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54章

作者:柳残阳

仇忍突忽飘飞,瞬息去返;他一百三十一环狂罩屠继成,紧接着一百三十一环又卷童梅,坏影炫掠中,他冷森的道:“你何不再哭求你的‘孩子’们显灵?如今又多一个可以唬人的‘鬼’了!”

童梅剑挥急劲,连消带刺,她尖吼着:“我要你们偿负,要你的老婆偿命,要你世世代代不得安宁……”

一声不吭的屠继成碎然闪过,“仙人掌”狠扫猛卷,力遭澎湃如浪似涛,在“仙人掌”攻出的同时,他旅身三步.三枚“丹球”弹向仇忍!

仇忍双环暴翻,“当”“当”“当”三响串成一响,三枚“丹球”一起抛飞,但价忍却被震退两步.立时罩在那一片呼轰的“仙人掌”劲力中。

一侧,童梅悍野的逼人,“一指”泛起寒芒似雨,齐射仇忍。

这种情势,是逼上梁山,不拼也只有拼了。

光影与洪锐的力道交合,组成了一片死亡的激荡,仇忍贴地急现把身体的面积缩小到最窄的角度,而他双手淬挥,四环齐出——全是一洋的招式。“千秋一环”。前面两枚“认命因”刚在彩光一门之下暴射,后面两枚业已紧跟而上,其强劲很辣之处,的确令人难以想象!

“认命囵”的旋动是急速的,急速得只能看见烂丽的光华闪耀于一刹——却来不及分赞它的形状、它的位残、它的实质与虚芒的正确分划,环锋割裂空气,那种富锐的声响,直能听人肝肠!

屠继成狂吼如雷,双b突旺、一对纯钢“仙人掌”更是加速挥舞,同时整个躯体便在他这种倾以全力的努击中横飞而起!

童梅也深深见识过价忍这“千秋一环”的厉害,睹状之下,她抖散似一蓬风雨般的刃芒突然趋加迅速的往前推进,而在刃芒炫映的领臾间,剑锋一抹摔闪而出;怪蛇般批刺飞来的前后双环!

于是——

袭向屠继成的第一枚银环在那纵横赛只的“他人掌”飞舞中叮当弹跳,十余次撞击日于一瞬,正在往下坠落的代顷;第二次银环巴电掣般穿越过绵密的掌影,暴砸屠继成

方才立身之处。。

屠继成的“仙人掌”钢格,也在这时划到了仇忍右用!

童梅那突飞的剑刀一抹在不分先后的瞬息里挑飞了第

一枚银环,但当那抹刃芒反弹回来再次盛我第二枚康环落

空的时候,这第二枚银环已经突破童梅的剑雨,在急切的

金铁碰撞声里射向她的头部!

当然,童梅手中利剑,仍然以一蓬晶莹凌厉的矢两状的呢罩过去!一——

谁也没有看见——那装向后组成韵致二枚银环已在一击落空之下城外上弹。”

双方的劾作仅如电光石火,变化莫测;当人们的期仁追授及什么,而什么也就变化成事实了——

屠继成的“仙人掌”钢指猛的扎入伙忍右胸。但只是方才扎人表肌、在尚未深透入由的一刹,“泪青蛙弊自斜刺里飞到:“当”由一声重台便将这辆扎上仇忍路输“仙人掌”掌杆震出两尺,屠继成的怒吼还在喉头打转。他的右半“仙人掌”力道犹不及运足,那枚失空之后再度激弹的银环业已狠狠区上他横伸空中的左腿扭骨。

.一边.童梅虽然头铝得快极。身子转得够灵活,却仍被闪射而来的第二枚错环砸上了肩骨,在一声!卡使”骨碎碎响声中,童梅的!指剑”透进了仇忍的肩胶当中,在剑锋捧换技出又再调打仇怨咽暖的瞬息仇怨团已仰身斜该,但另一治青芒却始着童梅身出飞过,骇得她尖识宛若克则。又惊又想因采叙情e}i=at;_j;——;

仇忍毫不迟疑“唆”的一口“长龙飞”直射,童梅仓皇问避,头顶上”又是一错白发飘落于地i——

且然,屠组成的左拉胶骨受创极重——便不是联折,也一定碎裂了}他在沾边之际{一站没有站稳,却叫了一声李跪下来!一工’”一。

童梅尖叫道:“老房,有人在暗处帮着控化的繁许我们——、:,!,。

痛得红脸泛紫、满头大汗的屠继成,咬牙切齿的死瞪着坐在那边的方玲、痛恨会极的狂吼:“那是百只‘青蛙梭”,方玲的惯用暗器!”

绿胜歪曲着。童梅朝站着方珍厉号。*甘玲/陆这吃里保外,忘息负义的残人、姆妇、臭嫂子,你明上生毛了?居然敢帮着人家来对付我们?你不想活啦”

平静的坐着,方玲表情冷漠,语气更是冷漠:“我说过,我想怎么做。姜春我自己的心意,④讨。我已经明白表示过我要怎么做了……”

童梅怒吼:“莫娃子,你承认是你暗算我们t你承认你吃里爬外、要出卖朋友了?”

方玲不屑的道:“这不是‘暗算’,这则‘报恩’,这更不是“吃里爬外’,而是恶梦初醒,用辩敌典ig}3一说到朋友,我见时有你们这样无情无义、无心无肝的期友!”

屠继成赤着眼珠子大骂:“方玲,你不要面皮,你是看上姓价的长得似小d。白脸、一你想拿我们的性命,流我们的鲜血去讨好姓仇的,去向他表丑小……”

冷冷哼了哼,方玲道:“随你说吧,屠继成.我可以告诉你,我已决定不惜任何代价帮助仇忍他!ug帮到底,你们县法的时候还在后面。”

董海出其不宜的飞跃向前、左手挂挥。一在乌闪闪动针芒更有如一片黑网般罩何方玲头顶!

双手挂地,方玲平掠五步.她头也不回,单掌飞用,六道青光齐井暴射,去势急劲无比,童符怪叫着连国带跳,隆极的勉强躲过。

斜利里。三枚“丹球”恍同三记红霞,挟着千钧之力猛袭方玲!

仇怨便在这时凌空而下,他的双足宛如流星闪隐,突弹摔编、两枚“丹球”陀”的卜声便硬坠地。那第三枚“丹球”,却吃他“噗”的一日“长龙气”激增好高,差落向远处t’——

童梅大叫道:“好一对狼狈为姦的构男女……”

方玲间不吭声,一只“青蛇校”飞射量将,曹伯剑门如电,“当”声线击,“青蛇梭”是自开了,她自己却被震退一步!

这时,仇怨已经站在方玲身边。

苍白的面庞上第一次浮起一抹微笑——在方玲微笑的时候,她那张面庞看上去竟是如此的秀丽妩媚:“仇忍,多谢你了……”

拱棋手。价忍道:“不客气,倒是我该谢谢你才对。”

方玲的神色有些羞识的道:“现在我们才开始交朋友;希望为时未晚。”

仇忍平静的道:“并不晚,方玲,真的并不晚。”

目光在仇忍睑容上溜了一转,目光中的前意却含蛋着那等罕见的娇羞与温柔。方玲轻轻的道:“其实,我早该分断出善恶,认朗是非……同你这样的人为敌,不仅是一种愚昧,更是一种罪聆……”

化区忙过:“言重了。”

顿了供,他又歉疚的道:“方玲、但愿你足踝上的伤势不太严重。”

方玲柔柔的道:“没关系,就当我有限无球,不认人、不群人的惩罚好了……”

仇忍握握手,道:“你这么一说,我就更汗颜不安了……”

望了望对面气冲牛斗,严阵以待的屠继成与董海,方玲低级的道:“用他们这一对扶物交手。仇忍.千万要狠抹到底,只要你稍一犹豫,他们就会反噬你一口,而且;他们是不会有所慈悲的,那一口能咬进你的骨头……”

点点头.仇忍道:“我知道,我与屠继成的队忠社’及童梅的‘鬼家帮’,已有过多次阵上交锋的经验……”

方玲幽幽的道:“这两个人功力太商,仇怨,只怕还会有一问苦斗,刚才你美一点就和他们俩人同归于尽了,何苦?”

仇忍道。用他是通不得已。”

方玲道:“不值得的……”

笑笑,仇忍道:“我会记着你的忠告。”

方玲的视线射向逐渐来到近前的厮杀人群,又移向拼战已到疯狂程度的凌重和白龙,地低促的道:“仇忍,更激烈的的一场血雨腥风,就要罩过来了,你应该准备动手援

助你的朋友。”

仇忍镇定的道。0我马上就会行动!”

方玲绝望他的双手,道:“但,你的坏!”

双眸中的光芒闪耀,仇忍道:“有环无环,我一样可以

拼命!”

方玲眉地轻皱,她道i“你以‘认命自’驰名江猢,而你在这两对自儿上的本领也的确并世无双.为什么在此紧要的关头反而弃置不用呢?”

仇怨低声道:“不是我不用,环已出手,居纪成与童梅他们势必不肯害我格检,你要知道,在他们身负这很精湛武功的人物面前,若被抢回地下的兵器。实在是一往过分危险的事,将极易造成他们格闻机完的机会计

悄悄的,方玲道:*你忘了,还有我?”

仇忍一怔,、迫:“你什

微微d笑,方羚论k“不钴。我”

仇忍压着项门道:“休有什么妙宪叩——

方玲道。”我帮你捡回环回。仇怨,但你要给我留出空暇来。”

仇忍的反应极快,他道:“你是说,要我向他们立民攻击?”“

方玲悄声道:“越快越好,仇怨,时不我手了.而且,屡重的情形也很险恶,他弄不好,可能也会与曲龙玉石惧奖i——

仇怨场首道:“你说得对。”一

方玲又恢复了她一贯的冷漠:“那么你就要快——”

全神戒备中的田继成仅是再也忍不住了,他显改的吼叫:“他娘的一双好夫婬妇;两个无耻男女,居然在光天化日之7就这么不要脸的轻优起来(你们还算是江都上的角色么?简直下流卑鄙,畜牧不如——”,一

仇忍的来势巨接在周继成的这个“如”字的跳动上,他来得好快,只见白袍飞拂,一招打着旋转的掌影业已“噗嘈”的流泄到那屠继成头顶卜

,左手的“仙人掌”往地,屠继成身形暴起,右手的“仙人革阶斜着猛砸征扫。在凌空纵征的劲为中卷袭敌力.

仇怨双力排她,一十二个空心田斗翻出丈外,宣梅尖啸着连火带划有如一道红光报飞控!

税四中的仇怨两脚足裢。身子往后倒没,董海一剑刺空,国袋猛技,白发如带根统,一下子便卷住了仇忍腰际!

后继成大吼:“杀死他——”

但是,事情的发展却未能如了房组成的心思——仇怨在刹那间颀着童梅的白发往里称该;双掌如刃!塞拉对方后须!

仇怨顺着发报的方向往上一滚,童梅已知不妙。她剑现倒挥。同时拍须极发,而仇怨又借力据对,于是,童梅尖号如泣,一大把白发已连着一块血淋淋的头皮被硬生生断获下来!一

四枚“丹球”便在这对江砸仇怨!

一侧,同样有四只“青蛇校”奇准无比朗击中了那四枚“丹球”!

后组成几是目设管裂的狂叫着。“狗男女聆……”

白施民*,仇怨已跃四方玲身边道:仅玲钙然笑。

拉开双手,四枚田光烂灿。仅挥间超的“认命回”,赫然重叠于她那一只细腻白晰的柔美上!

迅速将四枚错环取过,他忍感激因道:“这一次多谢方玲玉姑娘……”

方玲温柔的道:“略尽棉薄而且是……”

仇忍尚未及答话,②组成已斗足匐路0模样极其滑稽可笑的退了过来、宣梅也形容狰狞如果般长掠而至!

但是,这一次,却更不能如他们的心愿了——

半空中人影连闪,前面那个是”冥增”万怯虫,他的一条“龙颌例句始”矗起往后日舞。同时嘶哑的大同:“头儿。形势险了,处仇的招来牲自过”做帮的……”

民在后面的那人却是“度动”右上才。古上才身形闪晃,“鱼效选匈”种困如电,穿刺吞吐,神色莫测,他一跟上,立时七十六剑再攻万怯虫……

回雳激吼喝,屠继成仰天长啸:“‘八忠社’的弟兄们,今天这里就是敌我不共存[的生死!界——”

一古上才创出似霞光万道,冷芒勇织,他冷厉的道。”嚎你娘的丧夫,哪个又要与你并在外

仍忍拔空而起,招呼着:“老古,总算会师了外一

一边狠烈攻拒,右上才大声道:“这是一定的结果——你这边情形如何?”

仇忍在说话的中间,已与由下向上迎战的愿结成对过三招十一式,他身形例斜。彩光在李助之间流灿生么又六十大林拍审议派的投已向童梅:中克家帮,。见到试一。

老电了!”

童梅咬牙慾碎,双目群点如针,她歪曲着一张任指,不要命的同仇忍死拼,“一指剑”用快山寨电弥天,锐风创厉中芒影飞旋,但仇忍却纷不科退,他来往历掠于童梅和屠继成俩人之间,暴攻猛扑,形如疯虎。

古上才叫道:“小子。你挂彩啦!”

双环弹理流转中,仇忍气壮声洪:“不要紧,姓居的和童梅更不讨好……”

九十九剑织网罩向万倍虫,古上才大笑道:“好小子,硬是有你的!”

斜身十九剑,古上才在寒过万倍虫绵密的一轮猛攻后,反身叉是二十一封由成一沉冷电激射而去。“老读同,你他娘怎的就和这么块横门板似的浓包扭住产。

浑身血迹的凌重刀挥刃脏,问增扑击,一边做着嗓门吼:,剧作要说风凉话,老干活剧了这构如养的给你看!”

“施空斩”,白龙忽上忽了,“大刀抢”挥霍新劈有如月天掠影,冰球率连,他泣声咆哮:“做你的情秋大梦,就凭你这老畜生。”

凌重贴地暴进.一百刀映成一百条流光经射;大闪身;又是一百刀分成一百个不同的方向罩落;

曲龙身形空腾空起转,吐月轮”左右齐样,上下们创;充刃冷寒4$h片施扶的光孤一团团重托,根迎而去!

这时,双方的战阵业已移到此处了。

一场混杀、一场血斗,便果真伪若怒涛段吞噬了四周的人!

屈无忌是以一敌二——他的对手乃是“人忠社”的首要人物产长铃迎卓秋与w毒去“骆轨”!但这两位一人忠壮”里坐第二第四两把支持的角色,虽是以二对一,却显镜并未占到丝毫上风。

“红白道”中除了无书以外的首席高手“肥头、田春泉。

此刻也同样的是以一敌二,他的两个目标:一是“八忠社”的老七“饱心”黎喜,另一位,却是那老面上文质彬彬的”魂爪”在宏!——

“魂爪”在宏的武功地之黎直要高上一筹z他那套在十指上伪金属勾爪,一经施展起来,便有如狮虎的利掌,不仅霸公更很毫无比,尤其此又心便如铁,行事冷酷。是一个极为难缠的强敌……”

to春泉永为“红白这”唯一的“龙手”。在技击之术!

的造诣自是无言可住,他修为沉原深实。反应敏锐快捷,亦是个不折不扣的便把子。而他看起来感淳本钢,实则精明老练,更有一种内组不妙露豪的倔强之气,如今面对强敌,虽是压力甚重,但他却真然不惧,一个或硬块银苏半步……

“红白道”的“鲸手”“死不回”屠诗言,却是与“闽生笔”朱慈杀了个难分难解;朱慧的一只大号铁笔神出鬼没,变化莫测,对他造成了极大威胁。但居诺言却强在他那种“死不回”的锐势上——他一向的习记。只要动了手,决国拼命的架势、勇往直前;一不间不退,完全是。同归于尽”、“玉石俱贺”。的打法。他不管对手的本领强弱,世不论对手是谁,总是过种只攻不守,悍不畏死的功架;因此。

朱系的艺业比!居诗言要高上几分,但在地这般锐势之下,也不由捉襟见肘十处处受制,空自洗了一肚皮怨气!

另一③“银手?曹议,力切的使是’“人忠社”敬回来座的老八“狼睑”赵奇了。曹议与赵奇前排战。却是势均力改,难分轩南;一而武家相持,最怕的任是这种情形,因为两个功力在伯仲之间的对手直岑,”如果没有外来白条的影响,使大多会形成两种给病——没久明着战后两败但伤,或是突发的险很急进里立劳死伤亡,但这两种结局,都是悲惨与市为南斗者所长直接受的!

“寒波双软”许被、甄端俩人。分别单打狼斗卜合自对改——许波的对手是个身长玉立。面国荣挺的年轻人,这年轻人右手主两大马刀,臾争是回国术宕,刀后文津,至为施展,本领后台箱当老练!”

和胡法交手的.也向样是位均这许商种家伙的年轻人.这位年轻人的干头比利许波拼战的那个为强,但二人眉宇神淡之间,却颇多里肖之处,显然,他们是有着血源的同胞兄弟!

不错,这两人,即是屠组成礼聘而来为他助拳的“紫凤山”“对后双杰”尤三逸,尤三英两兄弟。

五短身材,细眼四股的“‘桃豆’南光.别看他上属‘红白道’的‘星手’级人物,然面他那身武功之奇突怪异,”—商宜于‘打内道’‘芭手’之列,他使着一对短柄钢叉,与一个生了只大红酒精鼻子,。看上去,醉眼模松的六旬老头儿大拼若,那老头儿又挂又小,却*弄若一样奇怪的兵役卜一“大酒葫芦”;只是,他这只初葫芦却是生铁铸成,在葫芦头上通系连着一条细链,可服近身揭击,一也能脱手远区,。而他自的又这么人个子,又使用如此沉重的钦酒葫芦的。却动力强自,蠢不显得吃紧!

边人,也是履维成请求的帮手,在两月一带民有名头的者江波——“布他”冉博!——

现在一双方的激战更为白燕化了。也更加惨烈了,但是,却星现胶着枯萎,一时之间,革以明确的推断出结果来;仇忍与他的“红白道”伙伴固然是一步一步的攻进,却不可讳言的时展择缓而又艰辛。

五十名“讲自道”的弟兄,如今只剩下三十几名,其中&#挂彩时xu’nnt:’norw了真正以慕击众的和土精神,表现了江湖好汉的本色,、一十七勇往直前,b攻不退。即无比快与人海人晖占怵势的“人志批一所后狠拼。

元书说得对7w一他追回车的这五十名手下。是五十头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