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53章

作者:柳残阳

基地,后继成暴队道:“你说明白,你想怎么样?”

松一分芬注,那“八忠社”的首脑③道:“这要看我自己的意思来决定,屠准成,但至少我不会再和你们强在二条阵线上仍是可以断言的!”

级后继成气闻如心的咆哮:“重色如大甚,不该拍事,你要我何!如何向高解释你才相信我们的一番苦心?”

本方珍腑的落:喀心7mi那有这番苦伶,你们所有的只是一颗‘黑心’而已;因此,”我也根本不露会你俩的妇回;钱跃成一个人的本性是浪饰不了、乔担不来均,上其在涉及切爹利害的关系;更乃原形毕在!我对你们已经冷透了,寒造了,从现在开始,我们算一刀两队,如罔陌路……”

后继四愤怒的道:“张政馆里么?”

方玲创税的道:“造反?我造你们的叵?你们靓”

发后返张,后继成厉声道:“我不管你在打什么主意,方珍,只要信有一点征象显示担省外敌)抗作怪我们对你不讲交情旧迹!”

冷笑一声,方玲道:“早已没有交情同旧谊了,屠继成,对你来说,更加如此;童梅是一个贪婪的、自利的、寡义的女人,但你,却是一个邪恶又狠毒、残酷又暴戾、姦刁又龌龊的下等野兽!你们都没有人情、都没有人格、都没有人味、你比请你的同党任何一个犹要入木三分!”

那边;凌重大声喝彩:“骂得好,真个淋漓痛快之至!”

屠继成怒火激开,发档上指,他狂吼道:“你听着——方玲,你在我愿某人面前逞强卖很,还不够分量;我再最后警告你一次,你若有丝毫反助敌人的形迹,我便必定将你生剧了!”

方玲肃索的道:“我已说过、屠继成,我要怎么做必须由我自己来决定,谁也干涉不着,而你弄清楚,方玲江湖打滚十有三年,也并非被人唬着混过来的!”_

连眼珠子都泛了红,屠继成吼道:!牙,好。我就看你如何民示你的‘决定’!”

童梅犹惺惺作态的道二工妹子,这可不是指气的事啊,你别使小性子,总要三思而后行,我们对你仍抱着期望……”

方玲厌倦的道:“便不期望也罢,宣梅,你也不用再这么套亲近,这“二妹子”的称谓;免了,彼此都会觉得好过些。”

屠继成高叫道:“电婆子,少和她罗保!我看她能搞出什么花巧来?敬酒不吃吃罚酒,到时有她消受的!”

童梅病咕着道:“这一下可好了,偷鸡不着反蚀了把米

屠继成痛恨的道:“都是仇忍这厮使的诡计,他竟恁般阳奉狡猾,存心在离间分化我们;鬼婆子。我们必要令他付出惨重代价广:童梅也咬着牙道:“怎么狠便怎么做,老屠!”

这时——_

本来在前在那边的杀喊声浪,业已逐渐向这里移送,原本只闻得一阵阵的喧嚣吼叫声,騒乱扑去声,如今,却已可以看见人影的奔掠冲突,兵刃的闪耀寒亮了,甚至连鲜血的并诚,肢体的飞抛也隐约人眼。

黄在与红白两色披着的眼饰极易分辨,是哪一边的人手也就一目了然了:“八忠社”这方面的人多,但“红白道”的弟兄却个个用命,人人争先,在四周层层重重的敌阵里冲刺扑腾,悍不可挡。

双方的交刃,形式上是游动又陆时变化的——有的捉对儿厮杀,有的成群对拼,有的以多困少,有的以少抗多;只见人影穿掠夺走,或是追逐跃解,或是就地抱滚,进进退退,你来我往,却是全会了那两个字的意义。“凄厉”

显然,“红白这”那边的进展并不顺利,甚至称得上艰苦,但是,他们的进展虽然缓慢又吃力,却无可否认的仍是在推进之中;强势的“人急社”所中属,人数多出他们六七倍之众,抵抗相当坚强,不过已在慢慢后退,看样子,他们对于劣势却勇猛的来犯者也感到同样的压力了。

仇忍明白两军对阵的要决与奥妙,他知道这不光凭了人数;凭了力量;凭了表面上的优劣条件,更重要的,还在于一般士气,一片税势,一腔热血。一种有我无敌。同仇敌汽的心里;现在,“红b道“远具攻坚,面对强大的敌人,便正是凭借了这些个精神上的支持!

当然,这副情景局继成他们也看在眼里、相对的,那种至极的愤恨与仇怨便越发激烈高涨,他m不但是垠,不担是怒,更有股子谁也说不出来的惶恐!他们不曾料到,以他们如此强大的力量与众多的人手,在这连串的交锋中竟落了下风,这叫不甘,他是失酝而不甘与失额中。隐隐牵扯着幻灭的惊悸。

屠继成的一只眼睛里宛如在顶着火焰,他的回音也变得沙哑了:“鬼婆子,这里刚出了组说那边的场面也不对了,江仇的果然带得有帮手,看情形,万老二他们还怕挡不住……”

童梅咬薯牙道。”却只火箭一起空,我就知道姓仇的必是以此作信号召集他另外的们党。一点也不错,他们不只是来了一个人j姓化的好歹毒,他存了心耍来抢你的老南;带了道么些帮手来,是想新尽杀菌订户一

后继成愤然的道。‘没有这么容易的事,我们等着看吧——刚才屈无忌匆匆担开西就是要去做接应的,可根却未能离住他,仇忍和凌重两个因种,④我们种的廉于一往比一桩大,这是一对招羹引鬼的祸害,若不除去他们;我这口冤气使水难咽下!。,

童梅阴沉的道:“到如今为止、”你还没道什么大折损;但科佝孩儿却已死了三个,这也全是仇忍的杰作。也好,新止旧恨,我们一起结算!”

他们两个正低促的打着主意,仇忍业已感到时机要成勤了,仇忍一直没有动手的原因,使在于拖近时间,阻挡后继成、童梅等人前往支援“人忠社”的排沐、现在,他把将时间格到了同伴逼进庄中的程度,也有效的把后继成、童梅、李文儒、曲力这几个好手牵制住,而目前,就正是应该明论上阵的辰光了!

)在这两个目的的原则下,仇怨于此对持的僵局里,更得到了一极意外的收获。方珍;他并没有对方玲做什么,在信来说,只是饶恕了一个不需要加以杀殊的敌人而且,但是,他的举止,却在一种微妙的变化里获至最大的成果,他不仅减少了一个可虑的强敌,很可能又增加了一位四友,然项,这样的情势.却不犹不说是屠继成与童梅的帮助,虽然他们从头至尾的想法任全无此意。

凌重消份的犯了口二?小子,他们业已推进过来啦,你认为还要对持下去么?”

仇怨轻轻的道:“看戏的眼色,老凌,我们准备动手……”

点点头,凌重道:“虽说我们两个在这里干耗了一阵子,担也不是凭白耗着的,至少地怄几个团把子也一样问不了失,发挥不了力量!”

仇忍道:“我们在此与他们对持,主要的也就是为了牵制起组成几个人/一

凌重医眨眼,低笑近:“另外,$’一’也同他fo扯破脸啦,这不能不算是另外的收获,呵呵,小帐加一,有你的!”

一仇忍平赢的道。q包是屠继成和重用布了大忙!”

庭重晃着大腼线、道:“他们做梦也没摄到你会员古下来上这么——手,否则,要他们的命他们也不会现出原形来把方玲卖掉。老实说,在你再放那娘们的时候,别讲他们,连我也大吃一惊,以为你脑筋出了毛病剜——

也忍道:“罚r是不损杀她一地团已不徒用来作为我原先想象中的交易,伤害了她对我来说便毫无意义。”

凌重赞道i“不管怎么说,你这一手可真洲高明透顶;奥妙无双,行,小子,还是你行,我佩服你介

笑笑,仇忍道:“少给我戴高帽子。”

和田chún,凌匐而“下一步,小子,我们助该琢磨着怎生摆平这些妖魔鬼怪了,好后的像也流不住气啦!”

视线移了过去。仇忍低产值二”老镇,你把稳了,只怕马上就要‘卯,上广、

他的话才说完i守在s们的一“旋空斩可咄力已急里的叫了起来:“部把子,我们还在这里干熬着于什么?那边已经拼得鬼哭狼暖了;莫不成姐们成只站台春光景?”

—”“自魏鬼”李文懦也嚷进:“情形不对啦,拥些外来的田货在一步一步逼近过来了,我们再要不动,场面就更要变糟了合。

大吼一声,屠继成叫道:“冲过去!”

公虎一个苗作的便是“雄史环曲龙,他凌空技起,身形在空中猛第安居,一对眩目生寒的士大刀分门翩如电的登向仇忍!。。_,一仇忍站首不躲不推,他旁边角度重已蠢吼一声,。安作权陀螺还急转迎上,“铁刀青、纵带回飞,回南间b将曲龙石出三步;一凌重身形速问。刀飞刃流,光芒宛如手失齐射,匹练统问,又极又挂的卷落过去,二位狂笑若仙:“姓曲的,组忠社一千千爪牙里,红救你月河,老子倒要试试你,看你凭了什么?”

曲龙庆四*期,一忽上众?,劳友共右,阿妹带容决不用言,一而且每况攻拒之间一走多由空}陆,稍语既走。伤来摔去,一非但变化莫测,尤其凌厉无比。

一优勤,屠继成的“他人掌“早日罩向仇怨。

他们的行动配合得相当完满紧凑,当屠继成它与仇怨自平时,只白发里母*重历也加入了战月.一

“自魏克辛文畅亦用吉h她发出刺耳的镇啸声。在这田贝吉克注的各球星,他自背后夹攻凌重!”

双方六个人分成两组在厮杀,一组成三,但数目上却是不公平的,优忍与决宣,全是以一敌二。

住此间的仇恨积得力控,上手,俱是很斩据杀,本留余地的死斗/。

“但空新”由龙的动力异常注癌而老练。但更难应的却是他身法的怪异与心收的凶悍——他的动作不是平面相对的拼搏,而是既空居高临下在瞬息间做苦连串的门打。他出手快着表香,又猛烈狂厉,全是不要向的打法。

李文德虽然功力不若曲龙,却也再沉得紧,他在这双红绸短论上下达的国王旺久了_其使用出来便又想又顺,如社使指、再拥上他不时采晔果号。也足以找人心神,影响反应……

——于是,凌重韩感到颇为吃力了h他对付白龙,一可以稳住场面,甚至有取胜的信念,可是一加上李文倍、他就大大的分了心。进退攻拒之间便不似单打进斗那样的轻松了……

仇忍以7己!力技战屠纪成与章梅.质受压力之沉自核不意可随.租地经伤了这样险恶的以签敌众的场面,他就随遇而安,并不顾到有位之六大的成脱。他只是专心一意的拼斗着,_闲时在及寻任何可临的机会。以求在利那间克朝葡联……

坐在那里的方珍一张姣好冷枪的面庞山脚没有丝田表情,他围棋投二。好像是拍了一同美丽的面具才作,木然而僵硬,谁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谁也持不进蛇伊里在合算着什么……

在庄子的那一面,双方的火握更剧烈了,也复向这边接近了!不息多久,那场浩大的历乐就会延伸到这里,将大家一同卷入其中。

暴力的争战宛如一片汹涌的浪涛。卷到哪里巨吞没哪里,除非你及早进开,否则,便只有投入。

防白,他们都在准备投入。

“缺背刀”在挥霍闪拉中,凌重问目前飞如风,他一边里叫:“姓李的,我操你个祖奶奶,你不这样充哭狼嚎不行么!你丧了祖母啦?这么个姦睑才断法音。

曲大凌空暴旋,身馆旧鲇,十月轮一急斩模技。他粗悍的吼:“你等着挺尸吧,姓凌的!”

玻审他自重九十七刀连串反扬;大吼道:“就凭你介于李文儒双枪吞吐有如找信,他步步紧逼,“沙哑的周。

“老狗头,我要刺穿你全身十六个血……”

仇忍在放环流栏四河的形全里;一次又一欢穿掠于屠志成的“仙人拿”与童梅的“一指剑,间隙中。他沉着的叫:“老凌,你有问题么?”

刀猛刃流,凌重忙道:“放心,我还会有什么问题外

强起空中又暴世而下。仇忍的双环硬生生分别碰开后继成的“仙人掌”和童梅的窄剑,他大声道:“我向你建议,先除掉姓李的!”

凌重退同五步又飞跃向前,刀横带弦。优日如斗:“好,真个英雄所见略同!”

“一指剑”在童梅手上闪锅穿刺,突朋突现;他怪叫道:“刀杀的仇忍“克家帮’刨了你祖政啦?你口口声声对着我“鬼家带”的孩儿个使投!”

一仇忍环闪身腾、冷冷的道:“这是你们自己找的!”

“仙人掌”呼轰扫拳,声势威猛,屠继成田雳般喝叫:艾鬼婆子,你听他睛嚷嚷作什么?他们自身难保。危在旦夕,还能“除”掉销一个!。

定海疲过猛攻,尖叫道:“在这里,我就要叫仇忍替我的三个孩儿偿命且”

屠继成适时夹击。洪声道:“对,血海深化,岂朕不报!”

窄剑的刃住问回飞穿,竟将凄厉的叫:“孩子们显灵啊,看你们的老娘为你们报仇雪恨,血债血铃……”

一连连旋增,仇忍双环回飞,。狠烈的攻拉他平淡的:“世死胡人是现不得原形的。童梅,何况这些模死者又一个个都是邪恶好安之徒!”

童将同言之下,几乎把防也气作,她的一指剑”便在突然间幻化成一面用形的光弦。带着刺耳的破空导购。像一片流云似的罩落;

一生理知道童梅已在拼命,这是她轻易不由前剑上绝技.一睹含芳“他创成气”的至高修为,于是。仇忍没有设抗;一式一大问概,摔然技空七立有奇,却又在拔空的一刹自泄,双环挥民,暴取后继成!

。沉重盼搬入草”在展继成手中四扫狂*。动力呼啸里,他宛似要将仇忍砸成肉浆般毒狠狠的技迎上去.

,仇疆议是有心耍和屠组成拼么他不但不问,反而更加速抖落,身形仿佛流光一抹。突忽接近,厚实政双环急速弹换挑磕,又狠又快,彩芒点点,飞闪映组3k,一串密集的进击声里。屠组成连连后退,仇忍也液回了几个空心限公!。。”

如影随形般,童相适时掠至,”一指剑’吐射加矢。发出“噗”“唾”撕裂空气的事响,去势优同石火出现!

仇忍碎然街转,白抱柏已被员穿三处,而几乎狂风一时间,他猛张口,一股茫茫气在“噗”声团出,也扭着童用头皮擦过,拿起了一把散飘的白发!

粮阵激尖叫,一童梅的一指剑”上标如任蛇昂首。她被留至段的长发亦“呼”的一声飞起横扫,发丝根根笔直,宛如钢索绞般!一

大斜身,仇忍右腕上的“认命日”闪电投射出,一当童梅的白发贴着他胸前扫过的一刹,彩光推芒已来至童梅面ni,乏。”;——”

童梅自阵如针。七十五划成一串浴间,却创划落安九。未能截住那枚挟着无比快速奔到的银环,‘她怪叫合。批地区滚,其状狼狈不堪!

银环飞花般”的,声又折了一个科均为那么巧妙的回转到仇忍手上。

仇忍右晚接环,在腕上的另一校对认个目”句q忽都”用弹。暴胜又再补上来的身继成!。

屠继成赤髯箕张手p仙人车灯的银灰色光芒幻映成一片冲接的军第,然后家宏于幻一击来囵,一击仇忍,出式!

急,快不可言!

身形那样快的德队面起,仇忍在躲过敌人的如电一击之后,两脚料扫,又将任叫着的童梅遣返,在同一时间;屠准成的“仙人单闩已震上了飞至的银环!

纯钢的“仙人掌”敲在银环主,发出来的声音却不是清脆的一“呛唱”声.而是回抖的一“嗡”“闻”,记纪成才觉得不对。那枚明明被重力展飞的用环却在几次队动之下怪异至极的一沉断射——来势更形强劲!

大吃一惊。后继成慌忙挥拳汉费,在“当”的一记团去中,他手空立麻,不由自主的歪斜退后几步_一

银环弹回,仇忍正好一把捞住。

就在这时——

那边的战况已经起了变化,凌重在衡量情势之下,决定不再换战。波还以位招络式与敌排今i_

他等着曲龙的一次凌厉猛攻之后,将滚捆在半空的身形硬生生扭回。“钱有刀”门卫仿佛西天的速电一扶、突穿南出,曲龙而出,白龙“大刀抢”上下台震、同等仰身,而李文德也怪味着挥枪自后猛刺!

凌重夺激防刀锋事地一路,打出三泪光刀。上下确击对方的刀轮!中间一泪直曲龙心中。而身于突强倒飞,双回合欧扑上来的李文德!

一呛呛”两响班奇声响发在一经拼段的火花里,中间的那抹猫电掠过曲龙倒你的鼻彩而白龙双轮外创,凌重肩头上一块巴拿大的肉里与大田上同样大小的一块肉血淋淋的抛起;

几乎不分先后,李文德的汉松落实,另一枪却在读重的小腿肚上划过一堆深深的鸿沟。但是;李文德的得手,却付出了他不愿付的代价——就在他的右手枪划过凌重小田的一刹,:凌重的双脚也因上了他的四胜!。

骨*的碎裂声刺耳响起,李文德丑恶的面孔顿时歪曲,他的身子住后确仰,一日浓调的鲜血由杨老高,而他海导着,这却是他有生之年最后的一次四号了!

浑身血迹的凌重刀回如龙,又狠又疾的猛攻曲龙,一边狂笑:“娘的皮,姓李的这家伙之后我看他还能怎么个鬼叫法。曲龙,如今就部我们哥俩好生亲近啦……”

曲龙意力反攻,目鼓慾裂:“好个好习阴毒的老匹夫,我要一片一片的零剐了你!”

才,凌重刀起成雨、成云、成虹、成流矢,他厉烈的道:“我们试试看,狗操的,看谁能零别了谁!”

一切看在眼里的仇忍,不禁在急剧的进退攻柜中冷笑道:“童梅,真悲惨,‘史家帮’只有你一个人在称“孤’道“拿’了……”

童梅剑闪剑旋。施展得宛如狂风暴雨,她悲愤的号叫;“血债血候咱……我要你们通通死无葬身之地……”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