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侠情传》

第25章

作者:柳残阳

漫漫雨雾中,自四面八方闪出了人影,朝敖楚戈四周涌来,血,沿着狂泻的雨水流下来,那被雨水冲洗的伤口有着—股子难以言喻的痛苦,他望着那些渐渐靠近而模糊的人影,发出一连串不屑的微笑,虽然他受了伤,他也不愿矮一人截,昂然的屹立着,企待着最后的一击……。

桑小乔惊悸而警觉地抬起头来,仅淡淡地瞄了那些人一眼,急忙撕裂自己长袍的一角,十分仔细地将敖楚戈的伤口包扎好,他那难以掩饰的歉意都处在相互联系和相互转化之中,但这种联系和转化须有一 ,明显的可以从他双目中看出来。

紧紧的扶着敖楚戈,苍凉地道:“老友,你忍得住么?”“忍——”敖楚戈仿佛那雄长的豪情突然间流泻出来,居然不顾伤口的巨痛,仰天哈哈一阵大笑日新天天更新。《礼记·大学》:“汤之盘铭曰:日日新, ,张着口,让雨点滴进嘴里,咀嚼这雨的滋味,他洒脱地道:“这点伤能难倒我?哈哈,老友,你也太小看我了,你看看,这阵风雨,人生有几回能在风雨里这样凉快,哈哈,我记得小时候放牛的一刻,就是这样的雨,我—个人在半山上和牛为伴,天空里雷雨交加,连个躲雨的地方都没有,我只好躲在牛肚子里,一直等雨过去……”.闻言心中一酸,无限的往事片片断断地展现在桑小乔的脑子里,这种小时野外放牛的情景,对他来说.并不陌生,他自己是个牛郎,知道牛郎的痛苦,茫茫草原中,自己像个孤寂的游魂,守着几只牛,望着朝晨的寒露,看着满天的云朵,数着空中的归鸦,在晨昏中。这种日子永远不变,不管是冷是暖.是晴是雨,他的生命里只有牛,牛是主人.牛是生命,—天三餐,永远是咸萝卜干,黑窝窝头,有时还会挨上主人的白眼或毒打、仿佛自己是个没有用的废物,只会吃和偷懒……。

苍苍凉凉地一笑,桑小乔苦涩地道:“你会不会吹那一首放牛郎……”晨昏间,这些牧童唯一的消遣就是吹笛子,那是他们仅有的娱乐,也是打发时间的享受西晋郭象《庄子注》:“天然耳,非为也,故以天言之,所以 ,所以牧笛在他们生命里有着相当的份量,几乎是人人都会吹笛子,笛子从来都不离身。

涩涩地,敖楚戈苦笑道:“我没钱。连个笛子都卖不起,我曾自己做过几支,音律始终都不对,当然那首牧牛郎对我并不陌生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生天生地”,无为无形,可 ,我曾一遍一遍地听别人吹奏过,但我会捉蝉,捉蝉的本事我比人强,因为除了玩蝉外,我只有在溪里头捉虾吃……”那是同样的命运,在同一命运中,桑小乔又觉得自己比敖楚戈强多了,至少他还有一根属于自己的笛子,而敖楚戈却连根笛子都没有,苍苍凉凉地笑了一笑,桑小乔道:“老友,请听我一曲!”大雨中,他从腰里解下了二根油油光亮的笛子,那是他从不离身的东西,从他懂事开始,这根笛子在他生命里就占有了相当的时间,每当他抚摸这根笛子的时候,他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回忆总是件美好的事情……缕缕笛音随着狂乱的风雨响起,袅袅的音律有节奏地扩散着,那美好的音响,使两个年轻的朋友全沉醉在过往的忆思里,两人的精神全凝注在笛声里,回忆中,对身边的敌人有如未觉,全然不放在心上。

这种洒脱的气质,这种傲然无惧的精神,顿时将四周的人看楞了,在耐心和毅力中。崔三姑首先蹩不住了,她哼了一声的反映,认为感觉是纯粹主观的。如贝克莱。感觉论同经验 ,道:“这倒底是友是敌?”金锁子冷冷地道:“有点耐心,他们原本就是朋友,时间愈久,对我们愈有利,你没看见,姓敖的一直在流血,也许我们连手都不要动,他就因流血过多而躺下了。”

一曲放牛郎在拖长的尾音中而消逝,暂短的沉默中,两个人似有重获知遇之感,紧紧地握着手,此刻活动的结果,价值、意义不是由对象给予人的,而是由人的 ,两个人已因这曲放牛郎而将他们之间的友谊更上一层,桑小乔扶着敖楚戈道:“走给你疗伤去。”

摇摇头,敖楚戈道:“只怕那几位朋友不答应……”鼻子里传出一声轻哼,桑小乔道:“他们拦不住我俩。”

崔三姑大声道:“桑小乔,你居然忘了自己的身份,和姓敖的称兄道弟,哼哼,三尊虽然对你另眼相看,只怕也不会原谅你!”这种冷言冷语的话传进桑小乔的耳里,有着相当的不满和愤怒,他斜阴了远远站在一边的金锁子、银练子和铁箍子一眼,脑海里极快的盘旋着脱身之计,但他如意的主意,早落在那三个老江湖的眼里……。

他长吸了一口气,道:“谁要拦住我,我姓桑的第一个饶不过他……”崔三姑有意潦泼,道:“那就要看金、银、铁三位是否答应……”桑小乔冷冷地道:“三位有何高见?”金、银、铁三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他们都很明白桑小乔在三尊心目中的地位,虽然他们是三尊跟前的红人,但和桑小乔一比,又稍为逊色一层,三人中,以金锁子居首,他是个老狐狸,善于运用心机,沉吟道:“三尊有令,请你立刻离开这里……”一怔,桑小乔道:“三尊有令,那好,我和他一块走!”金锁子阴沉地道:“不,你自己离开,姓敖的和三尊有过节,这里的善后就由我们三个替你处理,这样谁也不会怪你了不屑地冷冷一笑,桑小乔道:“这算他妈的那门子狗熊,别人受了伤,不但不予同情,反要趁火打劫,他妈的这许多年的江湖是怎么混的,难道真的愈混愈回头,愈混愈不要脸……”这几句话可将这群自命是个人物的人骂傻直了眼,他们虽知桑小乔狂妄的有点离了谱,但他还不至于当着他们的面损他们,俗语说,人要脸树要皮,这种直接了当的臭骂,任谁也挨不过,连崔三姑在内全变了脸,每个人老脸煞白,愤怒的眼神,已从眼珠子闪露出来。

桑小乔得理不饶人,见他们不吭声,又骂道:“三尊门下如果全是偷鸡摸狗之辈,三尊如何去领袖群伦,你们这些个自认是人物的东西,除了砸三尊的脸门外,别无所长,我看你们趁早让开,免得丢人……”沉寂不语的银练子终于按耐不住了,怒骂道:“放肆,姓桑的,三尊给你的任务你不但不执行,居然吃里扒外,护着姓敖的,好,既然你不把三尊的命令放在眼里,显然是有意背叛了,这是给你一次机会,立刻走人,否则,咱们不会再顾念过去那一段……”淡淡散散的敖楚戈他们这群邪枭凶霸,始终没有表示意见,他此刻已将血止住,一见桑小乔不惜和他们闹僵,不禁有着几分感动,拍拍桑小乔的肩道:“老友,他们找的是我,不是你,你站在一边,看看他们能拾了什么便宜。再说,你也不适宜护着我,那样会落个骂名……”金镇子嘿嘿地道:“对呀,这才像个人物,总不能—辈子装熊,当乌龟,桑小乔,人家都不在乎,你又何必……”桑小乔瞪了那个金锁子一眼,恨恨地道:“不要逞强,老友,凡事都要一个理字,他们是些既不顾义,又不讲理的人,无法和他们讲道义,我虽然是三尊的手下,但却从不和他们为伍,我生平最恨就是这种人,专打落水狗,有种的单打单挑,看看谁死谁活……”银练子愤怒地道:“金大哥,铁三弟,你们他妈的瞧瞧,这是什么话?敢情这小子得了他妈的失心症,连他妈的好歹都不知道,咱们这样苦口婆心地劝他,为了啥?还不为顾念昔日那份交情,你瞧瞧,他不但不感激,竟然还吼起我们了,我们就是块木头,是他娘的熊,也不能让他张狂下去,今几个他听也罢了,不听也罢,咱们先将姓敖的小子搁倒,然后再和他到三尊那里评理去。”

他粗中带细,虽然愤怒到了极点,但本份上还算守得着,并不敢和桑小乔正面冲突,这正是他精明的地方,他知道桑小乔在三尊面前的份量,那不是他一个人能惹得起的,除非三尊支持他们……。

金锁子沉思了片刻,道:“成,咱们先送姓敖的上路——”敖楚戈轻轻推开桑小乔,道:“老友,你站一边去。”

桑小乔一呆道:“你的伤……”

敖楚戈洒脱丫笑,豪迈地道:“挂点彩算什么?从我踏进江湖开始,什么样的场面我没有见过,什么样的伤没受过,今天。

若不和这几位朋友交换两手,只怕他们不死心,你说对不对?”一摇头,桑小乔道:“不对,这不公平。”

敖楚戈拍拍身上的雨水。笑道:“公平?这种人会讲公平?老友,你也未免太抬举他们了,他们只知道弱肉强食,以大压小,对付这种人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谁的剑强谁占上风挺立在地上,有若一尊神般,威武得令人不敢逼视,他的无双剑剑柄已很明显的从外衣里露出来,敖楚戈峙岳似地凝注在金、银、铁三人的身上,—股浓烈的杀机随着他那挺立的姿态而迷漫开来,他慢吞吞地道:“三位,是一起还是单斗崔三姑道:“还有我……”银练子沉声道:“滚开!”崔三姑像是被人重重敲了一记闷棍一样,空有一肚子的怨气和不悦,默默地退在一边,不再吭上一声……。

铁箍子嘿嘿地道:“雨大风大,谁有那个耐心在这里干耗着,喂,敖楚戈,咱们哥三个也不跟你客气,干脆,大伙一起上,谁倒下去谁倒霉,谁叫他自己找死呢……”闻言冷冷一笑,敖楚戈不屑地道:“说的比唱的好听,真他妈的有屁有眼的,真逗,朋友,你的面子比屁股大,所以才会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怪不得三尊在江湖上能自成一流呢,原来都是这种货色,老友呀,我原来看他们跟你一路,还以为是个人物呢,那里想到他们连婊子的嘴都不如!”连指带臭,真亏他们还能站在那里,只气得直了眼,闪了舌,桑小乔心里不是味,嘴里却骂道:“这叫做婊子卖唱——上下一齐来,不要脸到家了。”

铁箍子嘿地一声道:“姓敖的,滚你妈的大洋蛋,我今日若不砸碎了你那身骨头,秤一秤有几两重,看看你倒底是嘴硬还是骨头硬,兄弟,我先上了。”

他身形一移,手里一柄铁扇子已刷地扬了开来,在空中画了个半圈,锋利无比的扇面,狠毒地朝敖楚戈的身上面来。

一缕剑影随着敖楚戈颤动的身子洒落出来,有如羚羊挂角,无影无迹地挥去,又神绝幻化自各处闪过,那飘渺的剑影,不仅仅将铁箍子的铁扇温了回去,铁箍子只觉寒气逼人,森森剑风拂面,冷得有若冬天里的冰渣子。

而敖楚戈长剑柱地,面上浮现着一层不屑的冷笑、—缕发丝随着冷风吹落地上,骇得铁箍子—摸自己头顶的发丝,只觉一大截头发已被那冷冽的剑刃削掉,若不是他自己的头发被风吹落,他还不知道自己在死亡线上转了一圈。

他面色苍白地道:“你……”

敖楚戈淡冷地道:“这是警告,再动手,你当心自己的脑袋。”

铁箍子在江湖上并不是个弱者,那里会在一招之下,被对方削了半截头发,他怎么也不相信自己会这么无能,他怒冲冲地道:“你别他妈的占了便宜便卖乖,我不信这个邪。”

银练子从身上解下一柄通体乌黑的大铁锤,道:“老铁。咱们合手斗斗这个按子养的。”

铁箍子精神一振,道:“好。”

敖楚戈瞪了银练子一眼,道:“你的嘴不干不净,当心我撕了你那两张猪皮。”

银练子听得怒火焚烧,大铁锤一扬,呼地一声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砸了过来,他力大无穷,一柄大铁锤少说也有百来斤,挥洒开来,隐隐生风,颇有劲头。

铁扇子一开一合,铁箍子借机欺进,锋锐的扇面上薄利的照着敖楚戈的胸前画下。两种不同的武器,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攻来,那威势上当真勇猛无比,敖楚戈两面受敌,并不慌乱,长剑在半空中一翻一绞,先化开那大铁锤的沉猛,再逼退铁扇子攻击,身子溜溜了一转,立刻向银、铁两人各攻了一剑。

但他忽视了那个最富心机的金锁子,此人一见敖楚戈背朝自己,眼珠子一转,悄无声息地冲前,嘿地一声,一只手掌有若幽灵般的拍向敖楚戈的肩头,正是他受伤的那只左臂,敖楚戈斜移半尺,只听啪地一声,扫中他伤处,他痛得一个踉跄,面上刹时苍白。

金锁于得意地道:“怎么样?姓敖的,那味道如何?”敖楚戈哈哈大笑道:“并不怎么样,卑劣的朋友,你要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侠情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