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侠情传》

第34章

作者:柳残阳

蓝蓝的天空里,几只归鸦在黄昏里闲雅地投向山林里,浓密的大林中,此刻正有几个人守在林中一角,数道目光,齐朝大路上望着,他们俱是青一色的武林人物,个个都身怀长刃,太阳穴隆隆鼓起,显而易见俱有一流身手的江湖之士。

一道蓝蓝的响箭自空中射来,这群人俱是一震,心里同时说着:“来啦。”他们全将身子隐匿在林中一隅,仅探出一个头,望着来路。

远处,一个淡雅而温和的青年斜跨马上,东眺西望地浏览沿途向晚风光,似乎并不知道这里正有许多人在专程等着他的——敖楚戈那凌厉的目光朝这里略略一望,嘴角上不禁噙着一丝不屑的冷笑,他自言自语道:“看不出有人会在这里拦截我!”他仿佛不知一样,缓行而至,大笑道:“朋友,敖楚戈人在此,请出来一会!”那几个人俱缓缓走了出来,令人诧异的是,他们并没有含有一丝敌意,脸上俱流露着一层笑意,但在那苦涩地笑意中,却似有种难以言语的凄苦。

敖楚戈一怔道:“诸位是……”

当先那个圆嘟嘟的汉子拱拱手道:“敖爷,在下谷伦,黑蛇邦邦主李奎因抱病在身,不能亲来,请我专程迎接敖爷!”

一怔,敖楚戈道:“李奎病了?他不是有副钢铁的身子?”谷伦面上一惨道:“敖爷请随我等去黑蛇邦堂上看看便知道……”敖楚戈双目一凝道:“什么事情?”谷伦苦涩地道:“李邦主会告诉你,我们经过许多打听,才知道你今天会经过这里,唉,为了找寻敖爷,我们已出动了好几批人。”

眉皱了皱,敖楚戈道:“贵邦难道发生变故?”谷伦拱手道:“敖爷是否愿随我等去见见李……”敖楚戈点头道:“去,当然要去,李奎和我已有好几年不见了,他既然有病,哈哈,我更要去看看他,谷朋友,请……”谷伦拱拱手,迈开步子,朝密林里行去,整片林子像道密径一样,几个转弯,已现出一片庄院,这片庄院里静悄悄的,仅有几个黑衣人在那里走动。

一幢黑屋子巍巍地屹立在那里,谷伦推门而入,道:“李奎在里面。”

一怔,敖楚戈不解地道:“李奎的怎么会在这里修养,他谷伦嘿嘿地道:“李当家的病相当严重,他不想让帮中弟子看见他那种病入膏盲的样子,宁愿一个人在此!”

敖楚戈不再理会,进入了大厅,转进一间黑暗的小屋里,一盏昏黄的油灯,散放出幽幽的黄光,床上,李奎满面病容的躺在那里,那情景是一种凄凉和悲怆……。

敖楚戈一震,道:“李奎!”

李奎颤声道:“谁?”

敖楚戈心弦剧烈地一颤,道:“李奎,我是老敖!”李奎喘声道:“敖楚戈,是你,你怎么来的?”谷伦站在门口,道:“是我请敖爷来看你!”

鼻子里哼了一声,李奎道:“你不该来,老敖,你不该来。”

畅声一笑,敖楚戈道:“我来看看老朋友,是理所当然的事,怎么能说不该来?老李,什么病把你磨成这个样子,呢!——”李奎沉声道:“谷伦——”一回头,谷伦已不见了,那门吟地一声被关了起来,敖楚戈闻声一怔,移身一推门,入手冰凉,道:“是铁门!”李奎颤声道:“你上了谷伦的当了。”

一呆,敖楚戈道:“上当?”

李奎苦涩地道:“不错,他们要将你关在这时,直等到你和我一样,精疲力竭,像个废人一样……”敖楚戈道:“想关住我?这件事恐怕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吧?对了,你是怎么来的?”黯然地叹口气,李奎道:“中毒!”敖楚戈伸手握着他的脉博,道:“中毒,什么毒?”李奎摇摇头道:“是一种慢性的毒,等我发觉已来不及下”敖楚戈沉声道:“是谁下的手?”李奎叹气道:“有什么用?咱俩不会活着离开这里了,唉,老敖,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件事,没想到他们还是千方百计地将你骗来了,唉,老敖,我心里真过意不去!”拍拍他,敖楚戈道:“不要难过,李奎,咱们还没有绝望,他们的目的是将我俩因在这里,黑蛇帮便轻易地落在他们手里,是不是?没有那么容易,老李,那要付出代价!”李奎摇摇头道:“你看我病成这个样子,已是个没用的人!”敖楚戈坚定地道:“给我时间,你一定会复原!”

他从怀里摸出一颗葯丸,寒进李奎的嘴里,然后他拔出’根金针,在李奎身上戮了几下,一小股黑血顺这他的穴道流出来,李奎全身仿佛没有知觉一样,呼呼地睡着了。

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他发现这是一间特制的铁屋子,其铁厚有寸余,牢固得使你无法冲破,然后,他脑子里在思索着许许多多的事2良久,李奎醒了,他咦地一声道:“老敖,我好像轻松多了。”

敖楚戈道:“那是一种侵性的毒,仅能使你虚弱,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已将你身上的毒放出来了,只要休息,不久,你就会复原……”李奎感激地道:“谢谢你!”

敖楚戈沉思道:“老李,告诉我,是谁害你?”叹了口气,李奎道:“黑蛇帮的名子虽然不雅,但本帮却从不干伤天害理的事情,除了在黄河两岸照顾那些船老大外,决不打家劫舍,在江湖上很可得到人缘,虽然有些人打着黑蛇帮的招牌干些坏事,我都将这些人一一除去……”点点头,敖楚戈道:“我明白——”李奎叹道:“前年,谷伦给我送来一个娘们,她叫桑大姑。

人长得风騒漂亮,理所当然地变成我的压寨夫人,这女人手腕灵活;没多久已将帮中诸高手全拢络上了,私下里干几票大买卖,不巧的是让我发现了,这女人很厉害得和我谈判,要大作买卖,我严辞拒绝,她要拉马分家,另创字号,我当然不愿意,而种下祸因!”敖楚戈道:“女人天胆,她和小人一样难缠!”

李奎苦笑道:“我哪到这女人居心险恶,利用瘟柔溶化我对她的敌意,暗中却下毒手,使我不知不觉中,着了他的手段,直到她将我送来这里!”

敖楚戈呢了一声道:“那谷伦……”

李奎愤愤地道:“他是个视利小人,和桑大姑早有暗通,两人互相利用来谋夺本帮的势力,唉,这都怪我有眼无珠……”敖楚戈点点头,道:“不要急,咱们要先想办法出去。”

李奎黯然地道:“出去,老敖,只怕不容易!”

敖楚戈冷笑道:“如果这栋小小的铁屋子能将我们困住,这江湖就别跑了,老李,我已大致上看了一下,除了四壁是铁铸的外,这个地却是泥的,有泥地,那就容易多了!”李奎一呆道:“我怎么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敖楚戈淡淡一笑道:“事不关已,关已则乱,我们随时都可以出去,不过我要你能下地走路才离开!”

李奎精神一振,道:“我能走路呀,不过是虚了点!”

敖楚戈点头道:“很好。”

忽然,一道浓烟自四周的小孔里冒了出来,李奎哇地一声大叫,道:“那娘们居然要用烟呛死我俩——”敖楚戈双目寒光一露,道:“我要他们自食恶果!”

屋外传来谷伦的叫声道:“老敖,你不要怪我们心狠手辣,谁叫你和李奎是朋友,你一天不死,我们一天不能心安,嘿嘿,者敖,只怪你自己倒霉,硬要往鬼门关里闯——”敖楚戈叱道:“他妈的谷伦,我不剁了你就不姓敖……”谷伦大笑道:“只怕没那个机会了,哈哈。”

一溜剑光瞬快地在空中闪起,在那白茫茫的烟雾之中,剑光一涌,瞬息地朝铁门的当中划了过去,嘶地一声,那柄削铁如泥的无双剑已切进门中,划起一道火星,敖楚戈一连三剑,剑剑切进门中,只听他大叫道:“下来。”

那大铁门在他的踢跃中,嘭地被踢开了,一道冷风吹进来,屋外浮现出几道人影,敖楚戈嘿地一声道:“给我留下!”

他似一道幽灵般地冲了出去,挥洒的剑光中,那几个汉子已然惨叫声连连,全都倒卧在血泊中……”李奎颤声道:“老敖——”敖楚戈全身一震,立刻回身奔进屋中,将李奎抱了出来李奎喘着声音,道:“老敖,谷伦呢?”敖楚戈嘿嘿地道:“他跑不了的!”

自屋角里,谷伦和七八个汉子并排地站在那里,李奎被敖楚戈挟着,一眼望见那些人道:,“李唐,白金,你俩是我最喜欢的人,为什么也和他们这群人为伍,昭,难道你们……”李唐嗫嚅地道:“我……”白金嘿嘿地道:“李当家的,这不能怪我们,咱们创帮迄今,也有十余年,这许多日子里,你遇事畏首畏尾,始终不愿意将局面扩大,我们跟着你实在没有什么前途!”

李奎叱声道:“胡说,咱们义气为先,私利在后,杀人抢劫的事,咱们决不能干,桑大姑是个妇道人家,见利忘义,专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难道你看不出她……”谷伦沉声道:“当家的,咱们大伙既然撕破了脸,嘿嘿。那也没有什么话好说,桑夫人目前正在接待几个朋友,这事咱们最好当着她的面解决!”

李奎怒声道:“你叫她来……”

谷伦嘿嘿地道:“当家的,干嘛气成那个样子,我已经将这里的情形命人向她报告了,也许她立刻就会赶来!”李奎哼声道:“很好。”

敖楚戈冷煞地道:“谷伦,我要向你讨个公道。”

谷伦一震,道:“敖爷,我知道你一肚子火,不要急,咱们有的是机会,江湖上传说你是何等的威风,今日一见,果然不错,那间铁屋子居然都无法困住你。”

点点头,敖楚戈道:“我最恨你这种人,光会耍嘴皮子,谷伦,你先受我一剑再说。”

一道森冷的剑光悄无声息地挥斩过去。

谷伦一寒,道:“好。”

那冷冽的剑气散射着丝丝逼人的杀机,谷伦,纵是天胆,他也不敢抵挡这半空射来的剑势,吓得旋身疾退,一缕发丝随着他飘晃的身影而散落开来,他吓得全身惊出冷汗,望着地上的发丝,不觉摸了摸头,剃刀般的整齐,额顶的发丝已被削平了一大块。

他颤声道:“好快的剑法。”

冷森地哼了一声,敖楚戈道:“这是警告,立刻要你的脑袋!”

李奎神往地道:“老敖,好久没看你施展身子,今日能再睹风采,嘿嘿,我就是一病不起,也不会遗憾!”

谷伦寒声道:“咱们一起上,先剁了这龟儿子。”

敖楚戈不屑地道:“他妈的谷伦,冲着你这张不干不净,又脏又臭的烂嘴皮子,我就该先让你挨一顿熊揍!”

谷伦尚没来得及答话,迎面已挨上一掌,这一掌正好敲在嘴chún上,啪地一声,那两片嘴皮子登时往外一翻,翘得老高,谷伦呸地吐出一嘴血,他做梦也没料到对方的手法这么快速,凭自己这身不算俗的功力,闪都闪不开的,一股子怒火登时自心底漾起,吼了一声,拔剑道:“娘操的,你是不想活了。”

李奎适时地道:“谷伦,假如你想活下去,最好是乖乖地站着别动,我这位朋友最恨人家在他面前玩刀耍枪,凭你刚才的教训,你应该惦量出自己有多少份量!”

他虽然满面病态,但,说出的话却有分量,谷伦随着李奎多年,知道这位主儿轻易不推崇一个人,他这么推祟对方,不用说,也知道不是个等闲人物……谷伦咽了口吐沫,他觉得满肚子的窝囊,自己当着大伙弟兄面前,挨对方一巴掌,如果不找回来,白吃白咽地闷吭不声,往后这圈子里,他无论如何也混不下去。

他哼了一声道:“他妈的,在咱们地盘上,看这小子能横多久——”李奎喘声道:“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谷伦,你认了吧。”

谷伦怒道:“他妈的李奎,你是什么东西,居然敢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你也不想想现在是谁当家!”

李奎愤声道:“谷伦,以下犯上,在本帮是犯何罪?”谷伦神情一变,道:“你已是除名之人,不是本帮中人,本帮帮主桑大姑早已接掌帮主之位了,嘿嘿,李奎,你现在连起码的一个人都调动不了,还当哪门子的帮主!”

李奎恨声道:“桑大姑居然妄称帮主!”

谷伦嘿嘿地道:“不错。”

李奎吼道:“将那个娘们叫出来。”

谷伦嘿嘿地道:“你吼什么吼?她会完几个朋友后,立刻就会赶来,你要急着找死,也不要急在这一刻!”

李奎气得全身抖颤,道:“老敖,麻烦你先将叛逆拿下来,我要亲自将这个不知廉耻的东西活活咬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侠情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