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侠情传》

第18章

作者:柳残阳

敖楚戈的目的地是“老汾河”。

由乔忠的嘴里,敖楚戈知道“十龙门”那十龙中的伤者仍然住在他那里;其余的人便在邻近的住家,租了两整幢的房子暂居,一则保护伤者,二则可以收到迅速呼。应的功效。

现在,敖楚戈先要到“老汾河”把形势刺探个明白,然后,他再决定下手的步骤与方法。

掠出后园到了外面,他便不以这种足以引人注目的身法赶路了,他迈开大步往前赶,当然他不会忘记耳听四面,眼观八方,同时,尽量挑有掩遮而且偏僻的地方走。

大约只走出百里多路,他刚顺着一条小径穿过那道窄河上的木桥下面,已突地传来一个沙哑的嗓音:“那个过桥的,你站住2”只急着赶路,敖楚戈倒没提防桥下面会有人,他怔了怔,站住了,一面侧过脸细视桥底,就在桥下河边,一棵低枝叶茂密的树荫底下,三个矮的汉子翘着腿躺在那里,模样倒是挺悠闲自得的。

说话的那一个这时坐了起来,一张瘦削干黄的脸孔上透着狐疑的神色,他打量着桥上的敖楚戈,侵吞吞的又开了声:“伙计,你是打何地来的?”敖楚戈胡乱朝后拈了个方向,道:“那边。”

对方灰褐的眼珠子顺着他的手式一转,眉毛吊了起来,道:“那边?那边是哪边?三家洼?刘集?同安镇?还是莱庄?”敖楚戈靠近了桥栏边,把上半身倚在粗糙的原木桥栏上,似笑非笑地,道:“各位老兄,你们——是六扇门里的人?”哼了哼,那个原来说话的人道:“我们是什么人你就甭管了,能问你的话嘛2自然便吃得住你;喂,你还没明说你是从哪里来的?”敖楚戈耸耸肩,道:“我是从‘刘集’过来的。,’一说出这句话,原来仰躺着摇幌着腿的另两位仁兄忽地都坐了起来,乖乖,好两张凶神恶煞般的黑鬼尊容;黄皮寡瘦的这个冷冷一笑,道:“你要到哪里去呀?”敖楚戈陪笑道:“‘青阳城’,老乡。”

那人站了起来,一个跟斗翻到桥上一——身手倒蛮俐落——他冲着敖楚戈一扬脸,大姆指朝后一点,大刺刺地道:“朋友,闲话少说,我看你形迹可疑,透着老大的下地道,来吧,跟我们走一遭!”

敖楚戈是一付愕然的表情:“跟你们走一遭?到哪里去?”这位仁兄嘿嘿笑道:“老汾河’,这个地名对你有点意义么?”敖楚戈叫了起来:“怪了,你们到底在搞些什么把戏?我是要到‘青阳城’向我二舅拜寿去的,却跟你们去‘老汾河’作甚?你们是些什么人?官差?地保?还是拦路打劫的棒老二?”对方脸色一沉,重重地道:“少装蒜,跟我们到‘老汾河’走一遭,叫童寿春童大当家的当面认你一认,若是没有干系,马上放你走路,要不,你休想过这桥!”

敖楚戈道::这是干什么?童寿春又是么人王?我—不犯国法,二不犯刑律,三不为非作歹,四不作姦犯科,你们凭哪一点要硬带我走?我不认识你们,和那什么童寿春更毫无牵连,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你们还想强行绑架不成?”忽然怪笑一声,那人道:“他奶奶的,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冲着我哥几个鸡毛子喊叫?你也不先弄弄清楚,在这方圆百里之内,我‘三猫子’叫哪一个往东他还敢往西?”“三猫于”这浑号敖楚戈是闻所未闻,再一看这几位老兄的架势举动,他便判断只是地方上的青皮无赖一类角色,或者会两手把式,但料想也强不到哪里去;这三个一定也是被“十龙门”的那笔巨额悬赏冲晕头了,竟然也想横插一腿沾点油腥,敖楚戈觉得好笑,他眯着眼道:“先把话说明白,老乡,为什么各位硬要叫我去见那童寿春?”木桥上起了一阵摇撼,昭,敢情另两位也跳上来了,其中;个双眼赤红,翻着厚chún的仁兄大吼一声,恶狠狠地道:“老子’们就告诉你是为了什么——在你后头的方向,一个往‘同安镇’一个往‘莱庄’,那东边便是‘白杨镇’了‘三家洼’‘刘集’都在前面,隔着体来的地方正好相反,老子问你,你如从‘刘集’来,真的是往这边走?可见你分明胡说八道,存心掩饰些什么,这就透着形迹可疑,既然可疑,你就跟我们上道吧!”

原来是这么码子事——敖楚戈没想到就凭这三个上不了台盘的货,倒还动了如此的心机,把他耍了一转;笑笑,他道:“如果我不去呢?”黄皮寡瘦的一个阴毒地发了声冷笑,道:“在我‘夜猫子’苏二顺面前,这个‘不’字由得你说?”。

敖楚戈干笑道:“二顺哥,大家初见,也交个朋友,你这两位兄弟,又是怎么个称呼法?”

小眼赤红的那位粗声哑气地道:“好叫你知道者子就是‘醉猫子’梁克明,那个位是我们老么‘花猫子’丁勉!”

作了个罗圈揖,敖楚戈一派恭顺之色:“失敬失敬,三位叫我前去遏见那童大当家,却不知为了哪桩事情?”“夜猫子”苏二顺不耐烦地道:“少喽嗦,你去了自然会知道:你有牵连,便只好认命;没有牵连,一拍屁股走你的阳关大路,现在却不是你发问题的辰光!”

敖楚戈咧开嘴,笑嘻嘻地道:“好吧,我跟三位前去便是,但是,在我们挪腿之前,三位也不想问问我姓甚名谁么?”那“醉猫子”梁克明大喝道:“管你他娘的是谁,先跟我们走一道再说!”

“夜猫子”苏二顺忽然一伸手阴侧侧地,道:“小子,你也休在这里反穿皮袄老装羊(佯)了,明着把话抖出来,你是谁?”敖楚戈笑得好和气地道:“我姓敖,敖楚戈,三位。”

三个人蓦地往后跃开,火烧屁股一样连蹦带跳,模样就像叫什么妖精鬼怪吓慌了也似;他们躲出老远方才站住,三个人的脸上全变了颜色,那等惊魂不定,震骇恐惧的瞪视着敖楚戈,一时间全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敖楚戈馒条斯理地道:“怎么啦?莫非我这名姓,对各位也还有点意义?”

三个人,两个在桥的那一头,一个在桥的这一边;三个人对面楞望着,就像被定在当场一般样,谁也答不上腔,回不上话来……敖楚戈双手一拍,摇头道:“列位有兴致站在这里当傻鸟,我可没有功夫奉陪,对不起,‘青阳城’里我得赶紧前去向我二舅拜寿——”猛的一机侩,“夜猫子”苏二顺突然怪叫:“且慢,我们险些叫这狗操的给唬住了!”

那边,“醉猫子’梁克明揣揣地道:“怎么说?”苏二顺急切地道:“这小子定如我们原先所料,只是姓敖的同党,或是前来替姓敖的探路,或是帮着姓敖的出外刺探消息的——如果他就是敖楚戈本人;他的那根钢棒子呢?他那个‘鬼泣环’呢?可见这小子是在冒充,何况姓敖的受伤甚重,断不会这么决便痊愈,从哪一头说,他也不可能是敖楚戈!”

“醉猫子”梁克明的脑瓜里,显然缺少了几条纹路,他闻言之下,不加思索地大吼道:“不错,二顺子,你说得一点也不错,这小子可不正是冒充姓敖的?记得童大当家的曾着人传话,说敖楚戈受伤极重,附近地头对他更十分陌生,之所以能够隐匿遁形,必有人暗中相助,童大当家的还再三提示不可忽略了那暗助于他的人,二顺子,这家伙必然是那姓敖的同党,替他跑腿的狗奴才!”苏二顺咆哮道:“娘的皮,先拿下姓敖的这个党羽。不愁追不出姓敖的下落来!”

于是,“三猫子”立时又扑回桥上,三柄雪亮的“鬼头刀”便映着日光泛起了寒电!

敖楚戈笑吟吟地道:“童寿春的悬赏方式是通风报信黄金一千两,尸首一于五百两,活口三千两,你们就该自己掂掂份量,量力而为,或许通风报信,或者暗中拿毒葯毒死我,都不该贪婪过甚,硬要我这活口去替你们换那三千两金子;可能你们财迷心窍,晕头瞎眼,误以为我是敖某人的同党,可以捡便宜下手,那也只能说你们时运不济,误打误撞上了棺材板,这棺材还有不掀开来等你们受用的?”“夜猫子”苏二顺尖叫:“好杂种,你还待唬?”好整以暇的,敖楚戈一掀外罩长衫,缓缓地拔出了隐插腰间的钢棒子,他笑容可掬地道:“唠,这不是我那根要命的棒子?”接着,胯边盛着“鬼泣环”的黑布套子也亮了亮:“看.这里头装的玩意,圆滚滚的,可不正是那枚圈圈?”斗然间,就像焦雷砸顶,三个人全傻了眼,发了呆!身形暴闪,敖楚戈的钢棒子淬砸苏二顺:“叫你去发财!”强风压头,苏二顺方才好梦初醒,他惊叫一声,慌忙倒翻,但是,明明当头挥下的钢棒子却神鬼莫测的转现到他的身后,就像早已等着他一样,那么不紧不慢的正好敲上了他的尊头!“噗”的一声血水渗合着脑浆四溅,苏二顺这边才*挛着跌下来,拼命扑上来施救的“醉猫子”梁克明刀锋甫往敖楚戈的背上沾,那根尚染着苏二顺鲜血白浆的钢棒子已倏往后穿,快不可言的透进了梁克明肚皮,更将他手舞足蹈的撞翻向木桥下面!

“花猫子”丁勉奋力冲刺,“鬼头刀”猛劈而至,口中厉吼:“好歹毒啊一一”敖楚戈的钢棒子飞弹斜挥,“呛当”—声震脱了砍来的“鬼头刀”,那沉闷的骨路碎裂便也不容于:呛当”声的击撞声中,惨啤着,丁勉打了个旋转,跟着也一头栽下桥去!

嘴里“啧”几声,敖楚戈在鞋底上抹拭着钢棒子沾染的血污,喃喃地道:“钱可不是这么好赚的,三位老兄,对不对!”插回了家伙,他把长衫掩好,然后,又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经过这一场风波,余下的路上,他越加小心了,他不存侥悻的想法,他并不认为下一次的遭遇也会像这样容易打发。

现在,他已来到了这座土岗之下,翻过土岗,即可望见“老汾河”的街景了。

但是,有桩情况的发生却使他不能就这么方便地翻越土岗。

隔着土岗顶尚有二十几步路的距离,他已听到上面传来隐约的谈话声,那是一种粗犷与充满野性的语气——江湖中人惯有的口吻。

敖楚戈立时潜伏疾行,极其小心地往声音传来的方位摸近,就在土岗于上的一处洼沟边,他发觉了五条穿着白袍的身影。

这样的服饰打扮,对敖楚戈来说,可是太熟悉了,咽,“十龙门”中的朋友。,五个人都盘坐在地上,看样子,全是一付无聊又闷气的神态,其中一个大胡子仍在继续他的高论。

“……三爷的伤势不错是有了起色,但也只是说不会死人罢了,要想痊愈如初,可是黑夜里头撤尿——鸟影也没有,他这一辈子,就这么玩儿完定啦;昨天当家的过来同三爷说了些话,三爷在屋里大吼,嚷着叫着,表明了若不亲眼看着姓敖的被逮遭刺,他决不肯先回去……”另一个生了两颗大暴牙的仁兄道:“大当家是在劝三爷回堂口?”大胡子道:“可不,但三爷说什么也不答应先回去,大当家一再开导,并要四爷偕同三爷一起转回堂口治疗,三爷都不干,他摆明了,如果不把姓敖的凌迟碎剐,挫骨扬灰,他就恁情死在外面也不回去!”

暴牙叹了口气:“这方圆上百八十里周围,各处通道要冲,关口隘卡,我们哪里没派不上眼线?哪里未伏下暗校?至少有两百多人分日夜的在四处打转,更休说向这一带的各路同道发出悬赏了,可是,姓敌的人呢?大半月来连个鬼影也不见大胡子“呸”的吐了口唾沫,恨恨地道:“说不定这小于早就逃之天天,脱出我们的包围圈了,不知龟缩到哪个老鼠洞去了,我们却呆鸟一样成天插在这里枯候,也不知要守到什么辰光才算完!”另一个淡麻子抬起头向四周扫视了一遍,无精打彩地道:“俗话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大当家的这笔赏额不可谓不大了,但勇夫何在?十多天下来,连他娘个通风报信的龟孙也没有见到一个,莫不成都被姓敖的吓破胆啦?我操他的八代祖宗!”暴牙哼了哼,道:“胡子说得不错,姓敖的很可能不在这附近地面了,如今难保准他正藏在哪个隐密之所,睡高铺,拥锦裘,更搂着个俏姑娘在温存也未可定,我们一个个都白痴似地窝在这里风吹雨打,日曝霜凌,想想,自己也觉得未免楞离了谱!”

生了双鼠眼的一位冷冷一笑,道:“你们甭在这里发唠騒穷喃咕,凭你们这几个傻鸟,把脑瓜里的纹路合起来也比不上大当家一根汗毛,大当家神机妙算,几时还错过了?大当家说姓敖的没离开这附近就包管未离开,你们懂啥?净放些驴屁,说着说着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侠情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