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侠情传》

第28章

作者:柳残阳

屋子里,欧阳怡萍的脸色十分难看,难看得像是罩上—层寒霜,在森冷中,一股隐隐的杀机寒惧地透出,她出身欧阳世家,是位干人之上,父母之下的千尊之体,平时,上上下下无一不是千捧万尊的高高在上,此刻敖楚戈不仅不为其美色所动。

甚而还不屑和她一会,那种被轻视的羞辱,使她怀恨愤激,满肚子的委屈,她有种慾杀人的冲动是其灭亡的客观基础,必然会引起社会革命,从而导致私有 ,粉面苍白地一招手。

那个女婢恭声道:“请小姐吩咐一一”

欧阳怡萍冰冷地道:“咱们老爷子在来之前,曾咋么交代过……”那少女如数家珍般地道:“百毒者爷子说过,这次欧阳世家选中敖爷做女婿,他答应便罢,不答应便将他抬回来,死活不论……”眸光缓缓落在敖楚戈脸上,欧阳恰萍道:“你都听清楚了,这是家父交待的,敖爷,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是个人。必会走上婚娶之路,我长得并不难看,配你也绰绰有余,你义何必拒人千里,再说欧阳世家家大业大,往后荣华富贵,享受不尽那……”这是善意的规劝,但听进敖楚戈的耳中,直觉热血沸腾,敖楚戈是天地间奇男子,昂昂七尺之躯,岂能贪慕财势而屈就成亲,他有种被羞辱的愤怒,道:“姑娘,权势仅能代表时势,哪能永久,财有时尽,而爱却永恒,不错,人都会走上嫁娶之途,但我的对象决非是你,我宁可娶一个小村姑、无财无势的泛泛之女,只要我们相敬相爱,享鱼水之欢.平平淡淡地过一生,予愿已足,何须求名求利……”刹时,他眼前幻出男耕女织,天伦温馨的一副美景,这种意境是令人向往的,欧阳怕萍自小生长在富贵之家,争名逐利,哪懂得田园之乐,她不屑地道:“敖爷,你的豪情和斗志原来仅是小庙之堂,登不得大雅,我真恨我的眼睛瞎了,竟会看上你,当初我与家父力争,最好后才说服家父,早知这样,我也不须要费这么大的劲,千里迢迢地来求你……”她只觉一股悔意涌上心头,先前的一腔热诚仿佛被一道寒冰撞得碎碎片片,她是个倔强任性的女孩子,愈是得不到的愈觉珍贵,脑海里意念流闪,千百种念头纷至杏来,但总觉得意念虽有千条,没有一样是适合的……敖楚戈闻言哈哈大笑道:“欧阳姑娘,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你可以另选对象,一切都可以从头做起,我与你,原本不相织,你当作没遇上我,这里的误会,便会冰释……”欧阳怕萍哼了一声道:“我丢不起这个人……”敖楚戈不觉一怔,道:“这跟丢人有什么关系、,此事除了你我知道而外,江湖上决不会有人知道,我保证不会告诉第三个人,咱们就好像没发生这件事一样,岂不是两方都好……”欧阳怕萍笑了,那笑意中有着几分苦涩,不仅是满肚子的苦水,一层难以抑制的愤怒由心湖中燃起,她轻轻掠了一下那微乱的发丝,恨声道:“你说得好轻松,姓敖的,江湖上也许不会知道这件事,可是我的亲戚朋友都知道这件事,你该晓得我们欧阳世家是个大家族,历代都有规矩留传下来,这件事经过家族会议通过决定的,已不是我个人片面能改的,虽然我极不欣赏你这个人,可是我已认定了你是我的丈夫,这情形就不一样了,你纵然想赖都不可能了。

这是一厢情愿的事,敖楚戈曾踏过三江四海,黑山白水,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见过,就是没通上这种事,他不愿被人牵着鼻子走,不悦地道:“姑娘,希望你不要强人所难……”欧阳怕萍不饶人地道:“我以同样的话回敬你。”

敖楚戈瞄了凌乱的屋子里一情,道:“我很累了,姑娘,请回吧。”

欧阳怕萍冷笑道:“说得轻松,咱们还没解决呢:“敖楚戈皱了皱眉头,道:“在下不愿意和你们女流动手。姑娘,凡事都适可而止,不要将事情愈弄愈复杂,咱们现在还是朋友,再僵下去,会将那仅有的友谊都破坏了,那岂不是得不偿失的事……”欧阳怕萍笑了笑道:“我也不愿意将我们的关系弄得更恶劣,本来我想用武力逼迫你,现在我发现那不是最好的方法,所以我又改变了方法,这方法你不会反对……”怔了一怔,敖楚戈道:“什么方法?”快意地一笑,欧阳怕萍道:“柔,女人的柔情似水,金钢也能变成绕指柔,我不相信你郎心如铁,顽石不点头,我有信心,三个月内你就会什么都答应了……”她不槐是个聪明温柔的女孩子,略略思考,已懂得运用女人最原始的本领了,这的确是件很辣手的事情,敖楚戈是个铁汉,是块金钢,可是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他能否能突破这种粉红色仗阵呢,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敖楚戈苦笑道:“没有用,我不会上当……”欧阳怕萍怒声道:“你难道是块木头……”摇摇头;敖楚戈笑道:“不,我是个人,是个有感情有理想的大男人,可是我始终保留我的感情,不会滥送感情。如果每个人的感情可以零售,这世上的爱情故事就不值得去童憬……”欧阳怡萍格格地道:“我也不是个感情零售的人,我是有选择地付出感情,决不会随随便便将自己交给一个男人,敖楚戈,你若是用那种令人厌恶的眼光看我,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敖楚戈沉思道:“姑娘,能否将这件事忘了。”

欧阳怕萍摇了头道:“除非你答应娶我为止。”

敖楚戈眉宇一锁,道:“姑娘,这里是我休歇的地方,虽然已被弄乱了,但是我还是愿意留下来,因为这里有种亲切的舒适,如果你要继续胡缠下去,很抱歉,我只有一走了之……”欧阳怕萍哦了一声道:“你可以走,不过我须事先告诉你,欧阳世家的轻功和追踪术是天下第一,不论你跑得多快,跑得多远,我依然在你身边出现……”敖楚戈心中一冷,先前的那股子劲势不禁凉了半截,他是久闻欧阳世家的轻功,传说能赛过大漠里的秃鹰,如真是如传说的那么快速,倒不如和她泡在这里,免得被她追上丢人他思前思后,故意打了个哈欠,道:“我睡了,请出去。”

欧阳怕萍目中满含柔色,道:“你这里太乱了,我立刻请她们整理整理!”她并不须要经过敖楚戈的同意,仅那么一挥手,立刻涌进几名身法快捷的丫头,迅快清理着那些长辈们的尸体,在刹那之间,这栋茅草小屋又恢复了原先的宁静和安适,欧阳怕萍瞪了畏缩在一堆的不醉客佟亦哥—眼,道:“你可以离开了。”

不醉客佟亦哥点头道:“是。”

敖楚戈斜靠在软床上,道:“你可以将解葯给他了,像他这样会喝酒的人世上并不太多。”

欧阳怕萍此刻忽然变得那么温柔和听话,略略一舒手,—颗葯丸自那指缝间流泻出来,不醉客佟亦哥如获生命般地疾快溜出屋外……。

敖楚戈看了看屋子里的摆设,道:“你手下都蛮解人意的。”

欧阳怕萍舒畅地一笑道:“解人意的是我。”

当她说出这句话时,脸上竟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羞意,那红晕的采艳,更增添了几分羞涩的甜美,那神态有若解语花般的丰盈,看得敖楚戈心中一荡,差点被她的美艳所惑,他缓缓将目光转向别处,望着窗外冷清的星夜,道:“你可以走了。”

欧阳抬萍一呆,道:“走,你让我走到哪里去?”敖楚戈冷冷地道:“那是你的事,你总不会跟一个大男人在屋子穷泡一宿吧,欧阳世家也是知书达理的名门大户,若让人知欧阳世家的干金小姐跟—个江湖浪子关在小屋子里,那岂不是让别人当成闲话的资料……”这番话谁听了都会觉得有几分道理,可是听进欧阳怕萍耳中,却全不是那么回事,她幽幽地道:“你不愿意有人侍候你么?”敖楚戈闻言一楞,道:“侍候,哈哈,姑娘,名不正,言不顺,这怎么成体统,瓜田李下,姑娘,那时候百口莫辩,有苦说不出。”

欧阳怡萍暗然地道:“这不须要辩,我已是你的妻子!”愤愤地哼了一声,敖楚戈道:“我可没有你这么—位漂亮的妻子。”

欧阳怡萍笑道:“现在开始你已经拥有了。”

敖楚戈虽然自命风流,但绝不下流,他曾周旋过不少名援仕女间,可是却从未遇上这样的仗阵,饶是他聪明绝世,也筹思不出应付欧阳怡萍的办法。

将心一横,敖楚戈道:“随你怎么怎么说,反正没有这回事。”

欧阳怕萍轻柔地道:“天不早了,你说过你很累,歇着吧。”

她是个女人,女人有女人的本性,有刚烈的一面也有柔和地的一面,她现在已抛弃了武林女儿的刚性,换成了地道少女天性,柔和地回眸一笑,张开那张樱桃般的小口,一口气吹灭油灯,屋子里刹时识成一片漆黑……。

敖楚戈一震,道:“你干什么?”

一阵如幽兰似的少女原有的气息,随着轻盈的呼吸飘进敖楚戈的触觉里,他混身一阵抖嗦,手不自觉地一摸,摸到一个光滑的玉体,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敖楚戈霍地坐起来,急忙地道:“这,这……”低低的,有种难以抗拒的磁性,欧阳怕萍道:“不要那么忸怩,我是属于你的!”敖楚戈急声道:“胡来,你会后悔一辈子。”

欧阳怕萍冷声道:“后悔,敖楚戈,我将自己呈献给我的丈夫,是件乐意而又光荣的事情,有什么可后悔的……”敖楚戈唉地一声道:“姑娘,你这是何苦,咱们并不是夫妻。”

欧阳怡萍伸手搂着他,道:“可是我选中了你,这是事实敖楚戈冷静地道:“单方面的选择并非绝对的,姑娘,事实是可以改变的,立刻穿上衣服,咱们当它没有这回事。”

凄凉地一笑,欧阳怡萍道:“我的身子你都碰过了,居然能当它没有这回事,敖楚戈,亏你还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居然会说出这种话,你当我欧阳怕萍是什么样的女人,是个土娟,是个婊子,看我下贱,呸,你错了,我欧阳怕萍好说是欧阳世家的千金,如今还是*女之身,并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人,我不过是做了你的妻于,不得已……”她像是愈说愈伤心,颗颗眼泪不禁簌簌的抖露下来,敖楚戈是块铜,是块铁,就是怕见女人的泪水,他顿时惶乱的一跃下床来,道:“姑娘,有话好说,别哭……”欧阳怡萍哭声更响,道:“你不娶我,我这辈子就哭定了。”

敖楚戈道:“先穿上衣服,再说话。”

欧阳怕萍哼声道:“陆,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敖楚戈恨声道:“好。这里让给你,我走好了。”

欧阳怕萍道:“你敢?”

楚戈一怔道:“姑娘,我怕什么?”

欧阳怕萍冷冷地道:“你非怕不可,只要你动动身子,我就张口大声呼叫,屋外有许多江湖人物,他们都会冲进来,看见我这副样子,不用问,他们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那时候,你会变成一个万恶不赦的采花贼,敖楚戈,你招不起这个罪名,那样会毁了你一世的英名。”

这是一针见血的狠招,欧阳怡萍不仅能硬能软,也能狠、她最会利用机会,这机会她利用上了,敖楚戈果然被唬住了,他开始顾忌起来,脑子里付思这女人下一步要干什么?不屑地一笑,敖楚戈道:“我不在乎你叫,这种事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真金不怕火炼,有什么手段你尽可施出来。”

欧阳怡萍冷冷地道:“我不信,你何不走走看。”

敖楚戈哼了一声,转身朝屋外走去,他是个很倔的人,生平素不受任何事的威胁当他冷静而坚毅地移出了第一步,他.知道此事断不会这么简单地善了了……砰地一声,那扇门被重重地推开了,屋子里的欧阳怕萍忽然一声大叫,那油灯不知什么时候已被点燃了,她畏缩地覆着那床被子,抖额地叫了声:“爹……”屋门口凝立着一个满面清瘦的白髯老人,他面上冷清得没有一丝表情,非常怨毒地瞪着敖楚戈,良久,他才冷冷冰冰地问道:“我可以进来么?敖爷!”敖楚戈淡淡地道:“有何不可,请——”这老人目光冰冷地望了床上的欧阳怡萍一眼,脸上忽然掠过一层令人寒惊的杀气,朝敖楚戈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敖楚戈冷笑道:“该问问你的女儿。”

那老人哼声道:“你知道我是谁?”

敖楚戈冷声道:“欧阳世家的——百毒先生”百毒先生闻言大笑道:“一笑见煞”果然尚有几分眼力,居然一眼看出老夫是谁,嘿嘿,敖楚戈,这是咋么回事?你似乎应该提出个合理的解释吧。”

敖楚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侠情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