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59章

作者:柳残阳

仇忍的来势要比胡春泉快上一步;他整个人凌空弹起;例肩谨闭,只听得“哗啦啦”一声震原裂响扬起,一自单面枕木门业已散折并飞,前面的那间于客堂中,一条人影仓皇自富退后——这小子必是一直隐伏宫后往外窥视动静——一张控脸,已经吓得白里泛青!

身形暴款,仇忍双脚闪飞,“噗”“噗”两响,那位仁兄前后挨了两记重院,打了个转,背靠着墙,就耶样一滩烂泥般软倒于地。

这时——

后面传来窗户的碎裂声与胡春泉慰怒的吼叫,紧接着,一个满脸横肉;身体魁梧的大胡子从内室门里慌忙奔出!

仇忍非常冷静的往中一拦;漠然开d:“站住。”

那大胡子一见仇忍,神色骤变,他似是想硬冲十却在略一犹豫之下往后急退,手上的一柄“鬼头刀”横脚戒备。

喘息急促.形容惊恐之极!

内空人影一闪胡春泉已一阵风也似扑了出来。他南与仇忍打了照面,已气急败坏的扯开嗓门大喊:“沈大哥,里头没有大嫂的踪影,这间房了只有里外两进,他们能把大嫂藏到那儿去啦?还有哪姓现的三八羔子……’”

说到这么他眼神一转,已舌剑贴墙执力的那个大胡子.农吼一声.胡春来的平头铲刀飞戮而出;

大胡子喉咙里的发出一打呻吟似的呼喀声,一鬼头刀”

讲力削就.胡令亲却连正眼也不看一下,铲刀婚外暴翻,大部子的肩膀上一决巴掌大的人肉已血淋淋抛到上屋顶!

“嗷……”

怪号着,痛得大胡子往后倒仰,脑袋又“砰”的一记撞上了墙壁,而胡春泉的纯销三节棍已震响着横扫而至;

就在这瞬息之间,仇忍已冷冷的道:“肥头!”

胡春员猛力挫腕;眼看就要扫折大胡子腰杆的那条三节棍墓起棍已募然扬起,在一阵尖锐的划裂声中将墙壁刻上了一道半弧形的窄沟,粉末砖屑,洒了那大胡子一头一睑!

踏上一步,仇忍道:“我说过。这是我的事。”

悻悻退到一边,胡春家满脸血凝爪痕,他狰狞又狠毒的道:“仇大哥,可得叫我们做兄弟的咽得下这口气,替大嫂报仇伸冤!”

仇忍的chún角抽搐了几下,他凝视着大胡子,骇怖又绝售痛苦的丑恶面孔,语声非常平缓的道:“你叫沈老五,可……”

大胡子不由自主的哆嗑着,目光中充满了至极的怯畏阿瑟缩。他的胡悄子沾着血迹,简籁抖个不停……”

仇忍冷森的又问:“你叫魏老五月

胡春泉大吼一声,怒骂道:“狗操的成马,你哑了你娘的那张其嘴啦!”

大胡子挣扎着,好半天才哆噱吐出几个字:“是…一我是……魏老五……”

点点头,仇忍道:“你知道我是谁么?”

脸色死灰,魏老五恐怖的道:“我……知……道……”

仇忍缓缓的道:“我的妻子凤嘉淇,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立即摇头,税老五乞怜的道:“仇……仇大哥……我只是‘八忠社’的一名小角色……怎会知道首夫人被囚的所在?请烧了我的命……我不会对你有任何妨碍的……”

仇忍冷清的道:“你真是不晓得!”

魏老五颤抖着道:“我可以起昏……仇大哥,我是真不晓得……"

咆哮一声,胡春泉暴雷般叱喝:“放你娘的拘臭屁;睁着一双眼说瞎话;明明是你及另一个奴才将我们仇大鳗押来这间房子里监守着,如今却居然死不认帐?你这杆司狡猾的狗头,老子不给你点生活吃你是不会实招的了!”

魏老五拖着那种悲惨的嗓音带着哭腔嚎叫:“黑天的冤枉啊……我们两个只是在败阵之后逃来这里躲法,自项业已不暇,又哪里还有功夫监守仇大哥的夫人?这位大哥,房子只有前后两进,合计两面,你们可以察看一下同;如果仇夫人被我们挟持在这里。我们尚能将她赢到哪里去?总

不成给地贴上隐身咒……”

胡春泉飞起一脚!把沈老五增了个大跟斗,在魏老五杀猪似的号叫声中,他国神恶煞地的大吼:“我操作的祖奶奶,你倒说起俏皮后来啦?你是想死得零碎点!老子这就一片一片的活剧了你什

赖在地下,沈老五干呼着,声嘶力竭的叫:“饶命问,我求求二位开莫恩,烧过我这捡八零碎,供人使唤的小角色一条线命……我只是个跟在那些大头子后面扮龙套的小尾巴;二位杀了我也不怕染胜了二位的贵手叩

胡春泉大喝:“没出息,没骨节的下三滥叩

仇忍低沉的道:“或许凤嘉夜不在这里。”

魏老五嘶哑的叫:“老天爷明鉴……仇大哥,尊夫人的确不在此地,我们也未曾监守过她……我说的句句是实,字字不假,若有虚妄之言,甘受严惩……”

胡春来想道:“住口——仇大哥,你不要听他胡拉什

冷冷的,仇忍道:“但是,有一件事不会弄错,魏老五,你污辱过我的妻子!”

面孔上的五官顿时因为过度的愤恨挤迫成了一堆——甚至有些不像魏老五原来的模样了;他张大嘴巴;空吸着气,怒力把声音组合成有音韵的字句:“不……不……仇……大干……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我替人背上……黑锅了……”

胡春泉忽然笑眯眯的问:“你说实话,真的没有这样的事?”

魏老五胆裂心颤,拼命否认:“我发誓……我觉咒……

这位大纣……于真万确……不是我干的……”

快得不能形容,牛头铲刀的刀口子已切人魏老五的左手于指与无名指的指节之中;当那两截止腐漓的断指弹起.魏老九的身子痛得猛一翻转,胡春泉的大脚已跌!了对方面颊,他一面用力以粗糙的靴底辟磨魏老五的面颊.一边仍然笑眯眯的道:“现在,是不是你片

奖号着、降叫着,魏老五涕洒滂论:“冤枉啊……黑天的冤枉啊……”

好整以暇的,胡春泉的纯钢三节棍突忽抖起,笔直砸到沈老五血糊糊的左手中指上,将他的中指掏了个骨碎肉库,于是.魏老五的痛苦便仿佛绞肠摧肿了!

有句话说得好——十指连心;胡春泉便端为了这灵感

找上对方那些手指头的。

此刻,沈老五意识到真正的恐怖了,他发觉那个肥头

是在凌迟他,至少,已经升始凌迟他了,而且,显然动手

的这个人不会半途而废!

在忍受过一阵锥心刺骨的痛楚之后,沈老五周身汗透

重衣,喘息吁吁,地扭曲着面孔,呛噎着叫:“我……说……

我说……我实说就是……”

嘿嘿一笑,胡春泉挪开脚道:“早就该实说了;激酒不

吃吃罚酒,你小于是不是明透着观戏?娘的皮,就凭你这

点格未道行,居然也在我们面前耍治头,排花枪?操你个

六自,你这是寿星公吃砒霜,——嫌命长了!”

仇忍阴沉的道:“你做过这种事,是么!”

梵老五哭着道:“仇大哥……称者明鉴……我可是身不由己断……我原是不肯做这样的变无害理的事……但他们逼着我干……我又不能违抗他们的命令……”

仇忍转过身去,却在转身的一刹右手五指箕张如爪,猛的照魏老五灵盖插落,问哈如过中仇忍的左手抬起,业已是染病了浓调,赤的鲜血与白以勤的国浆;

胡春泉乐猩猩,连连跺脚:“暧,袒,仇大哥,怎么了就这样轻描淡写的便解决了他?我估量着远没开始‘侍候’呢,才上了我几任于点心,大茶犹在后头,怎的这宴会就结束了?你怎能如此便宜了这富生?”

望着仰面朝天,满脸惊恐痛苦之色魏老五尸体,仇忍俊获的道:“为他的罪率,他已付出了代价,够了!”

胡春来朝魏老五尸体上狠狠吐了口唾沫,悻悻的道:“一队,我报他的尸身去喂狗!”

仇忍在自家衣衫上草草试净了手,目光已投注在方才被他踢过了那个瘦险人物身上,此时,那人正好悠悠醒来。

胡春泉东张西望.一边咕吨:“奇怪,莫非方姑奶奶的消息欠灵?她明明说大嫂被人监守于此,但却怎么又不见踪影!就这两间房子;硬是没有大嫂的人在……”

仇忍向胡春泉呶呶嘴,示意地下的那位刚刚苏醒朋友。

哈哈一笑.胡春泉走了过去。边拍拍自己后脑日:“正是,我几乎忘了这一个老兄还活着。”

资脸人物也只是才恢复了神智,视线甫始惊悸的落在观者五那头顶五孔,血浆流淌的部位,胡春泉便已刽子手似的走了近前。

窒团一声,那人怖模的尖叫:“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说实话,我通通告诉你们……”

胡春来胖大的身体,宛若一座肉山似挺立在那人的面前,他俯视着对方那张因恐惧而变了形的瘦睑,带着一种猫逗耗子般的戏虐表清道:“好吧,我的儿;你却必须说得越仔细、建正确才好,否则,别的我不敢讲,劫保证你会死得比你的伙计魏老五更惨!”

那人连连打着寒华,声音里泛着哭胜:“你们……要我说什么?”

胡春泉的平头铲刀在那人鼻尖上轻轻摇晃,锋利的刀口寒气森森,冷惊的光芒,映得那人的双晚忽明忽略,几乎发了直:“只有一个问题,我m的仇大嫂在哪里叩

那人吸了口气,科索索的道:“里间的床底下……”

胡春泉神色一沉,恶毒的道:“当真叩

那人哭丧着睑道:“爷,我的命还提在你手里……又怎敢撒谎外

鼻孔里冷实,胡春泉回头道:“仇大哥,你听见这小子

回回回回回时”

他突的愣住了,仇忍已不在房中,但是,内室却传来了搬动重物的声响。

极其小心的将内室博角边的这张单人用床搬移到一

边,床下,仇忍发现了一个躺着的人,那是个女人,是个钢在一张软兜上的女人,嘴波双层布条勒着,黑而微带焦黄的长发按散颈例双肩,她的脚部以下,完全卷裹在一张白色被单里,她非常瘦,瘦得几近皮包着骨,而一个女人被紧裹在被单里,原该有的玲用凹凸的曲线,浮突透剔的起伏,在她身上也奇异的不显,看上去,她是那样经小,那样枯槁.那样平板,恍若一段枯木……”

抑制着呼吸;也抑制着心情的激荡,仇忍转到正面.缓缓接近那个躺在软兜上的女人。

她很樵怀,极度的推怀,泛着几丝萎顿;渗着几抹僵木,这些组合成了她此刻的形象,那是一个受尽折磨,历尽煎熬,被痛苦、愤怒、绝望所侵蚀过久的形象,但她却仍是她——凤嘉零。

慢慢蹲了下来,仇忍凝视着自己的妻子,深深的,聚以全部情感与热爱的凝视着,他看得如此专注,瞧得这样诚挚.望得恁般柔和;而泪水,已经盈满了他的双眼。

凤嘉庚在这时也缓缓睁开了眼睛——感谢苍天,那双眼睛;依然明亮而莹净,更是含着晦涩、浮着凄楚,带着服种捐担的冷部,可是,它是可传达凤嘉政的心意;反应d凤嘉淇蕴藏于灵魂深处很久很久的期阶…一

四目凝视,心弦颤动,那么多的过往、现在、未来,那z多汹涌的感触,情绪激荡,那么多的爱、怜、槐、侮,加!那么多相思的苦,记念的酸,魂营梦系的煎熬好些话,好查抚慰,全由四目传神,汇集于瞬息,缠绕于一刹,这目0的相胜,宛若永恒,宛若干百年的停顿。

伸出颤抖的双手;仇忍缓缓替凤嘉淇解开了勒嘴的布条,他望着爱妻,默默的泪水,一滴又一滴的淌到凤嘉淇瘦棱校的面庞上。

于是,凤嘉田的泪水也溢出了眼眶,她的用合著仇忍的泪,斑斑痕痕,也分不清是难的泪了,但是有一点却不会错——泪水的内涵,全是爱。

良久——

仇忍沙哑的道:“嘉获……苦了你……”

闭闭眼,又净开,凤嘉淇的声音微弱又凄进:“只要今生尚能见着伽……再苦点,我也甘心……”

仇忍酸楚的道:“都是为了我,才害得体落到此等惨状……我对不起桥……”

凤嘉淇理剂的脸颊微微*挛,她幽幽的道:“别这样说……相公,我的一切全是为了你,只要你能平安,他们要我的什么,就任由他们拿去吧……”

仇忍试着泪,痛苦的道:“你对我太好了,嘉形……我路以老终生,我的下一辈子、十辈子的时光来补偿你,嘉姓,饶恕你的丈夫,饶恕他的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