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12章 雾阵

作者:李凉

唐小山未理他,径自奔出阵区,见及青山绿林,心神大好,便深深吸气,喝了一声:“好爽!”

黄得贵亦有样学样,叫了一声好爽,的确,他从未如此感到光荣、实在。

然而两人正在陶醉之际,忽而左林传出姑娘笑声:“爽什么呵!连我这么漂亮的女人都不能让你满意,你爽什么呵?”

不知何时,身材丰满,体态妖媚的艳桃花竟然飘飞过来。

唐小山乍见此女,惊诧不已:“怎会是你?你怎会找到此?”

艳桃花媚笑道:“有人叫春叫的那么凶,我特别感动便来了,冤家,你可想死我了!”

飞奔中,酥胸轻颤,媚力更生,她已换下那件烂衣,换上素玫瑰洁净衣衫,别具一番风味。唐小山闻言知她们本就在附近追捕自己,那三凶僧和自己如此嚣叫打斗,当然极易引得对方注意,寻到此处并不困难。

他暗暗后悔,当初未想及还有要命的四大金钗,否则他可不敢如此放纵大喊。

事已至此,后悔无益,他瞧及只有艳桃花一人,或把她逮住,封其嘴巴,自可脱困。

他暖昧一笑:“騒妞,那夜一别,实是让人回味,我想了又想已决定跟你旧情复发,你可愿意?”

艳桃花受宠若惊,呀呀媚笑起来:“真的?真叫人心动,好啊!只要你愿意,我随时奉陪,谁叫你是我的甜心呢,哇,好热啊,恨不得把衣衫脱了……”

她伸手抚向胸襟,似想扯开,慾掀未掀之际,已瞧得一旁黄得贵口水直吞,暗道艳福怎未落到自己身上?

唐小山却受其挑逗似地邪笑起来:“騒女人,就是喜欢勾引男人吗?”

“我只勾你,谁叫你是我的甜心呢?”“也是我的……”“什么心啊?”“我的……恶心!”“怎那么难听!”

唐小山邪笑着猛扑过来。艳桃花却未所觉,哎呀媚叫:“你坏,光天化日之下也想非礼……”甘心投怀送抱扑了过去。

两人终就撞成一堆,艳桃花果然猴急似地把他抱得紧紧,且慾非礼似的狂情起来。

唐小山直叫恶心怒心,邪笑地正想点她穴道,岂知艳桃花却喝起来:“逮到了逮到了,姐妹们快来收拾他呵!”唐小山登时诧楞:“你!”

艳桃花媚笑道:“你能用计,我不能用吗?而且还是美人计呒!”

“不好。”唐小山已知中计,急慾甩脱,岂知穴道已受制,复见左右林区射来三大金钗,个个有若屠夫,慾宰自己这只羊。

他不由更急:“黄得贵还不快来救我?”

黄得贵乍见要命金钗,早已苦叫糟透,急慾往雾区钻去,忽闻唐小山鬼叫,他怔声道:“师父您!”

唐小山急叫:“中了美人计,快拉开她!”

黄得贵怔笑道:“好惨呵!”猛地抢身过来,急慾救人。

艳桃花见状大喝:“你敢!”仍在地上,却已腾出右掌慾劈。

黄得贵怎敢抵抗,抓人肩手不及,只好抓向右脚,猛地拖扯而退,磨得唐小山脸面见沙,赶忙抬头斥叫:“你敢这样待我?”

黄得贵苦笑:“情非得已呵!”

那刑小莹、冷秋霜忽见人已被拖走,双剑猛砍过来。刑小莹怒斥:“臭胖子你敢!”

黄得贵哪敢哼声,赶忙抓起唐小山当棍子一扫,或许四大金钗不愿伤人,立即闪避,黄得贵趁此扛起唐小山,猛往雾区奔去。

唐小山急声尖叫:“黄得贵你敢把我当肉垫——”

黄得贵苦笑道:“情非得已,诡计成功,请安心啦!”猛地一跳冲,终于躲入雾区。

四大金钗哇哇大叫,极力杀来,迫得黄得贵再往里头逃躲。

唐小山急道:“还不解开我背部穴道。”

黄得贵呃一声干笑,戮指过去,唐小山终能活动,一个响头已敲向黄得贵,嗔斥道:“你敢拖我脚?拿我身挡利剑?”

黄得贵哎呀一声跳退闪去,苦笑道:“当时情急,徒儿为救师父,才使出此招,我知道他们想活捉你,必定不肯伤人,事实证明这招很有效。”

唐小山斥道:“有效也不能乱用,万一她们发疯,我怎么办!”

黄得贵一脸苦水,没想到救人还被训斥,直道生不逢时。

唐小山斥了几声,自知理亏,不再发飙,伸伸双手,活动一番,始斥向外头:“四个小三八,大爷何处得罪你们,三番两次找我麻烦?有胆来啊!我接着就是。”

四大金钗想往雾区冲,但冷秋霜突然喝令不许进去,此雾来得奇怪,必定有诈,四人乃定身雾前。

忽闻唐小山狂话骂来,刑小莹讪笑:“抓你回去完婚,有何不好?躲得像龟孙,算什么男子汉!”

唐小山斥道:“我哪躲,明明立在这儿,我只是不想看到你们这不是女人的女人,瞧来让人恶心,不想拚斗便快走吧,我懒得理你们,疯婆子!”

艳桃花笑道:“是不是被阉了,不敢出来见人哩?”

唐小山讪笑道:“是又如何,既知我是太监,还那么穷追不舍?不怕被人取笑?”

艳桃花笑道:“谁叫我命苦嘛!冤家您就出来便是吧!”

唐小山谑笑:“出去让你们四人非礼是不是?那么猴急?”

许纯纯窘笑道:“我们没那意思,我们只是想请你回去见师父而已!”

唐小山笑道:“怎么,连你师父也熬不住?我可招架不住,四位另请高明吧!”

冷秋霜斥道:“再不出来,小心我们杀进去,到时断手断脚,怪不得谁。”

唐小山呵呵笑道:“欢迎欢迎,反正摸黑打,谁也占不着便宜,快来啊,我等得好心急啊!”

冷秋霜不由喝怒:“别以为仗着阵势就能护你一辈子,看我如何破阵。”

她气呼呼,却瞪着雾区,根本奈何不了。

唐小山仍讪笑:“多谢提醒,我得从后头开溜了,再见!”

当下真的唤来黄得贵,直往后头掠去。刑小莹登时尖叫:“糟糕,大姐,怎么办?”

冷秋霜道:“追!两人追去,只要拦住,另一方立即支援。”

刑小莹立即和许纯纯掠往山林,绕道追去。

唐小山和黄得贵的确往后区奔去,但奔至一半,忽觉林区传来掠空声,唐小山暗自好笑,便道:“回去吧!”

立即和黄得贵折返,想来一招调虎离山之计。

然而两人潜回后,往外探去,复又发现冷秋霜及艳桃花拦前,不由苦笑,敢情诡计失败矣。

黄得贵道:“只有两个,制住再走吧!”

唐小山道:“恐怕不容易,那冷冰冰家伙剑术不弱,何况逃落山下,还有一大段路,情况并不理想……”

黄得贵道:“可是不突围,难道永远困在这里?师父连三凶僧都能宰杀,何况在乎几名女子?”

唐小山苦笑道:“问题是她们不肯进阵,何况,要平白杀死四人,实是有点儿手软……她们似乎罪不足死呵!”

黄得贵轻叹:“虽不足死,也让咱们吃过苦头,难道不想捞回本?”

唐小山道:“想捞本,也得对了机会,现在不宜,能保身已是不错啦!”

黄得贵道:“何不把人引进来?到时一一击破。”

唐小山道:“你去引!”已自邪笑起:“别忘了你拜入我门下唯一条件是勾引刑小莹,还不快去!”

黄得贵霎时苦笑:“一定要现在吗?非常时期,我看不大适合吧!”

唐小山道:“她们要的是我,你不引怎行?快去。”

黄得贵无奈道:“为了师父,徒儿只有卖命演出啦!”

苦笑中,只好跟着唐小山,再次往后方掠去。

掠行一阵,已近后段,两人潜探外瞧,果然见及刑小莹、许纯纯挡在外头。

刑小莹虽一副男人婆模样,其实眉清目秀,说是美女,没人会反对,黄得贵若能娶着地,按说是八辈子得来福气。

然黄得贵目标却转往清纯似仙女的许纯纯,瞧她模样,似乎较易上勾。

他道:“换那小姑娘如何?”

唐小山呵呵笑起:“行,不过……只怕你得先摆脱男人婆才行。”

黄得贵为之轻叹,此时刑小莹在场,岂有置之妹妹于不理之由?

他只好现身,媚情往刑小莹瞄去,极力沮柔声说道:“大姑娘,你要找唐公子吧?他已经走了……”

刑小莹瞧他恶心模样,不禁想笑,随又忍下,斥道:“狐臭大王,卖什么肉,快把那混怅小子叫出来,免得皮痛!”

许纯纯呵呵笑起:“三姐,他叫你大姑娘呐,看来有意思喔!”

刑小莹斥道:“恶心,恶心!”甚想拿针缝了对方嘴巴。

黄得贵笑得更媚:“不管什么心,只要能打动,即有收获……”

刑小莹突地怒斥:“有完没完?叫你去把那混怅小子抓回,你还卖弄什么?可恶加恶心!”

她猛地抓来石块,若在打落水狗,打得黄得贵哎哎痛叫,躲回雾区。

他苦笑道:“师父,看来是不行了……”唐小山道:“既然如此,还敢叫我师父?”

黄得贵干笑:“那也是该叫,徒儿找机会努力便是,可是现在……我骗不了她们,逮人不着,如何摆平此事?”

唐小山道:“看来只有抛下你当人质,我拚拚看,过了关即逃,逃不了再说了。”

黄得贵急道:“千万使不得,要是再落人她们手中,必定脱层皮!”

想及前次被虐待,他余悸犹在。

唐小山道:“不是说过,他们要的是我吗?何况你躲在雾区便行,怕个什么劲!”

黄得贵干笑:“话是这么说,只是若落了单,徒儿直觉像孤魂野鬼,不知该如何是好……”

唐小山冷道:“亏你还是男人,真是胆小鬼,随你吧,到时我自身难保,根本顾不了你。”

话方说完,猝地掠冲出去,喝地一笑:“恰查某,咱们又见面啦!”

刑小莹忽见唐小山,如见至宝,欣喜急笑:“在这里!”

利剑一抖,即已扑上来。

唐小山自有意放倒她,龙形九步猛踩,蹿绕她四周。

刑小莹登时展出奇异剑法,护得全身剑光闪闪,她想只要拖过半刻钟,追兵一来,他准完蛋。

唐小山自知她用意,在时间不多之下,他只有冒险从事,猛让闪一剑,斜切肩背而过,一招神龙探爪,奇速无比从那剑墙中,几乎微乎其微缝隙中探抓下来。

刑小莹自觉眼睛一花,左肩被扣,哎呀一声,想挣扎,却发现全身无力,吓得尖叫:“四妹还不快收拾他!”

许纯纯虽是清纯,本是楞在一旁不知所措,但见及姐姐受制,终于逮着任务,猛抽利剑刺来,喝着:“快放开我姐姐!”

唐小山捉笑道:“放就放啊!”

猛地抓抱刑小莹,窘得她尖声大叫,慾扭却无力,唐小山随身一甩,已将刑小莹砸往许纯纯,趁此机会喝笑道:“再见,明年春天再见!”

大摇大摆掠奔逃去。

许纯纯哎呀一声,把剑收回,急捧双手,始把刑小莹接住,急道:“三姐伤着没有?”

刑小莹嗔叫:“被非礼啦!快解穴道。”

许纯纯伸指慾点穴道,岂知黄得贵亦自杀来,呵呵笑道:“乖乖别动,没啥大事!”

他想戳住许纯纯穴道而后开溜。

许纯纯哪肯受制,赶忙抱着姐姐左闪开去。

黄得贵一戳不中,但见路前光明无阻,便弃人而逃,追向唐小山那头。

然那深峡处已不见唐小山,黄得贵只好加把猛劲,疾追不舍,免得落单,遭了报复。

忽闻峡谷深远处传来砰砰、哎呀之声,黄得贵不由怔愣,这分明是师父惊叫声,难道另有埋伏?心念未落,猝见唐小山慌慌张张跌奔回来。

黄得贵怔问:“另有伏兵?”

唐小山苦笑:“大老千啊!快躲,否则没命!”

他急忙反蹿掠回,忽见刑小莹,哪管得多,便冲掠过去,从许纯纯手中抢过来,任刑小莹如何尖吼叫骂,他仍不管,拚命往雾区奔去。

许纯纯没想到对方从自己手中抢走三姐,怔急之下,厉喝:“把三姐还我!”

竟然奋不顾身往雾区冲去。

黄得贵两头茫然,忽见远处奔来一位青衣女子,那该是击退唐小山之人,他哪敢与其交会,调个头,赶忙往雾区掠去。

冷秋霜及艳桃花此时正巧追来,忽见刑小莹、许纯纯已入雾区,急得心慌,不知该如何是好。

忽闻远处青衣女子声音传来:“退回去,挡住他退路!”

艳桃花见人喜叫:“师父!”和冷秋霜同拜礼。青衣女子道:“快去吧!”

冷秋霜、艳桃花这才应是,急急掠去。

唐小山忽闻“师父”两字,不觉回头,趁着那人逼近,且雾气飘散缝隙瞧去,已见及那青衣女子年约四干,身形适中,脸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雾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