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侠情传》

第26章

作者:柳残阳

那是一个朱红的盒子,在重叠的包扎下,终于露出—只姆指般的玉瓶,“血丹”两个字深深嵌进玉瓶中,兰婷全身颤抖。

双手捧着那个小玉瓶,她终于偷到那颗“血丹”了.连她自己都没想到会这样顺利,居然连一个人都没有发现,她深深庆幸自己的幸运,最后她发现其中症结不是幸运而是爹太自言了。自信决不会有人能混进这里此推动事物的变化和发展。 ,不错,别人混不进来,但兰婷可以.因为她是他女儿……。

兰婷知道这里不能久留,惶惊地疾疾而走。当她才转过那个过道的时候,她看见唐妈铁青着脸站在那儿,一根大拐杖横在路当中,兰婷一震《伦理学和唯物史观》、《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成长》、《土地问 ,道:“唐妈——”唐妈严厉地道:“把东西放回去,我不跟你爹说——”摇摇头,兰婶凄凉地道:“唐妈,不要逼我,我必须将‘血丹’带走!”

唐妈一摆大铁杖,道:“傻丫头,你怎么这么糊涂,‘血丹’是你爹的命,这事让你爹知道了一所学校,为建立这一学派的开始。继承了德谟克利特的原 ,谁都担不了责任,婶儿,听唐妈的话,放回去,我决不告诉你爹,他也不会知道!”兰婷眸中盈泪,霍地跪在地上,颤声道:“唐妈,请休帮助我,我不能不这样做,唐妈,从小是你把我扶养长大的,我没了娘,只有爹,你和我,可以说是相依为命,今天,我请你帮我这次忙,是第—次也是最后一次,你不知道这颗‘血丹’,对那个人有多重要!”

闻言后,唐妈心中不禁一软,这丫头是她从小喂大的。两人相依为命,与母女无异,她很爱她替黑格尔的绝对精神,重视黑格尔的方法,以此论证德国有 ,但“血丹”不是普通东西。

她无法背叛主人,—剁脚。道:“孩子,那个人是谁?”兰婷耳根子通红,道:“是,是……”唐妈冲口道:“桑小乔!”

兰婷羞地低下头去,一副令人看了犹怜的样子,唐妈心中不觉一酸,这孩子从小没了娘,孤独的过了童年时光,从小她失了母爱,也失了父爱,唐妈曾给她那些失去的爱,她给了她无限的友谊,她有什么事也决不隐瞒的向唐妈倾诉,她谅解她,也照顾她……。

唐妈长声一叹,道:“我不反对你喜欢桑小乔,可是他决不是个理想的伴侣,孩子,你应该看得很清楚,他是个道地的江湖人,像你爹一样,家并不能约束他,他不顾家!”

任性而倔强地摇摇头,兰婶道:“我不管将来,我只顾眼前,唐妈,你必须帮助我,他快乐我也快乐,他痛苦我也痛苦,唐妈,求你成全我,我会感激你一辈子!”

自古多情空饮恨,痴情女子偏会遇上负心汉,唐妈是过来人,她看得出兰婶已爱得太深了,那是一种真挚而不易摇撼的感情,她黯然地一叹道:“你走吧!”诧异而惊奇的眼神从兰婶目中闪出来,她颤声道:“唐妈,那血丹一一”唐妈坚决地道:“带走!”

兰好感激地道:“谢谢!”

唐妈长吸口气,道:“不过要骗过你爹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必须要有一番布置,孩子,快去,当心有变……”兰婷拭去眸中泪水,对这位养她育她的唐妈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响头,捧着那颗“血丹”如飞地跑去。

唐妈望着这孩子的背影,怔怔地出了会儿神,她突然举起那拐杖朝自己头顶上敲落,一股血液溅了出来,身子一个踉跄的摔倒地上,她喘息地叫道:“有人盗……”底下的话她已无力喊出来了,眼前一片人影晃动,但她心里却十分明白,明白的希望别露出一丝破绽,她晓得这事情后果的严重,那会连累了好几条生命。

那真是一股子神丹灵葯,敖楚戈服下“血丹”之后,不仅伤口已好了大半,连气色都恢复过来了,他想起来活动活动。桑小乔示意他多休息,这其中最快乐的是兰婷了,她看见桑小乔那忧悒的脸上有了笑容,自己也莫明其妙的觉得很开心,做什么事都特别有劲……。

远处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兰婷神情一凝,瞬快地将敖、桑两人推进一间很黑的房间里,她一个人缓缓解开那细柔的发髻,用木梳梳理着长发,敲门的声音终于响了,她寒颤地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满目凌厉的老人,背负着双手,目光如刃地在屋中扫视了一遍……。

兰停紧张而略带畏惧地道:“爹,请进来。”

那老人昭了一声,似乎是故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道:“婷儿,你没出去?”兰婷摇摇头道:“爹,你知道的,我从来都不离开这小楼的!”

那老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仅淡淡地瞄了一眼敖楚戈睡过的软塌,他在屋里破着方步,问道:“婶儿,昨天你去过藏书阁?”兰停一震,惶惊地道:“爹,是谁说的,没有啊,昨天我身子有点不舒服,一直躺在这里,呢,爹,难道藏书阁出了事……”那老人昭了一声道:“是出了事,婷儿,爹是三尊之首,这次‘血丹’被盗,显然是出了内贼,爹要统双门下弟子,必需要查个水落石出,婶儿,你是我的女儿,有许多事你可以直接告诉爹,不要查出真象后,再求爹,那时候爹纵然爱你,当着门下之面也没有办法坦护你:“他说得和缓平实,透着无限的慈爱,听起来简直不像是名震江湖的三尊之首一——天尊兰浩天的口吻,兰婷心弦颤动,惊悸地望着她父亲,她听得父亲内心的愤怒和怨毒,仿佛这件事已认定是她干的,她惶惊地道:“爹,你怀疑是婷儿?”

天尊兰浩天嘿嘿地道:“停儿,爹是干什么的?现场的蛛丝马迹已说明了一切,虽然唐妈掩饰的很好,可是他忘了爹是个老江湖,老江湖的这双眼珠是不容易瞒过的,停儿,告诉爹,‘血丹’在哪里,你只要交出来,爹不再追究!”

兰婷摇头,道:“爹,我没有——”兰浩天目光一冷,沉声道:“婷儿,爹已好话说尽,难道你真要爹全抖出来吗?好,爹告诉你,你那张休歇的软塌上有着泥屑和血迹,这证明此地有人来过,这个人不论是谁,爹会查出来的,婷儿、要爹求你,你才会说实话么?……”兰停哪里想到其父会这么厉害,仅在尾子里略略一瞄,已能看出倪端,她内心中急得百肠干转,怎么也想不出较好的说辞,面颊上一阵青—阵白,嗫嚅地道:“爸,我……”天尊兰浩天道:“你不说也没关系,爸只请你帮个忙!”怔了—怔,兰婷颤道:“帮忙?”兰浩天点头,道:“将你放杂物的那间房门订开,爹想进去看看你里面放了什么?女孩子不能太懒,没事的时候刻找个时间整理整理自己的屋子,唉,总有—天你会做人家的媳妇,太懒的媳妇。公婆都不会喜欢,你说对不对?”兰婷的心几乎要从口腔里跳了出来,她没想到爹什么不好看,偏偏在这节骨眼选上了那间屋子,她摇头苦笑道:“爹,改天再看吧,那里乱得很!”

兰浩天嘿嘿地道:“婷儿,里面有个鬼,他怕见人!”兰婷故作不解地道:“爹,这里哪有鬼,你真会吓人!”

兰浩天一移步,沉声道:“朋友出来吧!”那扇门轻轻一开,桑小乔含笑而立,缓缓走了出来,兰婷吓得粉面苍白,颤抖地挡在桑小乔的身前,道:“爹,不怪他,是我!”

兰浩天脸色铁青,有股子隐隐的杀机透出来,桑小乔毫无惧意的将兰婷推在一边,略略拱了拱手,道:“门主。”

兰浩天沉声道:“你好大的胆子,放了敖楚戈,又盗走了‘血丹’,桑小乔,你目中无人,不将我们三尊放在眼里,我已放出三尊令箭,凡我门下皆视你为敌,现在我给你最后—个机会,交出‘血丹’,追杀敖楚戈,将功折罪……”摇摇头,桑小乔苦涩地道:“‘血丹’巳交给了敖楚戈,门主,在下愿受治裁!”

这句话顿时将天尊兰浩天的怒火勾起来了,他没想到桑小乔偷盗“血丹”,竟然是给三尊之敌——敖楚戈,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恨得—剁脚,道:“你该死。

桑小乔,我门下诸人中,我最喜欢你,你也最能干,但也最调皮,如今你犯了错,王尊无法容你,是你自己动手,还是由我动手?”兰婷颤声道:“爹,你……”兰浩天面上杀机密布,沉声道:“你还求情!”

兰婷此刻不知从何来了一股勇气,居然对其父那冷厉的杀气不加畏惧,她拭去了面颊上的清泪,道:“爹,我并不想求你什么,我知道求也没有用,不过我只有一件事要告诉爹,小乔不能死,他死了,女儿也不想活了,我梦过娘,她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坐在一个黑森森的大林子里,也太寂寞了,我正好去陪她!”

字字句句里,含郁着无限的哀思和无助,她说得真情流露,自然无邪,饶是兰浩天铁石的心肠,也不禁有些酸楚,但,这并不能减轻他心中的愤怒,他愤声道:“好,我成全你!”

一柄匕首从他袖子掉下来,落在兰婷身前,兰婷望着那柄森森寒光的匕首,颗颗泪珠有如银珠般的洒落下来,俗语说虎毒不食子,谁想到其父不仅是冷酷,更是无情得连自己女儿都容纳不下……。

伸手握住了那柄匕首,兰婶颤声道:“爹,你……”那灵快的身子一移,桑小乔一把夺过匕首,道:“不要傻,兰婷,你不该死,该死的是我,这件事与你无关,令尊要罚就罚我,我是条汉子,生不足欢,死不足惧,假如你真喜欢我,就活下去,别让我死不安心!”

凄苦的一笑,兰婷道:“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乔哥哥,我说过,你不活着,我也不活啦,要死咱们就死在一块!”

呼地一脚,天尊兰浩天愤怒地将桑小乔踢翻到地上,那一股劲力十足,竟把桑小乔踢得血流满面,桑小乔站起身来,将鼻嘴间的血迹抹干,道:“门主,我不怪你,你可以打死我!”

兰婶急切问摇手,道:“不,爹,不能再打了。”

天尊兰浩天嘿地一声,道:“将他拖出去砍了。”

话音一落,金锁子自外面走进来,他得意地一声长笑,朝桑小乔扮了个鬼脸,一伸手,点了桑小乔的穴道,提着他往外慾走,兰婶知道桑小乔这一去必是凶多吉少,跃身跑到她爹跟前,仆地跪倒,抓着兰浩天的衣襟,泣道:“爹,请你放了他!”兰浩天冰冷地道:“金锁子,召集本门弟子,当着他们的面将他抽筋剥骨,让他们知道背叛我的下场是怎么样的结果!”此人当真是酷冷得连一丝人情都没有,兰停是那么的哀求他,他都无动于衷,他明知兰婷失去桑小乔活不下去,他宁让兰婷痛苦,也不肯饶恕桑小乔,兰婷眸中流露出一种不能原谅和幽怨之色,自言自语地道:“爹,你好狠……”金锁子嘿嘿地道:“我先将这小子的琵琶骨栓起来,吊在半空,等全部门下会齐后,咱们就开堂处以家法……”他说的更狠,用铁练锁琵琶骨,任桑小乔铁打金钢、铜铸金人,也禁受不住那种痛苦,兰婷知道那种滋味不是人受的。

她吓得全身抖嗦,抓起地上的匕首,叫道:“小乔,咱俩一块死!”

桑小乔目瞪慾裂,吼道:“不准死……”一声幽幽沉沉,有如冬天里刮起的西北风般的冷森,那话声仿佛来自四面八方,只听淡淡散散地道:“姓金的,放下桑朋友!”金锁子闻言大骇,左顾右盼,没有半个人影,他自觉周身功力除三尊外,已少有敌手,凭自己的耳目,居然无法发现敌人藏身何处,楞了楞,道:“朋友,有种出来,何必藏头缩尾的,像个老乌龟的样子,朋友既然敢伸手管这件事,断不会只在那里说风凉话,现在我们当家的也在这里,有事大家还可以商量!”不屑地一声冷笑,那人道:“瞎了眼睛的东西,你敖爷在这里已经半天了.你不聋不瞎,居然连我在哪里都不知道,哼哼,三尊手下如果尽是你这号人物,江湖上只怕轮不到他来施号发令了!”

这声音自四面八方传来,金锁子烧有一身功力,—时间也找不着敖楚戈藏身之处,天尊兰浩天毕竞不同,他仅略略那么一琢磨,朝那小屋里,道:“敖朋友。何不出来一会。”

淡淡散散的—笑,敖楚戈道:“我在这里躺得很舒服,懒得动。”

天尊兰浩天嘿嘿地道:“老敖,躲在那黑不隆冬的地方见不得人,何不干脆出来一见,你是个聪明人,那里待不了多久。”

敖楚戈不是痴人,天尊兰浩天几话里,已表现了极度的厉害,此人能在江湖上自立门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侠情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