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侠情传》

第22章

作者:柳残阳

休看乔晓福受过不少折磨,他那股子宁折不弯的英气,并不因为受过折磨而有所减损,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聪慧之色闪闪生神,当他看见霜儿那副楚楚之态,心神仿佛被什么东西刺伤了一样,一脸的爱怜和关怀,嘴chún嚅动,似是想说些什么话,但,一眼落在其叔乔忠身上时,不禁地要说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痛苦地道:“叔父!”乔忠眼眶子透着润湿,颤声道,“晓福,不要怕,有叔叔在。”

伍彪嘿嘿地道:“姓乔的,你他妈有多大道行,居然敢惹上小女,嘿嘿,今天犬儒主义见“犬儒学派”。 ,乔瘸子也在此,咱们就三头六面,把事情作个交待!”

乔晓福不卑不亢地道:“我和霜儿虽无夫妇之名,却有夫妇之实,你为了霜儿幸福,不该再故意刁难,应该成全我们认识是一个由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过程。号召全党积累经 ,现在只有两条路,一是叫霜儿嫁给我,一是杀了我——”伍彪大声道:“那就杀了你!”

霜儿颤声道:“晓福,别跟爹吵!”

伍彪愤愤地道:“乔瘸子,你要他的命,立刻配个方子把霜儿肚里的坏种拿掉,否则,你们叔侄全要丧命于此!”霜儿颤声道:“爹,你要伤害晓福,霜儿也不活啦!”

她说话时已无先前那般激动,反显得平静沉稳,但话语里却掩不住那股子丝丝冷冷的凄凉意味,谁都体会得出,这女孩子已为感情的内涵和真缔而付出了代价。

伍彪一震道:“傻孩子,爹可不能让你死!”

霜儿凄苦地笑道:“爹,哀莫大于心死,我的心已经死了,活着比死痛苦,谁也拦不住我,爹,只希望我死后,你能重新做人!”

伍彪急急地道:“霜儿,‘天戟门’有的是无数财富,爹愿意用金砌屋,用玉铺地,珠宝如戏,这种日子别人都想不到。孩子,千错万错,都是姓乔的错,我先砍下他两条腿!”霜儿冷冷地道:“杀了他也好,反正我也活不成了。”

花娘子不屑地道:“那个娘们嘴不硬得像块石头,门主你不记得十个女人九个肯,只要那小子一死,我保管小妮子不会死!”

伍彪呢了一声道:“不错。”

乔晓福怒声道:“霜儿,别求他,这种人求他。他会更神气!”伍彪怒怒地道:“先砍下他的两只腿!”话语一落,那两个汉子一腿把晓福踢倒地上,寒光颤闪,一柄大刀已抡在半空。

敖楚戈冷冷地道:“伍彪,立刻放人,否则躺下去的便是你。”

伍彪大笑道:“他奶奶的熊,姓敖的.你自顾尚且不暇、还有胆子管这件事,呸,我伍彪就不情百媚花下,能教你姓敖的有力气争强斗狠,我要是你,早闭上了自己的嘴,思量思量自己怎么样活下去……”敖楚戈轻轻叹了口气,道:“伍彪,这一对小儿女,长得都标致俊逸,郎才女貌,可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又何必要硬硬地拆散他们?况且生米煮成了熟饭,现在我做个现成的媒人,让他们缔结这段良缘,在你来说,这是好事!”

伍彪呸了一声道:“放你妈的屁,这里哪有你放屁的地方他气得口沫横飞,根根发丝直直竖起,大吼道:“砍——”敖楚戈的眉结一皱,一股浓浓的杀气随着那郁结的眉宇透出,朝前斜跨半步,沉凝地凝注在伍彪的身上,道:“给你脸,你不要脸,伍门主,那就别怪姓敖的不留情了,唉,江湖上就是这么多不识趣的人……”长刀一缕,响起一阵劲疾的冷风,那汉子已随着伍彪的口渝,挥刀朝地上的乔晓福双腿上砍下去。

霜儿吓得大叫一声,根根发丝随着抖颤的身躯而披散开来,她不忍目睹这幕惨事的发生,捂着脸轻轻饮泣——“哎呀——”一声,那汉子的寒刀未落,已惨然地翻倒地上而绝,谁也没看出是怎么一回事,只见一缕光影带着丝丝血影又闪耀在敖楚戈的手上。

神色一变,伍彪叫道:“鬼泣环!”

点点汗珠自花娘子额上渗出,她颤声道:“他,他……”有若被愚弄般的愤怒,伍彪问道:“花娘子,你的百媚花怎么失效了!”

满头的雾水,花娘子不解地道:“不可能,不可能——”冷冷一哼,伍彪愤声道:“眼前是最好的明证,证明姓敖的并没有中毒,你只要看看刚才‘鬼泣环’的去势就知道,根本不像是失去功力的样子,花娘子,咱们都估计错误了,错误得几乎要一败涂地,你,告诉我,这倒底是怎么一回事?”摇摇头,花娘子道:“我也不知道。”

淡淡散散一笑,敖楚戈道:“花娘子,错误的造成串连事情的推砌,首先是百媚花对你们的功效有着太多的信心,恁着这份信心,使你们小看了我,而我,就藉着你们这份小小的失误,而硬将百媚花的毒逼出体外……”显得有点不信的样子,花娘子道:“不对,那种毒最会散功,不可能——”瞥了乔忠一眼,敖楚戈道:“这该归功于乔老爷子,百媚花的香味一传过来的时候,乔老爷子已塞给我一颗冰清丸,这颗冰清丸虽不能完全去除掉那股香味,至少也减轻了它一半的毒力,花娘子,你们一时的大意,造成你们一败涂地,这也许是气数,上苍是公平的,对于恶人,从不给予机会……”真俏,得了便宜还卖乖,敖楚戈这一叙说,可把伍彪和花娘子给气疯了,真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任他们狡计干条,终归是一切扑空,他俩互相望了一眼,这一眼包含了无数的埋怨和懊丧,刹那间两人有了孤注一掷的打算——咬了咬嘴chún,花娘子道:“敖楚戈,一时的失利并不意味着是全部的失策,你不需为眼前的利慾而薰昏了头,最后的结果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敖楚戈,你是聪明人,暂时的得意无助于最后的成败,我要是你,应该感到自己的悲哀2”冷煞的一寒,敖楚戈凝重地道:“花娘子,由这一番话,我对你的实力不得不重新估计了,你尚能称得上条理分明,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而仅仅表现你还有几分头脑,可惜,你遇到的对手是我,否则,最后的结果,会成为另一个局面……。”

愈听愈不是滋味,伍彪沉声道:“花娘子,套交情,拉近乎,对他来说都是白搭,今天,咱们唯有活砸硬砸,在手底下见功夫,才是称雄道霸的手段。”

花娘子呢了一声道:“祸是由我惹的,当然该由我来了结这件事。”

怔了怔,伍彪道:“这话怎讲?”

花娘子脸上笑意一敛,道:“若非是我低估了对方,若非我的百媚花失灵,今天将是另一个局面,既然我已造成这局面了,当然该由我来挺,门主,你先给我掠阵,如果我擒不住姓敖的,我花娘子就一辈子,永不得翻身——”这女人狠起来什么鬼话都说得出来,她根本不知兼耻为何物,说出的话句句都能让人脸红,这也是她厉害的地方,任何人遇上她,都惹不起她这种不要脸的缠人法。

皱了皱眉头,敖楚戈冷冷地道:“你本来就不是个好货,这种事对你来说,像穿衣吃饭一样的方便,花娘子,我劝你还是滚一边去,你那点道行在我面前摆不出什么谱……”“呸——”花娘子骂道:“婊子养的,你少逞口舌之能——”杀机一涌,敖楚戈怒声道:“生我者父母,养我者亲娘,你侮辱我的父母,我不给你一点颜色看,你的嘴皮子不会停。

缓缓地朝前一跨,两只眼睛冷煞的凝注在花娘子身上,他那逼人的威势令花娘子一寒,不自觉的退了半步。

花娘子道:“胡花、翠月、碧环一一”依偎在伍彪身边的三个美艳女人始终没吭过一声,这时花娘子一声叫喊,三个人同时应了一声,缓缓据去了身上的那一层薄如蝉翼的外衣,露出了一身暴露而古怪的内衣,上身仅围着一块布,仅罩住了两个峰rǔ,下体是条短裤,两条修长而诱人的大腿,雪白的呈露在外面,更怪的是她们均赤着双足,每人的臂上和足踩上均套着几个铜环,走起路来叮当作响,显非中土人物。

敖楚戈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苗疆之女——”花娘子道:“不错,她们都是来自苗疆!”那胡花操着不太纯熟的汉语,道:“喂,汉家子,你投降做我老公好不好——”苗疆素有生毛如血,落后退化的传说,男女问只讲究男贪女爱,素无礼教之分,胡花看敖楚戈长得朗朗生威,健硕魁武,是个好人材,所以……敖楚戈一摇头道:“要你这种人为妻,只怕绿头压顶……”胡花似是没有听懂,问道:“翠月,他说什么?”翠月尚未答话,花娘子已叫道:“他不要你——”这对苗疆的女人来说,是一种莫大的侮辱,因为苗疆的民风骡悍,个性独特,与汉家礼教迥异,她们选择汉子决不能直接了当的拒绝,必须婉转说明拒绝的原因,胡花自视甚高,一般汉家无不垂涎其色,而敖楚戈人中之龙,视若粪土,对她来说是件十分不体面的事。

胡花怒道:“我要宰了他,拿他的头颅当求踢2”说着、人似轻风般的一欺而入,照着敖楚戈的身上抓来,她架势大开,那样子看得别人目迷神摇,气为之结,这种打法,殊出武学常规,敖楚戈武功虽好,也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这样的对手。

翠月和碧环双双加入,道:“姊姊,我们帮你!”这两个苗疆女子将敖楚戈困在中间,并不舒拳扬腿的急攻而来,而是每人手中一根竹笛,站在一边竞鸣鸣的吹奏出一种丝丝之乐,这乐声古里古怪,入耳后,令人觉得混身懒洋洋的,丝毫没有斗志,只觉得春意撩人,百花俱放。

心底一凛,敖楚戈付道:“这是什么音乐!”

他急忙收敛心神,移身闪避胡花的攻击,他怎么也不想拔剑伤人,仿佛他在一刹那忘却自己是个武人,脑子里所想的,尽是风花雪月,温柔慾涨的念头,这对一个练武者来说,是最忌的事,他明知是件危险的事,但一时间,却无法屏除那些杂念。

那笛声愈奏愈急,愈让人沉迷。

而胡花的攻击却更见凌厉,这情景愈见危急。

花娘子格格地道:“那小于快完了。”

伍彪冷冷地道:“未必——”

花娘子得意地道:“苗疆的女人天生有种与众不同的魅力,她要降服一个人,未必以其古怪异绝的方式来处理他,碧环和翠月懂得胡花的心理,她俩要用‘醉魂笛’克制住姓敖的斗力,然后再擒住强迫他降服,门主,别小看这三个女人,不但是慾海奇范,更是女人中的女人,她们武功怪异,异术称绝,往后对‘天戟门’来说,无异是很大的助力……”伍彪冷冷地道:“未必——”一怔,花娘子道:“怎么?你有什么不满意,我带他们三个娘们来投效你,固然是为了替我的老姘头单宇复仇,但我们还不是肩上你伍家不同的身份,再说,四个女人日夜供奉你,难道说,几天功夫,你就玩腻了,嘿嘿,门主,你也未免太没有良心了,现成的绝福不享,你还想干什么?”伍彪冷声道:“花娘子,有件事我想问问你?”花娘子道:“说吧,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伍彪问道:“你们投效我,真的单纯的要为单宇报仇?”花娘子笑道:“当然啦,难道还有别的目的?”伍彪嘿嘿地道:“只怕你未说真话!”花娘子道:“何以见得?”伍彪长吸口气,道:“你另有目的!”

花娘子讶异地道:“什么目的?”

嘿嘿一笑,伍彪道:“图谋我‘天戟门’门主之位!”

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花娘子脸上尽是不豫之色,她表情变化之多,有若天上的云彩,时时在变,也时时博取别人的同情,那一副楚楚可怜之态。

她哎哟一声道:“门主,你真会怨我!”

面上杀机一露,伍彪道:“我由‘醉魂笛’的曲调上领悟出你的居心,花娘子,你们四个女人慾国称雄,日日夜夜的伴着我,使我有力不从心之感,你们的目的在那里,只要稍有脑筋的人都会想到是怎么一回事!”

花娘子哟哟地道:“没这回事,没这回事。”

伍彪嘿嘿地道:“不必狡懒,我早感觉出是怎么回事了!”

花娘子冷冷地道:“门主,你难道不愿顾全大局!”伍彪嘿嘿地道:“大局,嘿嘿,我和姓敖的本来就没有什么仇恨,他和你们的死活都不关我的事,不过……”花娘子一摇头道:“门主,你错了。”

伍彪冷冷地道:“怎么错了?”

花娘子胸有成竹地道:“眼下你只有和她们合作到底,否则,你会走上绝路,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你是聪明人,不会看不出是怎么一回事!”

愤怒地一吼,道:“你威胁我!”

面孔上的笑意一浓,花娘子道:“不,江湖上讲究的是手段和实力,你既然已入壳中,就由不得你,老实说,你现在只有乖乖地跟我走,否则,眼下就能要了你的命!”

沉冷地凝注在花娘子脸上,伍彪道:“这里都是我的人,你和那三个娘们未必能占到便宜,何况,姓敖的尚在这里,那情况……”花娘子格格一笑道:“门主,孙悟空虽有七十二变,最后还是逃不出如来佛的掌心,你已身不由已,姓伍的,告诉你,你已中了我们苗疆的蛊毒,其毒之害,非我不能解——。”

机凛凛的一颤,伍彪道:“蛊毒!”

花娘子道:“不错,它是一种无臭的毒,暗藏在你全身关节和内腹的每一寸地方,我只要一发动,你立刻没命!”斗然一拳捣去,带着一股子劲激的拳劲,直冲而来,花娘子似乎早已防备了,借势一闪,说道:“别动手,那样你死得更快。”

伍彪怒声道:“我和你拼了。”

他虽运足了劲,可是那股子气始终不能畅顺,伍彪大吃一惊,震骇得不知如何是好,花娘子冷冷地道:“门主,识相点,听我的,两蒙其利,否则两受其害,你是一方之主,眼前的这点形势,你不会看不出来!”

恨恨的一跺脚,伍彪叫道:“我不甘心!”

霜儿一眼看其父面色苍白,颤声道:“爹,你怎么啦?”伍彪长啸一声道:“爹栽了。”

这一声长啸震澈长夜,敖楚戈只觉心神一额,脑中突然一清,胡花再次扑上,他已翻起一脚踢在她的腰上,胡花怪叫一声,满脸怪异地瞪着敖楚戈。

她不解地道:“你居然能抗拒‘醉魂笛’!”

花娘子道:“这是伍门主之助——”

胡花恨声道:“门主.你该死!”

花娘子冷冷地道:“先解决姓敖的,再和伍门主算帐!”

大笑一声,敖楚戈道:“熊娘们,你们这是闹窝里反!”

翠月和碧环一停笛音,恨恨的解下了手臂上的铜环,和胡花并肩一线,胡花大叫道:“咱们用丧命环取他……”六道环影在空中响起一连串慑人魂魄的怪声,仿佛是厉鬼夜嗥,幻化成点点冷光,朝着敖楚戈的身上飞去。

一道寒冷的剑影斜空颤起,和那六道环影刹那间挥洒在一起,空中响起片片叮当之声,泛起无数的火光——四道人影已交识般的扑飞在空中——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侠情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