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侠情传》

第35章

作者:柳残阳

那狠厉的鞭子凌厉地抽在蓝扇子的身上,他咬着牙,任鞭梢于雨点般敲击在他的身上,一个满嘴白髯的险沉老头子,坐在椅子上,似乎正在欣赏这幕血腥的事实,那个挥鞭子汉子一面挥舞着鞭子,一面数着数字,当他数到五六下的时候,那老头子一挥手,道:“停——”蓝扇子颤声道:“老爷子,你还不消气……”那老爷子冷冷地道:“蓝扇子,你出的漏子太大了,敖楚戈不是简单人物,你只可智取,不可力敌,而你居然和他动了手,那你必须要取胜,你个人丢人事小,我朱衣魔却丢不起这个人,说我的门下在人家手里过不了三招……”蓝扇子痛苦地道:“是。”

朱衣魔道:“老敖来的目的……”

蓝扇子道:“为吴环的事!”

朱衣魔一怔道:“吴环跟老敖什么关系?”蓝扇子道:“门下也弄不清楚!”朱衣魔嘿嘿地道:“你去上点葯,这是告诉你冲动的后果,我这个人做事向来赏罚严明,你错了,就得接受处罚,嘿嘿,三泰官是我的门下,老敖打狗也得看主人,他这样欺负我的门人,嘿嘿,我要他付出双倍代价……”蓝扇子忍着痛道:“是。”

朱衣魔挥手道:“将门打开——”

蓝扇子一怔道:“干什么?”

朱衣魔道:“欢迎敖楚戈光临!”

刹时,自后面一连走出六七个汉子,这些汉子俱是朱衣魔手下得力助手,个个精神十足,他们随时侍候在朱衣魔身边,听候朱衣魔的差遣,这些人当中以万字夺雄大炮为首,他职司朱家护院,任何风吹草动,都不瞒不过这个老江湖眼里。

良久,万字夺雄大炮道:“老爷子,你看事情是否有点不对劲?”朱衣藏一怔道:“怎么?”万字夺雄大炮道:“照蓝扇子的说法,敖楚戈押着三泰官,早该来了,这个时候他还没到,只怕其中……”朱衣魔一震;道;“地牢……”蓝扇子一破一摇地道:“他进地牢干什么?”朱衣魔冷笑道:“平常看你蛮聪明的,遇上事情总是笨头笨脑,敖楚戈来的目的是干什么?他不会傻得来求我放人,如果我料得不错,他一定先劫走吴环……”万字夺雄大炮变色地道:“老爷子,咱们立刻去大牢里拦劫……”朱衣魔挥手道:“好。”

刹时,数道人影有若风掣电闪般地朝后院扑去,朱衣魔坐在椅子上一直在深思着,他默默筹划着捕捉敖楚戈的计划,他必须将敖楚戈撂倒,朱老爷子这块招牌,才不会倒下去……。

但,他很明白,那是要付出相当的代价……。

正如朱衣魔所料,敖楚戈用的果然是声东击西之计,他放回蓝扇子,传达自己的意思,扰乱对方的视听,借朱衣魔尚未回味其中真意的空档,他必须将吴环先劫出来,唯有那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三泰官很听话的指出地牢所在,他虽然恨透了对方,但恨归恨,那只能在心里恨,因为他很明白自己的处境,为了活下去,唯有听对方随意摆布……。

黄昏后的风是有股凉凉的寒意,那两个守护在后院的汉子懒散地坐在石阶上吹天说地,津津有味地说说笑笑,当这两个汉子发觉在他们眼前出现了人影的时候,他们的心情松了,因为他们认得三泰官,三泰官是自己人,偶而也会来这里和他们打一阵哈哈,不疑有他的又坐了回去,其中一个问道:“二爷,你怎么来的,嚷,那位是谁?”三泰官早已背好了该说的话,苦笑道:“一个朋友,是朱老爷子交待下来的朋友,也许他会和你们一样,先在这里窝上一阵子,然后……”那汉子笑道:“欢迎,老兄,贵姓——”敖楚戈一挥手,道:

“敖——”他的手法太快了,三泰官根本没看清是怎么回事,两个汉子已乖乖地躺下了,掏出锁匙,启开了牢门,一股中人慾吐的恶臭冲了出来,三泰官道:“人在里面,你自己去找……”冷涩地一笑,敖楚戈道:“你带路——”三泰官畏惧地道:“我……”敖楚戈嘿嘿地道:“除非你愿意死在这里……”硬着头皮往里面闯,黑黝黝的地道里,传来一连串怪异的响声,那凌厉的目光,在黑暗中一扫,敖楚戈已发现有三个人长发披散的怪人,各居一方的守在那里,他们手脚俱带镣铐。

坐在那里哇啦哇啦直叫,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三泰官颤声道:“有这三个疯子在,你永远进不去。”

敖楚冷笑道:“连你也进不去?”

三泰官苦笑道:“这秘牢所关的人不用大批人手守着,全因这三个疯子在这里守着,他们只认识那个送饭者,谁都指挥不动他们!”敖楚戈冷笑道:“我不信!”

他刚踏出一步,只听一个疯子叫道:“嘿,伙计,你看那里有两个鬼影子。”

另一个疯子笑道:“是不是开饭了?”

第二个疯子叫道:“他妈的,别吃饭了,那是鬼……”其余两个疯子一听是鬼,哇地一声抱在一块,吓得全身直抖,另一个疯子睹状哈哈大笑,叫道:“他娘的,是无常鬼、吊死鬼、拔舌鬼……鬼、鬼、鬼,我是大罗金仙、专门会捉鬼……”别看这个疯子,手底下还真不含糊,一挥手,一股浑厚的大力有若巨浪般地推了过来,这通道宽不过三尺,那一掌拍来,根本无闪避容身之地,敖楚戈一震,道:“好。”

急切问挥掌迎上,嘭地一声,两人身子同时一震,各自退了半步,敖楚戈一怔,付道:“他们倒底是谁?居然有这么深厚的掌力。”

那疯子大笑道:“好呀,这个大头鬼还有功夫……”另二个同时叫道:“真的?”敖楚戈长啸一声道:“三位前辈可否让让?”那三个疯子一听敖楚戈开了口,俱楞楞地坐在那里发呆,六道目光全落在敖楚戈身上,他们呆滞地不言不动,仿佛老僧人定似的,敖楚戈朝前踏了一步,又道:“三位前辈,好狗不挡路,你们……”那三个疯子一听敖楚戈说到‘狗’字,你指着我,我指着你。三个人居然学起狗叫来,那汪汪三声不绝,互相模信着狗行狗状,疯狂地笑闹着……摇摇头,敖楚戈道:“三位,暂时委屈了。”

他那快速的身形有似浮光掠影般地扑了过去,一连几招,指指点中那三个疯子的穴道上,那三个疯子在骤不及防的情形下,全都呆若木塑似的,呆着不动,敖楚戈和三泰官迅快地进了大牢中……敖楚戈在黑暗中叫道:“吴大哥,吴环……”三泰官冷冷地道:“他在那里!”

但见吴环柔弱地斜靠在石壁上,茫然地望着敖楚戈,当他看清是敖楚戈的时候,大叫道:“小敖,你来了。”

敖楚戈激动地道:“大哥,跟我出去。”

吴环苦笑道:“不容易,我这身镣拷……”敖楚戈大笑道:“不要紧。”

随着那冷颤的剑影,吴环终于恢复自由了,他蓦然发觉身后的三泰官,双目中顿时泛射出一股无尽的恨意,吼道:“三泰官——”三泰官颤道:“吴兄,你……”敖楚戈急忙一拦,道:“不要急,他总要给咱们一个公道……”吴环叹了口气,道:“这段日子里,我最放心不下的是他们母子!”

敖楚戈拍拍他,道:“很好,铁牛和芝兰姐都很好——”吴环泣道:“真的?那太好了。”

敖楚戈双目一寒,道:“大哥,你走不走得动?咱们必须先离开这里!”

吴环嘿嘿地道:“没问题,兄弟,今天我可要杀个够!”

他蒙受不白之冤,受尽这批黑道人物的陷害,心中那股恨意和不平,早已冲昏了他的理智,他恨不得以牙还牙,洗刷这些不平;敖楚戈很理解他此刻的心情,拍拍他的肩道:

“有机会给你公道的……”甬道口响起一连串人声,敖楚戈道:“他们果然想到我会来这里!”三泰官嘿嘿地道:“有朱老爷子出面,你们一个也别想走的了。”

敖楚戈冷冷道:“那可不一定!”

那拖长的尾音在甫道里尚未消逝,敖楚戈已凝立在入口之处,淡逸的目光略略一瞄,已发现四周站满了人,他首先看见万字夺雄大炮脸上那股子凝重劲,哈哈一笑道:“者雄,真没想到你也进了朱家的大门……”万字夺雄大炮脸上一片冷凝,道:“老敖,不要给我为难,我是身不由己,眼下的事,最好大伙能够善了,动上手,双方都讨不了好!”

点点头,敖楚戈道:“你很有自知之明,老雄,先将咱们的交情搁在一边不谈,今天,吴环我必须带离此……”万字夺雄大炮苦涩地道:“老敖,你明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我有我的主儿,主儿交待的使命,做属下的不能违,你是我的朋友,朋友应当有谅解的雅量。”

敖楚戈道:“你说的都是人话,做的全是杂碎事,吴环和你何尝不是朋友,结果呢,你照顾过他么?你怎么不进这鬼地方看看,那是人住的么?要不是那股求生的意志支持着他的话,他只怕活不到今天了……”面上刹时苍白,万字夺雄大炮嘿嘿地道:“谁叫他惹上老爷子,朱老爷子若不是看在他是我的朋友份上,早就将他砍了!”敖楚戈冷笑道:“这么说吴环还要承你的情了,老雄,别尽往脸上贴金于,谁不知道三泰官和你联合陷害吴环——”

雄大炮变色道:“这话谁说的?”要知道江湖上混混儿,向来极重视声誉,所谓生死事小,名声如天,尤其是背负卖友求荣的不义之名,谁也担待不起,万字夺雄大炮在朱门里是个相当人物,当着惩多手下,他自是不愿轻易背上这个黑锅……。

淡淡地一笑,敖楚戈道:“除了三泰官,还会有谁?”刹时,万字夺雄大炮的脸上有如猪肝色般蒙上一层浓烈的杀机,他恨得牙格格直响,开口骂道:“妈的,哪个熊孙子,居然出卖我!”三泰官在吴环的监视下,从通道里探出半个头,道:“雄老大,我是逼不得已!”

万字夺雄大炮嘿嘿地道:“别叫我,我没有你这一号朋友!”

三泰官呆呆地道:“这……”

万字夺雄大炮声道:“龟儿子,我老雄瞎了眼,油蒙了心,交上这个倒霉鬼,好,好,咱们的交情一刀两断,你死,你活跟我老雄全没关系!”

不屑地一笑,敖楚戈道:“你俩是一个狼,一个狈,都不是好玩意,我看多了像你们这种狗咬狗——满嘴毛的东西……”吴环恨道:“骂得好—一”万字夺雄大炮冷冷地道:

“吴环,你也不必在旁边风凉,今天你要想从我雄大炮手里生离此地,嘿嘿,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敖楚戈哼了声道:“牛不是砍的,路是人走了,老雄,凭你那几号人手,只怕还难不倒我,我劝你,还是请朱衣魔出面算了。”

万字夺雄大炮心里那股子怒气可真是憋了很久,他可惦量出敖楚戈那份量有多重,的确,凭自己这身武功,要和他论论斤头,是差了一截,但他却有侍无孔,凭自己手下这几个极辣手的人物,至少能和对方扯平……。

他嘿嘿地道:“很好,老敖,咱们就先撕了你这身的骨头!”敖楚戈不屑地道:“你有那个能耐么?”万字夺雄头炮略略一瞄自己身后,道:“你该先看看我身后那位是谁?”敖楚戈早看到了,他连猜都不用猜,仅从衣着的打扮上,他已有了谱,一个是黑衫黑裤黑鞋子,腰里札一条白带子,一个是白衫白裤白鞋子,腰里札条黑带子,只要在江湖上略略走动过的人,都会听过黑白双刀这个名字,他兄弟俩各凭一口鬼刀横行一十三省,鲜逢敌手,所以傲气十足,目空四海,拜进朱衣魔门下更是狂妄十分……。

他哈哈大笑道:“黑白双刀,老雄,你是靠着他们混饭吃的……”万字夺雄大炮嘿嘿地道:“他们可不是在混日子,手底下的货色可不含糊!”

白刀冷冷地道:“姓敖的,我兄弟早听过你的大名,可惜没机会遇上,今日你自己送上了门来,嘿嘿,我兄弟自不会放过这难逢的机会,说不得要向你讨教几招。”

敖楚戈大笑道:“那敢情好,不怕死的尽管来!”

黑刀叱道:“姓敖的,你是他妈的什么玩意,敢在我兄弟面前这么样的狂妄,你怎么不照照镜子,凭你也配我兄弟动手?”敖楚戈冷冷地道:“你是提灯笼,照前不照后,黑刀,这不是光摆谱,耍嘴皮子的事,我配不配,行不行,那要大伙见了真章才晓得,看你这股子毛毛燥燥的性子,就知道你在刀法上的道行不会高到哪里去。”

黑刀怒声道:“你……”

白刀一拦,说道:“不错,他说得很中肯,气不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铁血侠情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