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侠情传》

第27章

作者:柳残阳

天空里有股子冷讽的寒意,云层阴霾得令人沉闷,夜翼有若一层薄纱般轻缓的笼罩下来,那栋孤零零的茅草屋里已掌上了一盏油灯,昏黄的灯影中,敖楚戈那么惬意而轻松地品尝着最后一盅烧酒,说是最后一盅并不过份,因为那一壶浓烈的烧刀子早已倒得点滴不存,他有点舍不得,也有种贪婪地用舌头舐着那一盅仅存的货,缓缓往床上一例,酒盅平稳地握在手里,双目平视屋顶,脑子里迥旋着许许多多往事……。

屋外似乎传来一连串细碎又恍如不真切的响声,敖楚戈无动于面衷地眼皮子也不眨一下,可是在他那张微现红润的脸上,有种令人不解的笑意,他是那么不再乎张载认为;“穷理尽性,则性天德,命天理。”以性为自然特 ,也那么不经意地任外面响声不停,似乎外面的一切,与他没有丝毫关系……。

他喝干了最后一口的烧刀子;将那酒盅朝窗外扔去,传来一声碎裂的破碎声音,满意地一笑,道:“朋友,你可来得不巧合,提出存在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主张用存在主义的“人 ,那最后一口的烧刀子,已经被我喝得干干净净,你想舐舐酒盅,那你得到大风地里,去东拼西凄地拾起那碎片子……”话语一落,窗外蓦地飞来一团黑影,圆滚滚地从宙子中间飘了进来,如说是飘,倒不如说是撞,这个人一进屋里,已四平八稳地坐在床沿边,怀里抱着一坛子的酒,冷煞地望着躺在那里的敖楚戈,一语不发地解开坛子的封口,咕噜噜地仰天喝了好几口,润润喉咙,呱地咽了下去,刹时,满屋子的酒香,随着空气传了开来。

敖楚戈恩了一声道:“好酒。”

那个人像是个中老手,一听对方夸赞自己的酒好,精神一振,仰天喝了—口,道:“你不错嘛!还知道这坛酒好,如果你连我的酒都分不出好坏,此刻只怕你已没有机会躺在这里了。”

颇有同感地点了点头,敖楚戈淡淡地道:“我同意你的说法,不过,如果你不是带了—坛好烧刀子,此刻你连站在这里的资格都没有,因为我最讨厌那些不按正门走进来的人,尤其是你,跳窗的人不是贼就是盗,可惜,你还不配称得上为盗……”睁大了一双眼睛。眼珠子里闪过异样的神彩,显然这个人为敖楚戈的豪语和勇气震慑住了,他将那酒坛子托在掌上.嘿嘿地道:“你不问问我是谁么?”敖楚戈冷冷地道:“谁都是一样,我不喜欢的人,天王老子来了,我照样将他扫地出门,你也不例外,好在你有坛子好酒,看在酒的份上,我总算原谅了你。”

那汉子真是快要气炸了肚子,他藉着酒的助力,勇气陡增,顺手将那一坛酒砸了过去,怒声道:“你有没有看过提着灯笼上茅房的一一找屎(死),敖楚戈,我不信‘一笑见煞’能喝下这坛老酒——”那坛烧刀子少说有七八十斤重,经他用力一掷.无异有数百斤之劲,敖楚戈忽然伸手接住,道:“那可砸不得,这酒倒是挺烈的……”他是个酒国奇葩,微微将斗大坛子朝上—仰,呼哈哈地连喝了好几口,仅那么几口,已去了半坛子的酒,那个人看得眼中透亮,心底有事,他肃然地道:“好洒量。”

敖楚戈淡淡地道:“你也不错,能喝这种酒的人都不赖。”

那个人仿佛遇上了知音—样,咧着嘴嘿嘿大笑道:“怪不得别人告诉我,这一趟不会白虚此行,看来传言不假,你不仅武功不错,连酒也喝得像个人物,可惜,咱俩不是朋友,否则,我倒愿和你醉上一醉……”敖楚戈一瞪眼,道:“我是千杯不醉,你呢?”那人道:“用斗计量,我也能喝上三天三夜……”此人好大的口气,用斗计量,能喝三天三夜,这话听在别人耳中,只怕会说他是痴人说梦,但在敖楚戈耳里,那情形使不同了,他自认洒中英雄,自入江湖鲜有敌手,而此人有此豪语,他不禁怦然心动,道:“那咱们可得比比。”

那人嘿嘿地道:“只怕你不敢。”

这话听进敖楚戈耳中十分刺耳,他哈哈一笑道:“天下有什么事我不敢,朋友?听你这股子狂妄的口气,我知道,你是不醉客佟亦哥,很好,我早就想领教领教你的酒上海量,今天你是自送上门、我可不会放过了这种机会,来,来,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较量较量……”不醉客佟亦哥呢了一声道:“好主意,你看咱们该选个什么样的地方……”敖楚戈面上微冷,道:“这里……”不醉客佟亦哥眼珠子一转,道:“这里无酒无肴,如何个比法。”

敖楚戈肚里暗骂了一声道:“老佟,你不会无事而来,—个真正的个中高手,千缺万缺,决缺不了那四两黄汤,我相信你是有备而来,假如我料将不错,门外早准备了数十坛陈烈好洒,嘿嘿,老佟;这地方我挑了,你叫他们摆酒……”不醉客佟亦哥可没料到“一笑见煞”的目光如此犀利,白己自认这件事布置准十分隐密和妥贴,哪想到此人—料便中,他心底里直冒寒意,对敖楚戈肚里的城府,不禁重新估量,他很清楚对方的深浅,俗语说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自己虽有不醉之名,但对方显然亦非弱者,他一拍大腿,道:“就这么:办”随着他的话声,那扇小门砰地一声被推开了,两个粗壮的汉子各扛着一坛烈酒走进屋来,这两个汉子将那两坛酒往地上一放,一言不发转身走了出去。

不醉客佟亦哥嘿嘿地道:“这是山西的二锅头,酒醇也烈,正好对味,敖朋友,咱俩各持一坛看谁先将这一坛酒先喝下,谁就赢!”“行。”

两个人各枪了一坛酒,解开封口,互相望了一服,仰着头,对着嘴,咕嘟咕嘟地干将起来,这两人都是酒国豪客,那一拼上劲,酒如白练一样,凝结一柱,刷刷直流,不见半滴温出嘴外,这种喝法,看起来像喝水一样,听起来有点像神话。

此刻双方俱集中精神直灌黄汤,哪里会理会刚才那俩个运酒汉子,悄悄地溜了进来,静静地站在敖楚戈身后,偷偷地各撤出了一柄巴首,对准仰着头猛灌烈酒的敖楚戈身上戳去,两人手法俐落,快速异常。

敖楚戈喉咙响起一声冷哼,庞大的酒坛子陡地由上而下,砸上那两个汉子头上,他俩闷哼一声,已昏倒地上,而酒坛子已因这重砸之下,一块块地碎裂开来。

不醉客佟亦哥冷冷地道:“你输了。”

敖楚戈不屑地道:“何以见得?”

不醉客佟亦哥瞄了碎裂的酒坛子一眼,道:“难道你已喝光了?”敖楚戈淡淡地道:“不错,这两个该死的东西进屋之前我已喝得干干净净,在时间上我已胜你一筹,他俩想借我全神贯注在喝酒的当口刺杀我,在手段上已显得太卑劣,不醉客。这两个人是你带来的,你必须有个交待,否则,我敖楚戈决不会放过你……”任是天生酒力,不醉客佟亦哥也禁不住有点神幌身摇,他觉得头重脚轻,胸口翻涌,但他脑子里却是极端的清醒、在他预估中,敖楚戈纵能喝下一坛二锅头,至少会有几分醉意,哪想到他不但未醉,甚而连反应都没有受丝毫损害,仅这份功力,已使他骇伯莫名,他知道自己遇上了平生的劲敌,不禁脱口道:“敖朋友,果然非比常人,不过你虽然过了这一关,还有最后的一道难关,你尚没有冲破……”敖楚戈一怔,道:“怎么?老佟,你还想再比下去?”不醉客佟亦哥嘿嘿地道:“这次是人比……”目中精光一闪,敖楚戈笑道:“何谓人比?”不醉客佟亦哥干笑道:“有几位朋友,早已慕名,这次我俩较量酒力。怕不早已来了,他们巴不得你早点躺下,然后先纪你点苦头,再活活地撕了你,你尚有几分头脑,该体会得出我话中之意,当然,你定会追问原因,有人会慢慢说给你听……”愤怒地一笑,敖楚戈呸了一声道:“他妈的,你想拿酒灌醉我,然后再听你的摆布,老佟,假如你有这种坏主意,那你是拨错了算盘珠子,我姓楚的,别无长处,喝了酒就更有劲,不信,你那些狐群狗党,王八羔子全出来,看看我说的是真是假。”

浓烈的酒力已在他血液布满了。他只觉得腹间有股子炙热的冲动,一股子杀气随着这他的话声而充塞在那斜飞的眉宇之间,那神情看得不醉客佟亦哥心里一怕,随即哈哈大笑,他想藉着这阵大笑,掩饰自己的懦怯,道:“老敖,少发你那股了狠劲,现在已由不得你,他们请我来,就是要会会你的酒力,现在咱们已分出高下,剩下的,该是平心静气地来谈谈了。”

不屑地—瞪眼,敖楚戈道:“凭你……”那是—种难堪,不醉客却忍了,他苦涩地道:“我有自知之明,尚不足与你为敌,但,如果有几个像我这样的人,那情形就不同了,也许,你会非得在乎不可,因为你晓得自己到底有多少斤两”休看此人已喝了不少酒,说起话来始终不愠不火,谈吐间犹熊有所分寸,这是—个心机颇深的人,敖楚戈心中暗暗惊奇,不禁对敌我之间的倩势,有了新的看法。

他沉思了一下,道:“请他们出来吧,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属于哪号人物?既然不怕死,我愿意送他们一程……”四面同时响起。—声大响,随着这连串巨响、四个怪异的汉子自屋子四面撞了进来,他们不穿窗,也不走门,而是硬生生地将屋壁撞个大洞,硬碰硬地撞了进来,这四个人脸上惧俘现着一层鲜有的冷漠,团团地将敖楚戈困在中间,敖楚戈漫不经意地哈哈一笑,缓缓斜躺在床上,目光平缓地落在不醉客佟亦哥身上,道:“这就是你的朋友……”那口吻有着极度的不屑和轻视,不醉客佟亦哥心里十分别扭,他朝那四个人施了施眼色,冷冷地道:“不错,他们都是和我一道的,老敖,你不会全不认识,其中,有的和你有过命的交情。”

敖楚戈呢了一声道:“沙狐栗标,飞鼠武鹤,这二位倒有数面之缘,其他两位就不认识了,不过没关系,待会儿大家称兄道弟,不认识也认识了。栗标,你说是不是—一”有沙漠玉狐之誉的栗标,一脸精悍的样子,他曾经见过敖楚戈两次,都是在不甚欢愉的情形下会面,他尴尬地嘿嘿—笑道:“老敖,你众远是这么可爱,我和武兄对你除了几分敬仰外,还真有点恨之入骨,几次想掂掂你的份量,每次都让别人抢了先机,心里老是不舒服,今天,承金蛇剑和唐不文二位兄台的邀请,嘿嘿,我和武鹤便藉机见识见识了。”

这个人果然像个沙漠狡猾的老狐狸,言语中表露出极度的技巧,他避重就轻地将这件事轻轻推开来,金蛇剑和唐不文无形中便成了主使人物,为的是让敖楚戈产生了错觉,敖楚戈哪会不清楚这个老狐狸的用意,敖楚戈心里十分清楚,这八人都是雄踞一方的霸主,怎么样也不容易凑合在一起,除非有能克服住他们的人,否则,他们犯不着合手来对付自已。他畅声地一笑道:“诸位可都是—等—的好手,可惜老余没灌倒我,不然现成的便宜岂不全让你们拾了……”武鹤嘿嘿地道:“老敖,你的名儿,我们是久仰已久了,今儿个大伙凑齐了,可要委屈—下阁下,请阁下跟我兄弟走一趟了……”敖楚戈咆了一声道:“原来是绑架……”金蛇剑面色阴冷地道:“那多难听,老敖,这是请阁下只要走一程,我兄弟便可交差了,路上兄弟负责你有吃有喝,还有玩,我已请了北国第一花白兰花作陪,这是件好事,既不伤和气,又有美人伴侍,这种好事,江湖上除阁下而外,只怕无人有此艳福。”

听起来真是件好事,有吃有喝又有玩。在别人求还求不到呢,但在敖楚戈听来,有如遇上蛇蝎一般,退之犹有不及,哪还敢轻易沾上,他嘿嘿地道:“白兰花的美早已遍传大江南北,可惜我敖某人无福享受,阁下还是自己留着欣赏吧,至于是诸位要请我走一趟,我必须先摸清了底,再表明态度,万一诸位设下了陷阱,只怕我永远也别想再跑得了啦,嘿嘿……”唐不文冷声道:“老敖,这里已布好了网,你休想再跑了,就我们这几个人,那份力量足够和你掂量,识相点,别再吭声,乖乖地跟我们走,路上,不醉客会陪你好好喝两杯。”

轩眉微微上翘,敖楚戈的嘴角微撇,道:“是谁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请得各位来招呼我,各位若不说明白,恕我敖某人说一句大话,诸位的面子恐怕还不够大,咱们可以挖山,嘿嘿,诸位,你们这几块料子还请不动我……”沙狐栗标仰天大笑道:“我说吧,各位,人家姓敖的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侠情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