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60章

作者:柳残阳

仇忍的反应急速无比,他摔然将怀中的凤嘉淇推倒,同一时间,两枚银环“铮”声飞旋,“当”“当”“当”“当”四声撞响申成一响;四枚:“丹球”斜坠子两只银睛的强劲力回栽下;另两枚“丹球”却被仇忍猛然缩吸的“腹5肋”李至一恻,砖屑纷试中砸进了墙壁之内!

胡春来往前弓身,纯钢三节棍向后飞挥。两枚“丹球”“砰”连声被击上了屋顶穿瓦而出,另一枚“开球”却在他的平头铲刀翻压下直撞于地,掀起了一片灰沙;

窗口外;人影闪掠,巨大的“仙人掌”挟着万钧之力卷袭仇忍;

屠继成!

凌空模弹的仇忍半步不让!双手早已旋握住另两只“认命目”,他动作如电,拔头盖脸便是二百九十九环,彩芒流灿中,宛如幻星盈室,屠继成的攻势尚未称上位置,上被逼退!

狂吼一声,胡春泉的三节棍笔直飞我.他大叫:“狗娘养的屠继成,屈老哥与古老哥去追你,你却语回这里来啦

斗足挂地的屠继成表情修厉;形容凄怖,他一对“他人掌”硬崩胡春泉的三节棍,火星四溅中,回舞反卷.胡春泉的三节很“哗啦啦”收缩,又“哗啦啦”暴涌同时他一平头铲刀也骤雨似在一片冷电中罩向敌人!

斜刺里,仇忍的“从命圈”也闪耀着灿烂夺目的光芒;在跳动穿飞里幻成的各形各样的光彩袭到!

屠继成竭力抵挡,赤青倒竖,他瞑目切齿的吼叫。“天不助我……天不助我啊……呵报我来迟一步,叫你们这些错狗先找到民嘉棋这贱人……”

仇忍凌厉的攻击着对方,闻言之下,面庞顿时扭曲,字字并于齿缝:“屠继成,你那个狠毒、下流、无耻、卑鄙的禽兽.你这个不仁不义的江湖败类,武林果恶,今天你的报应到了,我必用鲜血洗你的眼、以你的命来补偿你的罪孽!”

胡春最棍力并展.猛攻猛打,边破口打骂:“老王八羔子,你想‘赶尽杀绝’不是?我操你的老祖宗,现下爷们也不会慈悲你,就在眼前,匣要将你碎尸万欧.再创作的祖坟,你个龟孙杂种.姥姥不亲,勇于不爱的人间妖物!”

屠继成动作疯狂,拍武激烈,完全一派排今的架势地一面全力抵抗.一边在着嗓门怪叫:“我和你们排了,你们毁了我的基业,屠杀战的左右,损灭我的完成、我也绝不再做生出之念.姓仇的,姓胡的,让我们同归于尽,玉石俱焚!”

胡春棍飞对舞,大喝道:“敬你娘的情秋大梦。屠继成你看看今天准要挺尸此地!”

仇忍滚身粹进.晴闪芒施.在对人的技拦中又猛神而回.双脚钻跨!

“仙人掌’的银灰色光影呼轰纵横.屠继成退后三步,拟在o的(节棍挥抖翻.平头铲对吞吐如电,几乎遍得这个“八忠社”硕果仅存的大头于连气都喘不过来!

就在这时——

窗口外人影连现,“手臂龙”屈无忌、“魔剑忡古上才已经来到.人在外面.古k才已愤怒的吼叫起来:“兜厂这大一个极广,姓居的却竟又摸回了老地方,好个好刁明毒者滑头,这一伙我看他再往哪里钻!”

屈无忌也昂然的道:““天堂有路你不去,地狱无门你r!

投.我们要叫屠继成死无车身之地!”

台广才吃牙吼:“小子稳着点.我也犁河性屠的兴上割肉!”

网无忌b光探索、急切的g!i:“老弟.找着弟妹不曾!”

饶y闪掠叶.仇忍沉声道:“扰着了.化在这旮”

现无忌紧张的问:“没……没有意外吧。”

修造陷进、环芒流泄.仇忍道:“跑很好.蓄势”

而无忌手抚心口热泪盈眶:“好生护着她.老弟.真是上天保佑啊……”

七十九环,环环交相穿射,仇忍感动的道:“你放心,老哥……”

外间的门边,此刻人声喧腾,叱喝息并,“虎鱼”曾议、“跳豆”薛光,甚至连断了一臂的凌重;足踝受创的方玲,也都一齐涌到。

一摆手上的带勾扁担,“虎鱼”首议大扶:“职哥,这屋子外头已由许波、劲瑞率领弟兄们团团围住,里面热闹,我们也一齐上吧外

胡春泉棍刀飞掠中,哈哈大笑:“得了吧,你们就站在那里掠阵便行,此处场地这般狭窄,哪还挤得下恁多的人凑热闹?再说,姓居的也不够这重分量!”

仍然依在.边的凌重怪叫道:“肥头,你他组比猴而冠,也先起人王来啦!我呸!”

胡春员身形暴转!平头铲刀伸缩如风:“阿哥!你老别吃味,坐着歇歇吧。”

凌重大吼:“老子势必亲手利取姓屠的那副心肝!”

也是单是摸地的方玲,接口。“那到心肝早黑透了。”

汗透重衣,面如要血的屠继成一边攻拒,一面嘶哑的吼:“方玲——你这吃里扒外,背信弃义的臭婊子,我死为员鬼,也要追你索命!来啊,你们这群猎狗通通上哪;看我屠继成能否杀得你们尸叠血溅;我一人殉难,你fr!必须十人垫底!”

凌重“呸”了一声。“放你娘的狗臭屁,你纯是晕了头了!”

窗外.屈无忌电射而入,“金龙头”暴指敌人在助,屠继成绩身回击中古上才一到似红,点向他的眉心!

后继成猛仰头,一对“仙人掌”合击古上才,面价忍的右手“认命因”已接过他的领际,扬起一溜血水;

古上才半步不退,“鱼纹接创”聚合伴翻,硬截敌招,“叮当”撞响里,俩人各退一步;屈无忌的“金龙头”已挑起了屠继成路上的一大块血淋淋的人肉,后继成单草横比,闪电段插上屈无忌的左肩,而胡春来的平头铲刀已飞快切进屠继成的后腰!

“猪种啊……”

屠继成全身急速*挛了一下,“仙人掌”回手暴砸胡春泉,当劲风才起;仇忍已弹空五尺,两只“认命目”前后脱射——“干秋一环”!

于是湖春泉的纯钢三节棍与几头铲刀在他吐气开声,奋力便接敌势中,屠继成巨尖围一声,往后仰翻——他的脑袋闪过了仇忍的第一枚银环,却没有避开那第二枚十第二枚银环,使深深嵌入了这个“八忠社”头领的额门中,深得整个环沿全看不见了!

门口,凌重人刀直飞,刀身透进屠继成的脚膛.尚未投出,屈无忌的黑皮纷索已怪蛇似缠上了屠继成的脖颈.更将这个垂死的“幻尊”扯掉出窗外大许之遥!

当在屠继成的身体——那一响沉重的跌落宗之后,室内立即便是一片死样的寂静笼罩,大家都僵立着,甚至有的尚未收回方才出手的架势;一些儿空虚与失落的意韵在飘浮,宛若一场紧锣密鼓的连台好戏基然停止了一样,都感到一种突兀,一种不及接受的证忡。

很静。

过是凌重首先叫了起来:“咦!大家干嘛都变成呆马了.死的是敌人哪,又不是死了你们一个个的老祖宗,大伙是发的哪门子愣?我操!”

胡春泉也大笑道:“娘的,我们可是打一场大胜仗,虽说李苦点.好歹也是胜了!”

叹口气,仇忍道:“我觉得有些莫名的不安—、…我们是以众凌寡。”

凌重怒道:“对这种十恶不放,又邪又毒又狠的姦妄败类。哪来这多的仁义道德可言?”

挺立着.肩头血流如注的而无忌缓缓的道:“老弟.当初圄继成杀害你的亲人,毁灭你的家园.又何尝不是以众凌集’!他几曾讲过武林传队江湖道义来户

连连点头.胡春泉道:“娘的.这就上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早就不能规矩.罔顾传统入我们和他尚打什么客气可言!”

读着火辣的道:“小子,你就是这种妇人之仁,死脑决‘八忠社’迫害你的时候.哪一步是给你留过金地的?那一极又不是轿尽杀绝.伤你的人又伤你的心?他们不单要改作的命.更待叫你的魂魄也不得安宁.令你的精神饱受煎熬.轮到我们向他索债.却又有所不忍?你可真是大人大量啊!”

微微苦笑,仇忍没有做声。

古上才忽道:“小子,尚未见过弟妹,你就不给引则正率不办,却净顶着些不值一项的熊事片

仇忍赶紧陪着不是,他亲自过去扶起了风易市,一一向古上才、凌重、曾议、薛光介绍过了,甚至连方玲也与凤嘉琪重新见过礼——这个情景是有些微妙的,方珍对凤嘉淇由迫害则协助,敌在!间的突然转换。

那样多的道贺,那样多的安慰,又那样多的庆幸,全自人们的诚挚中透员出来、由衷、由心、仿佛仇忍的夫妻团聚,也和大家夙愿得偿是毫无二致的,感触得如此深刻,又如此欢欣、喜气,分沾了每一个人。

凤嘉淇几乎有些迎接不暖了——浓浓的热情。调稠的亲切。暖暖的关怀,四周的人全是那么诚恳;那么真挚,那么坦率,或许有的显得粗野,却更带着强烈的入情味。

现在,她已更进一步的明白了江湖、体验了江湖;江湖是波清云诡的,是风涛源幻的,冷配,残怖、凶恶,但却有它的另一面——温暖、热情、坦率.以及毫无保留的真挚同关爱。

世间事,往往都有其相反通异的两个极端,可不?

好一阵,总算热闹完了。

右上才问仇忍:“小子,你吩咐吧,下一步又该做什么!”

仇忍扶持着妻子.一派安样的道:“离开这里.另外敌方的伤俘也一低生释了吧……”

凌重问道:一先说到哪里去片

低下头怜爱的看了凤嘉演,仇忍道:“我想、暂时与各位说声再见了。我带着嘉淇回去.回到我们原来的地方,在‘据浪小筑’的废墟上,再重建一一幢檐泊小筑’、而且这段日子,嘉淇也需要我多加照顾,建立地的信心,以适应未来的生活……”

凌重咆哮一声,怒冲冲的道:“好小子,老婆弄回来了,哥儿们就不要啦?你两口子撒腿一走,我们呢?我们又到哪里去?”

古上才也摇头道:“好不容易大伙聚在一起,就这么分手太快了点吧!小子,我们几个总是离多聚少;凑合的机会不多,我的意思也是再盘桓些日子;何况弟妹与我们也只才见面,老话都没谈上几句,彼此间该进一步熟论了解……”

极少像这样——右上才与凌重的观念相同、看法一致的,古上才既然也这么说,仇忍就知道是真心不得和自己夫妻分离了。

但是,仇忍却急需重建一个家,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

他望着凤嘉淇,凤嘉演明白大夫的意思,悄声道:“相公,我没有意见,你做生吧……”

忽然,胡春易走到他们跟前道:“也别争议了,我看仍得照我们当家的吩咐做。”

微微一怔,仇忍不解的道:“元老书说了些什么!”

胡春来道:“临自‘寒吗日启行之前;我们当家的业已私下再三嘱咐过我,待此间事成救出大娘之后,务必坚访贤夫妇返回我们堂口里居住些时。当家的要与大嫂会个

面。”

仇忍迟疑的道:“但是,我急慾将家园重建.拖久了总是不便,而且,我夫妇不能一辈子住在元老苍那里……”

古上才接口道:“这容易.去到‘寒鸣口”’红白道’的堂口之后,你亲自将‘猪油小筑’的桥局绘出图样来.再找一细心能干的人代你鸠工兴建,等房子盖好,我们再借你夫妻一起回去,这段日子里,弟妹正可借机调养休息,我们哥们也能安安闲闲的相处上一段长时间……。”

凌重大声道:“好了.就这么说走啦,肥头,我们赞成头!”

回过身去,“肥头”胡春泉一叠声的发号施令,p然大将之风:“曾议,督促弟兄们将我方伤者背回,死者移地安埋,敌方俘虏一概施放;薛光由你负责,一把火烧净这座法污纳垢的‘龙虎山庄’;必要其寸草不留,全化飞灰;交待许波、救瑞两个股后,一切设事再快马连上大吼……”

“红白道”的所属—一领命退出,自去展开行动;仇忍也抱着凤嘉淇,在大伙的簇拥下行出室外;凌重边朝外走,边朝朝春泉调笑:“肥头,看不出你还真有点名堂,呵呵,活似脱了裤子坐板凳——有权有眼呢!”

在众人的哄笑声中,他们迅速离开了“龙虎山庄”;方玲也顺理成章的被胡春来扶着走向了一路;当这些血迹斑斑,形色疲惫的江湖豪士们来到图马之处,后面“龙虎山庄”,已经烈焰腾空。姻$迷漫,整个被卷入熊熊的火光之中了。

每个人都转身(望,表情严肃,只有凤嘉庚闭着双眼,绝无回顾,她的眼角进出丝丝泪痕,神情局苦而悲楚.烧吧,但愿这一场凶猛的火烧尽那予她莫大苦难的宽宏,烧光那充满罪恶的渊控,也希望能烧除心中的明日与遗憾

猩赤的火烙,烤红了半边天,云彩泛着那种令人悸惊的血色,火蛇飞席,火鸦乱囊中,有星星点点的灰烬残屑腾空……

这一行经过激烈又艰辛的过程,方才获得胜利果实的斗士们在踏向归程,他们的行色却仅管不流露出倦意——生与死的挣扎总是沉重的;他们回程的速度缓露了许多,不似来时那样意态显标又疾风奔雷般的凌厉了,因为在他们的回程上,带着一半左右的伤者,而且意念上也是松懈又较闲晗的。

他们的精神却保决爽朗。

重伤的人却用软兜兜着,轻伤或能以支持住的照样骑马。

仇忍一直伴随在妻子的软兜之劳,屈无忌、古上才与凌重也在左右,凌重身底子硬又充能,裹着一条断臂就是不肯躺下来。

大家都晓得凤嘉淇已失去了双腿,但血仇已报.元凶伏诛,再找不着诅骂的对象,因此他们除了将一腔的痛恨愤怒深藏心中之外,只有视若不见,不提这件事。

仇忍在轻柔的探问过爱妻几句什么以后,忽然若有所思的佩兹问目无忌:“老哥,岑鹤与固盈盈这对夫妻,时已脱险了!”

届太居道:“事后清庄按摩,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我想这两n子应该知机离去了……”

后面软兜上的方玲仰起卜半身接n道:“你放心.仇大哥,岁鹤定已偕他妻子自行离去.他们夫妇并没有为‘八忠社’殉难的必要.而事实上岑鹤对‘八忠社’也没这么情深谊重!”

笑笑,仇忍道:“这样我就坦然了,岑鹤偏执太甚可是因盈盈是个好女孩。”

呵呵一笑,速重插上来道:“我们方姑奶奶也不差.这一转换,她似乎变了个人.从‘冰娘子’变成“热浪子’,古道热肠可不是?”

古上才笑骂道:“听听老凌这张嘴,通江倒海,说风来风,说雨来雨,算是灵巧活络,要什么来什么……”

凌重瞪眼道:“我又啃了你哪一块啦?夹着根舌头端来刺值我?”

古上才嘿嘿笑道:“别充人王了,老凌;甭忘了你如今只剩下一条臂……”

凌重吼道:“老子一臂照样能捣死你这者杀才!”

叹了口气,仇忍道:“又吵。”

赶紧站下去,方玲忙道:“不关我的事……”

屈无忌笑道:“你们两位也真奇怪;平素争来炒去,活像一对冤家,可是上了场子,临阵对敌却又都那等的息息相关,同心同体的亲密法,既是如此热火,又何必在寻常时光每每争得脸红脖子粗!”

凌重后毛一扬道:“对敌是对敌,个人的观点是个人的观点,这是两码子事,你供什么!”

古上才也颔首还:“不错,这是两码于事,你保什么!”

笑笑,屈无忌便摆手:“我双拳架不住四手,不与二位争执,甘拜下风,甘拜下风……”

软兜上,凤嘉零轻悄的道:“相公——他们平常都是这样吵吵闹闹,一会怒一会笑的天真粗鲁?”

点点头,仇忍道:“就是他们全是武林有名的能手,但在自己人的日子里却又都纯谁有知孩童;你今天仅看见他们,‘寒鸣江’‘红白道’里却更有个‘宝货’在等着呢,那位‘宝货’,比他们尤要坦率祖鲁上十分……”

凤嘉淇低声道:“你是说元大哥元苍?”

仇忍笑道:“就是他。”

凤嘉淇也忍不住笑了,是的,江湖中的生活是多彩多姿的,或有不测风云,却有更多此请一般更为深切的人情与温暖;江湖上充满了暴力和邪恶,亦有相对的正气同道义,在这个圈子里失去了什么,往往可以在另一方面获得补偿.江湖如同人世间的情形,有着黑暗的一面,也有着光明的一面。

可不是?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天魁星》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柳残阳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柳残阳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