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06章

作者:柳残阳

在“五峰城”外的荒郊,依着“五峰山”的山麓,有一片广大又阴沉的庄院建在那里,这片庄院纵深极阔,外面筑着一式的高耸花岗石院墙,这坚固的院墙便将整座在院全部围住,里头的楼阁屋宇,也大都以风火传为材料砌就,当然说不上有什么美感,但却结实牢靠,稳当浑厚,这片庄院叫人看去,极像是一座城堡或者监狱,一丁点儿也显示不出普通在院那种悠然清雅的风味来……

当然,这更不是普遍富有人家的庄除了,这里叫“龙虎山庄”,是“八忠社”的总堂口,也是“八忠社”的根据地!

人在老远,便可以望见“五峰山”并连在一起的五座入云峰,仿佛五根尖削的、粗大的石笋直挥天地,而望见了这五座山峰,也便隐约看见偎在山麓的这片广大“龙虎山庄”了。

此刻,正是如此,在这斜神的坡地上,仇忍与屈无忌各坐鞍上,默默注视着约在三里之外的“龙虎山庄”。

两人凝跳了好半晌,屈无忌才低声店口道:“像座城堡,嗯?”

点点头,仇忍道:“不错,但拦不住我们。”

沉思了一下,屈无忌缓缓的道:“这一个多月来,我们只有两个收获,一是养好了伤,再则,我们知道弟妹并没有遭难——”

仇忍报抿chún,道:“‘澹泊小筑”业已残垣败壁,一片焦土,连那晚上的死难者尸体全不见了,但至少有一点证明支持我们所相信的说法——按上的秘密夹层已被启开,里面空无一人,这或者说嘉琪她们被‘八忠社’掳去,或者说,她们事后自行推开夹层出口逃生了,不过我认为她们遭掳的可能性更大,当时的情况是不允许她们静匿不动,但无论如何,感谢老天,至少我知道她没当场遭难,可能她如今的处境异常痛苦,而只要她还活着——我希望她活着,也就稍稍安心了……”

屈无忌于涩的一笑道:“但愿弟妹她们能自行逃出,便是落入‘八忠社’之手也不见得就会有什么苦难,‘八忠社’最多扶持她以为人质——”

摇摇头,仇忍道:“难说,‘八忠社’的人恨我们入骨,自然对我的妻子也就要迁怒折磨,总之,不管她在哪里,愿诸神保佑她……”

屈无忌喃喃的道:“她是个好女人,老天一定会保佑她的……”

喟了一声,仇忍道:“我们会刺探一下吧。”

于是,两乘健骑,绕着路朝“龙虎山庄”奔进,在隔着尚有半里之遥的时候,他们藏好了马,开始步行逼近。

很快的,他们以一种完美的隐掩动作来到“龙虎山庄”右侧院墙外面,这里除了白杨与杂草,就静荡荡的没有别的了。

打量了一下有仁人身高的坚固石墙,仇忍小声道:“从我们藏身之地飞越院墙,约有斜起五丈的长度,老哥,你没有问题吧?”

屈无忌低笑道:“再加上两丈也成!”

点点头,仇忍道:“很好,我们这就开始——”

蓦地,他噎住了下面的话,同时伸手拉住正待行动的屈无忌,屈无忌一怔,诧异的问道:“什么不对?”

朝那边的庄院大门指了指,仇忍道:“慢点,有人来了。”

立即转望过去,嗯,可不是,有两个身着长袍,意态悠闲的人物正背后负着手,谈笑着走近“龙虎山庄”的正门。

隔得太远,听不清对方在说些什么,但是,这两个人的外貌却绝非“八忠社”八个头子里的任何一个!

聚集目力瞧去,屈无忌边喃喃道:“妈的,这两个小子是谁?大摇大摆、悠哉悠哉的?看样子不像是‘八忠社’里头的角色嘛……他们好像刚刚散步回来似的……”

仇忍也仔细注视着。忽然,他有些惊愕的道:“竟是他们!”

呆了呆,屈无忌忙问道:“是谁,你认出来了?”

又凝视了一会儿,仇忍喃喃的道:“怪了,真是他们……”

有些着急,屈无忌低促的道:“他们又是谁哪?”

吁了口气,仇忍轻声道:“‘魂爪’左宏、’阎王笔’朱那慎……”

“什么?”屈无忌再度瞧去,罕异的道:“竟是这两个出了名的黑道杀手?”

仇忍缓缓的道:“右边那个穿灰袍的是左宏,左面那个着青衫的是朱慎,老哥,你以前没见过他们?”

摇着头,屈无忌道:“只听过名字,却未见到人。”

冷冷一笑,仇忍道:“这是一对狠酷又绝清艳义的兀鹰,他们和‘鬼家帮’一样,只要有利益的事什么都能干,唯一不同的,是‘鬼家帮’人数较多,他们两个却素来各走单帮,各行其是!”

眯着眼,屈无忌道:“然则,是什么原因把这两个独脚黑道杀手拉在一起的?”

仇忍没有表情的道:“除了某一项共同的利益。我想不出有其他道理!”

舐着嘴chún,屈无忌低声道:“老实说,他们两个在黑道里的地位可高得很呢!你说对了,确系两只兀鹰,贪婪、冷酷、阴毒、不义、背信,什么勾当也做得出。只有一个条件——有银子拿!”

顿了顿,他又道:“严格说起来。老弟,你我也可算是黑道中人,但我们怎的却没有他们那种卑鄙下流法!”

仇忍平静的道:“行有行规,盗亦有道,如此而已矣。”

屈无忍吐了四唾沫,道:“他两个邪龟孙忽然一起出现注这里,便说他们是为了某一桩共同的利益吧,但是什么共同的利益呢?”

沉吟片刻,仇忍道:“会不会——是‘八忠社’请他们来的?”

搔搔粗厚的头发,屈无忌道:“来干什么?”

仇忍冷峻的道:“来替‘八忠社’助拳?帮着他们对付你我?”

双眸一亮,屈无忌道:“对了,‘八忠社’蚀兵折将,实力大减,为了预防你我到来找他们算帐,目须广邀帮手,增强力量,免得在我们手下再吃个大瘪!”

叹气一声,仇忍道:“可是他们又何需如此紧张?假如我妻子在他们手中的话?”

心头猛跳,屈无忌忙道:“可能弟妹不在,也可能是他们过度小心?”

仇忍沉思无语,这时,耶“魂爪”左定与“阎王笔”朱慎已经谈笑风生的走进在院大门之内了。

一咬牙,仇忍道:“进去打探一下便可明白,但老哥你要切记,我们今天主要是救出嘉琪——假如她在里面的话,千万不可恋战!”

连连点头,屈无忌道:“我晓得。”

于是,仇忍在前,一式“大鹰扬”,有如一头巨鹰般凌厉的扑上了墙头,紧接着,屈无忌也狂风似的跟上!

他们在墙头略一伏身,发觉没有人注意之后,又双双射落地面,有如雨缕轻烟,两个人飞掠向一排平房后面。

隐藏在墙角边的一丛“红叶木”下,仇忍和屈无忌游目四扫,片刻后,晤,两名黄衣大双手提雪亮大砍刀,昂首阔步的走了过来,这两位仁兄还像是童心未氓,竟牵着一条猫似的黑白花斑小兽。

忍不住低笑了一声,屈无忌悄悄的道:“妈的,这两个小子显然是巡逻的守卫了,他们这副形态应该牵着一条狗才衬得起来,却怎生偏偏领了一只小猫……”

不在意的瞥了那只黑白花斑“小猫”一眼,仇忍除了觉得那只“猫”的尾巴比较细长,四肢比较粗短之外,也未曾想到其它,仇忍也以为至多是那两个汉子豢养的小动物罢了。

现在屈无忌又低促的道:“收拾下来?”

点点头,仇忍道:“当然!”

动作快若闪电,屈无忌右臂暴挥,他手上的一条黑皮续索已怪蛇似的卷出,只见黑影前映,那两位走在前面丈多远的仁兄业以窒海半声,双双被缠着颈子凌空扯了过来!

两团肉球似的躯体刚刚沉重的落到他们眼前,屈无忌的黑皮统索业已“呼”的松开,手法之快速利落,简直绝了!

这时——那只黑白花斑的“小猫”骤失牵引,马上一溜烟的奔逃而去。

自然仇忍与屈无忌都不会去注意那只溜走的“小猫”,屈无忌立即一记耳光掴在两个晕迷的黄衣汉子其中一个脸上,打得那人的脑袋加货郎鼓似的左晃右摆,仇忍忙道:“老哥,不会绞死他了吧?”

屈无忌一笑道:“怎会?我玩这皮索套颈的把戏业已二十多年了,除非我想要对方死,否则包管断不了气!”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