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侠情传》

第20章

作者:柳残阳

敖楚戈先到了“大南府”的“鸿利粮行”他把自“十龙门”手中索回的三万两赎银还了一万二千五百两给钱锁儿,赵可诗。

三万两银子里,一万五千两是他与“十龙门”的一番苦斗苦缠取自“十龙门”那边的补偿,而二干五百两是他在赵可诗这里应该得到的酬劳,这正如他一贯的作风——多文不取,少一分也不行!当然认为金钱是人本质的异化的集中表现,对青年马克思的思想 ,赵可诗与贾掌柜不但是喜出望外。千恩万谢,更把敖楚戈捧上了天,他们原来根本已不指望尚能退还这一半的赎银了,却做梦也想不到敖楚戈竟然专程给他们送上门来;搂着白花花亮亮晃晃的大堆银子,赵可诗和贾掌柜那曾想到这都是敖楚戈用命换来的,使血染赤了的?在赵可诗和贾掌柜惊喜的阿谀,以及由衷的奉承中,敖楚戈只告诉了他们四个字:“盗亦有道”。

临行前,敖楚戈为了赵可诗与贾掌柜在“瓦窑山”下阵前失调,耍了大大一道窝囊而加以惩罚——他叫过来赵可诗的独儿子赵根泉,狠狠在这胖小子腮颊上拧了一块青!赵根泉是赵可诗的命根子,所谓“打在儿身人们用来表示事物的相似性和共同性的概念。这种观点被称 ,痛在娘心”.敖楚戈狠拧了赵根泉一把,不怕他老子不心痛,更不怕那瘦竹竿似的贾掌柜当不了赵可诗的出气包!

只这一拧,叫他老少三个一起好受,奶奶的!

于是,他又转回了“者汾河”。

敖楚戈特意绕开了好几开的辰光,好叫“十龙门”的人及时撤走,今番他回来,果不然,“十龙门”的人马业已退去!

说真的,敖楚戈不愿这么快就和那些冤家朝上面,尤其不愿在“老汾河”乔家朝面。.旧地重游,仅上几天功夫,气氛情调便完全不同了,数日前的窒迫、紧张、暴房、血腥,如今已换成那样的平静、安详、和煦、柔美。

轻轻的,他敲了敲乔家的大门。

当然,此时此景,可不作兴再越墙而入了。

来开门的正是乔小倩。

无限的关怀,无尽的悬念,无比的思意,全展现于开门的一刹,流露在乔小倩那张震愕之后强烈反映出惊喜意味的清丽脸蛋上。

“敖大哥……”

颤抖又尖锐地呼叫着,若非“男女授受不亲”的礼教观念约束着乔小倩,她可真要一头钻进敖楚戈的怀中了。

敖楚戈温柔地微笑着,容光湛然:“是我,乔姑娘。”

眼眶中涌起了快乐的、希望的泪水,乔小倩异常激动地道:“你回来了,敖大哥,你果真回来了……”敖楚戈爱怜地道:“我怎能对贤父女失信?我说过一定要回来看你们的,我们有约在先,不是么?“抑止不住地抖索着,乔小倩眼泪婆婆地说:“放大哥,真叫人不敢置信——这不是在做梦吧?”

敖楚戈笑道:“做梦?要不要印证一下看?是我咬你的手指头,还是你来咬我的?”“噗嗤”笑了,乔小倩的泪水簌簌沿颊而落:“是你,敖大哥,一点不错就是你,天底下,再没有第二个人有你这份风趣与玩世不恭的诙谐了……”敖楚戈安详地道:“他们都走了么?”乔小倩连连点头:“走了,前天走的,但是爹和我却急得不得了,怕得不得了,因为‘十龙门’那些人那天从外面回来后,立时收拾行装,结付各项费用,但一个个都绷着脸不开口,不说话,人人的模样都阴沉得要命。爹和我也不敢问,更不知你凶吉如何,第二天,他们一大早就全部离去了……”敖楚戈道:“我很好,乔姑娘。”

乔小倩兴奋地道:“看样子你真的很好,敖大哥,你打胜了他们吗?”笑笑,敖楚戈道:“也说不上打胜打败,就算——呃,彼此和解了吧。”

乔小倩迷惘地道:“和解?我不懂……”敖楚戈道:“就是化干戈为玉帛的意思,乔姑娘。”

乔小倩急切地道:“我不是指字面上的含意,敖大哥,我是说,‘十龙门’的人这么恨你,又怎会同你‘和解’?”深沉地一笑,敖楚戈缓缓地道:“有时候,在某些特殊情势之下,人会做一些他原不想做的事;而无论那样的形势是人为所形成抑或天意之所定……”乔小倩巴盼地道:“说给我听,放大哥,说给我听嘛,我要知道你是怎么胜利的,我要详细听你述说打败他们的每一个情节……”敖楚戈笑道:“且过一会,我要先行拜竭令尊……”乔小倩尚未及说什么,院子客堂里,乔忠的身影已一拐一拐地急急赶了出来,他老远望见效楚戈,便呵呵大笑道:“好小于,我就知道你是条铁铸的好汉,打不死的程咬金,我就料及你会平安无事,全身而退,小哥,果然你来践约了!”

乔小倩过去挽着乃父的胳膊,撤着娇:“爹,我要敖大哥马上告诉我们他的英雄事迹,他脱险获胜的经过,马上……”乔忠笑呵呵地道:“傻丫头,可也得请人家进了门,才能说话呀,你没有看到客人还站在大门外?”乔小倩急忙走近,拉着敖楚戈入了大门,边厥着小嘴道:“你还客气呀?这里你又不是没来过,穿墙越壁也好些次了;敖大哥,爹和我都还等着听你叙说你与‘十龙门’纠缠的所有细节,人家好急,你倒稳得篆……”大门关了,隐隐传来敖楚戈的笑语声:“好,好,我会慢慢地说与你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侠情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