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07章

作者:柳残阳

果然,屈无忌是说对了,就在他那几个接头盖脸的大巴掌下。这位窒息过去的黄衣大汉终于吐了口气,像是游魂方始返奔般悠悠醒转。

猛一把提起对方襟口,屈无忌凶狠的道:“你听着,老子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只要稍微磨蹭,老子便将你这邪龟孙的狗头砸开!”

这名汉子也只刚刚转过一口气来,吃屈无忌这一抓一提一狠,又惊又恐之下,差点儿再度晕了过去,一张大脸也全泛了紫!

轻悄的,仇忍道:“老哥,你手脚仔细点,别憋死他了!”

如钢的五指略松,屈无忌的脸孔几乎就凑上了对方的鼻尖,地瞪眼咧嘴,一副吃人的模样:“不要装死,赶紧给我振作起来,爷们高兴了放你生路,否则哼哼,你他妈便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那名黄衣大汉拼命喘着粗气,眼睛也不停的翻动着,好一阵子,他才像清醒过来,恐惧的注视着面前的两个不速之客,呐呐的道:“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作得……依来……你们也不打听打听,这是什么地方?岂容得你们如出放肆?”

左掌反复挥扬,“噼啦”两记脆响,屈无忌又是两个耳刮子赏给了对方,于是,这名黄衣大汉的嘴巴立即血流如柱,连门牙也掉了三只。

恶狠狠的,屈无忌咬牙咒骂:“好个不睁眼的杂种,你他妈在这等节骨眼上犹敢出言吓唬你家老子?这是什么地方?他妈的这还会是什么地方?凌霄殿?紫晶宫?十八层地狱?你放明白点,不管你这是何处,老子们既然来了便没将他摆在心上,现在不要再多罗噪一句,老子有话要问你——”

环眼光芒毒厉,他暴戾的又道:“要是你有一个字胡扯,你当老子是不是就能当场将你活剥了当猪卖!”

畏缩的抖动了一下,那黄衣大汉不敢再出言托大,他从对方的目光中感到一种深沉的酷毒意味,以至使他相信,如果他真的要磨路拖延下去的话,人家恐怕就必会将他活刮了……

脸上的五官歪曲着,这汉子喘吁吁的道:“你……们是……什么人啊?”

屈无忌怒道:“混你妈个头。是你发问还是我发问?我们是谁?我们是你‘八忠社’的祖师爷!”

仇忍低促的道:“甭和他瞎私缠啦,老哥,时间不多呢!”

迅速点头,屈无忌冷森的道:“我问你,一个多月以前,你们曾大举夜袭‘天魁星’的宅居,事后,可将‘天魁星”仇忍的妻子掳回来了?”

黄衣汉子双目突然大睁,他惊惶的道:“老天——我知道你们是谁了……你是屈无忌,他就是仇忍!”

暴躁的低吼一声,屈无忌怒道:“你惊奇什么?——我们并未说不是,快,我问你的话你尚未回答!”

这汉子双目乱转,脸色阴晴不定,口里却呐响的道:“这个……我们下边人可不清楚,全是上头的事……”

屈无忌勃然色变,他咆哮道”“你这个又刁又好的邪龟孙——”

凑近了一点,仇忍冷冷的道:“你真是不知道么?”

一咬牙,黄衣大汉道:“我——真的不知道……”

点点头,仇忍突然一指点在这人“哑穴”上,就在这人刚才“嗷”了一声失去发声能力的一刹,他的手指又紧接着起落如飞在这人身上点了数下!

瞬息间,黄衣大汉面色大变,一双眼珠子几乎凸出了眼眶,他颇际青筋暴浮,嘴巴歪扭,黄豆大的汗粒滚滚淌下来,好像,他在这眨眼间却受到了一种极大的痛苦般……

是的,方才,仇忍已在这人身上施展了内家功夫里一种最阴毒的手法——“闭穴逆气指”,对方身上有五处大穴被封,但却又逼使一段真气贯入此人穴道中,穴道既封,真气反逆,那等味道,有如肌肤上摆上一方大红烙铁,简直就炙痛到心腔子里了……

抖索着,扭动着,黄衣大汉差一点就要嚼舌自尽了,他浑身*挛,五官移位,大汗淋漓中,终于向仇忍投去乞怜哀恳的眼光。

淡淡的,仇忍道:“你以为我们都是善人?如果你这样认为,你就大错特错了。”

黄衣大汉再也忍受不了啦,他猛一抽搐,整个人便歪倒地下,一脸的汗污泥垢,他嘴巴翁动,苦苦以目光左求仇忍。

一挥手,仇忍先解开了对方的“哑穴”,平静的道:“你好好回话.然后,我满意了,自会消除你的痛苦!”

黄衣大汉子业已难过得觉成一团了,他涕泗滂沱,颤不成声:“仇……大爷……仇……我……说……只要……你老……先替我……免除……身上的这阵苦楚……”

仇忍漠然道:“不再要滑头了,你!”

黄衣大汉子伸了伸舌头,扭动抽搐:“求求你……仇大……爷……你……你要我……说什么……我全答应……快……你说……”

点点头,仇忍慢条斯理的道:“还是方才那句话,你们可掳来我的妻子?”

“掳来了……掳来了……”

仇忍暴烈的道:“人在哪里?”

吸着气,黄在汉子道:“在……在‘八虎牢’……‘八虎牢’……”

双目中寒光如刃,仇忍快速的道:“‘八虎牢’在何处?”

黄衣汉子脸色泛金,气息访悠,他一阵一阵的吸气,断绝的道:“后……庄……在后……庄……”

仇忍接着问:“另外,你们八个头子之一的‘妖铃’卓秋死了没有?”

这位仁兄两眼翻白,声如游丝:“没……有……”

哼了哼,仇忍道:“那‘魂爪’左宏与‘阎王笔’朱俱来此何为?其他还有什么人在你们这里助拳?”

黄衣汉子脑袋一垂,业已晕绝过去,没有来得及答仇忍这句话,屈无忌连忙一试这人鼻息,耸肩道:“这小子又是魂出窍啦,不过还没断气……”

双手飞拍对方全身,替这黄衣汉子解开了“闭穴逆气指”的禁制,仇忍略带失望的道:“可借有些话还没有问清楚。”

笑了笑,屈无忌道:“已经很够了,老弟,至少我们已可确定弟妹安存,并且也知道了她如今的处境与所在……”

仇忍叹口气道:“只不晓得她又受了多少折磨——”

“磨”字的音韵还在他chún边飘漾,他已蓦地反向转回,屈无忌才觉一惊,目光扫处,老天,他已发觉了情况的突变!

四丈不到的距离,在一排常青树下,“八忠社”的魁首们赫然卓立,赤发赤髯的“幻尊”屠继成站在正中,“冥魑”万怯虫、“绝心”黎喜、“狼脸”赵奇分列于侧,甚至,连仍以白布吊着手臂的“毒舌”骆玖也跟在后面,除了业已陨命的“狂拐”雷匡与“赤臂”湛洪斗之外,“八忠社”的八名头子中,只有“妖铃”卓秋没有露面!

他们五人的左恻,并立着意态悠闲的“魂爪”左宏及“阎王笔”朱慎,此外,便是再靠后面的数十名黄衣汉子了!

有些意外的惊愕,屈无忌喃喃的道:“怪了……他们是怎么发觉我们行迹的?”

仇忍面对强敌,神色冷酷深沉,他挺立不动,双目光彩寒凛,一句话也不说。

突然——

“幻尊”屠继成狂笑震天,他一拂袍袖,指着仇忍道:“你来了,你果然来了!”

仇忍缓缓的道:“不错,我来了。”

赤髯飘扬中,屠继成暴烈的道:“我料知你要来的,只是,我却不知道你来得这么迟,这么慢,又这么鬼祟!”

咧嘴一冷,仇忍道:“对你来说,什么才叫光明正大呢?”

“哼”的一声,屠继成阴势的道:“今天你们双双前来本庄,主要目的是要做什么?报那月前的一箭之仇,或是另有所图?”

仇忍安详的道:“你以为我们来做什么?来向‘八忠社”投贴子拜码头?还是来向你们叩头赔那冒犯之罪?”

蓦地,屠继成神色沉下,他厉声道:“不管你们前来的意囹如何,仇忍;你和屈无忌两个是再也走不出‘龙虎山庄’了!”

仇忍一笑道:“很难说呢!”

屈无忌也啼啼的笑道:“别光在那里吹大气,屠老鼠,你们再怎么个狂法,也照样没啃掉我们半根汗毛!”

双眉怒轩,又立即平舒,屠继成阴森的道:“屈无忌,你一而再,再而三的与‘八志社’作对,蛮横骄狂的和‘八忠社’为难,你处处妨碍我们,处处破坏我们,你这种卑劣无耻的赖汉作风,实已令人忍无可忍,如今你又勾引出一个仇忍来与‘八忠社’作对,在你们俩人的双手上,业已沾染了我们八忠儿郎的浓调鲜血,血债必须用血偿,今天,就正是你们偿债之日了!”

屈无忌大吼道:“妈的,这些应该我们向你说才对,屠老鬼!”

屠继成冷漠的道:“罗网业已张妥多时,只等你们投入,而你们便正投入了,仇忍,屈无忌。这‘龙虎山庄’,即是你们葬身之所!”

微笑着,仇忍道:“是这样么?”

屠继成暴烈的道:“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仇忍,今天这具棺材已经为你摆着了!”

踏前一步,仇忍摇手道:“且慢!”

赤发微扬,屠经成厉声道:“如何?”

咬咬chún,仇忍道:“我妻子风嘉琪可在你们手中?”

沉默了一下,屠继成蓦地仰天狂笑起来,他笑得红髯自动,双手捂胸,连嘴巴也笑歪了,好一阵子,他才止笑道:“问的是,你的妻子?”

僵硬的点点头,仇忍道:“不错。”

屠继成恶劣的道:“好。我告诉你,你那老婆确实在我们手中——”

斜着眼,他又阴毒讥诮的道:“怎么着,你想带她回去?”

深深吸了口气,仇忍道:“是的,我‘要’带她回去。”

又嘲弄的笑了,屠继成道:“你还会要她么?”

一抹不祥的阴影掠过仇忍心里,他的脸色也跟着沉翳起来,缓慢的,他一字一字的道:“为什么不?”

豁然大笑起来,屠继成回顾左右,邪恶的叫道:“你们听听,你们听听,他还要那騒娘儿们呢,呵呵,他却不知那业已是一具不爱亲热的破皮囊了!”

仇忍面容煞白,双目半合,chún角也在不由自主的抽动着,在这一瞬间,他心如刀剜,通体冰凉,上下牙床几乎咬碎了!

对面,“八忠社”的人与他们的助券者全不禁婬邪又姦诈的哄笑起来,一面哄笑着,更有些秽言秽语掺杂其中传过这边:“那娘们如今可不中吃了呐……”

“魏老五至今还逢人便吹他那晚尝的天鹅肉哪!确与一般窑姐儿不同……”

“听说还騒得紧哪,就不知姓仇的受不受得住。他可是成年累月的磨蹭啊!”

“啧,啧,如今却可惜了,那多娇小玲珑的货色!……“

“姓仇的小子平首威风八面,却不想也做了龟公,扣上了顶绿盖儿……”

“你瞧他那熊样!可真叫‘王八好当气难受’啊,哈哈哈……”

仍然是那样——仇忍仍然是那样直挺挺的站着,面色白得像一张纸,双目半合,但却一声不吭——他的心早已在绞碎滴血了!

突然——

屈无忌乱发蓬立,面孔道红,目眺皆裂中他暴雷也似狂吼一声,在突来的一片寂静里,他咬牙切齿的尖叫:“狗操的一群畜生,你们不要在那里港口放些尿騒屁!说穿了你们只不过是一些枉披着人皮的禽兽罢了,还有什么可以自鸣得意的?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果真玷污了风嘉琪,我定将拼着一身凌剐也要把这‘龙虎山庄’夷为平地,也要一个个砍下你们的狗头。剥你们的皮,挫你们的骨!”

这时,一直未曾开过口的“魂爪”左宏启了声,他幽幽的道:“姓屈的,你连我们也算上?”

屈无忌重重的“呸”了一声,道:“你也只不过是头更加阴毒的走兽而已!”

狭窄又微青的脸膛有如寒铁,左宏冷峻又不屑的道:“你不用狂吠,何不试试?”

大吼一声,屈无忌道:“左宏,你他妈的摆出来的架势像个人王,拆穿了知半文鸟钱不值,试试?怎么着?老子还含糊你这邪王八?”

缓缓的,左宏双手拢收入袖,他突然又伸了出来,而就这一收一缩之间,他那一双原本修长白暂的手掌上,却已赫然各奉上了一副金闪闪、又尖又钩的锐利金属指棒!

阴沉的微笑,他道:“来呀,光练口把式算个什么人物?”

右手一翻,屈无忌已自长袍下摆之内抽出一柄形式怪异己极的“金龙头”,那是一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