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55章

作者:柳残阳

仇忍一面在狠命与屠继成、童梅二人拼搏,一边振吭高州:“‘红白过’的弟兄们大家听着,坐在地下负伤的那位姑娘是我们的人,千万不要弄错对象和她起了冲突

“他人掌”扫努挥展;屠组成红着一双眼辣子吼驾二“卑鄙龌妮的狗杂种;我看你怎么护得住姓方的这个残人!”

受梅疯狂的夹攻仇忍,一边狼爆般号叫:“不要胜的一对姦夫婬妇,大庭广众!间居然毫不避伟的呈现的丑态,丢死人成……”

不再多说;仇怨又以一轮在劲猛烈的攻击反卷西名难缠的对手。

在与“扶铃”卓环和“毒百“骆玖交战中的屈无忌,不禁有些迷们,他的“金龙头”与黑皮绞素变相佣飞中,凑近了凌重,一边,他高声问。“凌知——那‘雪浪子’方玲是怎么回事广,

费重正与曲龙拼搏得火暴剧烈,“缺背刀”闪射禅舞之下,急践的吼:“话长了……走掘,率完再说,你记住这胡子如今已是我们的朋友就得!”

两个人的问答方才停歇:“旋空斩”曲龙已斜跃六尺.暴翻而下,劫作快逾流光,“大刀轮”纵横削斩,宛似团团冰球交舞串连。

凌重灾窜碎回:“缺背刀”在于股冷电中飞泄曲龙.俩人一合即分,金铁撞击之声却渗合著四报的火星几乎震聋了人耳!

睁大了眼;凌重嘶哑的怪吼:“我操你个六舅,姓曲的龟孙王八蛋,你抽冷子暗算人是这等暗算法的?还亏得此号称‘旋空斩’,简直是我娘的要屎蛋!”

曲龙攻拒如风,粗便的叱喝:“你等着看你的人肉一块一块往上抛吧,老狗头!”

门腾回旋中的屈无忌大叫:“凌兄,我们对调……”

凌重猛斯猛砍,目沫飞溅:“不,老子非要亲手宰了这众人生养的杂种不可!”

穿掠千层山叠积般的“仙人掌”影中.仇忍双环暴沉,“叮当”两响砸开了童梅弹额而来的两招到式,他冷静的道:“老凌定下心来.不用急躁;姓曲的包是你的猎物!”

屠继成双臂挥动,“仙人掌”叉起猛绞,却又在一刹里横荡卷扬,他焦雷般吼喝:“你是稻草人救火——自身难保,仇忍,先打点你自家的后事吧!”

童梅急起强攻,厉声道:“老娘看你能支撑多久;小兔患于!”

就在这时,一格青虹斜袭童梅j

这位“鬼家帮”硕果仅存的“电母”身形抑移,创挥似电,“当”的一声,又将一枚“青蛙梭”挑飞,她气得眼睛都充了血。“方冷,方玲,你这又騒又臭的狐狸格,烂污货,你是疯了心,迷了魂啦?小婊子,你他娘的一个劲在抽我的后腿!”

屠继成切齿吼叫:“只要给我找着机会,任何一个机会,我便将这脑生反骨、背又奔信的钱人碎尸万段!”

坐在地下的方玲冷然相视,无动于衷的道:“屠继成,难得我们竟是一样的心思!”

仇忍在腾闪绕旋下双环彩波如虹,他深沉的道:“方玲,你务宜谨慎,我也会拼力相护!”

方玲回答仇忍的话时,却完全改换了一种表情,那么柔和,那么温婉、“你放心,仇忍,我至不济,自保的能耐还有——你也要留神别让这两头野兽伤害了你……”

两人言谈之间,充分流露出彼此的关怀与亲切,于是,屠继成和童梅的那股子怨恨及愤怒;也就更不在话下了。

过去不远,“肥头”胡春泉的那条纯钢连以钢环扣的沉重“三节根”及一柄平头铲刀,发挥了最大的惑力,根起如龙,刀出似练,震响声中,“魂风”左宏的动作已见吃力,“绝心”黎喜更是有些承受不住重模样,他们以二敌一,却已逐渐自扯平的形势中转落向下风!

人对人的了解,只在平时相处的环境里是未必能够体验尽然的,须要经过某种特殊情况下的来证方可做更进一步的认识——胡春泉现下的表现正是如此,仇忍他们只知道这位“肥头”的功力十分高强浑厚,但是,却未料到他的技艺居然精湛到此等地步,非仅猛辣凶悍,诡异超绝,而他的武功显示,竟不在他的流把子“豹头采一元直立下!

胡春泉的潜力可谓深厚得令人迷仍——他是越战越勇.越打越猛,在这场异常吃力的生死搏斗里,他才一上来访怫额为艰苦,可是,时间rt长,他的后劲绵绵不跑,精神更形抖拨,战意也一刻比一刻高昂;他像是地底的泉水,开口只那么大;但却完提无尽,宛似力量水不枯竭!

现在,左宏和超容就已吃尽苦头了;

屠诗言的身上挂了好几处的彩。但他却浑同不觉,伤处虽说并不严重,可也是反开向综”这位“死不回过的样子恍若受伤的并不是他,是别人的皮肉般,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亩只是一劲很拼他的对手*阎王笔”未想!

这种僵术与疯狂、这种麻痹与模然、已近乎可怕的程度,一屠待言好扭根本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根本不明白他自己的生命具有何等法义、只是捍往的攻击敌人。只进不退!

朱慈的功力地屠诗言要高上一筹。可是,他却畏惧了,恐怖了,多年江湖上的铁血生涯,在阴阳界上打短,风浪中浮沉,他却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人,只要不怕死了,你还能用什么去令他退去?

“虎色一曹议也真是一条鱼中之虎,他亦好像不抱生还的想法:死心眼的硬要与“狼脸”赵奇一同走上黄泉道一拖招招式式,全是两败俱伤,与敌偕亡的打法,又报又多,又绝又凶,完全是拉着敌人垫棺材底的架势,这锐气,却将赵奇的一张粮脸扭曲成狗头了。”

那边,“寒波双攻”许波虽好,与“刀后汉杰”九三逸。尤三英这两对的厮乐昌是正常——他们双方挂在极其慎重的周旋;全接着武家应有的习用及方式排战,没有谁在搞狂。也没有谁不把自己的老命当今看。地们彼此间皆想制服对方,但是,却俱小心,_谨慎交手刚烈,而方寸不乱。

再来就是“跳豆”薛光了。这位身属“红白道”“易手”级部功力高过“警手“红的怪异人物。确是一位技尖儿的硬把子;反应*敏捷.行动之快速,闪恨之隼利。把与他对称的“壶仙”冉一律界得团团乱转。头大如外;冉一搏虽技久走江湖,见多识广,临阵经验项为老到,但遇上了这么一位跷跳国浪。”出手如电的角色。却也伤透脑筋,进退之间,不仅捉襟见肘,那以原本丰睁议闭的怪论醉眼,妇今也表平瞪得宛如两枚个蛋了!

一面“红白道”的儿郎们土气高昂,斗志如虹。他们个个勇猛。人人剽悍人只知往前冲杀,不肯学步后退,刀刃寒凛,血肉相映,“人忠社”的桥属人国虽多,却气势不足,在“红白道”的弟兄冲刺之下.业已显出了后力不红的征兆!.

从眼前的形势推算,“八忠社“方面确是大大不利了,至少一他们已朝着拉败的边缘上移近!

“压倒”右上才罩着“八忠社”的第二位人物“冥粒”

万怯虫,万老二暗里早叫了天,。以他的能&来说,与古上才硬拼乃是不够的,何况古上才纯系一派“斩尽杀绝”的作风,动手出相,俱为历个。回环攻担,全分生死.万怯虫咬牙支撑,心惊胆四。如今,除了一身冷汗,就只剩哈气的份了!明眼人也要。外行也罢。都能看得出来——万怯虫业已是强经之未,若非专进出现、他恐怕就只过将这条老命卖上的唯一结果了!

但,奇迹在团里呢?

满头大汗的疗法虫一边常为抵抗,一边声嘶力竭的号叫:“头儿,头儿。再不设法扭转场既,我这厢就要承受不住啦……”

古上才身形日飞r“鱼效接到”用旋穿掠,寒光如电;忽准忽议处服困得不敬丝入味的道。媒体组的丧去吧;她万的}试试看还有哪个邪充孙教得了你回一

又急又气e损恐胡局组成;在斗足谢飓着倾力攻击仇忍,一面破口大骂:“没出息的东酉。万者强、你这简直是在出丑卖声,涣散军心,你他快的好歹也因咬紧牙关挺一艇呀,你还是个带头的。你这一叫,怎团再使孩地位稳住阵脚?万老二,“你休要过得我先用家法处置传。叮’:一万倍虫面青chún白,气喘如牛厥叫:“头儿,我也不是无中生今……夸大实情……你自己看吧……我们这个仗还打得下去么!一步一个月四)一手一个歪斜……”

屠继成的“仙人掌”讲命艺展,气拥如山:“不准再耽,侥③要把我活活气死?”

区梅一盼的应彻淋漓,她一边穿掠扑击于仇忍的双环流飞中,一边形同厉鬼很尖着喉咙叫:“万老二.你行行好,别在那里鸡毛子喊叫,你这不是在讨教兵,你是在扯我们的肛肠问……”

浪翻闪跃中,仇忍笑冷。“人之将死,其声也衷!”

“一指剑”飞舞卷刺,童梅大吼:“放你娘的屁!”

屠继成只用一只脚在闽跳.狂叫道:“姓仇的,我倒要看,谁会死在谁前面!”

仇忍一退又进;不屑的道:“你会看到的,屠继成,你姐对会看到的片

古上才几近戏虐的攻击着万倍虫,他一面用隼利快速的剑势圈合著敌人,一边讥诮的道:“姓万的,充一充英雄好汉,别‘歪’得叫我也失望,似你这样的敌手,委实令人提不起劲来,你是凭什么混到今天这种名头的?莫非就靠了你这股子装熊的德性?”

大吼一声,万怯虫像是被激起了一股凶劲;他突然挥不畏死的反攻古上才,“龙须倒勾鞭”卷扫呼啸里,他瞑目切齿的怪叫。一老子和你拼了卢

剑映冷芒,流灿纵横,古上才冷然道:“对,这还勉强透着点男人的味道。”

屠继成犹在叱喝:“万老二,你稳着点……”

就在屠继成叫声出口的一刹——

凌重尖宛如泣,整个身子往空中拳缩猛弹而起。他的对手“旋空斩”曲龙却正由空中泄落,俩人的势子俱皆急劲无比,在彼此接因而过的刹那,曲龙的“大刀轮”仿佛

排起了漫天飞沉的弧光冷月,旋舞交织,串连掣闪,晶莹

的光舞凝聚了各种映现于刹那的奇纳景象!

而凌重的“缺背刀”却宛若一蓬骤雨,一把冷税的火

焰,一层层纵深图展的寒电尖芒往外四散扩飞,他的周身

并饿着流灿强烈的有如一溜溜横空焰尾般的跳动光辉;以

至他的容颜五官被自己挥转的刀光映照得纤毫毕现,隐隐忧同全身透明!

世间事,有始有终,每当落幕的顷刻之前,便有着落息幕时所特有的那种韵味——凄凉、号厉、幻灭!现在,就是了。

他们显然都在豁以全力,做生死之一搏!

光影与光影瞬息杂起惨纹、金铁的碰击声便合著溅散的火花四场,一条手臂滴溜溜打着旋转抛起了好高,一个身体却拖着纠结钱瘦的肚踢飞跃出去老远,血,洒流得不值半文。

没有一声号叫;

凌重妨在那里,呆呆的,近乎茫然的凝视着他的左臂——他的那条左臂,已经齐肘削断,断落处的伤口平整由利,没有模糊的血肉,没有骨骼的突等,只是那么整齐的失去了一截,只见断口的部位肌肉卷编,日白而抖,血在一滴一滴往下淌。

表情有些奇异和征忡;凌重仪在研究这条手臂怎么失起的?他的样子并不十分痛苦,却有着太多的嗟叹与惆怅

立许外,四仰八叉的躺着曲龙那个粗模的身体,不,尸体,他由腹部至颈核,被豁开了一条长近两尺的可怕刀口,肚皮里的心肝五脏,几乎全挤泄出来朝见天光,拖散了一地;也有一截肠子贴秋在他自己的面孔上,而他的面孔却是扭曲的,*挛的;青得活蓝,整个变了原形,一双眼惊恐的凸夹着,嘴巴也歪扯向了一边……

曲龙的双手上,仍然紧握着他的两柄“大刀轮”,和他的身体一样,完全浸入那一大雅有如一汪小血池般的血泊里了。

这位“旋空斩”的血真多;像打破了一只巨大的酒瓮般淌流满地。

惊恐交加,目眺几裂的屈无忌立时奋攻卓骆玖,一边厉声大叫:“凌兄,凌见,快拿金创葯敷往伤口,你还站着发什么愣呀?”

喃喃的,凌重像在梦吃报呢吨二”拘娘养的,我看你再根不横?再狂不狂?你不是要零削老子的人肉么?老子就先要你的这条残余……老子看你还怎么个嘴使法?愣咬着根驴鸟当荒吹,凭你j能啃得了我一根汗毛?呸片

古上才对万怯虫一轮强势压制下,气没斗斗的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