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11章 活宝师徒

作者:李凉

他这才脱下长裤,拿出水底针,再拆腰带布线,缝了几针,勉强过得去,始再穿回身上,想及艳桃花种种,实让他哭笑不得。

黄得贵欣笑道:“师父绣缝功夫实是了得,徒儿佩服!”

唐小山斥道:“少屁啦!走吧!”两人这才掠往五里外柳河集。

只见得一条婉蜓柳河畔,聚集不少住户商家,车水马龙,颇为热闹。两人本就引人,不必躲躲藏藏,大摇大摆地走进市集,找家最豪华之柳香楼进食。

柳香楼布置典雅,分上下两楼,此时午时已过。食客仍坐满七八成,可见生意不差。唐小山点些较少吃过之河鱼料理,再品一壶竹叶青,倒也逍遥自在。

至于黄得贵,或许身躯较巨,食量惊人,连啃七张大饼还不够,瞧得唐小山两眼瞪来,直道你要吃垮我?黄得贵回答这顿他请客,唐小山始放过他,暗道他母亲收了大吉庄千两银子,吃他一点儿,仍是便宜多多,也就由他吃去。

足足拖过一时辰,眼看客人己剩四成不到,唐小山不得不另作打算,遂叫来小二,问道:“兄弟可曾见过喇嘛翻僧?”小二目光露出惧意。

唐小山立即说道:“我们是仇家,你说没关系!”

小二这才放心不少,说道:“近午的确有两喇嘛前来进食,后菜色不对,他们翻了桌子即走,也未付银子……”

黄得贵嗔道:“太可恶了,他们往何处去?我替你报仇!”

小二急道:“千万不要,在下惹不起他,也不想报仇。”

唐小山笑道:“我不会提你姓名便是,你说吧!”

小二闻言,始露笑意:“他们往北村行去,到底要去哪,小的不知,公子若碰上,千万别说是小的说的。”唐小山笑道:“当然不说。”

转向黄得贵:“给赏!”“我?”黄得贵一愣,但随即会意,爽声笑道:“小二哥,连这餐,十两银子够不够?剩下的给你啦!”

小二登时心花怒放:“够了够了!太多了,其实五两银子便够哩!”

小二道谢,磕头连连,方始退去。

唐小山瞄眼道:“你一向出手这么大方吗?”

黄得贵干笑:“是替师父出的,您有面子,徒儿一样沾光。”

唐小山道:“这么说,你娘的油水很足了?”

黄得贵干笑道:“不瞒您说,徒儿的油水十足。”低声道:“徒儿从上次那栋大府院搬来满满三大箱元宝,足足可花上三年哩!”

唐小山睁大目光:“这不就发了?”

黄得贵道:“可惜大部份分给正义门了……”

唐小山又如泄气皮球,冷道:“下次油水之事,由我决定,知道吗?走吧!”起身离去。

黄得贵干笑道:“下次徒儿将改进,一定改进。”急追过去:“没想到师父对元宝那么有兴趣,我即该留下它们。”

唐小山冷道:“过去之事不必再谈,以后给我多多表现。”

说完,掠出市街,往北方奔去。

黄得贵当然频频点头,心头想了无数方法,决心哪天让师父心花怒放,随后呵呵笑起,直追师父,掠往北方去了。

两人再掠十余里,忽见左前方溪林内巨石上,坐着一名喇嘛和尚,另一名则蹲身舀水洗脸,两人似在休息。

唐小山见状,登时躲入草丛,黄得贵亦蹲躲进来。

两人引目探去,唐小山皱眉道:“怎未见人质?”

黄得贵急道:“莫要被他们宰了才好……”

唐小山轻叹:“若真如此,也莫可奈何了。”颇替李欣欣担心。

忽贝那舀水洗面嘲嘛跳向巨岩,原是个矮冬瓜,其高度几乎跟坐着的喇嘛差不多。他脑袋却奇大,声音粗沉说道:“找了两天,一无踪影,不知胖僧那头如何?”

那较高僧人说道:“看是无果,咱们干脆把人质押到城门上逼人出来,否则如此寻,何时才有结果?”

矮僧人道:“可是人质不在这里,何况对方未必知道,逼也无用。”“不知道?哈哈……”

瘦僧人突然仰天长笑,声带真力,震传百里似地,逼得黄得贵急掩双耳,直叫难受。

唐小山亦运起神功抵挡,直觉喇嘛内功果然高强无比。

不过他庆幸听及人质仍安然无恙消息。

瘦僧人笑声突然煞住,声音却如飞带绕窜许久,方自消失。

他冷笑道:“不出来,便吼得他们鸡飞狗跳!”

话声未落忽闻西南方复传来笑声。

矮僧怔笑,“是老三回话,不到三十里吧?”瘦僧道:“难道他把人质带在身边?”

矮僧道:“大概不会,囚在鬼哭洞中,十分安全。”

瘦僧满意点头:“待逮着那小子,便杀了他们,以绝后患!”

两人相视,复又纵声大笑,威力更强一倍,趁此回应另一名僧人。

黄得贵却被震得头晕脑涨,差点儿晕倒。

唐小山亦觉血脉翻涌,极力运功平抚。

他暗道:“鬼哭洞在何处?这凶僧竟然狼心要杀人灭口,实是留他们不得……”

黄得贵苦笑道:“再让他俩笑下去,我真的要翘辫子啦!听冷啸秋说,他们是大漠三凶僧,武功高得出奇,制得了吗?虽然徒儿对您有信心,但信心不必一次建立,可以分期付款。”

唐小山瞄眼:“少说风凉话,你去把他们引来,我赏他们几针便是。”

“我……”黄得贵犹豫。

“呃,这倒不是,这点儿小事你都不敢吗?”

“我只是被吓过一次,现在得再壮壮胆才行。”

黄得贵深深吸气,心想奇阵已布,只要熬过一阵,自可没事,何况他见过唐小山霹雷弹威力,应该可以制住对方。

于是壮了胆子竟然大摇大摆晃去。

如若他知唐小山霹雷弹已用完,恐怕无法晃得如此传神吧!

唐小山立即扣住水底针暗器,心想对方未必怕刀枪之伤,得射他们眼睛或耳朵、鼻孔,方能奏效吧?于是特别注意双僧行径。

黄得贵再逼近十余丈,已不敢越雷池一步,随即放声大笑:“番僧,原来躲在这里,还不抉过来受死!”

喝笑声起,瘦、矮凶僧四目瞪来,发现目标出现,己自哇哇狂笑。

矮僧晃着大脑袋,笑出满口黑金牙:“好气魄,敢前来栈咱家挑战,哈哈哈!”

手中降魔杵抖得锵锵作响。矮僧脸面只巴掌大,两腮凹陷,眼珠却出奇凸大。实是奇丑无比,他冷笑:“说那么多何用,先宰了他再说!”

话声方落叫声起,人若弹丸飞射过来,看似极慢,却闪之奇快,霎然迫至黄得贵顶空,月牙铲已劈头猛力砍下。

矮僧亦不落后,射动身形如猿,暴蹿即至,降魔杵更自抖得锵锵作响,催力杀来。

黄得贵哪敢应战,光闻声音,拔腿即奔,复喝声:“让你老骨头三招,再来收拾不迟!”逃得比什么都快。

瘦僧没想到对方喝喊大话,竟然不战而逃,一击已落空,更自哇哇厉叫:“逃得了吗?”

身形如电,复射过来,逼近七八丈,月牙铲脱手飞出,存心穿剌敌人背胸,让他当场毙命!

就在此时,唐小山见对方逼近不及五丈,正是下手良机,猛地打出十二支水底针,奇速无比,复又无声无息飞去。

那瘦僧但觉蚊虫之类东西沾身,本在不意。

岂知蚊虫却变成蜜蜂螫来,一群十二支尽往脸面攻击,吓得他怔心大叫不好,“好”字未出口,嘴巴射中一针,直刺舌头,疼得他赶忙闭嘴,这还不止,脸面连中数针,若非眼睛闭得快,准被蝥成瞎子。

还好他功力深厚,怔疼中,猛运真劲震抵不少利针。

那矮僧见他受击,怔诧道:“你怎么了?”瘦僧赶忙喊道:“快闭嘴!”

矮僧顿觉蜂针射至,赶忙闭嘴,果然利针刺chún而落,他正庆幸运功逼住之际,岂知那细针竟然会转弯,由下贯上,直冲鼻孔,叭地命中,他惊疼哎叫,鼻孔己挂出血丝。

他猛地伸手揪出细如牛毛弯月针,气得直发抖。

唐小山虽能命中对方要害,却因功力不够,无法贯穿脑门,当场将人杀死,实是一大遗憾。

不过,尽管如此,他为了对付强敌,早在山上采了毒叶,将汁液涂在利针之上,它虽可能毒人不死,却能让对方奇痒难忍,而且血流不止。

矮僧受此一针,鼻头登时麻痒,迫得他哈啾直打,伸手捏个不停,瘦僧亦绞着舌头,喝喝怒叫:“何方败类敢暗算大爷,还不现身受死?”一掌打向唐小山藏身位置,迫得他跳闪出来:“毒王祖宗在此,你们准备见阎王吧!”

脚踩龙形九步,身形晃飘不定,手翻惊天诀,利针再射,一大把猛地开射。任瘦、矮两僧武功如何高强,竟然闪避不及,全身被螫十数针,哇哇怒叫,劈攻再猛。

唐小山根本不想正面交锋,靠着神奇步法游走两人空隙中,利针打出去,复又以轻巧吸字诀手法吸了回来。登时叫好。

当下不再逃避,找来石块,见机即打,并喝笑道:“唐门暗器,天下无敌,你们死定了!”石块偶能击中,爽得他笑声更谑,攻击更猛。那矮僧忽闻唐门暗器,惊诧道:“他便是唐小山!”哇哇笑出狂厉声音。

瘦僧怒邪大笑:“你终于送上门!”双掌开打,砰砰两响,震得地面深陷两大洞。

唐小山虽靠奇异步法闪过,却亦险象环生,怔心道:“你们找的是我?”

矮僧哈哈狂笑:“不错,天神少爷要的是你!那些混怅只不过是垫背而已。”

唐小山怔问:“天神少爷又是谁?”瘦僧谑笑:“去了便明白。”

双掌再劈,唐小山猛地掠身闪躲,一把利针复又直取对方嘴面,迫得他不敢开口,赶忙掠退数十丈,退回溪边巨石。

他更喝:“老二回来,远攻!”哇哇叫痒,抓得恨极。

矮僧闻言,猛地倒掠回去,照样抓得满脸满身通红,怒叫怎么办?

瘦僧道:“把血逼出,让毒性减弱。”

于是两人双手合攀,互运内劲逼毒,只见无数针孔紫血演流,恐怖已极。

唐小山见状,哪肯让两人喘息,猛地欺前慾攻。

岂知方迫近二十丈之际,两凶僧突然翻出右掌,一道狂劲劈斩而至,虽隔二十丈,威力仍猛不可挡。

唐小山内劲本就较弱,一时又未料及仍未二十余丈,对方便开打,终被击中,闷哼一声,连翻十数筋斗,掉落地面,已自头晕目眩,不太好受。

黄得贵见状急道:“师父您……”

唐小山醒醒神,干笑道:“不碍事,王八凶僧果然功力深厚,咱们且战且走便是。”

当下喝喝有声,抓起石块当暗器,没头没脸直打过去。

两凶僧正在逼毒,纵然腾出一掌迎击,但唐小山暗器手法就是高明,竟能闪过攀劲缝缝隙,狠狠凶凶砸打下来,两凶勉强劈个几掌,却己耐不住乱石击身,只好放弃逼毒,哇哇大叫反攻扑来。

唐小山、黄得贵见状,拔腿即奔,且不断喝笑着:“老秃驴,头一包,眼一包,舌一针,脸一针,活像麻花老太婆,不如改当尼姑算了!”

此话更惹得凶僧狂怒,猛逼十数丈,双掌连击十数掌,极慾收拾对方。

岂知唐小山步法高明,东跳西闪,躲得甚是巧妙,忽见那把月牙铲落地斜摆,他拔起来,喝喝耍招:“看我乱铲杀番僧!”

竟然反攻过来,用上蟠龙棍法,霸气立现。

两凶僧见状,哈哈狂笑,两自侍武功高强,怕的只是对方开溜,哪怕对方攻来这无异自投罗网。

番僧见及唐小山攻来,笑声更狂,准备一招抢回颜面,竟然不闪不进,冲前伸出右掌即抓,那速度奇快无比,照他想法,这一抓,必定手到擒来。

岂知唐小山招式巧妙忒异,和尚竟然一掌抓落空,月牙铲棍头猛往和尚脑袋落去,销地脆响,和尚东跌西晃,昏沉慾坠。

唐小山却哎呀尖叫,双手发麻。

没想到和尚头竟然硬如铁块,劲道反震回来,迫他倒退两步。

不过,他见及瘦僧晃得东倒西歪,仍自得意大笑:“妙哉,当头棒喝!”

话声未落那矮僧岂肯让自家兄弟受损,怒喝一声,恶掌劈来。

唐小山复在跌退之中,一时身形不稳,闪之不及,砰地暴响,左肩背受击,哎呀再叫,暴跌七八丈远,月牙铲脱手飞出,跌落地面,疼痛得哎哎怪叫,已是灰头土脸。

番僧一招得逞,冷喝一声,霎时欺杀过来,唐小山见势不妙,手抓泥沙怒喝:“看百毒砂!”

猛打出去,快闪开溜。

矮僧受他毒害匪浅,复闻百毒砂怎敢硬接,不得不斜身扭掠,先闪一旁,唐小山早借此逃奔数十丈,慾往山区躲去。

矮僧不由大怒:“逃不了的,你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 活宝师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