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魁星》

第09章

作者:柳残阳

“包城”,是座半大不小的城镇,说不上繁华,但也不见得冷清,它就是那么一种寻常普通的地方,这里只有一样东西比较有名——多汁的碗大桃子,可是,假如来此的人对桃儿没有兴趣,那么,这个地方也就无啥留恋之处了。

今天,仇忍与屈无忌已经来到这里,由“包城”至“怒汉被”,只有一天多点的路程了,他们俩人并不打算在此逗留,估计着吃完午饭之后,便要继续出发,俩人是相同的心理——越早到达“怒汉坡”越好。

这是一家蛮像样的酒楼,就坐落在城中大街头上,名唤“小阳春”;仇忍和屈无忌甚至连楼上雅座也没心情登临,马马虎虎的挑了靠进门处的座头坐下;由屈无忌叫了酒食,俩人匆匆吃了起来。

屈无忌这一路奔劳,早就饿得前心贴后墙啦;他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嘴里嚼得叭叭有声;其香无比;但仇忍吃是吃着,比他却是斯文得多;当然;仇忍心里一直郁漫不欢也是影响他冒o的一大原因,自己口里轻根细咬,目睹屈无忌的狼吞虎唯,仇忍却不觉十分羡慕·”

一大团炸鸡球塞进嘴里,又举起碗中酒送下;在“咕以一声之后,屈无忌正伸舌头纷抹chún边的油腻,却察觉了仇忍充满兴趣的注视着他,在微微一愣之下,屈无忌有些尴尬的道:“呢,老弟,你怎的不吃?”

仇忍笑笑,道:“我吃,只是没你吃得香,我真愿意有你现在的胃口!”

喝了口酒,屈无忌伸模扶起一只红偿虾,笑道:“别想得太多,吃起来就会有味道了,老弟,开怀大嚼吧,吃是一种享受,不吃,白不吃,补救不了什么,何苦自家找难过什

仇忍也吸了口酒,低声道:“老实说,我业已食不知味了!”

日里明着香甜酥脆的明虾,屈无忌颇受影响的叹气道:“看你这副郁郁寡欢的样子,我也怕要吃不下啦!”

仇忍忙道:“不要管我,老哥,你尽量用……”

屈无忌正要说什么,柜台那边却突然传来一声怪叫,紧接着一个沙哑刺耳的声音里了起来:“什么?就拿这只破琵琶顶帐?你是吓我乡下上老馆不识真货了?这只也不晓得是什么烂木料旧石头做的破琵琶竟想换算十两三钱纹银?

简直笑话,至多也只值个三审制钱,凭什么你要这等高价?

况且,便算三串制钱吧,我也不想要呢··+…”

那位仁兄的嗓门高还不说,加上沙沙呼呼的宛如喉咙里扯着一口痰,听在人耳中实在颇不受用,他可谓“语惊四座”了,这时,在酒楼下进膳的客人们纷纷扭头注目,全将视线投注了过去。

说话的人站在里头;四f来岁的年纪,秃顶,又黑又胖的挺着个油脂装多了的大肚皮,他露出满口黄腻腻的板牙,摊开一只手,向满座的客人做出一副无可奈何却又得意洋洋的表情,在他身前的台面上,横搁着一只琵琶,那只琵琶好像是玉制的,也似某一种上好木材或石头做成,通体闪泛着rǔ白带浅绿云雾的光泽,形式古雅细致,十分可爱,琵琶上的丝弦也仿佛不是普通的质地,金晃的像是一根根的金丝,甚至连琵琶骨柄上端的两截调音根手,也雕接着精美的龙纹;明眼人一着即知,这只琵琶是件珍贵的古琵琶,绝非时下一般蹩脚货色可比,甭说十两三钱织银,只怕一千三百两筷子也难购雉求呢;

那黑胖秃子是个真正不识货的“土者信”!

站在柜台之前,如今正差耗很无地自容的那位物主,嗯,还是一个身段窈窕,面容娟丽姣俏的少女呢,她双手在背后使劲扭绞着一方小手绢,如玉的粉嫩脸颊上是一片悲愤又差佳的红霞,她在不可察觉的微微抖动着,目眶纪泪,小巧的鼻翅儿在急速翁动,她的chún角一下一下的抽搐着,这种莫大的难堪,业已令她的自尊几乎毁尽了……

那黑胖汉子伸手拿起柜面上的琵琶,高高举在手上,猫哭耗子似的假情假意向在座客人宣告:“各位贵客老爷们,照说呢,咳,这位姑娘出身也是够惨的了,她与她娘全是外地人,路经本城;她老娘却不迟不早的害了重病。如今便住在衡对面的‘和升客栈’里,在座的各位客相有许多也知道‘和升客栈’与这片‘小阳春’酒楼同一个老板,呕,田是兄弟我独资开设的,也是兄弟我见她母女可怜,才好心好意答允她母女开房住下,而这一位就半个多月,房店钱不算,加上伙食啦,零零碎碎的场葯钱啦,全乃兄弟我先行垫付,半个来月下来,业已有十五两银子之多,咳,兄弟我便好人做到底吧,再给她母女来了个七折八扣,只算她十两三钱了……不错兄弟我是有这两宗买卖,可是话又说回来啦,兄弟我的开销大,外务烦,加上本小利薄,上上下下全得打点,自身业已不够周转;又哪能经得起任人白吃白住白垫钱?所以么,兄弟我便不得不催讨了几次,直到昨晚,这位姑娘说啦;个个午时还帐,她果然来了,但却请各位乡亲叔伯贵客老爷们瞧瞧,她却拿了这么一只破琵琶来顶帐!就这么只破琵琶,我吴二d便再是孙头,再是好说话,也不能这等呆啊,各位瞧瞧,这只琵琶能值那多眼于么什

干是,一片低声议论的嗡嗡备出,满座的食客们又大多以一种不屑的,卑厌的,怀疑的,憎恶的,幸灾乐祸与看笑话的眼光投注向那早已煌惊悲倍的少女身上;那少女再也忍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她咽泣着道:“补……我不是……。·要将琵管……顶债……一我……我只是暂且押在你这儿……我们会回来赎取的……这是我爹遗留给我的纪念物……我……不能把它丢年……”

黑胖店生恶声恶气的一笑,露出满口黄板大牙,他斜拉了少女一限,口中“喷”了几声,故装同情:“姑娘,你也早到撞事的年纪了,该知道世情之难,人心之险并不是表面上看来那样简单的,我不是不相信你,但我却可以肯定的说,只要你与你娘这一走,咳咳,恐怕就再也不会回来峻,哪还管这只破琵琶呢?”

少女泪如泉涌,她悲痛又羞辱的道:“东分……你不要太看低了人……这是我爹的遗物;是我因家唯一的珍贵纪念,说什么我也不会放在这里之后不管的……请你相信我,不论琵琶的本身值不值钱;它在我母女心目中的分量却是无可比拟的……”

摇摇头,这叫吴二时的黑胖老板露出一副纯粹的市侩像,满口铜臭,绝不通融的道:“不行不行,这件事分明有诈,老实说,我不点破你母女是两个走江湖女卖解者业已是莫大情面了,你却非得我说出来?你也不想想,我若相信两个女江湖,还不如去寻着檐下那只老拘谈生意行情呐!”

刹那间,少女的脸色由通红转为惨白,她悄眸含泪,双颊*挛,尽管委屈着,却又悲愤至极的道:“东家……我们母女虽然欠你的银子!但是你出口言词最好也放尊重点,我们是人;你怎么能将我们母女和畜生打譬?我们欠了你的银子只是因为我们穷,却并不低了我们母女的人格!”

任叫一声,店老板吴二财哇哇吼道:“反了反了,光天化日之下;你这次病于欠债抵赖不说,竟然还敢借故生非,怎么着?我叫人赖了帐,连说句话也不行了么?我桑二财就这等的老实得受人欺压么?好人做不得啊!各位乡亲叔伯;贵客老爷;你们大伙瞧瞧,这婆娘恁四恁设问,我一台好意全让狗吃了哪!各位可得替我主持个公道……”

少女不禁睑上突红突白,浑身气得彩统颤抖,她睁着巨,闭着嘴,只任滚珠儿成串成的朝下落……

、这时,酒楼里一片谴责斥骂之声,大多数食客全受了话东的逼真表演所感染炫惑,百口相交,都在纷纷指责那少女的不对,甚至有个道貌岸然的粮绅富商满脸正义凛然之色的站起,大声呵斥少女的姦刁诈赖行为如何可恶……

就在这一片斥骂指责声里,就在那小女羞愤慾绝的一刹,连屈无息都没有料到,仇忍已“呼”的离座而起,大步走向柜台之前!

于是,这突来的变化,顿时令嘈杂的喧闹声平静下来,大家全都以惊异又好奇的眼色注视着走向柜台的仇忍,每个人怀着看戏的心情要瞧瞧这桩“乐子”下一步的进展

喧闹声的突然静止,不由也将那美丽又楚楚传人的少女惊窒住了;她抬起头来,在迷蒙的泪水中,怔愕的看着仇忍,不知道仇忍的这一行动怀有什么意思……

根本不向四周的任何人看一眼——包括那店东吴二财,仇忍望着这少女,笑了笑;道:“姑娘你一共欠这猪头多少银子叶

少女全身机价伶的一级,她立即由极度的惶惑中清醒,羞涩的,惭愧的,又不安的,她抖佩暧的道:“十两三钱回@吓和骨,目

二句话不说,仇忍自怀中取出一锭二十两重的纹银;”当”的一声丢到柜面上,那桑二财慌得连忙双手抓紧,又窒到嘴里咬了咬,立即,眉开眼笑:“真的,是真的……难得这位客官恁般好心,可是却得提防上了她的当阿!”

大吼一声,雷动风源中,仇忍怒叱道:“住吃!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有几个臭钱就可以站在这里妖言惑众,血口喷人,任意侮辱一个孤苦无依的少女?呸!你这个唯利是图,假慈伪善的猪头,混淆黑白是非的上老相,说穿了,你才真正半个铜板不值,可耻可卑,可恶!”

这桑二财不由一下子被仇忍骂傻了,他伍呵呵的捧着银子站在那里;瞪着眼,张着嘴,连一个层也放不出;

回过身,价忍回头指点整片座头,指着耶些食客,他万烈的道:“另外;就是你们这一群睹了眼,迷了心的杂种,b天白生给你们一张人皮披着!白给你们长了眼,长了心;其实你们全乃一批糊涂透顶,无心无肝的白痴,猎狗,窗外财会的奴才!一个人穷并不是罪过,更不低下;你们凭对么活费,责骂她;侮辱她?你们每一个,除了怀里多了几个具钱之外,哪一个够格指骂别人,其实你们清高么?正直么?有道义感么?只有你们自己晓得是如何的一塌糊涂片

在他厉烈的言词下,愤怒的目光下,所有的食客们立叩缩头乌龟一样纷纷的勾着脖子,弓着腰转过身去不敢正阻,更有一些匆匆会了帐仓皇溜之大吉了……

此刻,柜台后的吴二财突然一壮胆——主要是面子上下不来啦——他一拍台面,大叫道:“你,你是什么人?期明乾坤之下党在此地当众叫哮口出狂言?更威胁木楼客人生命,防得本接的生意,还有王法么?我看你说不吃就与这女痞子是同伙的,正好,官里去论分明户

仇忍猛的回手反杨,“啪”的一下子清亮脆响,一记耳光就将吴二财打出了三步,血溅齿飞中,这位又黑又胖的店东就狠狠的摔了个四仰八叉,将柜台后的桌椅笔墨加上帐簿算盘等玩意全都撞了个啼哩哗啦!

好不容易这桑二财被他几个伙计扶了起来,他却手舞足蹈;面色紫青浮肿的扯着嗓子手叫:“抢劫问!杀人啦!

江洋大盗,土匪棒老二啊……快到衙门报官阶、·……不得了本地有的案发生了,土匪在杀人放火师··。…”

吴二财身边的几个伙计,被他们的东家像疯子似的一吵一嚷,也一个个的搞愣了,大家面面相觑;一时全部俊在那里!

仇忍也忍不住妹妹笑了起来,他移视那美丽的少女,田;可不是,她亦在忍俊不禁,破涕展颤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天魁星》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