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52章

作者:柳残阳

屈无忌只好点头,他匆忙的道:“那么我就过去了,你二位多小心。”

仇忍道:“我们会留意的!”

连连挥手,凌重道:“你可真是婆婆妈妈.快清吧,别管我们啦!”

当屈无忌纵身飞掠而去的一瞬,在那边的竹荫及假山晴影里;突然又有一片箭雨射向了他;这位“千管龙”凌空的身形急速翻滚,套在手!的“金龙头”与黑皮绞索交相挥舞,只见六七条人影尖号者抛乱,而那些手足挣扎、碰撞回转的人体尚未落地,屈无忌早已摇摇掠逝。

满脸通红;声髯怒张的屠继成,赌状之下更是气冲牛斗,咬牙切齿,他一挥手上的沉重‘仙人掌’,裂泉般狂吼:“截住那姓屈的混帐!”

“啸魂鬼”李文儒与那名横粗的汉子半声不呼,斜着们掠向前,企图避开仇忍和凌重.前往追截同无忌。

“呼”的侧移七步,凌重刚好堵住了李懦和那名壮汉的路,他皮笑肉不动的打了个哈哈:“伙计,慢点走,咱们这里的热闹还没完,你们就算心急,好歹也先乐上一阵再说!”

李文儒朝天的两只星点洞急促的吸着气,细眼怒眸,尖削的嘴已往上掀起似乎挂得住一只油瓶;他的那双短柄红缨枪交胞一封,声音嘶哑的大叫:“滚开,死者头子;你是想早点归位么?居然胆敢拦阻爷们的去路!”

嘿嘿一笑,凌重道:“你可是吓坏我了,小屈哥,我老人家正活腻味啦,来来来,我就等着你孙子来给我送终呢,

那粗横汉子暴厉的叱道:“凌重。你让不让路?”

怪眼一翻,凌重骂道:“去你娘的那条大腿,凭什么要老子让路了你自以为长得比旁人宽出一把就可以卖报?你找错山门了,拘操的!”

那粗模大汉神色突变,手上的一对斗大刀轮“懒”声撞击,火花四溅中,他瞑日大吼:“我活劈了你这老匹夫!”

“铁背刀”“刷”的横举,刀刃的寒芒闪耀眩目,凌重踏上一步,昂着头,吊着眉,冷兮兮的道:“怕你没这个本事,狗操的!”

“佩魂鬼”李文懦尖啸如泣,红缨枪翻抖,厉吼着;“ug你再狂!”

就在他慾动未动的一刹,仇忍已突然接近,进冷冷的道:“姓李的,你想逞强,火候还差了一大把,我们不妨试试,我不用“认命圈”,光以“雪娘子”的这副身架骨交待你就行!”

僵窒了一下,李文懦不由往后退了两步,十分迟疑的望向童梅,脸上是一种惊愕又无可奈何的神色。

其实童梅早已发现由地费了好大力气才请来的方玲业已被俘了,童梅的惶恐与震动更是难以言喻的,这片刻间,她就正在迅速思忖着该要用什么法子来应付眼前这个恶劣局面。

李文儒望着她,她只好先摆摆手,表情非常难堪的道二“就先饶他们多喘口气,让为娘的来处置。”

屠继成也勉强的道:“曲老弟、且缓一级再说。”

那个手执“大刀轮”的粗横壮汉,便正是屠继成重金礼聘前来助拳的“旋空新”曲龙——江湖黑道上素以狂狠出名的杀手!

曲龙双轮平分,慢慢的道:“全民部把子吩咐。”

这时,童梅扁了扁耶张血盆嘴,声如粮图册叫:“姓仇的,你把方玲掳着,打算干什么?假戏真做吗!我们先前用她乔装你的老婆,莫不成你就认定不放啦外

仇忍冷冷的道:“我不似你这样无聊!”

悻绿的怪睑突然扭曲;童梅大吼。“小兔息子,你敢骂我?”

凌重“呸”了一声,接上口道:“骂伽驾你算什么?

老虔婆,你就等着我们来利你的皮,分你的尸,把你身上的瞟肉一块一块割下来喂三八户

哇哇怪叫,童梅的齐腰白发无风拂动,绿眼透红,她把满口老牙磨得棋嗓有声,像要吃人似的尖吼:凌重,你这故不出人屁的老甲鱼,老不死,老杀手刀,你看老娘会如何来收拾你!”

冷笑一声,凌重轻松的道;旧墩子,你那点立应伎俩,吓唬他娘的去,想在我姓凌的面前卖弄,你可以是麻子照镜——自找你娘的难看j”

童梅气得浑身发抖,几乎鼓炸了肺;她嘴chún抽搐着道:“我放不过你的……凌重……我要把你零碎剁了……”

凌重大马金刀的道:“我等着,随你划道!”

“啸魂鬼!”李文儒恶毒的咆哮起来:“你配问我滚交手?

姓凌的老匹夫,光是我就露你侍候的了!”

眼珠子一碟,凌重歪着嘴道:“得了,我的真孙子,你更别在这里喘你娘的租气;先前在楼上,累得你拉下了一裤裆尿,也没见你啃!我老人家一根鸟毛去!”

“旋空斩”曲龙暴然的道:“不要嚣张,姓凌的,我由某人正等着机会怯怯你的分量!”

凌重“喷”了一声,道:“你‘白茶人’也一样不是块材料——亮出你的招牌来就吓着我了!别他娘在这里出丑卖乖啦!”

怒叫如号,童梅粗野的陪唱:“仇忍,我们少在嘴皮子上逞能,你给我把方玲交出来!”

仇忍生硬的道:“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

呆了呆,童梅嘶吼的道:“什么条件?”

目光冷锐如刃般投注自屠组成的那张赤脸上,仇忍的声音里流露着至极的怨恨与仇怨;他一字一顿的道:“我要用方珍来交换我的妻子!”

不待童梅回答,屠继成已愤怒的道:“你在做梦!”

仇忍寒酷的道:“屠继成,你作恶作够了,伤天害理的事也做多了,今天,便是你要遭到报应的时候;不只我个人的仇恨,我妻子的耻辱,还有更多受你禁毒鱼肉的无辜者,他们的血债如山,也将由我一并素取!”

屠继成汪笑一声。道:“仇忍,你还是先④你b已要紧;我看你目前的处境业已是难以周全,旁人的事,你管不了。

也没这个能力主管!”

眸瞳中闪漾着溜溜血光,仇忍但冷的道:“你可以睁着眼看——现在,你们同不同意交换外

房维成狰狞的道:“不要打这种如意算盘了,姓仇的,你以为我们会愚蠢到把如此重要的人质交出来!”

仇忍咬着牙道:“那不是人质,那只是一位在你们手中被糟蹋得奄奄一息的可怜女人。屠继成,你狠心胸肺。禽兽不如!”

凌重也双目喷火般大剧:“姓居的,你是个披着人皮的野种,你早该下十八层地狱片

阴沉的笑笑,屠继成不温不怨的道:“你们激我不动.这一套把戏我玩添了。”

仇怨重重的道:“姓居的;方玲的命你们不想要了?”

日继成神色急速变化了一下,他随即好沉的道:“除非你也不想要你挥家的命!”

仇怨切齿道:“屠继成,我的妻子落在你们手里,早已受尽折磨。生不如死,坦是,#却至少要替她捞个十足本利回来!”

白了自,国继成尚未及答话,苦梅已凑在他耳边道:“喂,老屠,这桩事情可不能冒失,待要好好琢磨琢堆……”

眉毛一紧,后继成提高了嗓门:“有什么好琢磨的?”

宣梅拉下脸来,不快的道:“人家方玲可是我邀请来的帮手,一旦阵上失风,我们总不能拍手旁观甚或任人宰割呀,大伙全是出来横的,多少也得讲点情份,如果她救性仇的撕掉了,我将来怎么朝外边交待?”

屠继成阴森森的道:“我们替她报仇也就是了!”

童梅冒火道:“话不是这样说,她是我出头请来的,在能救她时而不救,眼睁睁看着叫地挨刀,事后便是能替她报了仇,我也不好说话,何况,这在我“鬼家帮”的面面上讲,也是桩没有光彩的事!”

瞪圆了限,后继成怒道:“你的意思是什么?”

童梅低促的道:“我看,能交换就交换吧……”

图维成一下子变了脸,他咆哮道:“你是造出了?克经手,亏你还是老江湖,老行家,居然也会说出这种不切实际的幼稚话来广。

额上浮起了青筋,童梅也火躁的叫道:“老很有什么s$n’的?你别只顾到你的立场。我也一样要在道上混世面,我不管什么江湖道义,武林传规,但我总不能不考虑我的退路;方玲是我的面子请来的,如果她因而遭难我又未曾适时加以援手的话,将来传出去还有谁会帮我的场,助我的势;我还到哪里去闯江山。找财觑”

:国继成跺脚道:“鬼婆子’你是不知道这个难处——不,这不旦是难,更危险得很呀,姓仇的那个老婆万万不能与方玲交换!”

童梅吼道:“为什么不能?”

急忙着了对面的仇忍与凌重一眼,图维成拉着童梅往后退了一段医高,他放低了声音,却又噪又恨的道:“克婆子,我说你迷糊你还不服气?仇忍的浑家如今的情形体不是不知道,那种样子还能拿出来见人吗?再说,有她握在我们手里,至少对仇忍是个大威胁,必要时还可以借此仗恃着自保,她的重要性是何其要紧!方玲虽是你出面请来的,但上阵失手的是她自己;怨不得谁,我们也并不是不救她,而是在姓仇的这种条件下无法可数,再说官方玲和仇忍的老婆一比较,价值可就差得太多了,死一个方玲不算大不了,失掉了仇忍的老婆,我们还仗着什么来钳制仇忍?——

童梅的表情有些迟疑了,担却仍然放不大开:“说得是不错,可是我以后怎么去向人解释月

又凑近了点,屠继成道:“还用得着向谁去篇释?这里是我的庄子,左右全是我的人,只等把姓仇的与其同党一并消灭之后,使大功告成,我的手下不会出去宣扬,你也不提此事,方玲失手战死,怪她学艺不精,骨子里的原因,永远不会有人知道,大家晓得的,仅是表面上的事实,一个江湖人杀人与被杀乃是司空见惯的,我们更可以把责任完全推到姓仇的身上,不会有人多心起疑……”

童梅沉吟的着道:“但是……”

屠继成紧接着道:“眼前的场面,乃是你找共同的生死关头,大家的利害一致,目的一致,我要留人质在手上,为了我,何尝不是为了你?今天胜了,往后便是快活日子;今天若败了阵,我困难存,你也一样老命不保,仇忍的浑家对我们的重要性是毫无回异的;另外,你请7方玲来、许她的是多少报酬呀!”

童梅心意摇动的道:“你何必多此一间?钱是你答应出的,不是说好三千两金子么?”

嘿嘿笑了!屠继成眯着眼道:“如果她一死,这王于两金子我仍赔付,但却是付给你了,鬼婆子,你认为怎么样?”

童梅吸了口气,低沉的道:“我那三个战死的孩儿,可全都是为了你才挺的尸,老屠,你说吧,对他们的干报我怎么个从优抚恤法?”

屠继成知道童梅是趁机敲诈;担此刻他也只好装笑着道:“当然错待不了他们——鬼婆子。这样吧,除了原来的酬劳之外,我再依原价治列三成做为补偿如甸外

童梅摇摇头,打蛇随棍上。“五成。”

叹了口气,屠继成道:“好吧,五成就五成,我是吃几方的,鬼婆子,你却吃的是十六方,硬把我坑稳了……”

童梅狰狞的道:“去你的、老娘可是冒着将来征得的风险和你打商量,捞了这一系,以后不……”

:“‘还一系’以后及个别有役有得捞呢!”

屠继成干笑道:“那么,我们就一言为定了?不交换!”

童梅咧着大嘴点点头。“也只好依你了,为了我们的利害存亡,便顾不得这么多啦,方二妹子可不能怪我,不是我很,是她时运不济……”

于是,两个人又大步走了回来,仇忍注视着他们的表情,缓缓的问:“怎么样?决定了没有片

阴毒的一笑,屠继成道:“决定了,不交换!”

chún角连连抽动,仇忍道:“你们就眼睁睁的看着你们的同伙遭受杀戮而无动于衷?她与我无怨无仇,她的不幸也是为了你们才造成,一你们可以设法教她,但你们却不外

屠继成粗暴的道:“少来这一套,方玲阵上失风,是她时运不济,敌对双方一旦交锋,流血残命在所难免,又不是我们坑了她,怪得准来?我们是付出代价的,重赏之下,她也少不得要报效点什么才对,我们却不能在或劳之外再加条件!”

仇怨愤怒的道:“你们就不管她的死活?”

屠继成昂然的道:“姓仇的;你既如此关心地,何不发发慈悲;放她一马?却来保什么他人之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