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侠情传》

第17章

作者:柳残阳

敖楚戈沉声道:“老丈说得是,像我辈练武之人如此珍惜自己的贴身兵刃,固然因为长年使用,业已习惯顺手,不肯轻易言失,而实际上,兵刃也与我们的生命同值,它在危难中可以救我们的命,渡我们于困境,它不会抛弃它的主人,不会背义退缩,它永远都是忠心耿耿的,能以信任的此外,它也俱有灵性,相处久了,肌肤润泽,互为沾黏,仿佛听得到它的低语、感觉得到它的跳动,它是亲切的,有情感的,也懂得喜怒哀乐的……我这样说,二位或许以为荒诞不经,可是,对兵器的主人而言,确是有着这样的感应……”乔忠点头道:“对,不错,小哥,这一点也不荒诞,不要说你们赖以保命拒敌的兵器了,就光说一般人经常接触使用过的器具吧,天长日久之后,也自然会生出感情,有一种亲切熟稳的味道;我对我的葯箱、玉槐、石臼等用了年久的这些玩意儿,便也有同小哥相似的感觉……”乔小倩失笑道:“爹,敖大哥在说些匪夷所思的话,怎么你老人家也跟着‘玄’了起来?如是叫人听到,还以为这屋里有两个疯子在讲疯话呢?”“昭”了一声,乔忠瞪眼掀chún:“小妮子,你说话遮拦点!”

敖楚戈往上起了起身,道,“多谢老丈如此照应周到,恕我不送了——”按住了他,乔忠道:“你别动弹列宁文选列宁最重要的著作集。共2卷。第1卷收入 ,歇着吧,明晚这个时候我再来……”目送这父女两人出屋之后,连敖楚戈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竟然能如此舒畅又迅速的酣然入梦。

前—天晚上,话说得太多,为了使乔忠早些回去,因而敖楚戈便把这个问题藏在心里没说出来,这个问题是—一—业已受伤的“十龙门”那见条龙;目前经过医治的情况如何?他要从对方痊愈的比例中为以往的独断论或怀疑论都未能合理地解决科学知识的构成 ,研判出对方现在的实力来。

这样的研判,在他而言,是极其重要的。

入夜后,乔忠在他女儿乔小情的随同丫,来得比较早,在他替效楚戈换过葯,刚刚净了手,敖楚戈已不绕弯子,简单明了的开了声:“老丈,有事正想请教——”坐了下来,乔忠忙道:“不敢当,小哥,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好了,只要能力之内、无不效劳。”

敖楚戈低声道:“想请者丈示下,‘十龙门’的伤者近来情况如仍?”点点头,乔忠道:“原来是这件事,本来昨晚上我还记着同你谈谈的,不知怎的又搞忘了,现下正要告诉你,便是你不提,我也会说与你听。”

注视着对方,敖楚戈凝神道:“愿闻其详。”

干咳—声,乔忠道,“那十龙中的第三个,‘怒龙’方亮,业已成了残废啦,他的背脊骨被重力砸为数段,虽然替他接合起来,但能否重生重长,吻黏如初,大成疑问,就算接得好,无法再行使力运劲,甚至连腰杆子都挺不直;硬朗点的:或可佝偻腰身以拐杖支撑移动,身底子薄点的,就只有躺在床上,容人服侍了,走几步路都要扶着才行……”顿了顿,他又道:“总算将方亮及时送来我这里,否则,他除了脊骨碎断之外,内腑也受了震荡,血气逆涌,正在大量吐血,若非我紧急施救,恐怕他那条性命早就完结了:“敖楚戈连忙道:“那么,方亮就算能够好起来,也无法再像以前那样运转自如,挥洒如常了?”

连连摇头,乔忠道:“运转自如,挥洒如常?老天,说得太美啦,他将来能以自己走几步路就算上苍保佑,挽了高香喽,小哥,你大概也知道,脊骨折断,最是难治,各类骨折情形中,这—种就叫人没法儿!”

敖楚戈颔首道:“很好,姓方的不足为害了!”

乔忠又接着道:“那第四条龙一一‘毒龙’开明堂的左边肋骨折了三根,肩肋骨折了三根,肩膀也曾脱了臼,另外,亦受了内伤,开明堂的那三根肋骨,我已替他接合,约模个把两个月左右可以长合,脱臼的那条肩膀我也重给他接回原位了,只是他受的内伤讨厌,那不能急,得慢慢来,恐伯也须要个把两个月的时间才行……”敖楚戈静静地道“看样子,开明堂也暂时卖不得狠,发不得熊了!”

乔忠低声道:“这位开四爷的情势你放心,—两个月之内,他包管还起不了床!”

敖楚戈道:“少一个敌人,我便多一分机会,老丈。”

乔忠道:“这个,我自是明白;哦,那位‘妖龙’胡昌的一只左眼是报废了,照常情说,在这样的情况下被人硬生生挑出了眼珠,对于整个身体的元气大受影响,人.也就会衰弱不振上一段极长的辰光,但是,这个胡昌却端的与众不同,他只是敷了葯,止痛,看起来就和平素的模样—般无二了,而且犹要森酷阴沉些,除了精神有些萎顿外,他几乎和一个健康的人差不多!”

敖楚戈缓缓地道;“至少有一点不同以往,老丈、—个有两只眼的人骤然只剩一眼,在聚光的把握与距离的判断上就要差了,等习惯于一只眼睛,重新将焦点校正,就仍须要一段日子揣摸演练才行!”

乔忠佩服道:“不错,一点也不错,那胡昌最大的困难便在于此,一只眼同两只眼视物,总是多少有点不相似的,尤其是在人的习惯上……”敖楚戈道:“武家终生习武,讲究的便是那毫厘之差,否则只此一分,便要谬以万里了。”

乔忠又道:“除了这三个伤得最重的,那‘翼龙’郑天云也伤不轻,他左肩上一道口子,深及骨路,失血不少,便在愈合之后,那条膀子使起来,也不会像往昔一样灵便了……”敖楚戈问:“老丈,你看郑天云左肩上的伤势,要多久时日才能完全愈合?”沉吟了一下,乔忠道:“至少也要半个月以上吧……”敖楚戈微喟道:“这就要比我快了……”乔忠无可奈何地道;“我也恨不得他的伤势长不好,但事实上,小哥,我不能这样做……”点点头,敖楚戈谅解地道:“这是你的天职,老丈,不能怨体。”

乔忠继续道:“另外,那‘白龙’尤少君的左胸口割伤盈尺,‘癞龙’余上服肋间硬是被割掉巴掌有的一块人肉,‘力龙’韦海面颊上也见了彩,但他们伤得却不算重,如今业已能够活动如常了,就是尤少君还弱了点……”敖楚戈低声道:“这三个人也都不是好缠的,他们一旦派得上用场,我所受的压力便会相对的增加了!”

乔忠忽然严肃地道:“但是,小哥,你不必在乎他们!“敖楚戈笑笑,道:“怎么说?”乔忠郑重地道:“十龙门’倾十龙之力,都不能占你丝毫的上风,而且弄了个灰头土脸,丢盔曳甲,现下他们‘十龙门’中倒有三龙身受重创,四龙挂彩见血,完好无损的只有‘驼龙’童寿春‘火龙’朱济泰‘魔龙’康玉麟,小哥,十龙全力犹奈何不了你,如今他们受损至此,你又何须顾忌?”咧嘴苦笑,敖楚戈道:“老丈,你忘了我并不完整,此战之后,我元气大伤了!”乔忠正色道:“不然,好生调养,即可痊愈如初,甚至胜以往!”

敖楚戈道:“待我调养竣事之后,他们也差不多全好了,即使方亮与开明堂登不上场子,只那八龙,也一样够我消受的了乔忠迷惘地道:“小哥,莫非你能力敌十龙,还会在意更减其二?”敖楚戈稳重地道:“老丈,你切莫小看了‘十龙门’中的这十条龙;他们个个都是顶尖的好手,一等一的练家子,哪一个也不好招惹;不错,我以一敌十,还重创了他们,但我自己也同样被他们所重创,换句话说,他们力量的总合超过我个人许多,两相比较,我可以一对一、甚至对二、对三,再多我就难保自己不受损伤,他们十龙能用六龙来与我易命,可是我,却只有一条命呀,拼到最后,我完了,十龙仍在,即使残缺,依然能够昂首阔步,重挂招牌,甚至招兵卖马,另起炉灶,我敖某人—但躺下,可就永也没有这一番风光了!”

乔忠怔仲地道:“说得也对,是不宜硬拼……小哥,你莫非还有更高明的应付方法?”敖楚戈道:“目前还没有,到时候,我再相机应变吧,但除非势不得已,我会尽量避免与他们硬碰硬的正面上,那样,没有我的便宜占。”

乔忠谨慎地道:“小哥,他们一一—呢,不讲究武林中的规矩?”敖楚戈问:“什么规矩?”有些微窘的搓搓手,乔忠道:“我曾听人说,武林中讲究的是光明磊落,公平无私,譬喻说不管敌对双方人数多寡,都得以—对—;单挑独斗,不能以众凌寡……”想笑又不好意思,敖楚戈只好吸了口气,神情古怪地道:“不错,老丈,武林中是有这样的规矩,也讲求这样的道义,但是,却要看是什么人物而定,像‘十龙门’,同他们谈这些,不仅是荒谬、要且有如痴人说梦,异想天开了……”乔忠楞楞地道:“他们不管这些?”摇摇头,敖楚戈:“他们不管,他们只讲求暴力,讲求目的,只要能遂所愿,一切手段都在施展之列的,同他们讲武林规矩,江湖道义,更如缘木求鱼,愚蠢得可笑了!”

乔忠揣揣地道:“那么,也就是说,‘十龙门’的人再遇上你,就会一涌而上,来一场群打群杀,任什么道理规矩全都不理不睬?”用力领首,敖楚戈道:“老丈,正是如此,而且,他们也已证实过一次给我看了!”

乔忠愤然道,“简直无耻,如此这般,岂不是和野狗抢食一般无异,还混计么世面,跑什么江湖,又称他哪一门的字号?”敖楚戈笑道:“对了,他们原本不配,所以我虽处劣势逆境,亦不甘受此欺压,咽下这口怨气,好歹总要与他们周旋到底!”

叹了口气,乔忠道:“说真的,小哥,我这几天确实为了这件事摘苦恼,心里有些恍惚,老是迟迟疑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我有心要帮你——不只是像这样消极地帮你;而是要积极的帮你,我曾几次三番考虑过暗动手脚,使‘今龙门’的伤省情况恶化,至少,延缓他们痊愈的时日,但是,在我个人的意愿上说,我很想这么做。不过这却大大违背—了一个大夫的医德.也不见容于自已的良心,我—辈子没做过这样的事,因此,尽管是在想,就下不了手……”敖楚戈诚恳地道:“老丈千万不可如此,你的一番盛意,我是全心领受,你却要考虑到,你自身的处境,老丈,姑且不论你个人的医德与良心问题,就在实际上说,万一你在‘十龙门’的伤者身上动了手脚,而令他们的伤情有所变化,他们一定会追根究底,探索真象的,‘十龙门’的人;个个精明于练,且极多疑,假若查出是你在其中玩了花样,后果就不堪设想了,他们定会对你加以异常残酷的报复,这不是我所愿见的、我也担待不了这样的精神负荷——”乔忠低沉地道:“这层顾虑我也明白,而我—再思量之下.对这一方面的计划竞找不出什么两全其美,不启人疑窦的法子来……”摇摇头,敖楚戈道:“不须了,老丈,务请到此为止,切莫再进—步为我冒险,否则,若有意外,老文爱我始足自害,我就终生不得安宁了!”

乔忠绉着双眉道:“但听你方才的说法,对付‘十龙门’又似并无太大把握?”敖楚戈道:“我说的也是实情,然而,像这种斗命之事,其最后胜负的关键,却并非绝对建立在力量的强弱厚薄上,往往是运气、智慧、巧合等因素也占了极大的比例,如今我势虽不利,也未必就一定会输,倾力周旋之后,我认为我仍有很高的成功希望……”乔忠苦笑道:“小哥,但愿如此,你可不能只是故意说着安慰我碍……”敖楚戈道:“我说的乃是经验之谈,老丈,以寡敌众,于劣势里搏击优势中的对手,我已经历过太多次了,邀天之幸,我大致都能达成目的,至少也落个全身而退;在这样的境况下应该如何挣扎自卫,我夸言一句——也堪称为行家了!”

乔忠道:“这一点我是相信的,但情势对你来说,也实在是太险恶,不能叫我不替你担忧着急!”

忍不住了,乔小倩说道:“敖大哥,你还充什么英雄好汉?你在这里养伤的事,除了我们谁也不知道,你一旦伤势痊愈,悄悄溜走,他们怎会找得着你?”敖楚戈笑笑,道:“我会知道怎么做的,乔姑娘。”

乔忠低声道:“小哥,倩儿所言,也未尝不是一种暂避锋头的法子……”敖楚戈的神色有些忧郁,他沉缓地道:“老丈,多谢贤父女如此的关爱,但事实上却无此可能!”

呆了呆,乔忠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侠情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