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侠情传》

第36章

作者:柳残阳

洒醉饭泡之际,敖楚戈像只懒猫一样倒在床上,直挺地享受醉后那—刻温馨,他懒得动,更懒得想,思绪凌乱得全溜走了,此刻—片空白,空白得仿佛已没有他的存在,唯有那呕人的酒气,尚能在屋了里旋腑…。

咚咚,一连串的敲门声,他懒得问,也懒得开口,理也不理的将被子蒙在头上上的贡献获诺贝尔物理学奖金。在哲学上,认为一个概念的 ,可是敲门声不绝.吵得他想睡个大头觉都不行.他眉头皱了皱,道:“进来。”

很出人意外,进来的是二个美艳端庄的少女,这两个少女手上各托着—个盒子,进来后。将门随手关上,笑吟吟地走到床头进行讽刺批判。哲学上坚定地拥护和宣传伊壁鸠鲁的原子唯 ,敖楚戈醉眼朦胧地道:“你们干什么?”右侧那个大眼睛的少女,格惟一笑道:“请公于换衣服!”洒几乎醒了一半,敖楚戈道:“干什么?我似乎不认识你们。”

那少女嫣然一笑道:“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认识你。”

一怔,敖楚戈道:“你们认识我?”

那少女笑道:“是呀,你是敖楚戈,一笑见煞,新近重创五浪汉的高手,我兰兰,奉命请你敖爷去我们主人那里一趟!”敖楚戈迷迷糊糊地,任这位兰兰姑娘摆布,他被强迫地换上了新装,飘逸中显得更潇洒,健硕中显得更英挺,他沉思道:“兰兰姑娘,告诉我,你们主人是谁?”兰兰姑娘道:“去了你便知道。”

敖楚戈道:“假如我不去呢?”

兰兰一笑道:“那由不得你,江湖上都说风流老敖会偷香,你如果不去,就不能称为风流,那老敖就自砸招牌了。”

淡淡地—笑,敖焚戈道:“你总不能糊里糊涂地将我带走,我也不能糊里糊涂地跟你们走,兰兰,你不怕我反抗?”

兰兰一笑道:“我们这是请。不是硬架你。”

敖楚戈沉思道:“说吧,到哪里?”

兰兰道:“红磨楼!”

震了震,敖楚戈道:“那个专门赌命的地方!”

兰兰冷笑道:“你怕了?”

敖楚戈不屑地道:“那个藏垢污秽的地方,哼,我连看都不看它一眼。”

兰兰挥手道:“我们楼主专程接架,如果你不去,嘿,你知道,我和婷婷没法回去交待,不得已,只有死在你面前了。”

敖楚戈微震,道:“有这么严重——”

兰兰凄楚地道:“我们都是身不由已的苦命人,唯有听命使唤的份,敖爷,你不会跟我们这些下人过不去吧。”

敖楚戈呢了一声道:“你们楼主褚二官可是个心狠手辣的枭雄,我不明白,去见褚二官何须要换衣衫!”

兰兰笑道:“效爷,我们楼主知道你昨夜宿酒未醒,早巳将衣衫沾污了,况且敖爷血战五浪汉,身上的血腥味未除!”

敖楚戈道:“他倒设想得周到!”

在二女的簇拥下,敖楚戈上了她们预置的马车上,在辘辘的车声中,直往那座闻名丧胆的红磨楼驶去。

斜角飞,琉璃砖瓦的小楼,散发着一层险森寒厉的恐怖气氛,远远的,那楼口的大红门启开来,让这辆象征着死亡的马车驶入,立时有两个汉子启开了车门。

敖楚戈跃下车来,四周站立着许许多多配剑劲装的汉子,兰兰将他请入大厅,当中已摆了一桌丰富的酒席,褚二官居中而坐,呵呵笑声中,伸手拉住敖楚戈的手,道:“敖爷,久仰了。”

淡淡地一笑,敖楚戈道:“哪里,褚爷,蒙你这般招待,心中难安!”

褚二官一请,道:“咱们先喝酒。”

他先干尽了杯中的酒,敖楚戈也一口干光,道:“褚爷,有何指教?”褚二官呵呵地道:“先痛饮再说,此时不谈是非!”

摇摇头,敖楚戈道:“不,我须先弄清这是怎么一回事!”褚二官神色—‘寒道:“敖爷,五浪汉可是栽在你的手里?”点点头,敖楚戈道:“不错,死了三个,废了二个!”

褚二官道:“好身手,敖爷,五浪汉是栽了,但他们留下的妻姊,尚请敖爷定夺!”

一怔,敖楚戈怔怔地道:“他们的妻姊……”褚二官嘿嘿地道:“江湖上谁不知道铁汉娇娃的传说!”敖楚戈一震道:“你是说五朵花……”褚二官呢了一声,道:“不错,五朵花今日全在这里,他们失去了丈夫,已无家可归,暂时寄居本楼,今日请教爷来,是请敖爷有个交待!”沉思了片刻,敖楚戈道:“如何交待?”

褚二官道:“五朵花她们有她们的生存条件,她们失了丈夫,已是浪迹风尘之人,这五位妇人,最欣赏强壮的男人,她们死了丈夫并不难过,唯一要求,请你收留她们……”

哈哈两声,敖楚戈大笑道:“我收留她们,褚爷,这是什么话?”褚二官干笑道:“敖爷,你要想清楚.她们不要求报仇,而情愿以身相许,这其中可意味着—层原因,她们都不是俗人,而是娇娃,她们欣赏你的身手,希望你能保护她们……”冷屑地—摇头,敖楚戈道:“没有气节,没有夫妇之情。只贪恋色,这五个女人的心,我比你懂,褚爷。她们不是欣赏我,而是恨我入骨,所以才想到用这种方法报仇,你想想,五个正值英年的如花似玉女人,侍候—个男人,俗语说,色如刺骨钢刀,她们要用色拖跨我,哼哼,这些女人的心机好深……”褚二官哈哈两声道:“齐人之福,别人想都想不到!”

敖楚戈不屑地道:“我请褚爷照顾她们……”褚二官摇摇头道:“可惜她们不欣赏我,而属意敖爷……”敖楚戈道:“好意心领,褚爷请转告她们!”

褚二官摇摇头道:“敖爷。这五个娘们很难打发,她们看上的人很难逃得出她们的手掌心,你只怕不易脱身了。”

淡淡地笑了笑,敖楚戈道:“褚爷,你这不是威胁我吧?”

褚二官冷笑道:“岂敢,岂敢。”

敖楚戈起身道:“承蒙接待,日后必当回请!”

褚二官道:“怎么,敖爷,现在要走……”敖楚戈呢了一声道;“再留下去,客主两不便,我还是回去好了。”

褚二官嘿嘿地道:“敖爷,五朵花没有同意之前,在下不能放你走。”

敖楚戈道:“褚爷要留下我?”

褚二官呢了一声道:“在下奉命办事!”

敖楚戈点点头道:“好,我倒要看看褚爷是如何地留下我的……。”

褚二官笑道:“慢着,敖爷,你不见见她们!”

敖楚戈摇摇头道:“不必——”

褚二官嘿嘿地道:“她们却要见你……”但见五个美艳夺目,如花似玉的少女栅奶而来,这五个女人一个比一个娇艳,一个比一个风騒,她们面上都浮现着一层迷人而抚媚的笑意,似乎五浪汉的溃败和伤亡,并没引起她们多少哀愁,仿佛此事与她们无关一样……。

褚二官一指最前面那个少女,道:“这是甜姐儿,崔大鼻子的女人……”甜姐儿一笑道:“别再提那个窝囊鬼,他已断了手臂,再也威风不起来,这种男人,哈哈,放爷,你说是不是?”

敖楚戈冷冷地道:“在下不愿置评这件事。”

夏媚上前道:“敖爷,我们姐儿最喜欢真正的汉子,过去和五浪汉只不过是玩玩,谈不上感情,嘻嘻,救爷,我们姐儿五个个都有一身不同的好处,如果你愿意,嘻嘻,只怕你想离开我们都不可能……”淡淡地一笑,敖楚戈道:“抱歉,在下无福消受……”风二娘不悦地道:“敖爷,我们姐妹可不是乱点鸳鸯谱,看上你是欣赏你的武功和机智,你应该明白,寻常的人我们还看不上呢?”绿绿叹口气道:“敖爷,不瞒你说,往昔我们跟着五浪汉,得罪过太多人,现在五浪汉全栽了,我们姐儿仇家不少,唯有找个有力的人支持我们,我们想了很久,唯有你最适合,敖爷该想想我们的苦心,我们的汉子死了,我们不但不报仇,还愿以身相许,这份情义不薄呀……”冷漠地一哼,敖楚戈道:“绿绿,这姐妹中,你的心机最深,也员毒,我早就听过你大名,你们自知报仇无望,所以才想了这个法子,要用女色来毁掉我,哼,五朵花,天下再强的人也敌不过你们这群如狼似虎的娘们,你们杀人不用刀,但可将这个人毁得无影无形!”

绿绿淡淡地道:“这是艳福,人生几何——”敖楚戈哼声道:“对不起,你们找别人去吧。”

甜姐儿格格笑道:“放爷,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们姐妹既然扯下脸了,嘿嘿,你要我们收回,只怕不容易了。”

敖楚戈道:“你要怎么样?”

甜姐儿嘿嘿地道:“我们只有将你强留在这里。”

敖楚戈摇摇头道:“很难!”

夏媚大声道:“呸,放楚戈,我们姐妹看上你,是看你长得还像个人,嘿嘿,你他妈的给脸不要脸,哼,我的丈夫已死在你手里,这个恨没消没了。”

古情幽怨地道:“夏媚,别激动!”

敖楚戈怒声道:“你们姐儿们的心肠真狠毒,有道是杀夫夺妻之恨,你们想先馅我于不义,让江湖上全不耻我的为人,再用美色消蚀我的身子,这手段好毒好辣!”

风二娘嘿嘿地道:“不错,姓敖的,我们就是不用这法子,也一样能毁了你。”

绿绿冷酷地道:“敖爷,我们要祭亡夫了。”

五个女人闻言之后,立刻自怀里各扯出一条白带子,缠在头上,她们面上那股子婬荡笑意刹时一扫而光,换上是一种怨恨和愤怒,真没想到,女人真是善变……。

甜姐儿道:“褚爷,请上香!”

立刻有个丫头捧来一个香炉和一个灵牌,上书五浪汉的夫之幽,下署这五个女人的名字,她们在甜姐儿的率领下,各进了三柱香。

褚二官嘿嘿地道:“敖爷,在下想帮忙都帮不上了。”

冷冷地—笑,敖楚戈道:“褚爷,在下并不怪你!”甜姐儿是她们五朵花的大姐,她冷冷淡淡地—抿嘴角,道:“敖爷,请容我最后说—次!”

敖楚戈冷冷地道:“你还想说什么?”

甜姐儿哼哼地道:“敖爷,你必须弄清楚.我们的汉产是死在你的手里。这仇深似海。但我们甘愿放弃仇恨,请你容纳我们做你的妻子,那是为什么?因为你是值得钦敬的汉户。”

“你是我们理想的人,我们不愿意放弃你,就是这个道理,如果你觉得我们还不会太讨厌,敖爷,你就收留我们!”

摇摇头,敖楚戈道:“好意心领,恕难遵办!”

甜姐儿微愤地道:“那你就是不识相!”敖楚戈叹道:“你这是强人所难!”

风二娘嘿地一声道:“那你欣赏什么样的女人?你说?”敖楚戈想’厂想道:“那很难说,欣赏女人,各人角度不同。

有如饮水,冷暖自知,有的喜欢环肥,有的欣赏燕瘦,但决不会是你这—型的!”

绿绿媚笑道:“我。怎么样?”

敖楚戈冷声道:“你不觉得你近乎无耻?”绿绿淡淡地道:“食与性,人之常伦,只是有的人敢说,有的人不敢说而已,敢说的未必就是騒,不说的也未必不騒啊?”这娘们说的虽有点邪,但却不无道理,敖楚戈虽不耻这群娘儿们的气节,但私下却不能不佩服她们的勇气,他不想辩叱,仅淡淡地—笑。

古情冷冷地道:“大姐,咱们难道还要和这个柳下惠妥协下去?”甜姐儿道:“当然不会,不过咱们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我们想—次就谈判成功。天下只怕没有这么容易的事!”

古情不悦地道:“要这个男人上钩,只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敖楚戈怒声道:“夏媚,别尽打如意算盘,我姓敖的可不是容易摆布的人!”

夏媚冷笑道:“你还能跑出红磨楼么?敖爷,告诉你,五浪汉的那点功夫。你是见过了。虽不怎么样,可也是江湖上一流高手,但在我们姐妹眼里,他们尚不足—击,因为五浪汉的武功大多是沿自我们姐妹的传授,若我们姐妹联手,嘿嘿,敖爷。

能将你摆得四平八稳……”

敖楚戈心里—紧,料不到艳冷傲倔的五朵花,居然还是五浪汉的授业恩师、五浪汉的武功已足以惊世骇俗了,自己力拼时,侥幸以剑罡剑伤对方,如今面对五朵花,他心里不禁又增加了—层压力。

他冷漠地道:“不会那么容易,我敖楚戈不是轻易摆得平的!”

甜姐儿—笑道:“夏媚,你这法子很可以试试。”

夏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