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侠情传》

第31章

作者:柳残阳

居少德呸了一声道:“你看我姓居的就那么霉气,什么事都让我碰上?嘿,告诉你,这河两岸都是绿柳子,在这躲上个三五天,自己不出来,谁也休想找上。”

田二嫂那浑圆的胸峰在透明的纱衫那里隐隐浮现,居少德可不是睁眼瞎子,他上前绵贴着田二嫂,满嘴的胡渣子弄得田二嫂痒痒的,田二嫂呸声道:“你这叫做坐以待毙。”

居少德的手已伸进她的衫裤里,嘿嘿地道:“谁说的,我已联络了道上的朋友,这两天他们就会赶来,在这会合后,大伙研究研究,是躲还是和他斗斗,那时咱们人多势众,不会怕他姓敖的单枪匹马!”

田二嫂侵依在居少德的怀里,媚笑道:“你心里又急了,哦,可别那么把持不定,昨晚上还不够销魂呀,呸,你呀,唯一的缺点就是经不起勾引!”

居少德哈哈大笑道:“我这是叫及时行乐,管他娘的敖楚戈是谁?只要我居少德能和你乐一乐,嘿,天大的事也得先搁在一边……”田二嫂呢了一声道:“你先上床等我,我去洗洗就来!”

居少德哈地一声,一溜烟地转进田二嫂的厢房里,田二嫂婬邪的脸上有着一股难以觉察的笑意,她轻轻朝窗外招了招手,立刻有两个精悍的汉子伸出头来,田二嫂指指屋里,那两个汉子一顿首,很快地消逝而去。

嘴里哼着低级小调,居少德一进屋里,迫不及待地将衣服脱得一丝不挂,躺进被窝里,他眼睛望着房门,见田二嫂散散懒懒地踱进来,道:“你怎么去这么久,急死人了。”

田二嫂婬荡地笑道:“你也不是老牛吃嫩草——头一回,干嘛急得像条狗一样,这种事要慢慢来,双方才能领赂到个中滋味!”

她斜靠在床沿上,居少德伸出毛毛大手拖她进被子里,她—推居少德,半咳半怒地道:“猴急个什么劲,老娘总要先培养—下情绪——”居少德大笑道:“我只要略施手脚、包你受不了,急得像条狼。”

田二嫂哼声道:“那可不一定,田二嫂虽是久旱之地,可不在乎你那点露水,凭心而论,你那点道行还满足不了我。”

居少德哈哈大笑道:“小騒货,看我今天不整得你死去活来,张口求饶不可,那时候你才晓得我姓居的长了一根好东西。”

话语方落,那房门被推开,一条人影疾掠而来,舒指朝床上的居少德身上穴道点去,居少德呀地一声大叫;道:“什么人?”窗外另一道人影已穿射而入,在他身后重重地拍了一掌,居少德赤条条,光溜溜的,被这两个人轻易地制服了,他委赖地坐在床上,道:“你们是……”床前的那条汉子,一脸的刀疤,道:我一一疤面人;他是吴拐子,大伙都是老朋友了,你不会健忘得那么快,居少德、你一定不会怨我们在这节骨眼上不上路,只因为田二嫂她不想这样地死……”居少德身上穴道受制,有威发不出;此刻定晴一看,才知道这两个人是和自己有过数面之缘的疤面人和吴拐子,他楞楞地道:“二位,何以这样对付我?”田二嫂道:“理由很简单,我们不想死!”

居少德怔怔地道:“死?谁会要你死……”田二嫂道:“别叫,居少德,敖楚戈追杀的目标是你,如果你落在他手里,他一定会追问你还有些什么人?你并不是个硬骨头,准会将我和他们招出来,那时候,咱们大伙都活不成了,还不如先收拾了你,将你送到敖楚戈那里,也许大伙都有个转机……”摇摇头,居少德道:“我压根没想到这回事,二嫂,这事你没直接参与,他们二位也是临时插上一脚,姓敖的哪会知道的这么多。二嫂,不要自取死亡,大伙联手也许还有话说,如果你们妄想拿我和姓敖的交换条件,嘿嘿,你们是大错特错。”

疤面人冷冷地道:“错不了,姓敖的倒是江湖上的一条汉子。”

居少德鼻子里哼一声,道;“这件事主谋者是这位田二嫂,他不会那么傻蛋的就此罢手,我居少德是背定了黑锅,二嫂,现在我才知道当初上了你的当,如果不是你怂恿我,我也不会去联络那么多朋友,结果你自己不出面,由我代劳,姓敖的已认定是我干的,嘿嘿,如今你又耍出这招,未免太狠毒了。”

田二嫂冷冰冰地道:“这只怪你姓居的不开眼,上次当、学次乖,我田二嫂可不是省油的灯,白花花的银子会白给了你,呸,你也不是小白脸!”

居少德怒声道:“你们要把我怎么样?”沉思片刻,田二嫂道:“很简单,将你交给姓敖的,把这件案子给了结,他会认为所有参与的人都死绝了,不再过问这件事,我们也不再担惊受怕,过着这种提心吊担的日子。”

居少德呸了一声道:“你做白日梦,你也不打听打听敖楚戈是何许人?他岂是个普通的混混?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田二嫂,别自我陶醉了,这法子不灵……”田二嫂嘿嘿地道:“灵不灵在我,你看我的好了,吴二拐子,你治人的法子最多,他该怎么处理,我全权交给你。”

吴二拐子大笑道:“我先点他的哑穴,让他一辈子不了口,再斩掉他的双手,让他不能写字,那样他想向敖楚戈告状都无从告起,你觉得怎么样?”居少德颤声道:“你……”田二嫂淡淡地道:“随你怎么办了,反正敖楚戈只要他的人,我们便如他的意,你动手吧,我已和姓敖的约好,在天香楼会面,那时候,咱们便可高枕无忧地爱干什么便于什么了。”

居少德颤声道;“田二嫂,你不能一点情义不顾。”

田二嫂冷涩地道:“这是你自己送死,谁叫你自动送上门来,如果我不收拾你,姓敖的便会收拾我,如其两蒙其害,倒不如牺牲你一个人!”

说着转身出房了,居外间里刹时传出居少德那凄厉的惨呼,田二嫂嘴角上浮现出一丝满意的笑意……。

天香楼的另一间房间里,敖楚戈冷静地在沉思着,他想不出自己的义弟——。

司马紫青何以会在一夕之间全家暴毙,虽然他根据残留的蛛丝马迹,已追寻出条线索,并且已殊灭了几个元凶,但离那阴谋主使者的距离尚差上一截,如果司马紫青是江湖道上的朋友,还有话说,但司马紫青不过是一介书生,舍他而外,素不和道上朋友往来,横遭惨死,未免有点太说不过去。

半个月来,五矮子、胡麻子、刘少春、四脚猫,已在他的千里追踪下伏法,可是能了解内情的居少德尚逍遥法外,根据眼线的消息,此人藏匿在这附近一个女人家里,这个风尘中的女人到底是谁,就非他目前所能了解了……。

咚咚,一阵敲门声……

敖楚戈冷冷地道:“进来。”

田二嫂有若一只粉蝶般地飘了进来,敖楚戈仅淡淡地瞄了一眼,挥手道:“请出去,这里要姑娘!”

田二嫂哟地一笑道:“敖爷,别这么颐气指使得这么不客气,我田二嫂可不是卖的。如果不是冲着你敖爷在这里,嘿,拿花轿抬也抬不进我来,敖爷,你是留客呢?还是不留……”淡淡地一笑,敖楚戈目中精光一露,道:“你是那个约我的人?”田二嫂眉开眼笑地道:“除了我田二嫂有能力找到你外,天下能和你敖爷愉情幽会的人只怕不太多,敖爷,你等的人就是我……”眉头紧紧地一锁,敖楚戈道:“请坐,二嫂,你约我有事?”婿然地笑了笑,田二嫂媚笑道:“敖爷,别那么拘泥,你应该先看看我长得如何,瞧瞧我是不是对上你的胃口,然后咱们再谈别的事!”

敖楚戈会意地道:“美是挺美,可惜老了点——”一摆手,田二嫂格格娇笑道:“嘿,你这个小杀千刀的,真会挑剔,不错,我田二嫂是老了点,可是风韵犹存呀,凭这点,那些嫩芽可差得远了。”

敖楚戈苦涩道:“田二嫂,我不擅于谈风花雪月,咱们还是路归路,桥归桥,谈点正经里的事,否则,我没这个耐性跟你穷磨菇。”

田二嫂眉开眼笑地道:“看不出你敖楚戈还是个鲁男子,居然一泓清水不起波,连我都没放在眼里,对我来说,这是女人最悲哀的事情,论姿色我并不差,论谈吐也能够上格,可是在敖爷眼里,我是猪八戒照镜子——一两面不是人……”冷冷地一笑,敖楚戈道:“田二嫂,咱们是一不沾亲,二不沾故,你派人送口信,约我来相见,如果仅是为了和我调笑几句,可以到此为止,若真的有事,你请直说一——”田二嫂点点头,道:“行,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敖爷,传说你在半个月内连连追杀了五矮子、胡麻子、刘少春、四脚猫几个人.听说你还不歇止,正在追寻居少德!”

眼珠子一亮,敖楚戈正色道:“不错:这儿个人是我杀的,他们惨杀司马紫青一门,罪有应得,居少德是主凶之一,当然也是血债血还,你跟我提这件事,莫非居少德请你做说客?”田二嫂凝神地道:“先告诉我,杀了居少德是否肯借此罢手。”

摇摇头,敖楚戈肯定地道:“假如居少德是最后一个凶手,当然就此罢手,如果还有别的人道遥法外,那我是决不放手!”

沉思了片刻。田二嫂很稳重地道:“咱们来个交换:你要居少德的命,我可以帮你,但,你也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敖楚戈冷冷地道:“这要条件?”

“喂”,田二嫂得意地道:“唯一能提供居少德藏匿地方的就是我,敖爷,假使你本愿意,我不勉强,可是没有我,我敢夸口半年内你决找不着他……”敖楚戈直打量这个女人,由她的容貌和言谈间,他知道这不是个容易对付的女人,看神色她不仅难斗,还是个难惹难碰的江湖女人,他沉吟道:“我明白了,田二嫂、你就是那个藏匿居少德的女人,也是他的情妇,俗语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怎么能将他出卖,这在江湖规矩上,是禁忌!”

田二嫂不以为意地道:“无他,杀人者人杀之,我犯不着和这种人去玩命,再说你敖爷我也惹不起,今天我甘冒江湖大忌来会你,当然我也有我的目的,只要敖爷你点点头,我负责将人给你送来。你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他……”敖楚戈冷静地道:“你的条件一定很苛!”

摇摇头,田二嫂道:“一点不,只借重敖爷三天时间,不出力,不动手,三天—过,敖爷放手一走,谁也不欠谁,这种便宜事你都不干,往后想我都不容易!”

敖楚戈哈哈两声道:“二嫂,你还没告诉我,哪条线上的买卖……”田二嫂哟地;声道:“我是个女,人,能做什么大门面的生意,当然女人永远是女人,于的是半掩门的买卖,敖爷,不怕你笑我,这行生意是百业中最难干的,我不过是请教爷帮个场!”

她没全抖出来.敖楚戈已猜个八九不离十,他气得想喷饭、做梦也没想到这女人居然请自己去当暗门子的镖客、但,他表面上不露丝毫声色,仅淡淡地道:“花二天时间,换个居少德,说起来并不难——”媚丽娇艳地—露齿,田二嫂道:“这种好事天下少有.敖爷是答应了。”

敖楚戈一摇头道:“还没有,田二嫂,听起来这事很单纯,往里久再—想,事情就不那么简单了,你不会仅要我在贵宝号那里于坐三天。别说,有更札手的事等着我……”面颊上彷佛罩上一层寒霜,田二嫂道:“不错,我要借重敖爷这块招牌,在我们这行道里竖立大旗是不容易的事,如果没有几个很体面的角色,很难闻名立万,我田二嫂虽是女流,野心并不比你差,要干就狠狠地干,不干干脆歇手,而敖爷,‘一笑见煞’在道上可说是顶天立地,正是我理想的助手,当然我不会白借重你,咱们是四六拆账,有我的,少不了你的,三天后,我双手奉上居少德,从此各拍屁股走路,谁也不管谁——”敖楚戈冷冷地道:“抱歉,田二嫂,你的条件我不满意。”

这一着很出田二嫂的意料之外,她对自己一向很有自信,只要道上的买卖,她一出面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而今日,她可说是使出了混身解数,可是敖楚戈却丝毫不动心,她粉颊上有着一丝冷意,道:“敖爷的意思……”敖楚戈淡然地道:“第一,我不须和你谈条件,更不会和窑姐儿的事扯上半点边儿再说你最终的目的并不那么单纯,假如我料的不错,司马紫青的事你不会一点不知道,第二居少德不过是条鱼,我网已张好了,不怕他跑了,犯不着去领你这份情,而且凭你田二嫂在地方上的人头,并不比我差,何须真正地需要我敖楚戈。”

刹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侠情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