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侠情传》

第10章

作者:柳残阳

“十龙门”在两河一带的声威乃是显赫而霸道的,提起“十龙门”,即是代表了力量与权势的象征,多少年来,他们都雄峙在牌照四方的高位上,极少遭受过挫折,也极少发生过不如意的枝节。

于是;就因为这个原故,“十龙门”的上下便不免骄忽自满,太平粮吃多吃久了,也就疏忽大意起来,不认为在眼前的日子里会有什么情况发生。

所以,效楚戈与白羽暗中摸进了“十龙门”的总堂之内,就并不觉得困难,相反地,竟是容易得令他们颇感意外,他们原是怀着极高的警惕来的,他们的谨慎,和“十龙门”防卫的松散懈忽,简直对比强烈得可笑。

紧接着,唐全、章淦、武海青、萧铮也连续潜入,他们一旦摸进了“十龙门”的堂口建筑范围之内,便立即按照计划各自采取了行动。

有了严宜森同林翔的事前指点,他们对目标的寻找和位置的进入都相当顺利,几乎毫不费力便都发现了各人应该负责的处所。

“祥瑞楼”是一幢方方正正的二层楼阁,占地极大,矗立在那里,颇有一股子居中雄的气势——如同宅的主人“驼龙”童寿春。

早已用黑巾蒙着口鼻的敖楚戈,在与同样打扮的白羽攀上二楼飞榴之下的当儿,不禁有些犹豫起来,他贴身屋檐下,沉吟不动。

白羽着急地压着嗓门问:“怎么忽然停下来了?楚戈,这里不是容人迟疑的地方——”敖楚戈轻轻地道:“我们只知道那‘幻星’宝石藏在这幢楼阁的二楼上,详细的位置却不晓得,在进入之前,必须决定找出这颗宝石隐藏处的方法才行。”

白羽不时盼顾,紧张地道:“进去仔细搜查——”摇摇头,敖楚戈道:“这是外行的做法,偌大的一幢楼屋,光是二楼便不知有大小多少间房子,如果再有密室复壁或暗门机关的设计,就更没法搜得周全了,况且,你以为我们会有多少时间?”白羽急切道:“总得想个法子呀,莫不成到了这等地步再敲‘退堂鼓’?”敖楚戈低声道:“退堂鼓当然是不能敲的,贼不空手,既来了便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你别慌张,让我考虑考虑,琢磨琢磨……”抹了把汗,白羽呼吸急促地道:“伙计,你最好快一点,我这里一颗心都快要迸出口腔子了!”敖楚戈“嗤”了一声:“怎么搞的?这么个沉不住气法?你又不是初出道的孩儿,却显得这般生嫩?有我在这里‘陪榜’,你含糊什么?”白羽苦笑道:“江湖跑老了,胆子跑小了,何况这里不是茶坊酒肆、秦楼楚馆,得任由你消遥,这里可是名符其实的龙潭虎穴呀!”

敖楚戈道:“怕什么?泄了底大不了一拼,‘十龙门’那十条龙难道不是肉做的?”贴着窗媚,指扣瓦根,白羽忙道:“别说闲话了,楚戈,快想法子吧,夜长梦多呀!”

敖楚戈的目光飘到下面右侧,在那排子精雅致,花木围绕的精舍阴影处,章涣与唐全两人的身形在暗微幌动后随即隐没。

他又将视线移到左侧,左侧是一幢与这边“祥瑞楼”齐高的双顶楼阁,他却没有发现武海青与萧铮二人伏藏的位置。

看情形,大家都已各就各位,专候他采取行动了。

整座庄院里,这时已大多灯火熄灭,一片沉寂,在参差交错的楼台屋宇暗影里,只有几处疏落的光亮闪动,偶而,也有几个守卫巡更的人幌过去。

一边,白羽又在催促:“赶紧点,时间不多啦。”

敖楚戈毅然道:“只有抓个人质逼问了”白羽摇摇头,又急忙点点头:“好,好,目前也没有更合宜的法子——”于是,敖楚戈轻轻推开窗户,一闪而入,不带丝毫声息,白羽也紧跟入内——他们进入的地方,是一间宽大整洁的房子,四周摆着高大的书架,书籍堆排,琳榔满目,红木书桌上置有文房四宝,一式一样古拙意味的树根厚形精雕成的几椅,地下,还铺设着厚软纯白的白熊皮毯,一角青铜鼎置放几边,却已香冷烬熄,这是一间十分豪奢的书房。

敖楚戈及白羽动作很快,他们两人先迅速又彻底的在书房之内搜索了;会,却并无所获,白羽拭着汗,眼睛映着窗外透入的灯火微光,闪闪发亮;他凑近敖楚戈,低促地道:“什么没找着,你呢?”从一排书籍后缩回手来,敖楚戈道:“我也是。”

白羽着急地道:“那就得马上找个人出来逼供了,楚戈,他们大家都等在外面,一定都等急啦……”敖楚戈低声道:“你别他娘穷紧张,我这不是正在想法子?”说着,他过去非常轻悄地拉开了书房通往外面的那扇沉重又华丽的红木门,在门缝开启的一线里,他瞄着一只眼朝外探视,呢,对着房门的,是一条走道,走道上铺设着花纹斑烂的虎皮,两边并且各排着高几,高几上,摆有各式盆景,走道左右,则是一边各三扇紧闭着的门,看样子那是六个房间。

从门缝里,也可以看见梯口处的扶栏,梯口的另一边,好像隐隐是个隔着青纱门的小厅,二楼上差不多就是这个形式,面积却不校贴在敖楚戈身边的白羽轻问:“怎么样?外头有什么人?”敖楚戈摇摇头:“鬼影子也不见一个,大概都睡了……”白羽蹲下身来,也用一只眼从门缝中朝外打量了一阵,他咕映着道:“可不是,一人了不见?娘的,他们就这么个粗心大意法?连个警卫也不派上!”哼了哼,敖楚戈道:“太平日子过多了,‘十龙门’认为天下英豪一脚踩,谁敢来打他们的主意?”白羽道:“这一下子,我们就要狠狠给他们来个教训!”

低笑一声,敖楚戈道:“先别吹牛,东西还不知道藏在那个老鼠洞里呢……”白羽想了想,道:“楚戈,我看只有你为点难,冒冒险,推开道两边的门,进去抓一个房人出来问问了!”

敖楚戈道:“不,我另更好的法子。”

白羽忙问:“什么法子?”

敖楚戈压着声音道:“据我判断,那玩意收藏在这书房里的成份较大;东西既知藏在二楼,而童寿春却是住在楼下,显然他没将东西放在自己寝室里,他不把东西放在自己寝室里,也就不会放在别人寝室里,梯口另一边是座小厅,乃是待客之用,他亦不大可能置放该处,而这问书房定是童寿春自用的书房,把东西藏在此地,说起来比较合理些……”点点头,白羽却又泄气地道:“可是,如果放在这书房里,我们怎么找不到?刚才我们业已搜查得相当详尽了……”敖楚戈皱着眉道:“童寿春收藏这么贵重的珍宝,当然不会随便马虎,他必是安置得特别谨慎的,假若叫我们一找就找着,姓童的岂不是变成呆鸟一头了?”白羽急燥地道:“问题是,如何才能探悉他那藏宝之处?总不能拆房子……”敖楚戈平静地道:“举凡是在这‘祥瑞楼’居住的人,我想定都是与童寿春关系极为接近的人,换句话说,或是他的亲属,或是他的心腹,以及随从幕僚等等……”白羽道:“姓童的未曾娶妻生子,也没有什么亲戚跟在身边……”敖楚戈道:“那么,住在楼上的这些人便可能都是他的心腹人了,而且他们住在楼上,顺理成章便负有保护主子珍宝的责任,或许童寿春也交待过他们小心防范,因此,他们之中便必定有人晓得这‘幻星’的藏处!”

白羽半信半疑地道:“你能肯定童老驼子会将此物藏处告诉他的手下人?”笑笑,敖楚戈道:“人嘛。总会有个把知心,有个把可以共秘密的对象,否则万一童老鬼一旦暴毙,他那些宝贝不就和他一起埋到地下去了?”白羽忙道:“现在不是开玩笑,说俏皮话的时候,楚戈,你能肯定楼上的人会知道藏宝处所的?”敖楚戈道:“老实说,我不能肯定。”

呆了呆,白羽怒道:“你不能肯定?”

敖楚戈轻笑道:“但总要试试,对不?试试总比不试强,干耗在这里也不是办法!”白羽头痛地道:“说正经的——你打算怎么试法?”敖楚戈低沉地道:“由我弄出点声响,惊动睡在房里的人,看那一个的模样特别紧张,特别谨慎,那一个就是晓得‘幻星’藏处的人——说不定责任所在,那人会进来查视一下动静,这,就更妙了,只要对方的眼神朝某个方向飘一飘,我就可以找出正确的位置来,否则,放倒他,逼也给他逼出实话来!”

吃了一惊,白羽道:“你的意思是——六扇房间里的人每一个都将他弄醒?”敖楚戈道:“当然,否则又怎么找得出是哪个人来?”大大摇头,白羽道:“不行,这样一来,可就惊动太大了,说不定露了形迹,搞得天翻地覆之后再落个四大皆空!”

敖楚戈道:“放心,我不是一起把他们弄醒,而是二个一个将他们惊动起来,更要叫他们疑神疑鬼,迷迷糊糊,不敢断定是否的确发生情况,如此一来,便是其中有人觉得不对,也不敢轻率传警了!”

白羽仍然忧虑地道:“怕就伯弄巧成细,楚戈,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惊动了那十条龙。我们的处境就麻烦了,真会搞个灰头土脸呢……”敖楚戈硬绷绷地道:“又想发横财,又这么畏首畏尾,天下哪有如此便宜的事?你到底同不同意我的法子?如果不同意,你来出主意,我他娘听命而行就得了!”白羽急道:“我是怕露了行藏,惊动了他们——好吧,就照你的法子做!”

敖楚戈冷冷地道:“伯什么?真个惊动了对方,了不起大干一场,‘十龙门’难道是铁铸的不成?”尴尬的一笑,白羽道:“你也不要给了鼻子长了脸,我不是业已说过照你的法子办了么?你还发什么熊?快点吧,别再磨蹭了……”四处一打量,敖楚戈道:“你还是翻到窗子外去躲着吧,听我招呼你再进来!”白羽略微迟疑地道:“那——你呢?”敖楚戈没好气地道:“我7我要‘行动’,不是公定由我负责找到那颗‘幻星’宝石么?抑是由你自告奋勇来代替我争这‘功劳’?”白羽忙道:“别开玩笑,我这就翻到窗外去……”临行掀窗离开的一刹,白羽犹忍不住回头叮咛了一声:“千万小心——”挥挥手,敖楚戈喃咕了一句:“罗嗦!”

他又将书房周围的形势看了一遍,然后,他闪身而出,来至走道右边第一扇的门前,伸出手指,在门上轻弹几下,聆听了片刻,又用指甲在门板上连连抓动,焕然间,他身形一转,躲进书房门后。

也只是他才将房门掩好,走道右边那第一扇门便“忽”的启开,一个高头大马,满脸横肉的大汉已经跳了出来,那人赤足袒胸,只穿着一条牛犊短裤,凶神恶煞,活像一只巨大的黑猩猩!

那家伙手里紧抓着一柄亮幌幌的大砍刀,睡眼惺松,还带着一脸油光,他站在走道上,左盼右顾,呆了好一阵,方才打了个哈欠,咕咕嘀嘀地道:“娘的……真叫活见鬼,一定是梦糊着了……”一边自言自语,他又倒拖着大砍刀,十分恼火地回房关上了门。

静待了一会,敖楚戈又如法炮制,这一回,房里的人连门都没开,只是迷里马虎的在房里用那种晕沉沉的哑嗓子问:“谁呀?半夜三更开什么玩笑?”敖楚戈听到里面有身体在床上翻动的声音,只一下,隐隐的鼾声又传了了出来。

摇摇头,他又试第三间,第三间却毫无反应,他贴耳在门上玲听,房里也没有一点声息,似乎没有人住在里面。

现在,他从左边倒数第一扇门再开始试起——几乎他的手指才弹到门上的第二下,他已忽然听到门内响起了一阵强劲的风声——那是人体在极快的速度移动时所带起的音响,他飞快退闪,甫始贴身溜进书房,那扇门里,一个身着白色中衣,神情冷峻森酷的四旬人物已经站在走道上了。

那人长方形的面孔透露着厌恶的表情,他来回查视了一遍,又朝书房这边打量了一下,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对面第二问房里,已忽然传出来隐隐约约含含混混的梦吃声:“不……不对……明明……我这付脾是“天杠”……”白衣中年人皱着眉走到对面门前,轻轻伸手敲了几次,又几次,他的语声尖峭而冰寒:“许老铁,许老铁,刚才是不是你在敲我的房门?”屋里的人没有动静。

白衣中年人又较为用力的敲门:“许老铁,别装蒜,刚才是不是你在恶作剧?”屋里说梦话的那人似被吵醒了,声音里透着老大的不痛快:“走,走开……老子梦里倒是抱着怕红那妞儿上了床,却怎会去敲你们哪一个人熊的门?闲着逗乐子是不是?扰人清梦……”白衣中年人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侠情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