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14章 迷魂婆婆

作者:李凉

如此不知过了多久,猝然觉得脑门被敲,唐小山这才清醒过来,乍看之下,竟然又是艳桃花送午餐。

艳桃花斥笑道:“我还以为你暴毙了呢!叫了老半天,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唐小山怔悟道:“已到午时?真是!太累了,睡过头了。”

艳桃花斥笑:“还亏你睡得着,告诉你,迷魂婆婆已到山区,大概快来了,你好好应付,我不喜欢这婆娘,可是我也帮不了你的忙,其实你只要说实话,根本不会遭到麻烦,也就是说,纵使你先前说了谎,事后才说真话,师父也不会为难你。”

唐小山苦笑道:“却不知你师父急着找秘图,为的是什么?”

“为的是……”艳桃花媚声一笑:“我不能说,你自个儿把自己照顾妥即可,其他的不必知道太多啦!”

此后,任由唐小山如何套话,她始终不说,唐小山只好无奈把东西吃了,艳桃花收拾过后,含笑走人。

唐小山再次落单。

想及迷魂婆婆将来,他无暇思考,遂又赶忙运起秘功敛心大法,期能对抗摄心术。

不知过了多久,厅内突然传来尖谑笑声。

唐小山早留意周遭变化——或说在等待迷魂婆婆,忽闻声音,回头瞧去,果然见及一位灰袍乱发,脸长耳尖,瞧起来直若巫婆般老太婆,晃着猩猩步伐走过来,其后面则跟着寒月女及四大金钗

唐小山从未见过如此丑陋老太婆,不由眉头直皱:“也只有这样之人,会那种邪术吗?”

迷魂婆婆早就发现唐小山,笑声更尖谑:“是他吗?”

寒月女道:“正是。”

“好,好一个英雄少年。”迷魂婆婆大步逼近,呵呵笑道:“小兄弟贵姓啊?”

“我不是鬼,所以没有鬼(贵)姓!”

唐小山找到语病,挖苦她一下,但觉得意。

迷魂婆婆闻言嘿嘿再笑:“好个聪明小孩,老身好久没找到对手啦,今天便和你斗个高下吧!”

唐小山道:“斗什么?我才懒得跟你斗。”

“那可就由不得你了。”

迷魂婆婆转向寒月女,道:“夫人说的秘图就藏在他身上?”

寒月女颔首:“正是,有劳婆婆证实一下。”

迷魂婆婆笑道:“没问题,小子你没说谎吧?”

唐小山道:“怎敢,句句实言。”

“好,很好,过来,让婆婆证明你的忠心。”

迷魂婆婆招着手,却把他引入屋内。

唐小山怔道:“到里头?”

迷魂婆婆笑道:“不然,你愿意让她们听到不该听的?”

唐小山呃地一声,干笑道:“当然不想,到时还请婆婆手下留情。”

“当然,当然。”

迷魂婆婆每次说完此话,必定邪邪笑,既然已被摄心,还说那些,实是白痴。

唐小山终于被她引入室内,寒月女和四大金钗则在外头遥遥相望。

毕意迷魂婆婆说摄心术法力甚强,周遭十丈请勿靠近,五人始终不敢越线。

迷魂婆婆亦有意表现功夫,要唐小山坐于门口较内侧,唐小山爽口答应,正坐了下来,迷魂婆婆猝然连戳数指于他胸口,唐小山怔诧:“这是?”

话未说完,迷魂婆婆右手猛掩封其嘴巴,呃地惊叫,唐小山竟然被灌下一颗葯丸。

他怔诧不已:“这是……”

“迷心丸!”迷魂婆婆讪笑:“百无一失的迷心九,可省去我不少工夫。”

唐小山登时变脸,暗叫一切都完了,服下此丸,看来什么神功皆无效,此时肚中升起一股热气,冲得他脑门晕晕沉沉,恤思极力抵挡,然却熬之不了,两眼一合,已快昏迷。

外头四大金钗见状,不由惊叹葯丸力道之强,但对于婆婆之摄心术到底厉害到何种程度,未免大打折扣——原是靠葯物吗?

迷魂婆婆却一副认真作法,喃喃念了秘咒,还拿出小铃子轻摇晃,叮然脆响传来,四大金钗心神不由一颤,似着了魔股,忍不住想往前行去。

寒月女见状,急道:“快运功抵挡,这是摄魂铃。”

四大金钗这才知道厉害,赶忙运功,寒月女但觉不保险,便要她们再退二十丈,以防万一。

那迷魂婆婆念咒更急,摄魂铃摇得更响,唐小山几乎招架之力,已然跟着轻颤起来,偶而目光翻白,直若行尸走肉,早已失魂落魄似地,再无知觉。

那迷魂婆婆突然喝着一声:“定!”唐小山轻颤,定着不动,迷魂婆婆见状,甚是满意,轻轻怪笑。

“你是谁?”

“唐小山。”

“何方人氏?”

“四川唐门。”

“今年几岁?”

“十八岁。”

“结婚没有?”

“结了。”

“你已结婚?”迷魂婆婆怔付不已:“跟谁?”

“安玉人。”

“安玉人?没听过,她漂亮吗?”

“很丑。”

迷魂婆婆想笑:“丑,你还跟她结婚?”

“被逼的。”

“谁逼你?”

“她妈妈……”

“我当然知道是她妈妈,可有名号?”

“绝情仙子。”

迷魂婆婆愕楞:“绝情谷的绝情仙子?”

“正是。”

“敢情她生了个丑女儿,嫁不出去,不得不逼你娶她,然后才让你生还,走出绝情谷吧?”

“呃……”

“快回答!”

迷魂婆婆又摇摄魂铃,声音尖脆再响。

唐小山又抵挡不住,喃喃颔首:“是!”

迷魂婆婆至此已知唐小山完全被摄服,狂放自得一笑:“你偷了藏宝图?”

“没有!”

“是你爹偷的?”

“不清楚。”

“反正他给你看过便是,对不对?”

“……是……”

“藏宝图在你爹身上?”

“没有!”

迷魂婆婆眼睛一亮:“在你身上?”

“没有。”

“那在谁身上?”

“寒月女身上……”

“她?”迷魂婆婆征诧往外瞧去。

寒月女早已坐于地上,运功抵挡摄魂铃,忽见迷魂婆婆瞧来,不明究因,只好报以微笑,大概问及“可有答案了?”迷魂婆婆淡笑,不作表示,心头却想,秘图真的在她身上?那她还要我逼问这小子做啥?难道她另有名堂,抑或是这小子撒谎?

她猛转回来,直见唐小山脸若痴呆,口水轻流,两眼吊翻,哪是正常人?

为求正确,她猛地一巴掌打去,唐小山为之甩头,口水直喷,却仍笑脸迎来,似乎不疼。

“看来是不假了。”迷魂婆婆深信自己摄心术。

当下再摇摄魂铃,再次问道:“为何会在寒月女身上?”

“她……”太复杂似的,唐小山难以回答。

“她逼你交出来?”“不是。”“那是搜身?”“不是。”“到底如何拿道的?”“搜衣服!”“原来如此!”迷魂婆婆欣笑:“你原放在哪里?”

“腰带上。”

迷魂婆婆满意直笑,心想:“看来寒月女早已得到此秘图,叫我过来,只不过是装模作样而已吧!”“那是什么秘图?”

“惊天诀。”

“会是那神功?”迷魂婆婆更是抨动:“找到秘图便能找到惊天诀?”

“是。”

迷魂婆婆暗道:“太好了,要对付的恐怕是寒月女而不是这小子吧!”

她道:“你知不知寒月女底细?”

“魔鬼天使手下。”

“你已知道?”

“是。”

“你想加入天使阵营?”

“不想。”

迷魂婆婆邪笑道:“我看你甚是顺眼,哪天把你带回训练一番,保证你是最出色的大天使。”

“不要。”

“那可由不得你。”迷魂婆婆嘿嘿直笑:“现在要对付的是寒月女,你且待在这里,没有我命令,不准离开,知道吗?”

“知道。”

迷魂婆婆瞧来甚是满意,咒语喃喃再起,摄魂铃越摇越响,声音尖锐刺耳,不但震得唐小山全身再颤,就连外头五女,亦自全力抵抗,身形开始抖起来。

迷魂婆婆但觉时机成熟,一指试向唐小山眉心,仍自叫声“定”,唐小山霎时不动,她这才起身,转往寒月女,笑道:“寒夫人,已问得差不多了……”

她大步行来,摄魂铃却未停止摇动,迫得五女失魂落魄,四大金钗看己受制,两眼开始翻白。

寒月女则功力较强,仍极力强忍,她急道:“婆婆,你的铃!”

迷魂婆婆欣笑:“很悦耳是不是?喜欢听便多听如何?”

晃得更是响当当。

寒月女忽而察觉她本就冲着自己而来,脸色不由大变:“婆婆你?”赶忙运功再挡。

迷魂婆婆笑道:“别急,为了试试摄心术是否有效,总得晃它几下吧!”

“快停下,我已受不了。”

寒月女看她是停不了,猛地探掌抓去,迷魂婆婆霎时闪开。

她武功本就高强,寒月女又受制摄魂铃,连抓数掌,全是徒劳无功,她不由更怒,又抓掌,又掩耳,又追敌,已若疯婆于胡乱打转。

迷魂婆婆则存心将她迷倒,逼出秘图下落,亦自尽展全力。

两位绝顶高手便在平台上追追掠掠,斗得难分难解。

至于被定在厢房中的唐小山,此时却眼睛乍亮,哪来一副白痴相?忽见老太婆和寒月女纠缠斗成一团,他已谑笑于心。

原来他在运行惊天诀上之秘功,但觉对付狮吼功之类魔音穿脑功夫,的确有所效果。”

他甚至可将听力完全封闭,而追寻于某特定一点,例如远处鸟鸣,山泉流水,近如自身血液流脉等等声音,如此一来,岂非可阻断不想听之声音。

他又想及心法一段中叙述摄心功口诀,原是碰上摄心术之类邪术,只要反攻其脉……例如摄魂铃,即攻向耳脉,以眼催魂,则攻向眼脉,以心摄魂,攻向心脉。这分明已说及能抗摄心术。

于是他心生一计,到时若迷魂婆婆敢来摄心,他便故作被摄状,然后说出秘图根本在寒月女身上,如此果然引来迷魂婆婆贪婪之心,进而相互内斗,自己由此趁机开溜。

至于那迷心丸虽厉害,然在唐小山有所防备之下,早就将它藏于舌下,虽然些许化去,他却故作流口水状,让毒液往外流,故而根本不会中毒。

几招耍了下来,果然让迷魂婆婆信以为真,忽略了其他证实方法。

如今迷魂婆婆和寒月女斗得难分难解,唐小山见机会难得,岂肯停留,趁着两人无暇外顾之下,已自偷偷溜向厅室秘道,逃命去了。

为了堵住追兵,他且搬来石椅,卡在秘门上,如此,就算她们想开启,也得耗些时间。

随后,他始潜往前山庭园,那白鹦鹉见人,仍自急叫私奔私奔,却被唐小山几下石块打得越飞越高,哪还敢在他面前耍威风。唐小山自得一笑:“什么玩意儿,大爷都敢耍?也不怕我拔光你身上羽毛,让你从此变无毛鸡!”

时间不多,他不敢示威太久,见鹦鹉退去,赶忙找了路子,快步逃命去了。

且说寒月女和迷魂婆婆相斗一阵,寒月女终究抵拦不住摄魂铃威力,终又只能盘坐地面,双掌合十,拼起全部劲道以抵挡。

迷魂婆婆自知她熬不了多久,便嘿嘿笑道:“寒夫人何苦呢?只要你乖乖交出秘图,我们照样是同志,你也该知道,组织所有人都知这秘图,你根本不可能独吞了事!”

寒月女沉重已极说道:“我哪来秘图……”

迷魂婆婆冷笑:“你还想隐瞒吗?”

摄魂铃更响,迫得寒月女鼻孔已流涌鲜血。

“秘图在那小子身上……”

迷魂婆婆趁她气息较弱之际,突然喝声“定”伸手猛点过来,命中寒月女胸前数处穴道,寒月女功力一失,登时陷入迷茫之中,已露白痴脸容。

迷魂婆婆这才放心嘘气,暗道要命,轻轻拭去额头汗水。

她冷道:“秘图到底在哪里?”

“那小子身上!”

“胡说,他明明说已被你抢得。”

“在他身上……”

迷魂婆婆稍楞,寒月女怎会两次不承认,莫非摄心术失效?她探查,甚至叫寒月女扮鬼脸,以她身分,自不肯扮,然她却如小孩般耍了起来,这分明已完全受到摄心之结果。

她不由惊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唐小山和寒月女之间,到底有何误会?

她道:“我是说惊天诀那张秘图,在你身上吧?”

“在唐小山身上。”

“他说在你身上。”

“……没有……”

“怎会如此?你不是从他腰带获得了吗?”

“没有。”

迷魂婆婆不放心,还是喂她服下摄心丸,再次逼问,寒月女仍然回答没有。

“怎么可能?”迷魂婆婆更惊,问道:“是否是你徒弟拿去了?”

“不清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迷魂婆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