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侠情传》

第33章

作者:柳残阳

那里看起来像片店子,有豆腐干、花生米和陈年烧酒,可是说是店吗,又不像在做生意,冷冷清清的店里,客人没几个,伙计却有七八个,这些伙计与普通的店小二又有几分不—样,全是浓眉竖眼,腰里鼓鼓的剽悍汉子,更怪的是这些伙计并不招呼过往的客人,进店歇脚,有客人上门,反而摆出—副不喜欢的面孔,令客人果足不前,自动离开,或者客人看见这群伙计那副穷凶恶煞的形像,自动过门不入,另寻店家,那才怪了,这片店于不做生意,他们到底在于什么?这问题愈来愈耐人寻味了……。

此刻,敖楚戈仆仆风尘地朝这片店子笔直而来,他用大毡帽拍拍身上的灰尘,刚要进门,抬眼看见二个不十分友善的伙计当门而立有机哲学即“过程哲学”。 ,不觉微楞,他跨步进店,谁知那两个伙计没有丝毫挪挪身子让他进入的意思。

怔了怔,他笑道:“这里是店吧。”

一个伙计点点头,道:“不错,是店。”

敖楚戈笑道:“既然是店,总该让我进去呀。”

那伙计摇摇头,道:“客倌最好别进去,今儿个店里头的东西全卖光了,掌柜的吩咐过,现在只剩下一点零星的豆腐干,几斤烧酒刀子,没有办法做生意,你最好到别家去!”

敖楚戈呵呵一笑道:“有几斤烧刀子已经不错了,这段路可真长,累得我想找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嘿,老实说,看见你们这个店,仿佛回到自己的家一样,先让我进去歇歇腿……”哪知道敖楚戈说了这半天,那两个伙计并没有感动地连忙让开,让这位客人先进店歇歇脚,两个人的脸反而拉得更长,好像晚娘见了前妻的孩子一样,冷森得没有一点亲切之感,右侧那个伙计冷冷地道:“客倌,店里的东西可贵得很!”

敖楚戈一楞,随即呵呵地道:“那好办,只要有价钱,我都付得起!”

那两个伙计见他说得这样豪爽,似乎不便再说什么?互相瞄了一眼,只有让开,让敖楚戈进去,敖楚戈一进去,立刻点了二斤烧刀子,一盘花生米,一盘卤豆腐干,他先斟满了一小盅烧刀子,刚举杯,道:“好酒。”

站在一边的伙计,嘿嘿地道:“客倌,请先付账!”

敖楚戈一楞,道:“东西还没吃,那有先付帐的道理!”

那伙计干笑道:“这是小号的规矩,先付帐后享受,嘿嘿,小店地处僻远,什么样的人都会碰上,有的客人吃完了抹抹嘴,仗着有几分气力,连打带闹地走了,小号吃过不少次这样的亏,掌柜的曾交待过,凡带刀配剑的江湖朋友最好少接待,否则就先付帐——”敖楚戈莞尔地道:“有道理,多少——”伙计煞有介事地播弄着算盘珠子一道:“五两……”敖楚戈一楞,道:“五两,这是黑店——”伙计面上一冷,不高兴地道:“客倌,小号并没有拖着你进来,你爱吃不吃,现在你酒菜未动,嫌贵请走,小号决不拦住你!”敖楚戈将酒一口干尽,道:“不贵,不贵。”

伸手掏出五两银子掷给那个伙计,那伙计似有不信的掂了掂手中银子,楞楞地望着敖楚戈,缓缓离开。

那两斤烧刀子去了一半,敖楚戈已显得有点昏昏沉沉,摇摇晃晃,用筷子挟着花生米往嘴里乱放,力不从心,十颗有九颗搁到嘴外面,那几个伙计冷眼地瞅着他,肚子里都在暗中冷笑,似乎都等着他醉倒……。

站在远处的一个店伙撞了撞身旁边的另一个店伙,低声问道:“陈仁,你葯下了多少?”陈仁小声道:“差不多了,你瞧这小子已经摇摇晃晃了。”

话声方落,敖楚戈已一头栽在桌子上,呼呼地睡将起来,陈仁非常得意地道:“哈山,怎么样?”哈山嘿嘿地道:“这小子真是命绝,叫他别上店,他偏要进来,咱们如果不是要接那一票‘货’,也不用费这么大的事!”话声方落,远处已响起一连串辘辘车声,店里的伙计全有点紧张,两三个人已站在店外,朝大路上望着,一辆黑蓬马车朝这里急驶而来,车上是个帽沿压得极低的配剑汉子,他挥着鞭子笔直而来,停在小店门口。

那汉子一跃而下,道:“谁负责接货?”哈山急声道:“请问你是……”那汉子冷傲地道:“李少秋……”哈山问道:“那李婆婆……”李少秋道:“我娘在车里。”

哈山回首道:“陈仁,快请毛六——”

陈仁应了一声,很快地转身进去,不多时,一个满面阴沉,额骨隆高的中年人,缓步行了出来,哈山恭声道:“六爷——”毛六目光略略一瞄李少秋道:“李朋友,货可到齐了?”李少秋略略哼了一声道:“六爷何不自己去瞧瞧货色?”毛六连声干笑道:“哪里,李朋友可否请老太太入内奉茶,咱们点清货后,立刻奉上银票!”

李少秋昭了一声道:“好。”

他启开车门,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太婆从车内缓缓走了下来,李少秋似是十分孝顺,双手搀扶着他母亲,温顺地将他娘领进店里,这老太婆看上去一眼慈祥之色,可是那眼角间却有股子令人寒惧的无情之色。

那老太婆目光一瞄店里,忽然发觉敖楚戈醉伏在桌子上,不禁略略一怔,冷冷地道:“这是什么人?”。

哈山急声道:“一个过路的客人,我们已下了蒙汗葯——”老太婆双目寒光一露,道:“我无情婆不喜欢有外人看见我们交货,毛六,道上的规矩你该懂,这样容易坏事——”毛六嘿嘿地道:“这个你放心,这个人临晚进店,我们怎么好推出去?好在我特制的蒙汗葯已发生作用,最少六个时辰以后,他才会醒过来……”无情婆哼了一声道:“我不放心——”李少秋握剑道:“娘,我去杀了他!”

无情婆婆摇头道:“用不着,出了漏子毛六负责就行了。”

毛六干笑道:“当然,当然。”

毛六上前道:“老太太不喝两盅烧刀子。”无情婆婆坐定后,道:“点货!”

无情婆婆二摇头道:“我在谈生意的时候是滴酒不沾的,‘货’全在车里,他们的眼睛我贴油布,耳朵灌了洋腊,一共是六箱,请你的人抬进来!”

毛六一点头,道:“哈山,进货!”

哈山一哈腰,立刻和其余的伙计走出店外,不多时六口黑箱子全抬了进来,无情婆婆冷冷地道:“拿银票——”毛六嘿嘿地道:“不急,老太婆,主人有命,指定了要那位.方城主的女儿方小苹,不知是否在里面?”无情婆婆冷笑道:“只要有名有姓的,我无情婆婆没有弄不到手的。”

毛六肃然地道:“方城主一方之霸,其女方小苹足不出户,天天不离其母亲身旁,不知老太太用何法能将此货弄到手的……”无情婆婆嘿嘿地道:“只要一根冰糖葫芦!”

毛六一怔道:“可否说详尽一点?”

无情婆婆一摆手道:“这是买卖上的秘密,恕不告诉……”毛六倒很识相地道:“不谈,不谈。”

李少秋一指第二口箱子,道:“那箱子里就是方城主的那一票货……”毛六一挥手,哈山和陈仁立刻启开那口大箱子,只见—个眼睛被蒙住,双耳封腊的少女,访佛吃了定心九般地乖乖坐在箱子里。

毛六急忙道:“通通进库!”

李少秋身形微晃,道:“咱们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谁也没有看清楚他的长剑是什么时候出手的,仅仅看见一溜寒光,很快地就拦住了哈山和陈仁,逼得他俩站在那里,不敢有丝毫举动。

毛六嘿嘿地道:“这是什么话?咱们合作多年,什么时候有欠过你们母子一文银子,无情婆婆,这样做未免绝了点……”无情婆婆笑道:“道上的规矩,江湖上的行情。咱们谁也别忘了。”

毛六一点头,道,“行。”

说着掏出一张银票,是正记钱庄的保票,李少秋略略—瞄,神色立刻变了,道:“六爷,怎么只有三千两!”毛六故意一怔道:“没错呀,一个五百两,六个三千两!”

李少秋不悦地道:“光是方城主那一票也不只三干两,六爷,你怎么愈长愈回头,也愈来愈寒伦了,嘿嘿,其余的咱们不谈,单方小苹就少给万两!”

毛六干笑道:“开玩笑,咱们是按以往规矩——”李少秋眉宇一缩道:“指定要人行情不同,我们母子冒了生命之险,专门张网摔人,六爷,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方城主那一票货咱们不卖啦。”,毛六一呆道:“这……”无情婆婆站起来,道:“孩子,咱们起货上路,有货不怕没人要,干脆咱们将方城主的货送回去,他至少也得给咱们十万两……”毛六唉了一声道:“好,算你们娘俩狠,喏,这是万两银票”李少秋从他手中一把夺过去,略略一瞄揣进怀里,无情婆缓缓站起来,干笑道:“咱们是银货两干,六爷,老身告辞了。”

毛六嘿嘿地道:“不送,不送。”

他娘俩一离开小店,毛六立刻命哈山和陈仁将这六口箱子搬进了屋内,当他们快忙乎完的时候,他们全楞了,敖楚戈在什么时候离开店中,居然没有一个人看见……。

哈山摆摆手道:“管他的,也许他醉歪歪地离开了!”

陈仁紧张地道:“咱们赶快告诉六爷——”哈山哼声道:“要告诉你去,我可不去找骂挨——”无情婆婆和李少秋出了店门,立刻跨进蓬车,李少秋挥洒着长鞭,赶着蓬车向原路驶去。

无情婆婆忽然道:“孩子,停车。”

李少秋诧异地道:“娘,什么事?”

无情婆婆道:“我觉得不点不对劲,这蓬车好像比平常重了点。”

这老太婆心好细心,她不愧是老江湖了,一进车子,由那颠簸的车痕上,发觉卸货后与先前的样子有着显著的不同,李少秋回身道:“娘,没什么。”

无情婆婆哼声道:“六口箱子卸下后,在黄土路面上应该只有三分厚的泥痕,现在,哼,却有五分,仅比那票货在车上轻了二分,显然,咱们车上有点古怪!”

李少秋哈腰在车底下溜了一眼,什么也没发现,他不解地一望无情婆婆,无情婆婆瞄了车顶一眼,道:“朋友真会选个地方睡觉!”

车顶上,一个汉子睡意犹浓地在那里呼呼大睡,彷佛根本不知道车子已停下来,无情婆婆的话声沉重有力,可是那个人不理不应,犹自睡得方憩。

李少秋惊声道:“娘,他不是……”

无情婆婆寒着脸,道:“那店子里的醉猫!”

长剑霍地拔了出来,李少秋沉冷地道:“娘,杀了他!”

无情婆婆一挥手,道:“有胆子跟踪咱们母子,决不是简单人物,孩子,不要急,娘倒要先会会他,看看是道上的那一路朋友!”

她沉声地喝道,“朋友,不要再装疯卖傻,何不直接见见?”敖楚戈哈哈一笑道:“道上有个规矩,朋友伸伸手——就得分一口,二位贩卖人口,大发利市,总不能独吃独喝,不照顾一下这穷朋友……”无情婆婆目中寒光陡盛,道:“朋友,如果只是为了伸伸手,百八十两银子,尽管开口,我无情婆婆决不会那么小气,如果,你另有所图,嘿嘿,我们娘俩可不是省油的灯,大伙可要周旋周旋了。”

敖楚戈哼声道:“无情婆婆,你未免太不够朋友了,日进斗金的人,居然像施舍别人样的仅百八十两,你自己留着吧,还没看上那一点——”李少秋怒声道:“朋友,对我娘不可无礼!”

敖楚戈冷冷地道:“李少秋,少在我面前充字号,逞好汉,你们母子俱有一身的功夫,却专干这种丧尽天良,拐骗幼儿的下三滥勾当,我早已耳闻已久,今天总算让我碰上了。”

李少秋略惊道:“你是六扇门的鹰爪?”敖楚戈摇摇头道:“他们请不起我,我也不会干那件事。”

无情婆婆长长吸了口气,道:“俗,语说,长江之水渊远流长,既然同是道上的朋友,咱们何不交个朋友,朋友,请先通个名,有什么条件说出来,咱们可以慢慢商量。”

敖楚戈冷笑道:“只怕我说出来,二位会吓被服!”

李少秋哈哈大笑道:“除非是‘一笑见煞’敖楚戈,能让我母子魂飞胆寒,放眼江湖,能入我李少秋眼里的人并不多。”

敖楚戈点头道:“承蒙抬爱,在下正是敖楚戈——”李少秋闻言霍地倒退好几步,神情一变,道:“你是敖楚戈?”无情婆婆神情一变,道:“错不了,孩子,咱们退……”敖楚戈哈哈两声道:“二位只怕走不了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侠情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