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侠情传》

第29章

作者:柳残阳

黑暗而深长的一条甬道,两房石壁间镶嵌着间隔的玻璃灯,在昏黄中又透着眩耀,潮湿的水珠湿淋淋地流下来,沾在鞋上,有种透凉的感觉……。

甬道尽头,霍然开朗,是一个方圆甚大的石穴,两旁怪石上嵯峨,顶钟rǔ石斜垂义精神改造黑格尔的辩证法。承认世界统一于物质。早年接 ,在耀眼的光影下,显得十分雄伟。

一个面容憔悴,但长得却十分美好的少女,露着一双水幽幽、雾淡淡的双眸,访佛含郁了无限的忧悒和哀伤似的,斜坐在一张白熊皮垫的椅于上“用语不确切”。主要著作有《人脑活动的本质》、《一个社会 ,白袍少女握着受伤的腕子,凝立在这少女的身后,显得十分恭谨。

那少女如雾的目光在敖楚戈身上一瞄,道:“你就是有‘毒尊’之称的敖楚戈?”点点头,敖楚戈笑道:“姑娘大概就是幽灵女了。”

幽灵女喂了声道:“幽灵谷和你家无恩怨,你进谷后,一连杀了玉秋的几个家仆,手段可谓太狠太毒,敖朋友,能否将杀害他的理由告诉我们,假如他们真有该死之处,那也怨不得你。”

这少女说话的声音恍如银珠颗颗在五盘里旋转,圆润而溜滑,悦耳中透着一股子磁性,令人有种亲切和蔼的喜悦,敖楚戈细细打量这位名传天下的情圣白玉秋夫人,只觉她第一眼看去并非顶美,但当你看过第一眼后,你会想看第二眼,愈看愈好看,她不仅一双眸子长得令人沉迷,那挺直的鼻子,红红的樱chún,俱有种令人无法抗拒的吸引力,怪不得情圣白玉秋肯为她抛家弃子,连命都送掉了呢?她确实有值得追求的地方……。

敖楚戈淡淡地道:“姑娘,这些人并非死在我手里,敖楚戈虽然是江湖草莽,但向来不屑以毒施人,姑娘是个明眼人,如果是在下用毒,只怕无法瞒过你……”幽灵女凄凉地一笑,道:“敖爷,毒虽然不是你施的,可是由你带进来的!”一震,敖楚戈道:“我……”幽灵女点头道;“有人在你衣服上施了手脚,计算好你停留在这里时间,那无影之毒在特定的时间里扩散开来,白三丁等便是这样中毒的,而你自己却浑然不知……”敖楚戈全身一颤,道:“百毒先生……”他想起百毒先生是武林中第一位用毒的大行家,这两天他们相处在一起,百毒先生一定是暗中施了手脚,他敖楚戈可谓是天下第一条好汉,却想不到被百毒先生所利用,他只觉一股怒火涌了上来,沉声地明了一声,双掌重重地一击。

那少女微笑道:“百毒先生可是欧阳世家那个老毒物?”敖楚戈道:“正是他。”

幽灵女幽幽一叹,道:“你远来这里,我已料到是他的杰作,敖爷,凭你在江湖上的名声和地位,决不会和这种人为伍,他一定是用某种手段将你套牢了,逼着你来这里……”敖楚戈不置可否地道:“姑娘,百毒先生和你及白玉秋倒底是为了什么?有这样不共戴天之仇,而他自己却始终不愿露面——”幽灵女幽幽地一叹,道:“种因于寒玉珠,祸起于拒婚!”敖楚戈一怔道:“这话怎讲?”幽灵女笑道:“白家和欧阳世家是武林中两大世家,白家是以武功称雄武林,欧阳世家是以用毒名传江湖,欧阳世家慾修习一种炼烈之毒,苦无冰寒之物相辅,须知炼火之毒又称地狱之火,其理却取之放热毒,任何人都无法抗拒那火炼之苦,非用白家的寒玉珠护体不可,在这种情形下,欧阳世家便找人提亲,慾将百毒先生的掌上明珠的欧阳怕萍嫁进白家,给玉秋为妻,但条件是要自家用寒玉珠下聘……”敖楚戈哦了一声道:“有这种事?”幽灵女恨声道:“玉秋那时痴情于我,天下人皆尽知,一力拒绝,欧阳世家提婚受拒,引为莫大之耻辱,时时极思报复,但白玉秋武功凌驾欧阳世家甚多。欧阳世家始终没有机会,可惜玉秋几年前得了一种怪症,昏睡若死,若非寒玉珠能集天下之寒,只怕早就尸腐人朽,哪里能用玻璃棺木盛装至今……”敖楚戈料不欧阳世家和白玉秋之间尚有这么多的曲折之请,他脑中意念流闪,沉思道:“姑娘,能否让在下见白玉秋一面。”

幽灵女摇头道:“恕难答应,敖朋友,你的态度暖昧,况且那颗寒玉珠是唯一保住玉秋生命之物,若不慎落入欧阳世家之手,岂非置玉秋于死地……”敖楚戈一笑道:“姑娘,敖某人虽然受制于欧阳世家,但决非是那种是非不明,黑白不明之人,假如我料得不错,白玉秋可能是中了一种葯物。才会昏睡至今,百毒先生已差点使我陷于不义,在下断不会再盗取那枚‘寒玉珠’……。”

幽灵女惊诧地道:“敖朋友,百毒先生会放过你么?”敖楚戈冷笑道:“若非他以姦术陷我,在下早就想和他斗斗了,姑娘,这件事在下既然知道了实情,决不会再为其所利用!”白袍少女突然道:“小姐,你听……”远处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那少女变色道:“有人进入灵仙洞——”她显得十分惶惊和不安,身子急切地朝左边跃去,转一个弯,已进入隔壁的洞穴之中。

这个灵仙洞中灯火通明,正当中停放着一口透明的玻璃棺木,那棺木中,一个身穿蓝袍的年轻人平稳地睡在里面,他那脸上丝毫没有病容之色,仿佛睡着了一般……一个身穿黑袍的老入稳健地站在玻璃棺前,他背负着双手,嘴角上有一种嘲弄的冷笑,似乎对身后的幽灵女们不屑一故的傲气,幽灵女苍白地道:“是你——”百毒先生冷冷地道:“你下应感觉到意外,我早晚都会来!”幽灵女道:“你要干什么?”百毒先生手里一扬,一颗夺目耀眼的清莹玉珠已然握在他的手掌心里,他嘿嘿地冷笑一阵,道:“我要这颗寒玉珠。

玻璃棺中上前方的小四方盒里的珠子已不见了,幽灵女惶乱无助地叹了口气,低声的问道:“寒玉珠已在你手里,为什么还不走?”百毒先生道:“我在等你。”

幽灵女一怔,道:“等我干什么?”

百毒先生深沉地笑道:“当然有事,江湖上都知道“寒玉珠”是白家的祖传之宝,现在落在我的手中,我不想让太多的人宣扬出去,所以我故意发出声响,引你们进来……”幽灵女变色道:“你要杀我灭口。”

百毒先生道:“除了这个理由,我想不出更好的理由要我等你……”幽灵女想不到欧阳世家的百毒先生心肠惩的狠毒,不仅要占有“寒玉珠”甚而要杀人灭口,她气得混身抖颤,目光冷厉地瞄了站在洞外的敖楚戈一眼道:“你会失望——”百毒先生得意地道:“幽灵谷中那些白玉秋的家奴全已死在者夫的手中,此刻没有人能救你,幽灵女,念在你一片痴情的份上,你最好能即刻自尽,免得老夫动手……”幽灵女冷冷地道:“别忘了,这里还有一位敖楚戈!”百毒先生闻言哈哈大笑道:“他有东西握在老夫手里,不怕他会救你。”

冷冷地一笑,敖楚戈不屑地道:“百毒先生,你所拥有的把柄已不足以威胁我了,在下岂是任人摆布的人,你利用我毒害白玉秋的家仆,再潜进这里盗犬寒玉珠,其心可谓甚毒,在下倒要请你留下那颗‘寒玉珠’立刻滚蛋,否则,休怪在下不容情……”长笑一声,百毒先生嘿嘿地道:“敖楚戈,你知道我在这里的目的并不是单单为了对付幽灵女,其中,你也包括在内。……”

敖楚戈哼哼一笑,道:“这个早在意料中了,你不是个慈善的人,断无留下活口的慈悲,百毒先生,也许你估计错了,敖楚戈并不如你想像的那么浓包,也许你自己首先就付要出相当人代价。”

百毒先生得意地道:“你千万别忘了,老夫是用毒的专家。”

他对自己那无敌的毒功一向具有相当的信心.而江湖上对欧阳世家的用毒手法也一向推崇备至,在他想像中,自己只要略略施展手法,眼前的这几个人全会如意地倒下去。可是当他说完这几句话的时候,他的脸色突然变了,变得紫青而恐怖,他蓦地推开那双手掌,那颗“寒玉珠”尚晶莹的平放在掌心之中,但他的目光却不一样了,他仔细地望着手中的珠子,一瞬一瞬的……敖楚戈冷冷地道:“怎么?那珠子不对劲?”百毒先生恨声道:“这不是寒玉珠。”

幽灵女冷笑道:“何以证明……”

百毒先生怒声道:“寒玉珠乃是天下寒宝,此珠郁含了天地至寒之气,握在手中愈握愈寒,而它却不是,不仅没有那股冰寒之气,握久了反而有种余温,幽灵女,你这一手瞒不过我,我所以没有将这颗珠子收进腰里,就是要证明它的真假,幽灵女,寒玉珠在哪里?”幽灵女冷涩地道:“百毒先生,你果然尚有几分头脑,还能知道“寒玉珠”的特性,不错,这是颗假珠子,至淤那颗真正的‘寒玉珠’,只怕你找不着了,玉秋早料到你会有此一招,所以才会用这颗假的来瞒过你,这只怪你瞎了眼睛……”愈听众气,百毒先生恨声道:“告诉我,那颗‘寒玉珠’在那里?”幽灵女冷冷地道:“你自己有眼无珠,找不着“寒玉珠”居然还有脸来问我,老毒物,请你立刻滚出幽灵谷,否则……”愤愤地一扬手,掌心中的珠子,有如殒石般地被掷在地上,一声碎裂响后,那颗珠子被掷得粉碎,百毒先生双目如赤,杀机盈眉地道:“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幽灵女冷声道:“你不敢,欧阳世家的毒功并不能吓住任何人!”百毒先生恨声道:“白玉秋戏耍我,我要他不好过……”说着,身子一移,缓缓朝玻璃棺前行去。

幽灵女睹状大骇,掠身挡在玻璃棺材前面……。

她混身抖颤地道:“你要干什么?”

百毒先生嘿嘿地道:“我要将白玉秋从棺材里揪出来。他虽然是死了,也休想安安稳稳地躺在那里,唯有这样,你才会说出‘寒玉珠’的藏处,嘿嘿……”幽灵女哆嗦地道:“你好狠!”百毒先生冷笑道:“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他一步步地逼去,幽灵女全身戒备地守在那里、她已蓄满了功力,准备那致命的一击……”。

白袍少女怒声道:“我来杀这贼种——”她年少气盛,激于当时的义愤,一掠身形,入似疾射的箭石,猛地朝百毒先生撞去。

百毒先生大笑道:“找死。”

他仅那么一挥手,一股浑厚的大力已撞在白袍少女的身上,那少女哇地一声大叫,人已坠落地上,她满脸都是鲜血,颤声地道:“小姐。”

身子不停地颤抖,已是七孔流血而死。

幽灵女颤抖地道:“你好狠。”

百毒先生大笑道:“这种飞蛾扑火,自寻死路的一并不值得同情,幽灵女就是例子,你识相就告诉老夫那颗‘寒玉珠’在哪里,老夫保证不伤你一丝一毫,如果你倔强得不肯说出,你的下场将会和这个丫头一样,可别怪老夫,事前没有告诉你。”

幽灵女悲伤地道:“你连我一起杀了好了。”

她见自己的丫环被这个满手血腥的人一掌击毙,心中的确是难过极了,她自知自己决不是这个老魔头的对手,早死晚死都一样,不如拼将全力和他一拼,挥起右手,迅快地拍了出去。

百毒先生嘿声道:“你想死?还没那么容易。”

他主要的目的是寻找那颗“寒玉珠”,岂能让幽灵女立刻就死,一移身形,右手疾快地朝幽灵女抓去。

幽灵女吓得一移身子,只觉一股冷风吹体,她混身抖颤得啊了一声,仿佛中了一下暗劲似的神色刹时苍白。

百毒先生冷冷地道:“你已知道老夫的厉害,何须再倔强下去……”幽灵女悲凉地笑道:“告诉你,那颗寒玉珠已被我吞进肚子里,你要想得到那岂不是痴心妄想!”百毒先生一震道:“真的?”幽灵女冷笑地道:“你值得我骗么?”百毒先生嘿嘿地道:“那更好办了,我只要开开你的肚子,不伯找不着那颗‘寒玉珠’,幽灵女,这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老夫了。”

他是个急性子的人,一听说寒玉珠在幽灵女的肚子里,巴不得立刻将她放倒,用剑挑开她的肚子,但这个人毕竟不同于—般人,他是个老狐狸,狐狸就有狐狸的眼神和智慧,只那么略略地瞄了幽灵女一眼,他不禁笑了。

幽灵女一怔道:“你笑什么?”

百毒先生嘿嘿地道:“你骗我,姑娘,寒玉珠乃天地间至寒至冷之物,你如果吞了,此刻只怕早已成个冰人了,嘿嘿。我百毒先生可不是好骗呀,丫头,你还是说实话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侠情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