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57章

作者:柳残阳

带着些地萧索又落寞的表情,仇忍沉沉的道:“死了?”

屈无忌有些窘迫的道:“死了,脖子全扭断啦……”

用手背捂着额头走了过来,胡春泉咬牙切齿的道:“这野生杂种.打不死的程咬金,想不到凭他这等发发可危、强经之末的架势。居然胆敢发这样的狂癫,我操他六舅,今天我可真是流年不利,净遇着些心智丧没的疯子……”

仇忍低声道:“肥头,你伤得不轻……”

胡春泉忙道:“没什么,全是些皮肉浮伤,既未伤筋动骨,也没透腑人脏,看着血糊糊的有些吓人;其实啥事也没有……”

仇忍向一边的曹议道:“曹兄,你胸前的割伤严重么!”

牛高马大的曹议早用断裂的红白披肩裹住了胸膛,闻言之下,他咧咧那张大嘴;粗犷的道:“不关紧,价大哥,我这也是皮肉之伤,莫说只这六道也一样别想将我放倒!”

仇忍道:“好像很深!”

营议嘿嘿一笑,道:“仅有一道口子沾了骨.其他是全只割了点胸肉面已;仇大哥,你别替我担心,那由铃圈子除非缠上脖颈,否则,包管要不了我的命!”

胡春来痛恨不已的道:“沈大哥,刚入跺脚的是姓屠的逃之天天广;真他振气煞人又恨煞人、哪个逃掉都行,却偏偏m!姓居的漏了网!”

叹了口气,屈无忌赧然道:“为山地切.功亏一奋一唉.都是我的疏失,这个卓秋原是我的囊中物,我正打算再一加根将他率倒、准,他竟会横里来f这么一手,而这一手又居然如此火爆歹毒……”

胡春果直率义道:“找说屈见,你为什么不早早将姓旱的收拾下来?还留着他当猴不耍做啥?这下可好;叫姓卓的闯下这副烂什子,误了大事之外,又让我们如何收摊!

叫明卜打八赞的局面。抗出了这样一个人漏子,不是也太晃了么?’”

属无忌面红耳赤的道:“胡见不要误会.我怎会在能解决姓卓的时候而不解决地?老实说,到厂最后.卓秋固然已是处处受制.欧振乏力,但他却一点也不屈服,仍然豁命力搏、在这种情形之,我不得不防地iii暮之斗,临危反噬,因此我就越加小心.要找一个最适当的机会痛f辣手,可是谁知道他会发了这样的疯癫?我实是不及防范,才弄成了这等结果……”

“虎色”曹议也粗直的道:“肥头大哥,人家届大哥说得不错‘这是什么辰光了?如果到了能下手摆手那姓旱的时候.闯大哥怎会不下子!而且我也打服看得出来.姓草的迟早要是败是不错,却也不会败得太容易.他会在打算去拖对手的岗了;屈大哥断不会含糊同姓卓的拼命,可是人家回大哥明明可以不用拼命就摆手姓卓的;又何须命垫上?天下有这等样的赔本生意经吗?所以,肥头大哥,是你说得离了谱啦!”

猪泪眼一瞪,胡春泉悻悻的道:“娘的皮.曹议,我只不过有话直说,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你少地奶奶的这里八五八六,翘着舌头学灵巧.倒叫屈兄以为我在发熊了……

屈无忌淡然一笑道:“胡已指责得也对,干不是乃我的不是?我应该及时制止住姓卓的行动……”

胡春泉急道:“唉唉。屈兄,屈老哥,我只是说说而且,你可千万别当真,你知道,我自来一根肠子通到底.讲话不惯得拐弯抹角……”

屈无忌笑道:“胡弟宽怀,姓屈的岂是如此量狭度窄,好歹不识之徒?”

仇忍平静的道:“大家不用在这个问题上有所争议了,我们谁也没有流失之处,以这样的大混战,任是哪一个也不敢断言准可以控制局面,掌握变异;何况我们的对手惧非泛泛之辈!两军交刃;情势逆转往往难以捉摸;我们都是百战之土,理该明白如此段的意外是不易防止的!”

曹议首先应合:“翁大哥说得对!”

胡春泉也赶紧道:“我举双手赞同。”

又叹了口气.屈无忌道:“但是,我却总觉于心有愧,难释其咎……”

仇忍缓缓的道:“老哥,别这样说,没有人会派你的不是,因为实际上你也没有不是之处。”

胡春泉忍着脸上伤口的扯痛,挤出一层血糊糊的笑容;“可不是么?屈兄,没有人派你的不是呀,哪一个胆敢胡言乱语,我‘肥头’第一个便饶地不过,奶奶的……”

屈无忌低沉的道:“坦屠继成又怎么办?他已逃掉了回@回@@村罗田

胡春泉忙道:“我们去追,这老小子读了一只脚,力气又不足,谅他逃不到哪里!”

点点头.曹议道:“对,我们去追,很有可能把这罪魁祸首擒住!”

游目四顾,仇忍忧虑的道:“屠继成老好巨滑.阴刁无比,尤其在此性命交关的时刻。只伯地就更狭猪难以捉摸了……我看找到他的希望不久……”

屈无忌忙道:“老弟,听我说一句——试,总比不试好!”

仇忍默然,他注视着业已显散溃败的“八忠社’”阵营——如今.“八忠社”方面的人马,除了尚有十来个负伤顽抗的倔强分子外,其余的早已死了死,伤的伤,奔逃一空了,现下,已是绝对的胜算在握!

人影闲自一侧,古上才浑身血染造衣的到,他甫一落地;立时杀气腾腾的道:“小于,我在哪边看见姓屠的逃掉了,你们还不赶快追上去,却全在这里发的哪门子愣?”

胡春来忙道:“哦的古哥,我们就正在商议怎么个追赶法,方才姓屠的脚底太滑,溜得过快,可恨卓秋那厮又横加阻拦,使我们失去了即时截杀屠继成的机会……”

猛一跺脚,古上才怪加:“追上去就给了,还‘商议’个鸟?这里大势已定,我们稳操胜券;却怎能在一番血战之后放走了那个头一号杀胚!”

屈无忌轻声道:“古兄,大家都负了伤,只除了我。”

古上才急切的道:“我是囫囵的,连根汗毛也没掉,老屈,走.我们俩人快追上去;说不定还来得及!”

望向优忍,屈无忌道:“老弟,你看——?”

仇忍点6头,仇忍没说话。

一拉屈无忌,古上才吼道:“还你看我看你个啥劲?再看下去性屠早逃到南天门了,老屈,走啦!”

吼叫着,古上才与屈无忌双双腾掠而起;几次起落;即已踪影不见。

约模是脸上的伤势痛得厉害,胡春来连说话的声音,也是木木的,带着些儿僵僵混混的:“呕,我说仇老大,我们来个速战速决吧?一窝风冲上去,把那几个犹在不知死活挺着睛克人的王人羔子摆平,一了百了;省得麻沙……”

仇忍摇头道:“不,你与曹议兄全歇着。”

胡春泉忙道:“歇着?什么歇着?我们怎能歇着!”

价忍造:“你二位却受了伤,不宜再使伤d破裂,剩下的兵,由我来打发。”

又犯了牛性子,胡春泉拗执的道:“笑话,我们受了伤,你又何尝没有受伤?而且你的伤比我们更要来得严重,你能上扬子,我n欺不能?”

仇忍慢慢的道:“因为,这主要是为了我的事。”

胡春泉睁圆了眼,一气鼓鼓的道:“你的事也是我们的事片

曾议跟着道:“要不,我们来此却是干啥吃的?”

移动脚步,仇忍无奈的道:“好吧,但请二位依照我的活做!”

捂着嘴呵呵笑了,胡春泉道:“真是多此一说,仇大哥;从头至尾,我们几曾不依照你的吩咐指示行事来!又不是吃了狠心豹子胆,便敢违抗你的命令,也抗不过我们当家的那条如山铁杆哪……”

连连点点头,曹议道:“可不是,可不是……”

三个人来到“寒波双故”许波、扭瑞、“跳豆”薛光。

与“蒙凤山”“刀质双杰”尤三逸、尤三英等尘战的场边,这时,四周早已围拢十余名掠阵的“红白道”的弟兄,其他十余名兄弟则就自行展开了清理战民查点死亡,救助伤残同伙的工作;凌重受创不轻,却坐在那边人模人样的指挥吼喝着——这位“邪刀”,可真是个不甘寂寞的人物。

现在;他们的这一组排战着,也是整场血刃相交中的最后一组,其他各处的搏杀,全已结束了,幻灭了……’”

仇忍,胡春泉、曹议仁人一到,胡春来已拉刀嗓门大喝:“通通去帮着清点救助受伤的伙计们去,围在这里看什么把脚一此地不用你们费心,有我几个在足够了!”

眼珠子一转,他又冲着曹议道:“对了,你这条四只爪子的鱼也去调度调度,安排安排,别凑着挤热闹,这片马庄子也仔细给我周查一下,有什么可疑的得眼的人或物,一律吹了毁了,寸草不留!”

曹议不敢违令,却不大甘愿的道:“非我去不行么?肥头大哥,这里不正在火头上呢……”

脸一板,胡春泉气势汹汹的道:“老曹;他奶奶的、妨可要我背诵一追我们‘红白道’‘敌前抚今’的这一条禁律是个什么内容给你们听听?

曹议纷讪的道:“我去就是,你又何必年着家法来压人?”

降了哼,胡春泉咧项大的道:“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天生的钱骨头——还有,老曹,千万记着往寻仇大哥的夫人为首务之急,第一要紧!”

曹议颔首道:“不错,这倒是我是乐意的事片

当曹议领着周道十余名手下离开之后,胡春泉向种色捐郁的仇忍霎霎服,丑表功道:“怎么样?仇大哥,我回头可是目虑周详,颇得君心吧,呵呵.我已下令他们立即倾去接找大摆下落啦,想必也在这片破庄子给……”

;仇忍虑虑的道!ug怕不是他们容易找得到的……”

胡春来信心十足的道:“不,仇大哥,只要是在这片庄子里,就一定可以找到,‘八忠社’的真孙子们又不会给大自贴上隐身咒,岂有寻不出来的道理户

回头望了一眼依坐在一株柳树下的“雪浪子”方玲,仇怨废旧的道:“或许有个人可以带上我们的忙……”

胡春泉也回头看了看,茫然间:“谁?”

仇忍恍若未闻.他像在自言自语:“希望还来得及,希里因准成没有在边走*用寻田加害了克还……”

只听到了一部分,胡春泉猛的队将起来:“不好,仇大哥,一言惊醒梦中人——姓居的可真是说不准在逃走之前会拿着大经出气哪,我们挂赶快先他一步找着大理!”

吓了口气,仇忍苦笑道:“这也是个,肥头,就看我夫妻有没有重聚的缘份了……但愿率增还不算晚,仍不得及在后组成向地下毒手之前教她出来。”

胡春泉隐得血汗尚胜,五花一团:“那就决,就得快呀,不能再延宕啦,一时一刻也不能再征者吃,仇大哥,你方才说有个人可以诏上我们的忙,那个人是谁呀?我们赶紧找他求带自,事不宜迟啦?”

看了看场中业已接近尾声的拼斗,责任心使仇怨不担就此离去,却也有些焦躁的道:“‘繁凤山’这尤家两兄弟兵是死心眼,不识财务,他们兄弟如今既不降服,亦不运走,保这样死拼下去又能获得什么?又能达到何等目的?为了一个不值卖命的人去买命,不但总味,更是可怜!”

胡春来焦迫的道:“仇大哥,这里的事你就甭管了.由我来处理,保准使你满意,你先去找那个可以帮忙的朋友救出大娘来再说可!”

犹您着,仇忍道:“肥头,弟兄们为了我在火排血战,我就有义务要尽可能的维护他们的安全,协助他们共御危难,如今恶斗末已,我怎能先行会导他们只回云开口一“妻子___.*王立m.补农民出了?仇大开

胡春泉急得口泳两国:一大还为,工z记兀!‘”‘”

你却还顾着这些个闲担?我们来此排命,目的就是为了要数大娘出险呀,眼前的事是鸡毛蒜皮,那比得上让出大娘重要?再说,还有我在这里担待,不会有纪四的……“

仇忍一咬牙,道;”我的位思,还是把这里的事了胜清楚再说!”

胡春来急吼吼的道:“仇大哥,不必……”

打断了他的话,仇忍活还适:“我要求个心安,肥头!”

突还怪叫一声,胡春来倒流入场,纯三节棍”哗啦啦”访飞,口中裂帛汉大吼:“尤家兄弟,你们是因是进?”

尤三八尤三英兄弟二人刀盾并展,浴血苦战,却仅不吭声。

身形江长,三节根召扫如龙,胡春来再叫;”娘的皮,你们可真基死在这里?”

尤家兄弟二人彼此掩护。互为照应,大马刀自*人似密雪兜风,统回,木后族腾,竭力抗衡;俩人身上全叫汗血湿透,但仍不作声。

事地——

胡春是滚地扑上,三节棍由下兜起,棍影层在,交织如同,尤家兄弟被这分跃,胡春泉单足暴律,左手手头铲刀摔现,北三边已间呼一声,猛一个扭斗栽倒——左腿脚筋已被削队;

悲叹惨厉,尤三英眉飞砸胡春泉背省,却被凌空跃下的“跳豆”薛光双脚取桂回,他的大马刀“霍”然斜斩,又吃员瑞的“田头刀”用力跌落,几乎在同一时间;许波的“虎头约”仅进了尤三英的大田,“分水利”刚猛的透入了他的肩骨!

尤家兄弟滚身倒地的一刹,胡春来已弹起六尺,右棍左刀,猛向这兄弟二人罩了下去!

仇忍及时低叱。“肥头,住手!”

好个了得的“见头”声音入耳,反应之决无与伦比,他全身暴缩,杨刀齐扬,人在空中,一个跟斗倒路至仇忍身边。

就有那么迅速,俄顺河,尤家兄弟业已浑身止污;却不甘示服的在挣扎中被“寒波双咬”许波、甄消、“跳豆”

薛光等三个人用细牛皮筋相了个四马钻蹄,结结实实;

呵呵一笑,胡春泉喘着气道:“够快吧?仇大哥。”

仇忍颔首道:“有你的,肥头。”

胡春来伸手拣了一把血同汗,又急切的道:“仇大哥,快去找那个可以帮忙拉出大娘的朋友啊,不能再迟啦,动今你该没有什么于心难安的问题了吧外

一回身,仇忍道:“跟我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