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56章

作者:柳残阳

当然,以屠继成的功力来说,他是不会顾忌曹议的,但眼前的情势却大大不同于平常,也就不能单纯的只以本身技艺的高下来做为胜负之分的唯一条件了;屠继成的本颌强是不错,可惜气势上却衰竭了,大局的逆转、手下的惨重伤亡,在给予他心中极大的威胁,极重的压迫,令他的战志低落,精神优煌,就仿佛一面无形的黑网,将他束缚得有如坠进一个可怕的恶梦当中——那样恐怖凄厉的景象在四周打转,却是无能为力……

周继成的心情复杂.但无可置疑的愤怒和恐惧却拔了他忍受的端尖,他似乎恨不能裂天抓地.啸海拔山,他希望自己具有浩荡无匹的力量来消除他胸腔间的怨毒之气;然而,私下里,他却又渴盼能生翅飞返,脱离这一片血腥苦海!

幻念到底不是真实的,与真实的情况相差何止千万里?

曹议扑到了,屠继成只好奋力攻拒,感觉中颇为委曲。

不过,他这“委屈”的念头仅仅兴起一刹,胡春泉已紧接而来,等胡春泉也上了手,屠继成的反应就不只是“委曲”了,更加上强烈的震动——这位“肥头”攻势之凌厉霸道,实在出乎屠继成的意料!

不远处,古上才已蹲在他的老伙计凌重身边,古上才在替凌重上葯裹伤;凌重的一张面孔业已灰中泛蓝。双目中的光影也暗涩蒙肥但他却仍然不肯闭上嘴巴,一个劲还在与古上才嘈叨个不停……

淬然间,和童梅激战到最后关头的仇忍顺着童梅暴挥的“一指剑”刃锋翻滚,双脚飞增童梅面孔;

怪叫着,童梅丑脸激扬,九十九剑的光华凝映成一度扇形的弧面罩下,却在孤扇形的剑影凝映的一刹斜出半步,又一抹仿苦来自虚无的冷电,那样怪诞的突刺仇忍小腹!

弧扇形的剑势乃是虚拍,主要在抗敌耳目;分散心神.要命的则是这突出的一剑。

童梅业已搬出地压箱底的本事来了——“银河飞堕”c

当剑刃的光芒映入人目,锋端的破空家方才尖锐有似裂泉般响起!

正在空中腾闪的伙忍;在瞬息间做了最后的决定;他左肘贴腹,不退反近,猛然撞向童梅飞来的一剑,右手暴挥:“唉嗤”一响,却是两环齐出。

“干秋一环”展现了。

童梅的一指剑”发出刺耳的刮划声,在一溜火星的并溅下滑过价忍护腹的两枚“从命圈”,血光涌处,顺着价忍的前胸割开了一条半尺长的裂口,但是,她却只能缩头让过仇忍的第一只银环,那第二只银环使沉重的砸上了童梅面孔。

“唉味”一声,像是捣碎了一枚大柿子。

令人毛骨悚然的噪号着.童梅的面孔也立时血肉模糊,骨碎浆溢;她双手捂脸.就像一头垂死前疯狂挣扎的母猩猩一样,一路滴洒着血迹,东撞五步,西键七尺;一下盲目冲刺,一下朴地翻腾.身上染满了浓稠的鲜血,灰白的脑浆,她的如银长发也终结成一股一股的血辫子了……

当童梅在痛苦奔爬了片歇之后,这位“鬼家帮”的最后一人,终于像叹息一样吐出一口长气不得再动弹;轻拂着她的衣角,微微翻杨,她死亡后的模样颇不堪瞧,有如一只爬在那里的病蛤蟒,可惜也没有她的同路人能找到机会再将她姿态摆得端整一些了。

仇忍用袍油紧按着胸前的伤口,他很幸运,童梅的这一剑总算术曾切入内脏,但是,肌肉的翻裂;那种火炙般的抽搐与连着脉搏的跳动,依然痛得他汗下如雨,牙陷下届c

就在这时;一条身影狂号着飞上了半天——从那人挣扎翻滚的姿势来看,他凌空而起的这个动作显然不是出自他本身的意愿;而那人的身体方才滚了一个转,地下,一条怪吃也似的黑影已“劈啪”闪缠;卷住那人的腰间,猛的一抖抛出了五大多远,目标似是导经挥余卷入的朋友选定、那被抛出的仁兄便正好一头撞上了一株树干,头裂骨碎干的声音,刺耳得叫人不忍去听!

那个倒霉的家伙是“毒舌”骆玖。

挥余夺命的人是屈无忌。

如今,只剩下“妖铃”卓秋独抗屈无忌了,卓秋的艰苦险因乃是可想而知的——以二敌人,他fr!也仅能与号称“干臂龙”的屈无忌扯个平手;现在只由他个人抵抗屈无忌;则结果会是怎么回事,不言可喻了。

申铃如泣,宛似在招魂,也好像在替自己引渡。

黑皮绞索飞卷扫舞,仿佛子百条毒龙魔蚊漫空穿掠腾旋,而屈无忌的“金龙头”更是呼击闪掣,来去宛同驭风滚雪,挟有万钧之力,索飞龙舞,越发将他的敌人困得团团乱转,屡屡见险了……。

那边——

“壶仙”冉一搏在汗水治涝中似是打算孤注一掷了,他身影连旋,生铁铸就的酒葫芦翻飞扫荡.又急又猛.紧跟着“跳豆”薛光蹦跃的势子挥击造砸,半步不松;

摔然间,薛光在冉一周反手一击的顷刻,顺着那具沉重铁葫芦的尾劲余力;迅速咬牙以后臀接了一记,于是.“砰”的一声;他整个人全被震飞,然而,却在飞起的一刹倒翻三滚,猛沉急弹,手中短柄钢又暴闪,冉一周已怪叫着掉了个大马爬,铁酒葫芦甩出好远,他老人家的左大腿根上却明明白白的洞穿了三个窟窿六个限,血流如注!

薛光身形锁起九尺;一个侧旋飞落;短柄钢叉对着地下的冉一搏在胸便狠狠插下!

仇忍看得真切;立时喝叫:“薛光不小……”

声音入耳,薛光豪地以右手猛推自家左腕,钢又偏标,他也借势一个跟斗翻出——尖锐雪亮的又尖;只差分是便排进了冉一用的肉中!

走近几步,仇忍摇摇头,语声低沉。“放过他吧,他已老了……,

抹了把汗,薛光躬身道:“全凭仇大哥吩咐。”

说着,他身形微蹲突弹,几上几下,人同又合,滴滴溜溜扑向了“刀盾双杰”中的老大尤三选!

场中的战况业已形成一面倒的形势,胡春泉.曹议二人夹攻只剩一条腿还能使唤的屠继成,屈无忌以强烈无比的威力打得卓秋仓皇招架,连发可危;而“寒波双故”许波、甄瑞在加上了“跳豆”薛光的支援以后,立时便将缠斗不清的局面改变过来,马上占足了上风!

古上才在替凌重包裹好伤势之后,也并不闲着,他一挥手上的“鱼纹缕剑”,虎人群羊般扑进了“八忠社”那些尚在顽抗的一千人之中。

以古上才的武功来说,对付勺\忠社”这批多靠几斤蛮力.或者略识几招把式的粗汉,简直就像大人要孩子一样,不但轻松愉快,更且得心应手,宰杀起来如同破浪分水,只见人倒血溅,凡他经过之处,无不所向披靡!

仇忍先来到凌重身边;这一阵子;凌重的气色业已好

转了一点,到底阻住流血了,精神也不似方才那样的恍澳

晕沉;仇忍微弯下腰,沙哑的道:o老凌,感觉好受些了么?”

激牙一笑;凌重咧着嘴道:“喝,小子,你还真伯姓凌

的翘了辫子不成片

仇忍叹了d气。“也没见过你这样的浑人;受了这么重的伤,却仍在那里瞎充英雄,硬挺骨头,老凌,你是在拿着自己的老命开玩笑!”

凌重咽了口唾沫道:“别地娘在我面前扯蛋,姓凌的不是没见过这种阵仗,掉了一条胳膊死得了人?笑话,四肢全断光了活着喘了几十年气的还多着很呢;小子,我他奶奶这就是在告诉你,我是条汉子.不是平常只用嘴巴叱喝的,怎么着?现在你可是相信了呢?关圣人当年刮骨疗毒面不改色,今天我凌重也一样断臂能谈笑自若,便是还比不上关圣人,也相差不甚远了……”

仇忍苦笑着,伤感的道:“老凌,尽我这一生.只怕也补偿不了你这条损失掉的手臂……”

凌重瞪起一双医眼;冒火道:谁又叫你补偿我来着?”

面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仇忍道:“老凌……我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来向你表达我的心中的歉疚不安……为了我.你不只付出了友谊同力量,更使自己成了残废……老凌.你给我的太多,我能以报还你的却少得微不足道!”

神色一沉,凌重咬着牙道:“你这个混帐晕头的熊小子;你空生了双人眼,却把我凌重看成了什么人7替你出力卖命,我姓凌的可是指望你报答?我们有恁深的情感,有兄弟的道义,为朋友犹须两助插刀,更何况你我的这等厚渊源?娘的皮,仇忍小于,你甭再和我提这些浑话,要不,休怪我凌某人同你精睑!”

仇忍沉痛的道:“但我实在觉得难受,老凌……”

凌重悻悻的道:“少罗瞟了,小子,你再住这上面带一句话,我马上爬起来就走,从此不认识你这小里小气,晕头晕脑的半调子!

仇忍又是一声叹息,道:“好吧,我不再说就是……担你的手臂……”

凌重火躁的道:“别提我这条鸟的手臂,就当做是三八蛋丢掉的;娘的皮,我一条断臂,换那姓曲的一条命,还不够本么?你他娘这个帐也不会算,岂非愣头加愣!”

深深吸了口气,仇忍强笑道:“老凌;我不多说什么了,但我心中的感触与负愧,你走然能够体会……”

重重一呼,凌重道:“老子啥也不用体会;老于只知道这是应做的事,你说断了一条手臂,今天便是把命也赔上,皱皱眉,叫声冤的就不算是人生父母所养!”

仇忍凝视着自己这位豪气干云又情谊深挚比天的老友,不禁激动得目眶潮湿,微微颤抖起来。

凌重吃了一惊,忙道:“小于,你怎么啦?”

闭闭眼,仇忍道;”投什么,老凌,我很好.你却来担的那门子心事?操!”

仇忍柔声道:“看情形,这里的阵饮用不了多少久就可以结束了,我们胜算的希望极大,老凌,你可千万不要再冲动卖狠,否则伤口挣裂就会大量流血,那就麻烦了,好生歇息着,等一会再仔细包扎一万……”

凌重昂然道:“不用管我,又不是豆腐做的,就这么经不起折腾?他姐的,便再加三刀六洞,姓凌的一样承受得

起,面不改色!”

仇忍道:“那么;你歇着,我还得去帮他们一把。”

忽然,凌重道:“小子……”

仇忍回头,问道:“什么事外

凌重满眼的关怀之色;他低声道:“你光面着替我担些心事,你自己却也伤得很重;我看,你也就在这里呆着吧,大势已定,老古同肥头他们足可支措;不需你再去忙活了……”

仇忍缓缓的道:“不要紧,我还能支掩……”

凌重急切的道:“‘八忠社’损失惨重,已是强警立木;还用得着你再上去陪衬,小子,他们冰消瓦解就在目前;再也无皮可调了?”

盈眸的阴沉就有如两眶血漓合著泪,仇忍沙沙的道。

“不,你忘了还有屠继成?这个罪魁祸首,不共戴夫的伙人.只要他一息尚存。事情便不算完。我若不手刃此僚,就永远浦雪不了我的耻根,也无以告慰嘉来所受的非人折磨……”

沉默俄倾,凌重颔首道:“你说得也是。”

仇忍平静的道:“我过去了。”

凌重忙道:“小子,你自己也谨慎点,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别到了这等节骨眼下你又出了组漏,姓居的瓮中之学,飞不上天啦!”

点点头,仇忍道:“我懂得。”

凌重又叮咛着:一还有!能生林姓屠的最好生林.可别一家伙就要了他的命,那样未免太过便宜了这老狗才:逮住了姓屠的以后,交给我,我要叫这构姻的养的追尝十八层地狱的滋味再送他的终!”

仇忍道:“尽力试试看吧,但不敢说有把握,老凌,因兽之斗,不比一般;再说,屠继成自己又怎会不明白他如落在我们手中会是怎样一个下场?”

凌重咬牙道:“老子要活剥了他!”

拍拍凌重的肩头,仇忍走向那边血与刃正在交映的屠场。

古上才的“鱼纹楼剑”是明着纵横门掣,左手上的“医服短剑”却是电光石火般出没不定,倏现倏收。而不论是他的“鱼纹销剑”也好,“魔限短剑”亦罢,俱是刃不空出,挥间之下,必见血溅尸横!

就这一阵,业已叫他独力放平了三十余人;

现在“八忠社”方面的残余者早已呈现溃败!像,不但在往后退却;甚至连抵挡起来都是那样的涣散与快惧了。

“红白道”的弟兄伤亡颇重,如今几已损失过半,但他们却越形奋勇,就好像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