,于中一柄“双刃刀”猛斩仇忍双定j

凌空下来的是“千里克”简炎,他动作快速隼利、难以言喻,他的兵器是对“千菱锤”.两团斗大的银光随着身形泻落,并齐撞到!

伙忍手执两环.环面向外其疾如电也似的挥弹翻飞,但见绚丽又晶莹的光彩卷扬回旋,那七溜寒光——七只“倒勾梭”立时叮当碰到.而在仇忍挥动双环的一刹间.业已疾疾上拔,上是只换了寸许而已,‘金限电”夏川的锋利“双刃刀一,堪堪擦着他的靴底掠过。

简炎来自!:空,仇忍却不服也不看一卜,他套在右脚上的一枚“从命圈”,便突然”噗噗”一宗蹦射上去.由于往匕,硬砸敌人的下巴!

当简炎怒吼一声,抖学向后仰的瞬息,仇忍的两脚已“噎”的一记以足跟瑞实在夏川的刀刃上,“碧眸鬼”夏山碎然来近,一把半月斧便猛劈仇忍无灵!

手臂奋拾,价忍以左腕上戴着的一枚“从命囵”硬接夏山的一斧;金铁撞击声扬起的同时,兵刃被踏踩住了的夏川已暴叱一声,整个人身飞起,有如车轮一样摔向仇忍!

空闲着的右手就正在等待这一击仇忍的银环闪电般脱手射出,县川腾身挖掉倾以全力,再想躲避换式都已不容易了!

被震退两步的夏山晴状之下,骇然大叫道:“快闪!”

然而,来不及了。

“哇”的一声狂吼,夏川横扫过来的身体就像被一种什么无形的力道撞上一般,墓地硬生生朝相反的方向掷出,在他掷抛出的一到;可以看见一枚彩芒眨动的银环正有一半深嵌入他的头顶上;

此刻,先前那一枚攻击简炎的银环却在“嗡”“嗡”的吸抖声中,宛如生了翅膀的恶魔诅咒似的,闪晃不定的绕定的绕旋着飞向夏山!

身形急掠;简炎动作如风,狂悍至极的连串三十七锤猛放仇忍了。

白衫碎翻,仇忍突退,却在退后的瞬息里挑起足踏下的那柄“双刃对”,“削”的锐响着倒射问炎!

简炎尖吼着,左手猛抬,“呛”的一记震开射至的“双刃刀”,右手锤部掌直捣向仇忍胸膛。

仇忍奇怪的是不躲反迎——他猛力往上凑近,上以左脱护胸。

“干蒙锤’与仇怨右腕上“认命自”撞击,发出极其刺耳的摩擦声音,仇忍面色冷酷,手晚突抖,理在手上的那枚“认命自”已“噗噗”飞出,快得仿佛是自半空温摄而至的流光!简炎眸瞳中尽是用着缤纷的异彩,他立党不妙,身子往下急蹲,双锤拼命拦截——

等待着的也就是这一刻,仇忍气贯丹田,“噗”的张口,一股白茫茫的凝形气柱,便怒失般透空激射,力道是那样凶猛,以至非但掺进了简炎的小跑,撕裂了这位“千里克”的腹肉肛肠,更将他整个人抬了起来,手舞足蹈的送出了门外!

变化是这般快速,顷刻间生死回转,须更里主客易势,当夏山十分吃力的躲过那枚筷环的三度放由之后,他的两位伙计早已尸寒血凝了!

惊恐的往外连连倒退,夏山碧眸泛丝,流露着无比的畏惧,他胡岚的挥动着很月斧,声嘶力用的号刚遭:“来人哪……快来人哪……这里罩不住姓仇的了……”

此际……身子靠在门边,脸色惨白透育的方玲,不禁几乎歧啤了满嘴银牙,她的右脚踩业已被仇怨的“认个国”砸裂,就这片刻,整只足躁都已肿涨起来,那种刺心绞肠的痛苦,使得她汗如雨下,寸步难行!

但是,更令她觉得恼报愤怒的却是——“鬼家帮”这位“碧眸鬼”夏山却意摆出如此一副窝囊像来!

仇忍步步向前,平静的道:“不要叫嚷,夏山,拿出点多雄气概来,现在的局面报公平,何不就找个俩人以一对£一的玩玩叩分夏山丑怪的面也扯歪了,眼皮子也在往上吊,他恐怖的直着嗓子叫,声音几乎是在号用道:“快来人哪……什么人来帮我挡一挡呀……娘,娘哇,我这里挺不住了,姓仇狒这就要赶尽杀绝啦……”

摇摇头,仇忍悲们又不屑的道:“夏山,你们‘鬼家曲’,就是用这种‘气势’,这种‘本领’在江湖上为非作歹、助纣为虐的么?你不觉得惭愧!”

喉结不住的上下颤动,夏山的双颗肌肉*挛.那种求秒声,更加带着哭脏了!

“娘啊,我已危在旦夕了……姓仇的越通越紧啦……他永红了眼,要新我们‘鬼家帮’的者根,来人用,再迟就全完了……”

仇忍冷森的道:“此情此景,夏山,还是靠自己比较扎多,如果我是你,我就不叫,因为叫了也是白搭、除开丢人,便不到别的了。”

p很突兀的,就在门外两侧的死角里,摔然又有四名黄绍大汉章了出来,他们行动极快,才一出现,四柄厚背刃困狠狠努向仇忍。

仇忍只有左手上还剩一枚“认命目”,但他却没有使用,越的右掌兜空暴斩,随着他掌势的辉待,空气中立时响起到耳的呼啸声,无形的劲力如同漩涡船打着疾速的回转激荡反绞!

两响骨折声波晰传来,前面两个握刀劈刺的太慢,便如此怪异的将颈头扭曲到一个几乎不可能的角度,软塌塌的朴根,外面两个的刀锋尚未够上位置也同时有如自陀般技转滚司出甚远;

恍如闪电——方玲适时出手。

匕首的光芒冷似青竹丝的眸膜,炫映日于一刹,尖端罩住了仇忍全身上下十工处要容!

仇忍暴飞空中,环彩有如千百星辰的陨落,如此密集又强劲的往下泄喷,气微风税;

方玲只用单足支地,她狂旋急转,双匕首运民春吐,势猛招厉,她不与仇忍正面接触,突左忽右,瞬息上下,完全以游斗的方式来作缠战!

而夏山也突然大吼着冲了过来,好像一下子胆汁又补足了一样,拼命帮着方玲攻击仇忍。

楼上的格斗声仍然异常剧烈,金铁的碰撞,冲刺的风啸,愤怒的叫声、组合成一片暴戾又粗犷的音响,可以令人想象到双方火拼的惨厉。

仇息不清楚楼上的敌人劝是哪些角色;但却能以料到非等闲之辈,他不禁在心里赞美凌实与屈无忌,在这等辰光,他们仅已发挥了他们的力量,他们够使扎了,于强敌的强攻里,却全都守住阵脚,报记不退。

现在方玲业已显出疲态染了,她脸色起责。拜疣越急,电息声像公穷致她的胸脯,市单回的支持全身运动,也是加速她力不随心的困窘原因之一。

猛然间,仇忍抖手九十九环级卷夏山,有发惊弓之鸟的夏山情状之下慌忙退避,感月斧奋力这架,但是,仇忍却不是要对付他,仇忍在方玲的趋降闪刺里得起三步,手上的“认命圈”“呼”一声回撞,光彩如带巾,他又一口“长龙气”喷射,那白茫茫的柱形白气长射而出的俄倾,忧思手上的“认命团”摔飞暴击!

这一连串又狠又快又准的放势,不由使行动受制的方玲乱了手脚,她单脚弹撑,一双匕首翻飞旋回,竭力射闪。

仇忍的招式完全对着方玲的上盘放出,而他的目标却在敌人下盘,就在方玲仓皇急切的抵挡中而仇忍身形辞仆,购飞扫;不偏不斜,刚刚销到方玲申报的那只伤足上!

任是方玲号称“雪娘子”出了名的深沉自持,冷若冰这时挨了仇忍强有力的一脚,也不禁痛得尖叫出声,一江撞向墙壁,立时萎缩倒地!

方才射向方玲的银环,在一掠落空之后,借着陪纪的回旋之力不向前奔,反在空中盘绕一圈,方要尽下坠,已竣仇忍猛拍左手,用“归引力”吸回手上!

“碧眸克”夏山业已心胆俱裂,他问不吭声,转身便往门外奔逃。

仇忍冷厉的叱道:“哪里走!”

“噗妹”破空的声响大乱,仇忍手中的“认命因”已赶位夏山头顶前掠,却又在掠前的一刹“嗡”声倒射回来;&任刚如泣,夏山真仅见了鬼一样掉头又奔回校里,而仇忍便正好挟着雷霆万钧的掌力当头迎上!

县山的银月斧急挥猛砍,往一侧跃射,仇忍单掌纵横;掌影确飞穿舞,左手已适时接回绕转过来的那枚银环!

抢着微小的晚隙,夏山一个箭步便跃上了投梯。

他想奔到楼上。

“噗”的一声,一股凝形白气激射夏山背后。

几乎是连该带拥,夏山手忙脚乱的拼命往楼梯上跑。

于是,彩苦闷映!那枚银环又赶超了夏山头顶,飞射向前,就在夏山的一声骇叫里,银环以环面憧击上梯板,木屑飞溅中,银环以扣结的环底反弹,血花同脑浆便突然组成了红白两色的光影,夏山门围着,“唉隆隆隆”的打着滚倒堆下来——他的脑门上,正深嵌着那枚“认命目”的扣结两翼。

仇忍一一收回了他的四枚银环,然后,他过去检视卷曲在旧脚的方玲这位“雪娘子”业已晕死过去了,双目紧闭,鼻息微弱,汗水渗合著右额发根边泌去的丝丝血水!沾染得这张冷艳的面孔更形苍白与惟怀。

没有犹豫,仇忍开地伸手点我了方珍的“软麻穴”,他又拦合一抄,将方玲抱起,紧接着振吃大吼道:“庄重、屈无忌,突围出来!”

吼声未落,仇忍已倒跃而出,同时自怀中摸出一只待白白诉火箭,猛力向上空掷出。

一四轻松的“噗”“噗”声响起,火苗急速上升,在与空气的激烈摩擦中,磷火煤起了一条用在的焰国,好是青红色的光。

就在这时,有一蓬箭矢自四周尖啸着射到。

仇忍飞跃七丈,落地的一刹他举起了方玲软绵绵的身子,厉声大呼道:“这个女人落在我的手中,你们再要放箭,这女人便是一个现成的弓垛子,你们看明白了!”

他这一则,方玲又被高高举起,隐伏在暗处的“八忠社”弓箭手顿时便乱了,慌恐与騒动,一阵惊动不安的低呼声纷纷响起道:“不好;那是‘雪浪子’方玲啊!”

“天,连方玲也被姓仇的活抓了?”

“大家别放箭,姓仇的真会拿大姑娘做挡箭牌!”

“快亲告二当家的,这里出岔子了!”

“大当家他们尚未现身,不知樱上的情形是不是也这么槽……”

正在“八忠社”方面的惶惶不宁中,楼门里,度重与屈无忌二人仿若两头大鸟般翩然连袂飞去!

仇忍大声道:“这里!”

凌重同屈无忌立时掠到,满头大汗的屈无忌急切的问道:“老弟,你没受伤吧?”

摇摇头,仇忍道:“我好得很,你们呢?”

喘着气,屈无忌一边用衣袖扶汗,边道:“相当吃力,但幸而也没有挂彩,主要是楼上地方狭窄,切地局促倒帮阿不少忙,他们人多势大,却根于建筑格式的范围而施展不开,只那么一条通道,人再多也不管乌用户

仇忍它用的道:“我实在担心你们,怕你们两个支持不住——老哥,对方摸到楼上的都是些什么人物外

屈无忌低保的道:“喝。可全是他们的主力人物呢——‘八忠社’的大头子‘幻等’屠继成,‘鬼家帮’的那个凶婆子‘白发鬼母’童梅、“只碗鬼’李元德,还有一个又矮又壮,朝校里长得像块厚门板议的角色,这家伙手使一对‘大刀轮’,操悍阴紧,我看他的功夫主要擅长腾跃扑击,他一直都在想法回跌,但按上的空间都令他无法转开手脚,气得这象伙一直破口叫骂个不停……”

仇忍皱眉道:“这人会是准外

凌重突的嚷了起来道:“管他是谁,奶奶的,在楼顶那又紧又窄的所在他固然展不开手脚,我们还不是一样!这一下好了,大家正可找个宽敞地方狠拼一场,看着哪个强.哪个弱,叫他把本事拿出来蹦跳个够!”

屈无忌忙道:“凌兄可千万不要轻敌,据我观察,这使“大刀抢”的家伙功夫可是相当硬扎!”

哼了哼,凌重道:“我怕他啃了岛去外

仇忍将业已扶至尾下的方玲往上提了提,正想说什么,凌重的视线已投住在方玲身上,他直着眼,蹩不住了道:“喂,小子,我刚才一来就想问你,这娘们是谁?你抱得这么紧干啥?她总不会是你浑象吧!”

仇怨过:“不,当然不是,如果是就好了?”

目无忌也迷佣的道:“这个女人是什么来路!”

仇忍道:“‘人忠杜’的是手,一个武功十分高强的角色,我方才听到‘人忠祉,的人嚷嚷.才知道她竟认就是江湖上出了名又狠又专的普娘子’方玲,先前仅扭嘉轨担诱使我们出来的女人就是她!”

一把提着方玲被敌的长发,度重将方玲的头向上提起,端详着,田里忍不住“咦”“婪。称赞道:“久闻这婆娘艳如机车,冷若冰霜,乖乖,可真长得模样不赖;就算服前俭等狼狈像吧,却也相当叫人心痒……“

仇忍低声道:“老凌,不许轻薄。”

凌重松开提着方珍长发的手,望着那颀软软垂晃的美街头颅,吞了。唾液,巴盼的道:“嗯,小子,作抱着也不嫌沉?任累人的;交给我把,我来替你分劳……”

仇忍冷冷的道:“不必。”

个凌重忙道:“喂,你可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四,又想到岔事上去了,我可是香好意,纯是要帮你省力气……”

仇忍道:“留着你的好意吧,老凌,你的老宅病又犯了,这等光景,我奇怪你哪来的好兴致户

眼一瞪,凌重叫道:多真他娘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实帮你分担一点负系,又他致落了个牌——拉了算了,你抱着吧,抱紧点,荆州人抢了去!”

屈无忌笑道:“凌兄,完了眼前这挡子事,我请客,叫作抱个够!——”

一本正经的、凌重道:“笑话,我年高柏重,道貌岸较,岂是你这般寻花间柳的轻婬鲁汉可以比拟?你要胡言乱语,坏了我的名节!”

屈无高耸耸肩,转向仇忍道:“老弟,你信号发出去没有外

仇忍不待回答,仿佛是反应屈无忌的问形——一片高亢的、激昂的杀扶史则z声业已在悲壮的号角声中排山倒力似传来,用着响起的便是一阵惊俊杂乱的暄石同騒动,几乎将这两种震换又怖场的音响温在一起。人们在愤怒沉落时那种野性的拼战节奏区已展开。

一兵刃的撞击、弓弦的弹跳、疯狂的吼叫、粗国的喝骂、加杂着号爆、尖技、呻吟等音韵的组合,这千古不变的杀戈特质又侵袭进了人们的屈应中!

仇忍平静的道:“古上才他们来了。”

凌重兴奋的道:“这一下,‘八忠社’这些构提的三等言生可要结结实实尝一爱我们的手段啦!”

扭头望着杀扶声传来的方向,屈无忌道:“听声音,他们像是已经攻进来了,位置似是右边,老弟,我们得马上过去接应他们!”

凌重汪道:“那这边的一群王八羔子又由谁李阻拦?如果我们一过去,性屠的和那鬼婆娘等人便会咬着尾巴打后头跟上了来!”

略犹豫,屈无忌道:“不错。这就有点难了!”

瞪着尸体累累的楼门,凌重道:“奇怪,牲后纳他们怎么还不没出来卜我和老屈一进,他们原是卸尾伍在后面迫下楼的呀?”

仇忍低声道:“八成是在检点伤亡——他们赢不得先道你们,他们需要知道楼下死了些什么人,要看看还有没有留着口气可以救过来的……”

展无忌忙问道:“有没有死?”

摇摇头,仇忍道:“全死绝了!”

一拍手,凌重喝了声彩道:“好小子,有你的,都是那些角色!”

仇忍淡淡的道:“‘鬼家帮’的人——‘金限电’夏川、‘碧眸克’夏山、‘千里鬼’简炎,以及这一位‘雪娘子’方玲;依我看,方玲也是童梅邀来助拳的!”

屈无忌道:“杀得好;老弟,那简炎以前吃我砍了一刀;却不知是欣在哪条腿上?这次动手的时候是一条腿践还是两条腿跋叩

笑笑,仇忍道:“倒没有注意;但如今又有什么分别呢7不论他那两条腿是跤在那一条上,他却永远用不着了!”

就在仇忍刚刚说完话的当时,楼门里人影连闪。“幻着”屠继成、“白发鬼母”童梅、旧魂鬼”李元儒,以及一个又粗又矮、横若门板似的壮汉业已冲了出来!

四个人的四张面孔上全都带着极度悲愤,极度痛恨,又极度怨毒的表情,尤其是“白发鬼母”童梅与“啸魂克”李德两个,更是形容凄厉,神色激动疯狂!

突然,仇忍低声的道:“老哥且去接应上才他们,这里由我与老凌应付!”

迟疑着,屈无忌道:“这几个家伙形色不善,像是颇受刺说,考弟,只留你们俩人在此,恐怕周旋起来甚为吃力——他们全是一副拼命的架势呢!”

仇忍目光凝聚平静的道:“不要紧,老哥,你去吧,我与老凌可以应付得了。”

凌重也摩拳擦掌的道:“你快去帮右上才和把头他们一把,老屈,这里你放心,娘的皮,他们要拼命,谁又是吃素念佛的来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