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10章 艳遇

作者:李凉

时过八日。

唐小山已行至安徽石弓山附近。

他想再过几日即可抵达江南,届时不但可寻得冷啸秋等人,亦可避开魔鬼天使追踪报复,可谓一举双得。

索闻石弓山山势奇特,他也就趁机绕行瞧瞧。

果然见着一山峰光秃无树,居中凹个天窟,山势弯斜,的确有若石弓,或而因此得名吧?

虽说新鲜,但瞧上几眼,亦自发腻,且他有事在身,不便久留,遂又取道南下,谁知方行山郊外,忽闻姑娘救命之声传来。

他急目望去,忽见一名黑衣家伙正狂谑婬笑,追着一位衣衫不整慌张乱逃的长发姑娘,那救命声即出自她。

这一瞧眼,姑娘复绊倒摔落地面,哇哇急叫救命,黑衣家伙受到豉舞,更是剌激婬笑:“陪大爷爽一下,包你慾死慾仙!”

婬笑中猛扑姑娘,伸手便扯,刷地脆响,一片红肚兜甩高天空,姑娘尖叫慾死。

唐小山见状怒火喷冒,怒喝:“婬徒别逃!”相隔百丈,他照样猛扑即至,尚差二十余丈抓起石块即砸。

那婬徒忽见有人,复见喑器强猛射来,脸色为之大变,惊叫不好,拔腿即逃,猛窜丛林。

唐小山两蹿飞来,仍想追击,姑娘哭中带谢扑来:“多谢相公搭救!”

唐小山本是直线慾从她头顶掠过。

岂知她突然扑近,一时乱了方寸,不得不煞停身形,以免撞倒她,这一煞停,姑娘抱满怀,哭得涕泪纵横。

唐小山安慰道:“姑娘等等,待我收拾那婬徒!”

他仍想追,可是再抬眼已人踪渺失,哪还能追啥玩意,恨恨嗔斥,手中石块便又乱打出去,可惜瞎猫碰不上死耗子,毫无惨叫声传回。

他恨骂几声,这才又想回头安慰,姑娘却抱得更紧,哭声更炽。

唐小山道:“姑娘,没事了……歹徒已开溜!”

忍不住扶起姑娘秀发,直觉她脸形圆甜,颇具姿色,只可惜哭得一塌糊涂,胭脂粉腮己混红,否则必定更为出色。

“姑娘,没事了……”

唐小山还想安慰拍她肩背,然而这一动作,姑娘没事,他却吓出事来。

那姑娘竟然衣衫披碎,肚兜飞去,上半身完全祖胸露rǔ,竟然如此亲亲腻腻地贴在自己胸脯上。

他怔诧慾窘,想推人,又不敢面对现实,不想还好,这一想及,那结实胸脯却在她抽泣中,阵阵波打过来。

直挑得他血脉奔腾,窘得他满脸飞红,不知所措。

那姑娘虽仍哭泣,但女性人家,对男人反应最是敏感,她忽觉有异,以为又将被非礼,猛地挣开那男人,怒斥:“你……”

这一推开,复见眼前并非凶徒,且是恩人,已自怔诧不知该如何面对,僵楞当场。

唐小山忽见姑娘不但漂亮,且身体丰满,流露一股艳媚性感,的确诱人已极。

尤其那双酥胸,粉嫩雪白,坚实挺耸,随她呼吸轻颤,简直勾人心魂,他不由得看呆了。

那姑娘随他目光移来,这才发现自己光身露陶,委如晴天霹雳,唉呀惊叫,缩手缩胸,蹲藏下来,全身为之抽搐。

唐小山这才知道失态,赶忙转身,干笑道:“抱歉,为了救人,我不得不……”

那姑娘泣声道:“怎么办?我已经抱了你……和你有肌肤之亲啊!叫我如何再见任何人?”泪水更流。

唐小山窘声道:“情况危急,姑娘大可不必在意……就像和向救落水妇人一样……”

那姑娘仍自哭泣:“我怎不在意?我清白之身从此毁了,叫我如何见人,如何见人——不如死了算了!”

一时想不开,她登时往左近树干撞去,吓得唐小山急叫不可,赶忙拦去,她仍想自杀,拦扯中她终又扑向男人怀中哭。

唐小山迫于现实,只好将就。

虽占便宜似的有点儿想入非非,却也伸手拍她肩头:“姑娘别太在意,一切有话好说,你先静下来,咱们慢慢谈……”

又是哭泣:“我还能如何?我已是残花败柳之身,除了一死护清白,还能如何?有谁还会要我?死了算了!”

唐小山窘困道:“别太冲动,咱们好好谈,说不定我会……”

那姑娘突然鼓起勇气抬头,泪中带笑:“你要我了吗?我……我……”

“别激动,咱们谈谈……”

“你还是不要我?对不对?你嫌我残花败柳之身?”

“没那么回事!”

“我不是,我不是,我还是*女啊!”

那姑娘更形激动,忽然白牙一咬,笑得沧凉:“不错,我已残花败柳,但对你却还是*女之身,你救了我?我无以为报,唯有这身子。就送给你吧!献给你之后,我便自杀谢天地,相公。你是喜欢我的,我感觉得到你的情!”

那姑娘冒着豁开心灵,突然伸手扯向男人腰带,就慾软身,吓得唐小山惊窘不已:“姑娘不可!”想扯裤腰保身。

那姑娘豁得彻底,已传媚声:“这是你我第一次,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次,原谅我吧!这世上,我唯一能做的也只有这件事了!”

她当真扯下唐小山裤腰,就要非礼。

唐小山急慾挣扎,却又*火高涨,这女人似有妖法,竟然媚得让人受不了啊!

理智与动物本能交错着,在未寻得答案之前,他居然一一被姑娘收拾。外衫裤腰都快褪去。

那姑娘更形大胆,忽地抓他双手往自己酥胸摸去,媚邪一笑:“它是为你长的,美吗?”

唐小山顿觉软柔传来,整个身躯已发颤,动物*火不由高涨几分,竟然揉摸过去,那女子一声沉醉浪笑,已扑搂男人,终把他扑倒地面。

唐小山急笑道:“姑娘不可,我们……”

那姑娘苦叹:“过了今天,你若不要我我便自杀。所以你不必大在意,放开心情,是我心甘情愿的,放心我不会缠你的……”

张嘴慾吻男人胸膛。

唐小山说什么也不肯乘人之危,急急笑道:“姑娘别如此说,你相貌不差,只要我不说谁会知道?”

那姑娘媚情一笑:“那又何苦呢?如今,我只想为您献身,哪怕你是对我虚情假意,我俩对您一片真诚,相公您就成全我吧!”

她易客为主,急于求欢,弄得唐小山哭笑不得。终于心生一计。欣笑道:“好好好,别激动,我成全你便是!”

“当真?”

那姑娘为之心花怒放,抱得更紧:“来啊!我正等着呢!”

唐小山笑道:“那也该找张舒服软床才行吧?你不是在用计甩脱我吧!”

“怎会,你这么漂亮迷人,是男人,恐怕全逃不了你媚力之下。”

“你就是另一位男人!”

“我没那么伟大。”

“如果你不要我,我便自杀……”

那女子忽又转为悲枨,两眼为之含泪。

唐小山道:“怎会不要,你这么漂亮啊!”

那姑娘泣声道:“漂亮何用,想献身都没人要,我看你就是在耍我,罢了罢了,我身已残,又有何脸留于人世,死了算了!”

她当真放弃唐小山,猛又往树干扑去,极想撞死当场。

唐小山急叫:“姑娘不可……”

虽觉她假意,却又怕她玩真的,登时伸手点她穴道,那姑娘不察,应指而倒。

一件棘手事终于摆平。

唐小山赶忙起身,直叫要命,好端端惹来什么桃花运?

他赶忙穿妾衣衫,再次注视那女子,总觉得她体态艳盈,性感天生,的确十分动人,可是自己虽非什么正人君子,却哪能乘人之危?甚且毁了她一生?

当下他猛把邪念收起。

随后替她找回撕去肚兜,虽然破裂,且将就用用便是。待肚兜穿妥,复把衣衫穿上,系上腰带,终能免她躶体窘态。

一切弄妥?那该如何处置她?

置于原处?是否会遇上虎豹,抑或歹徒返回,到时她岂非一命呜呼!若带她走,又能带往何处?待她醒来,岂非旧事重演?

想来想去,只有一办法。

他遂把姑娘抱往附近较靠山径处,然后拍开她穴道,自己则偷偷藏于附近草丛,瞧她反应。

那女子幽幽醒来,登时发现换了地方,复又发现衣衫竟然己穿上。

她怔立而起,目光扫向林区,急心直叫:“负心郎,你要遗弃我吗?”

加快脚步,竟然再往林区奔去。

唐小山为之怔楞,没想到这女子如此死心塌地吗?

这本是韵事一件,可是想及被缠种种窘困情景,他已心生忌意。

“还是别沾桃花运来得安全些,否则说不定赔了夫人还折兵呢!”

唐小山庆幸避过一劫,登时寻了路子,逃之夭夭。

至于那丰满姑娘追向林区,搜喊一真,却哪还见及男人踪影,地不由恨恨说道:“明明就快结为鸳鸯,谁知……就是少了一张床!”

她怒瞧地上矮枝碧草,就是不顺眼,猛地双掌开打,极慾铲平。

那掌势过处,竟然化出风劲,敢情练过武功?

就在她劈打之际。

四周忽而传来促狭笑声:“二姐这次栽大筋斗了。”

话声未落,一名黑衣人从天而降,瞧她穿着,似像极方才那非礼婬徒。

然此时却现女人身躯,瓜子脸面,秀发披肩,长得一副巾掴不让须眉英雄,却也漂亮不俗。

只是两眼灵动,邪意直露,属于鬼点子特多那类型。

先前那姑娘瞄眼道:“都是你,为何不把我凌虐惨一点儿,那小子岂会束手即走!”

黑衣女子笑道:“这样还不够吗?连肚兜都挑起来,看来你的咪咪吸引不了他哩!”

“谁说的!你这个死刑小莹,长不出伟大胸脯,老说酸葡萄话吗?”那二姐耸起胸脯,总是自信满满:“那小子还差点儿被迷倒呢!”

黑衣女子刑小莹呵呵笑道:“人说胸大没脑,我看倒有几分真实!”

那二姐斥笑:“你也未必有多少脑子,要是行,你去勾引他呵!”

刑小莹呵呵笑道:“也得我看顺眼才行!”

那二姐笑道:“恐怕是看不上眼的一大堆,看上眼的,人家却不要你吧!”

刑小莹斥笑:“哪像你被人弃之如敝履。”

那二姐恨恨地道:“下一波,准让他受不了!”

忽有声音传来:“你已经失败,得想其他办法,别误了师父交代。”

话未说完,林中走来两人。

刚说话着身躯瘦高,手抓长剑,淡蓝衣衫显得朴素,一张脸颇具姿色,却嫌清瘦,且流露一般冷漠神韵,不苟言笑,她乃大姐冷秋霜。

另一身着淡黄衣衫女子,脸蛋甜甜嫩嫩,一副清纯净美,玲珑樱chún时传笑意,圆亮眼睛充满天真,有若大家闺女,哪见着江湖味?她即四妹许纯纯。

此四人近日在江湖薄有名气,谓之四大金钗,冷、艳、邪、纯别具性格、风味。

那二姐道:“看他嚣张到何时!”

冷秋霜道:“你根本迷不了他!”

艳桃花道:“谁说的?不信。再赌一把!”

刑小莹邪邪一笑:“赌啊!要是你再栽筋斗,怎么办?”

艳桃花道:“我就死给你们看!”

刑小莹呵呵笑起:“算啦,你发誓像放屁,死了一百次,结果还活生生在此臭大屁!”

艳桃花干笑:“这次一定真的!”

刑小莹斥笑:“鬼才相信你!”

艳桃花笑道:“说真的,再给我一次机会,否则,你们如何叫他去见师父?”

冷秋霜道:“把他绑去不就得了!”

艳桃花媚笑:“谈何容易,他武功高得很呐!”

刑小莹讪笑:“我看未必,方才他打暗器就伤不了我!”

艳桃花道:“那是你走运,相隔太远,而且他用的是石块,稍重了点儿。”

刑小莹道:“高手不分轻重,照样打得着。”

艳桃花道:“你那么喜欢让他打着,是不是在暗恋他?”

刑小莹斥道:“你才暗恋他,脱光身子倒贴,还不断呻吟叫着,呃呃呃!”耍出婬浪叫声。

艳桃花斥道:“怎么,你看不惯,可以亲自表演啊!”

冷秋霜道:“好了,再吵下去,无济于事,还是想办法抓人要紧!”

一脸清纯的许纯纯,突然冒了一句:“二姐,你抱着他的感觉如何?”

艳桃花邪眼瞄来,呵呵笑起:“哇,可真是慾死慾仙,神妙无比啊!”

许纯纯嫩脸稍红:“这就是爱的滋味吗?”

艳桃花呵呵笑道:“对,爱死的滋味,爱得深陷不能自拔,所以我到现在还自拔不了呵!”呃呃媚叫着,一副肉醉爱慾之中。

许纯纯窘红着脸:“那滋味好不好?”

艳桃花笑道:“当然好,不是说过了慾死慾仙吗?”笑声更婬荡。

刑小莹斥笑:“我看是*火焚身,婬女发浪吧!四妹别听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 艳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