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15章 与狼为伍

作者:李凉

且说唐小山得助于那短胡子年轻人,得以险里逃生,他自高兴万分,否则再落入老太太手中,不被剥层皮才怪。

他功力已复,故而掠逃起来甚是快速,眨眼之间已穿过两座峰头,然却不知何处方可走出重山峻岭?

他已望着东方升起明月,想以此辨别方向,也好有个盘算。

忽而远处声音传来:“可是唐兄弟吗?”

唐小山猛地转身,己见那位白衣汉子气喘如牛奔来,他怔喜笑道:“你也逃过一劫了。”

白衣人余放群苦笑道:“你逃的好快,害在下差点儿抵挡不了,幸好她们要的是你,否则就得换你救我啦!”

唐小山干声笑道:“抱歉抱歉,你被抓,没啥事,我被抓可就要脱层皮,所以不溜怎行,看来你我现在都平安了,容我再拜谢解危之恩。”

说完,恭敬拜礼,倒惹得白衣人干声窘笑,露着一股乡下人憨态:“唐兄弟见笑了,在下只是路见不平而已……”

唐小山嘿嘿笑了几声:“你倒是刀拔得巧,竟然敢惹那些人,你可知她们是谁?”

余放群道:“在下不知。”

唐小山暗道:“不知好办事。”便道:“她们可是有名的妖女、魔女,专门以吸血为生,特别恐怖,若非我今夜逃得快,恐怕待会儿走出来,只剩皮包骨,到时你也不用救啦!”

余放群怔诧:“真的?”然心头多半不怎么相信。

唐小山不在乎这些,呵呵直笑道:“不过你武功的确高明,竟然能逼退两魔女,不知跟谁学的?也就是师出何门之意?”

余放群干笑道:“在下乃跟家师所学,说实在,我甚少跟人动手,也不知武功到底是高是低……”

“当然是高了。”唐小山笑道:“非常高,令师是谁?”

余放群道:“他老人家自号无慾老人,你大概没听过吧,他不喜江湖事,故而知道者不多。”

唐小山笑道:“既然这样,当然没听过,不过,有机会,见见令师也不错吧,说不定还可讨教一些武功呢!”

余放群笑道:“欢迎之至,老实说,我便住在此山附近,你或可到在下那儿住一宿吧,能见面,当是有缘,这么巧,我难得前去采葯,谁知却遇上那些妖女大呼小叫,总觉有事,赶过去瞧瞧,便见到你被追杀,一时气不过,也就出手啦!”

唐小山笑道:“原来如此,真是我命不该绝。”问道:“你就住此不远,难道没发现那妖女在此霸占为王吗?”

余放群笑道:“恐怕没那么简单吧,我们虽同住一山脉,但却不同山峰,你该知道,相隔一峰,如隔百里,这头隔了三四峰之远,莫说有所动静,就算你刻意去找寻,也未必能找到对方住处。”

唐小山频频点头:“说的也是,妖女诡计多端……”

瞧着余放群抓着一把葯草,便笑道:“你家离此多远?老实说,我搞不清怎么走出此山脉,天色亦晚,干脆到你那里住个晚上,明儿再下山便是。”

余放群闻言大喜:“在下正求之不得,唐兄弟且跟我来!”

当下引在前头,欣喜掠去。

唐小山当然有如意算盘。

他想,此时迷魂婆婆及寒月女等人,必定仍在追捕,自己若落了单,且又被遇上,恐将吃不完兜着走,倒不如找这家伙当挡剑牌,如此纵使对方找来,这家伙自不可能束手不管,待他挡个一阵,自己便能找机会开溜。

但觉计划完美无缺,便满心高兴掠跟过去。

两人再掠一座山头,终抵一处山泉飞瀑旁,那茅屋虽旧,却也别具风味。

余放群见地头到了,便笑道:“家师喜云游四海,常不在家,你随意便是,若想洗澡,山泉正凉,我去弄些水酒,咱们好把酒问青天。”

唐小山笑道:“好极了,那我先去洗澡啦!”

说完,他立即奔向飞瀑下那清澈大山泉。

余放群亦自欣笑,总觉有客到来,兴奋异常,即刻溜到茅屋,料理一些佳肴去了。

唐小山则见潭即喜,想当年,他在四川唐门后山,还不是天天洗澡,且还教训鱼儿认数字,随又练水底针。

那种倔意生活,至今仍是回味无穷,可惜一别已快八九个月,实是时光不饶人!

今夜有幸再落清江,他自兴奋,甚快脱光衣服,跳入水中,纵使有伤在身,但浸了山泉,照样舒服已极。

他清洗全身之后,开始玩起摸鱼游戏,便潜入水中捞鱼。

然而此泉鱼儿从未受到騒扰,如今被抓,已吓得东奔西窜,他老想要鱼群听话,鱼儿就是听不懂。

玩了一阵,毫无成果,只好放弃,毕竟自己家乡鱼儿,也是经过半年以上调教才能学会认字,今晚一夜之间哪能弄出什么成绩。

他想着,若有迷魂婆婆的独家器具摄魂铃,或许能一夜奏效,可惜今夜哪来铃子?只有空想罢了。

再游泳几趟,岸边已传来余放群笑声:“唐兄弟可洗好了?这有件素衣,你便穿了,你的衣衫已破得不成样哩!”

唐小山欣喜一笑:“谢啦!”

他身形一扭,便自跳上岸边,余放群顺势抛来衣衫,终让他免于躶体相见。

余放群道:“唐兄弟穿好衣服便请过来用仁餐。”说完便自行回茅屋前石桌。

唐小山穿上素青布衣,但觉大了些,但卷起袖子,亦勉强合身,至于鞋子,里头有秘图,只好拍拍打打,让泥灰稍去,随即穿上,始奔回石桌。

只见得桌上放置山果、花生、烤味,另有一碗笋汤,两碟辣味小莱,再配一条糖醋鱼,倒也算是丰富大餐。

唐小山直道好莱好莱。

余放群却窘声道:“在下久居山林,不懂煮烹之道,只能素菜迎客,失礼处,还请见谅!”

唐小山笑道:“不错哩,尤其这糖醋鱼……”

拿起筷子便夹一片,送入嘴中,嚼了几口,味道果然不差,他自频频赞赏:“不错不错,有几分火候,今晚有口福啦!”

余放群道:“料理未敢讲,这酒儿倒有几分功力,它乃猴儿酒,亦是常称之花酿以黄山较有名,但潜山也不差,您吗喝看。”

唐小山立即端起大碗,乍闻之下,芬芳迎人,更自欣笑:“光闻即知是美酒,我先干为敬!”

于是先喝一口,果然风味绝佳,遂敬向余放群,两人一饮而尽,随即哈出酒气,而后相视而笑。

自从余放群救唐小山一命之后,唐小山已对他感恩已极,何况余放群看来豪迈大方,又具乡下人之憨实个性,甚是好相处,唐小山当然对他剖心置腹,准备结成知己。

在闪烁油灯下,仍能见及余放群脸容,除了方才所感觉憨实之外,其腮胡倒是长得甚是帅劲,唐小山不由多看几眼。

余放群却觉不妥:“我脸上留了污泥炭灰?”

唐小山笑道:“哪有,只是你那胡子太迷人,以前我常幻想哪天能长出这种络腮胡,可是到现在才长几根,我看难呵!”

余放群欣然一笑,道:“粗人才长这胡子,劝唐兄弟别长才好,否则刮刮剃剃,十分麻烦,还好是在山中,若出门,更是不便。”

唐小山笑道:“神仙都习惯这种胡子,我得为以后想想呵!”

余放群只能干笑:“唐兄弟想法的确特殊。”

两人相视而笑,复又敬酒连连。

随后,双方开始谈些生活趣事,余放群最喜说及猎了什么动物,偶而还猎过两人高巨熊,吓得唐小山目瞪口呆。

除了他能猎得此熊之外,最让他惊讶的乃是天下竟然有此巨熊,实让人想象不出。

唐小山想借看熊皮,可惜己被余放群卖到山下,足足得百两银子,那是他最光荣之战绩。

唐小山毫无战缋可言,只好说出如何教鱼儿识字,倒也听得余放群兴趣不减,哪天想试它看看。

随后,两人又聊及江湖事,以及今夜碰过的迷魂婆婆及寒月女,听得余放群睁大眼睛,甚是向往游侠生活。

唐小山看得出他表情,便道:“余兄未行走过江湖吧?”

余放群干笑:“老实说,在下从不离开百里之外,不懂此道。”

唐小山道:“难怪你武功那么好,却无人知晓,呵呵,人不出名枉少年,你人品也不差,或许也该出去混混,我个老婆回家哩!”

余放群窘声道:“可是师尊并未允许……”

“管他的!”唐小山笑道:“令师自个儿溜去玩便可,老是把你绑在这里,我看你已二十开外,该能自主才是,不管你喜不喜欢外界,总得先走一遭才知啊!”

余放群虽心动,但仍有顾忌,道:“可是我要走了,师父若回来找不到人,岂非大不敬?”

唐小山道:“简单,留个字条不就得了,若怕字条飞走,刻在石桌上也行啊!”

余放群喃喃心动说道:“倒是可行之计……”

“现在决定出山了吧。”

“可是……”

“还可是什么?那么困难的话,先去三个月,到时视状况再决定是增是减。”

唐小山呵呵笑道:“你若未曾出门,传到任何人耳中,保证笑死你,总该给自己一个机会吧!”

余放群呃了老半天,终于捺不过唐小山规劝,点了头:“好吧,在下便下山两月看看,免得土得太离谱了。”

唐小山登时高呼万岁,更捧酒杯:“来,敬你初出江湖立大功。”

余放群举杯相敬,一饮而尽,干声道:“可是,江湖如何行?”

唐小山呵呵笑起:“跟着我便是,不过你得先取个外号才行……便叫你闪电手如何?呵呵,你出手像闪电,当受之无愧,如若将来有所进展,再改成闪电霹雳天下无敌手,威力更猛。”

余放群想笑:“哪有这么长的名号?”

唐小山笑道:“这样子显得出你的不同凡响嘛!”

余放群亦被逗得呵呵笑起:“却不知唐兄弟外号是啥呢?”

唐小山稍楞,自己竟然忘了这道手续。

但他心念一转,已有答案,笑道:“在下一向人称暗器高手,因为武功不及你,所以名头也就响不起来,不过慢慢会加以改进。”

余放群道:“这么说,唐兄弟对于暗器甚是内行了?”

唐小山笑道:“当然,天下属一属二,有机会你可以试试。”

余放群干笑道:“还是别试的好,我可不想受飞针之祸。”

唐小山笑道:“别客气,凭你武功,想伤你可不容易呢,来,再敬你一杯,祝你侠号震武林。”

余放群莫名带喜,亦把美酒干了。

两人随又聊及江湖种种,总是笑声不断。

直到四更天,已是酒足饭饱,醉意已生,两人这才各自露天倒卧,望着弦月而眠,睡得舒舒服服。

次日醒来。

余放群仍想尽地主之谊,想做早餐,唐小山便说把昨晚剩下的烤肉吃了便可,余放群只好顺从。

趁在啃食之际,他在门上刻了几字,以留给师父,随后收拾一些衣衫、银子打成包袱,背于肩头。

唐小山见他准备如此整齐,总是呵呵笑声不断。

便自引导他准备行出江湖,但在山区,仍得余放群引路。

转过无数山头,足足到了中午,方自走出山区,打探之下,方知此山乃为潜山山脉,小村则为绿竹村。

唐小山怕寒月女另有伏兵,便在村中买了馒头干稂,边走边啃,以避追兵。

他想往东北方向行去,或可碰上黄得贵以及冷啸秋等人。

就此,两人复走百里路程。

已入黄昏之际,行往玉兔湖附近,忽见几名白衣蒙面人从左郊一掠而过。

唐小山一眼认出即是魔鬼杀手,瞧他们走得如此之急,莫非有所行动?当下已决定赶去瞧瞧。

遂转向余放群,笑道:“江湖开始了,看到没有,那群白衣人就是坏蛋,得收拾才行,且跟我来!”

他领着余放群,潜跟后面。

虽然余放群昨夜穿过白衣,但那只是其中一件,今儿换上素青布衣,倒对“白衣即坏人”无心灵反应。

他只是不解问道:“他们想做何坏事?”

唐小山道:“除了杀人之外,无啥好事可做!”

余放群道:“或许他们杀的是该杀之人……”

唐小山道:“不,他们杀的都是好人。”

唐小山更盯得紧,余放群亦不多问,两人不断盯着白衣人掠奔七八里,遥见一城镇己至,白衣人却躲进乡道左侧梧桐林中。

唐小山和余放群不便再逼近,便在附近草丛中藏起来。

时间分秒过去。

乡道上来来回回走过不少赶着入城之旅客、百姓,以及庄稼汉,始终未有特殊目标出现。

直到太阳西下,彩霞满天之际。

忽见得远处乡道行来两男一女。

其中一位男者壮高慾肥行路晃步如神,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与狼为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