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侠情传》

第24章

作者:柳残阳

曙色方露,云雾迷漫,晶莹浑圆的露珠在叶便间闪动着晶颤的光芒,这原是晨间最宁静的一刻,但在霸天岭——这份恬逸适宁的景致却早已因为三个怪异的人影而破坏无遗了,这三个人以居中为道,身罩大红衣袍,头顶大毛毡帽,足踏薄履,一双目光炯炯生寒,带着左右的汉子,缓缓在三块并排的石头上坐下,左边的汉子显得痴胖,一件黄袍与他的身材极不相衬;垂目盘膝,仿佛与任何人都无关一样,右边的倚石而蹲,两道眉毛浓而且黑,却独独缺了一只耳朵,与绿袍一映,极为不配,但这三个长袍怪人却安之若素,静静地坐在那里,不言亦不动……。

朝阳美艳的光芒似道道金光般洒落下来,照在三个人身上,有若泥塑一样,一会儿,远处响起一连串蹄声霍尔巴赫(paulheinridietrichd[holbach,1723 ,这阵蹄声时密时淡,却十分有节奏……。

红袍汉子一摆手,道:“摆上吧。”

黄袍汉于喏了一声,从袍子里拿出一块红色令牌,斜斜的掷射在来路当中,只见那令牌上写着:“天下独尊三,朝奉令。”

蹄声渐渐接近,只见一行数骑,缓缓行来,这些汉子跨骑跃来,在霸天岭一飘而落,目光朝这三个人一望,接着看见了那枝令旗,他们似乎谁也不认识谁,当先那个汉子拍拍身上的灰尘,从怀里拿出一个盒,恭恭敬敬的棒在手里,谨慎地在令旗前停下,道:“太湖白云飞朝奉三尊东海夜明珠一颗……”诺,一颗硕大如指拇般的夜明珠闪闪生光的盛在盒子里;恭恭敬敬放在令旗前,那三个如泥塑的人连动都没动一下,仅淡淡地瞄了一眼,那红袍之人挥挥手,示意退下,那副狂傲的德性,瞧在任何人眼里都会有气,而太湖白云飞,堂堂太湖水上巨寇,仿佛遇上大赦一样,感激的朝令旗恭身一拜,转身跨马而去,头都没回一下。

紧接着黑衣老婆子,朴素无比地依样献出一件纯金的巨碗、朝令旗—拜,恭身道:“三手婆婆朝奉金碗一个……”既然有三手之称,不用说,一定是个偷字辈的人物,她显得十分寒怆.但能献出这么—只罕见的金碗也不简单,挥手之下,她也感激的退下。

“大力鬼五朝奉玉瓶一只——”

“莫之鼻朝奉水晶蛋一个……”

“唐全朝奉玉马一对一一”“武丁朝奉朝鲜果盘一个……”

献上朗奉之物,无—不是价值连城之物,而这群献宝之人没有一个不是黑白两道响当当的角色,这三个汉子对这些稀有古怪的宝物名器,显得并不太热络,仿佛早已司空见惯一样,他们看看那些一个个离去的人,已差不多了,嘴角上不禁现出一丝诡谲的笑意,目光全落在最后两个人的身上。

一个是双足已废了持着双拐的老人,他双手挟着拐杖,一停一顿地跑来,伸出抖颤的双手,道:“吴天龙朝奉黄金十两!”

那黄袍汉子不屑地道、“黄金十两!”

吴天龙面上一黯,苦涩地道;“我双腿已毁,无法再在道上做买卖,全年的进帐,仅有这黄金十两,略表寸心,尚请三位笑纳!”

那黄袍汉子鼻子里传来—声冷哼,一柄寒光四射,森冷无比的匕首,有若晴空闪电般的疾射而来,那老人似是没想到对方会骤下毒手,哎呀一声大叫,那柄匕首已射进了他的心坎,倒地气绝而死,双目瞪得像两只铜铃,有种死不限目的余恨最后那个少年仅二十出头,长的白皙细嫩,精光炯炯,瞥了死去的老人一眼,吊而郎当地缓缓行来,朝令旗拱拱手,刚要掏东西,那居中的红袍人道;“桑小乔,你免朝奉!”

那少年桑小乔拱拱手,道:“那要先谢谢你红衣使金锁子了!”

他似乎根本没把这三个人放在眼里,依旧是那副放荡轻狂的样子拱手转身,便慾离去。

“慢着!”

桑小乔像是早已预料到一样,回身淡淡洒洒的一笑,一双目光冷锋锐利地盯着这三个使者身上,道:“还有什么事?”

金锁子嘴chún一绽,森冷地道:“你虽然不要朝奉,可是三尊有令渝传给你,给你一次表现你自己的机会。限你十日之内办到……”吸了口气,桑小乔淡淡地道:“说吧,我早知道会有事了,三尊何曾会白白放过一个人,金锁子、银练子、铁箍子,我桑小乔不怕你们回去怎么说,有一日、我会和三尊明陈事理……”愤愤地呢了一声,金锁于沉声道:“限你十日内拿毒尊敖楚戈的头颅!”

心弦剧烈地颤了颤,桑小乔道:“杀敖楚戈,这令渝我怕难以接受了。”

银练子冷冷地道:“没有你拒绝的权利,这是令谕——。”

桑小乔耸耸肩,轻挑地道:“三尊明明知道我和敖楚戈是朋友,为什么还要派我执行这个任务,我不解,杀人总要有个理由。敖楚戈独来独往,既不犯我,我们又何必去犯他。况且这个人比九头鸟还难缠,遇上他,不死也得脱层皮,三尊难道不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金锁子冷冷地道:“这只怪他有个‘毒尊’的绰号,与三尊名讳犯冲,再说,这个人夜郎自大,与我道朋友处处为敌,多少买卖都坏在他的手里,桑小乔,这就是理由!”

桑小乔淡然地道:“请三尊另请高明,我不接受!”

金锁子叱道:“你敢,桑小乔,三尊的令谕从不更改,十天之内我们等你消息,这段时间,对你来说已足够了,因为你知道在什么地方能找到姓敖的,也知道他的习性……”说完,金锁子略略示意,银练子和铁箍子将那些稀世之物,全搜进了一个袋子,长声一笑;空中幻起红、黄、绿三道人影,瞬快的消逝在霸天岭……。

桑小乔莫可奈何地长叹—声,落寞的孤寂走着……。

他——

桑小乔似乎已有了几分醉意,但他却一杯—杯的直灌下去,他需要酒,需要酒来麻*他,摇摇幌幌的,他斟满了盈盈的杯子,朝坐在他对面的敖楚戈举了举杯,然后一口灌进肚子里,咯咯两声,酒沿着嘴角流下来,抹了抹嘴chún,道:“敖大哥,你也干一杯!”

浅浅淡淡地一笑,敖楚戈道:“桑小弟。你今天与往常有点不同,平常,你是滴酒不沾,你说过,酒会乱性,会误事,今天,你好像存心要把自己灌醉,这倒底为了什么?难道你心中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告诉我,大哥会替你想个办法……”一脸的红润,一脸的迷惘,桑小乔的眼睛红红的泛射着令人寒颤的冷光,摇了—摇头,苦笑道:“暂时不行.先喝酒。”

—摇头,敖楚戈道:“我很难苟同你的说法,咱们是江湖人,江湖人就该有江湖人的本色,有话、痛痛快快地说了出来。”

桑小乔沉默了片刻,道:“我只有藉着几分酒意才有勇气把话说出来……”—怔。有若利剑般的目光紧紧地落在桑小乔的身上,敖楚戈突然觉得他这位年轻朋友变了,橡—层雾围绕着他.使人看不透,分不清,仿如他有种莫名的苦痛和难处,他很看重桑小乔,自始至终都把他看成朋友、朋友有事,他义不容辞地该帮助他,他问道:“我听着!”桑小乔呜咽着道:“现在,你我还是推心置腹的朋友,咱们在这片小酒店里把酒言欢,畅吐离情,待会儿,我离开后,你和我都会为着不同的目的而互相对立,那时候,你眼里的桑小乔巳不是原来的桑小乔,他是唯—要置你于死地的人!”

满头雾水,—片的玄迷,敖楚戈纵是天纵其才,也想不出桑小乔要杀他的理由,人的感情真是难以理解,—会儿亲密如友,一会儿冷冰如仇,上苍给予人的血肉,为何又再给予友情恒移的不定。桑小乔是倏热血汉子,讲交情,重义气,何以,短短数日有着如此的差距,难道入真是善变么?原因是否定的,除非这个人在某些特定的环境里受著某些的压迫……”冷静的思索了一会,敖楚戈道:“你杀我,我不怨你、江湖上原本就是这么一回事,时友时敌,但是,我要死得明明白白,像你这样只说了‘我杀你’王个字。对我来说,这不能予人心服口服。桑小乔,死并不可怕,死得不明不白才可怕……”抓起酒坛子猛地喝了一大口,桑小乔道:“许多事不必说得很明白,我只能告诉你,你那‘毒尊’两个字犯忌。有人不喜欢那两个字,包括我在内——”长声一笑,敖楚戈道:“你身不由已——”桑小乔哼了一声道:“老朋友了。你看我会是那种人么?”敖楚戈沉思道:“我由你内心的痛苦上,已猜出了七八分,桑小乔,你要我死,我愿意为朋友死,但,在我死前,我需把原因弄明白,给我三天时间,三天后,你再动手,那时候我会斟酌这样的死值不值得……”桑小乔呢了一声道:“我并没有打算现在动手,因为我喜欢人在极清醒下做这种事,尤其我的对手是你,你是个可怕的对手。”

敖楚戈哈哈一笑道:“你高估我了,桑小乔,我跟你一样平凡,一样有血有肉,重感情,我也讲道义,不瞒你说,我不愿意咱们的友情就此而断,老实说,人都会怀念过去。”

斩钉断铁地一摇头,桑小乔坚决地道:“不,把过去通通忘掉,像从来就不认识,样;你可以把我看成罪该万死的恶徒,那样动起手来,双方都不会顾忌,你是个剑手,懂得剑道的道理,最忌容情,咱们这是各凭本事,千万别念过去……。”

说完将空酒坛子甬出酒楼外面,仰天一声大笑,抓起放在桌边的长剑,朝店外行去,临去。回头道:“三无后,我会杀你!”

最后这几个字说得好冷,冷得有若寒天里的冰渣子,透进敖楚戈的心坎里,他楞楞地望着桑小乔那摇幌的身影,喟然地一声长叹,无名的懊恼和沉重纷至杏来,这就是朋友,朋友会在一瞬间反目,显得绝情又意外……目光—凝,他看见了洒,酒入愁肠愁更愁,明知是愁,他还是毫不犹疑地灌进了肚子里,酒虽淡,有种辛辣的感觉,忽然。

他脑子里因为一杯酒而闪显出了—个人影……他喃喃地道:“黄三泰!”

黄三泰那佝偻的身子随着岁月而显得更何楼了,他手中拿着那根已枯黄的鱼竿,斜靠在大湖边,苍白的发丝,看起来更老态,一双布满红丝的眼珠子,紧紧的凝注在浮膘上,似老僧入定,这世间仿佛已离他远去……。

在他身后凝立了许久,敖楚戈心底里忽然涌起了无数的叹息,—根竿,—蓑衣,随着岁月埋葬了一个英雄的一生,谁也没想到昔日翻江倒诲,脚跺四湖的英雄人物,会沦落到这—地步,会与湖为伴,以鱼为生……

良久,黄三泰苍老地道:“你来了。”

敖楚戈叹道:“来了。”

黄三泰头也不回,斜靠在那里,淡淡地道:“你不该来。”

讶异的沉思片刻,敖楚戈不解地道:“不该来的来了,怎么三泰,有客……”喂,黄三泰道:“有,不是你,你走吧,这里不该有你……”摇摇头,敖楚戈轻笑道:“不会碍事的,老友,用这种方式对待老朋友,不觉得有点太薄了么?唉,人情冷暖,总不会发生在你我身上!”

黄三泰冷冷地道:“有事?”

“看看你。”

“仅仅看看,不会吧,老友,没事你不会来,说吧,只要我这个老朋友能办得到的,不会让你失望一——”敖楚戈缓缓坐在黄三泰身边,道:“不急,先谈谈你的客人。”

并没有立刻说话,黄三泰身上突然泛起了一阵晃动,仿佛年迈力衰,不胜支持—样,他喃喃地道:“没你的事,少管——”话末说完,斜入湖中的鱼膘—颤。黄三泰迅快的—拉,水面上顿时出现了一条混身雪白的尺余长鲤鱼,他扯上岸后。将鱼钩轻轻卸下,叹息了一声,道:“去吧,临去还要杀生,我实在不忍……”噗通—声,那条鲤鱼已从他手中滑进水里,瞬快而去……细细一揣摸黄三泰的话,敖楚戈只觉话中玄机重重,似有什么事要发生,但他又想不出黄三泰倒底会有什么事……。

远处,忽然飘来一阵琴音,那缕缕的琴声似慕似怨,幽幽之声不绝,传入耳中,只觉心中酸酸如楚,弦然慾泪,黄王泰脸似白纸,那佝偻的身子不禁泛起了阵阵抖颤,他目含泪光,随手将鱼竿掷进湖里,道:“崔三姑——”那是个女人,一个白发苍苍的少妇,说她少妇并不过份,她虽然满头银丝,但那张脸却长得肉白细嫩,看起来绝不是个老太婆,她怀抱弦琴,幽怨的满含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侠情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