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16章 计中计

作者:李凉

及至画舫时近,已听得李欣欣、黄得贵等人喊叫声,看来的确甚急。

黄得贵说道:“莫要遇到太湖怪,把他给吃了吧?”李欣欣急道:“你在水中难道没注意任何动静?”

黄得贵干笑:“小动静不少,大动静却没有,很难分辨,有的妖怪甚灵,吃人跟放屁一样,叭地脆响,人便不见了。”

李欣欣斥道:“到现在,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黄得贵道:“哪来玩笑,我是实话实说,所以夜晚之后,我便不敢游得太远,以免遭受无妄之灾。”

他此时一半身躯浸在水中,以应付唐小山要他搜寻之命令,另一半却趴在画舫上,准备一有情况,随时逃出水面。

李欣欣仍急:“照理说,他至少半时辰得浮出水面换气,此时已过一时辰,却不见踪影,到底怎么回事?”

冷啸秋只能轻叹。能说什么?

余放群道:“该无事,唐兄弟看来并非夭折相!”

面露刚毅表情。

黄得贵轻叹:“如若碰上大妖鱼之类东西,那就不一定了……”话未说完,突觉腿部、臀部猛被利物捅着,吓得他惊骇尖叫,猛蹦甲板:“有妖怪!”赶忙缩逃。

就在众人惊诧之际。

唐小山己呵呵笑浮水面,斥笑黄得贵:“老咒我霉头,捅死你!”众人见他现身,已自欢呼。

李欣欣笑道:“你终于回来啦,可把我们急死了呢,湖这么大,又是天黑,的确吓人!”

唐小山笑道:“没办法,谁叫我迷了心,非得找回拐杖不可。”

黄得贵干窘道:“我们还以为你遇上太湖怪了呢!”

唐小山道:“宝剑出土,它敢靠近,我便宰了他。”

喝地一声,他把黑拐杖打向甲板,叭然一响,吓得众人触目惊喜,他已翻身坐回船上。

李欣欣诧喜道:“宝剑找到了,太好了。”

黄得贵急道:“师父你如何找到它?”

唐小山道:“从湖妖嘴中挖出来。”

黄得贵干笑道:“师父别挖苦徒儿啦!”

余放群道:“唐兄弟当真找回宝剑?”

自想问及如何找到之意。

唐小山道:“这剑倒是不重,随湖水漂流,后来飘入暗流漩涡,害得我费九牛二虎之力,方把它挖回,实是辛苦呵!”

黄得贵笑道:“辛苦已有价值,师父快把宝剑抽出来让弟子瞧瞧如何?”

冷啸秋轻叹:“它是假的,唐兄弟何苦冒此大险?”

唐小山道:“不,它是真的。”抖着拐杖,甚是神气。

此语一出,众人皆惊。

冷啸秋尤其惊诧:“它怎会是真的?”

唐小山道:“我试过,当然是真的,如假包换。”

“你试过?”冷啸秋更不敢相信。

唐小山道:“没错,当时我困在游涡中,全凭它砍断巨石塞洞,始能脱困而出。”

黄得贵惊喜叫道:“它真能削铁如泥?”

“当然!”唐小山猝地起身,喝地顿直拐杖,准备示威。岂知拐杖尖头,甲板又是木造,这一猛顿,竟然剌穿甲板。

唐小山哎呀惊叫,赶忙抽起,为时却晚,湖水已冒出来。众人为之心慌。

黄得贵惊叫:“师父你竟然把船弄个洞?”

唐小山干笑道:“我哪知连拐杖都是宝,轻轻一碰便穿了个洞。”

他以脚踩洞,湖水仍冒。

李欣欣见状急道:“快回航,莫要让它沉了。”

冷啸秋、余放群立即抓桨划船,直往岸边驶去。

黄得贵慌道:“师父,快想办法把洞堵住!”

唐小山干笑道:“你指头和杖尖差不多粗,插进去便是。”

黄得贵怔诧:“把我指头当木桩用?”

来不及让他挣扎,唐小山已把他食指抓来,插入凹洞中,竟然天衣无缝,湖水不再泄流。

唐小山呵呵笑起:“真是天生我指必有用呵!”

黄得贵急道:“可是也不能这么用法吧?”

直觉水流直打食指,有若鱼啃,若来大鱼,手指岂非完了。

唐小山谑笑说道:“这是本门独特功夫天神一指,现在传你便是,若练成,手指一弹,百丈开外,杀人无形,厉害非常。”

黄得贵苦笑道:“一定要现在教吗?”

唐小山笑道:“有空儿便教,我很忙的!”

说完发掌打向水面,帮助画舫行速更快。

黄得贵更觉食指冰凉,却只能苦笑,不敢抽之回来,还好只离岸边数百丈,忍忍便过去了。

李欣欣却被他举止逗得抽笑不已,尤其想及唐小山竟然叫人用手指顶住船身漏水,实在让人叫绝。

这就像身上穿了血洞,他却叫人塞入食指以止血,那种天真的滑稽想法,的确是天下少有。

就连黄得贵自己亦被逗得呵呵怪笑,毕竟如此经验,毕生难逢了吧!

可惜船行甚快,眨眼靠岸,船家立即发现黄得贵怪异举止,已自笑道:“客官该不会挖洞钓鱼吧?”

黄得贵干笑:“差不多,该换你啦!”

他抽出食指,湖水霎时涌冒。

船家这才想及严重性,怔急道:“你们毁了我的船?”

跳上船,不知该如何收拾。

唐小山干笑道:“我们替你凿了一口井,你从此不缺水啦!”

船家哭丧着脸直叫:“你们毁了我的船,该赔我呵!这么大一艘,至少要赔二十两银子呵,可怜可怜我这苦命人吧!”泪水为之滚下。

唐小山本就该赔,遂向黄得贵瞄去:“你凿的井,人家不喜欢,赔他便是。”

黄得贵只能苦笑:“没听过练功夫要赔钱的……”

他乃从腰袋中抓出银两,丢予船家,道声:“够吗?连租金!”

船家但见二十余两,已自破涕为笑,连连哈腰道谢:“够了够了,谢大公子救苦救难。”

其实那小洞,他只要找个木栓塞紧,加块木板即可。反正不是在汪洋大海,足可应付一切,这银子算是白赚了。

唐小山自知道理,只是老百姓赚钱辛苦,何况黄得贵老娘捞得凶,他多花点儿,让船家惊喜一番,亦是好事一桩吧!

上了岸,黄得贵急于试宝剑。

唐小山则表示住进客栈再说。

待他和黄得贵穿妥衣衫后,众人遂往时近井仁镇行去,并住进福临客栈。

由于客满,只能住两间,李欣欣独自一房,四男士另挤一房,反正一夜,混混亦过去。

梳洗后,己近二更天,唐小山但觉无人后,始把众人邀到庭院那凉亭里头。

他神秘兮兮耍着从不离身的宝剑,欣声笑道:“今晚让你们大开眼界,看看青龙宝剑威力!”

李欣欣道:“不叫龙吟宝剑吗?”

唐小山有意隐瞒,没想到李欣欣却说出,他则敷衍说道:“不管什么宝剑,能削铁如泥,便是好宝剑。”

黄得贵欣笑:“对对对,快抽出来让我们瞧瞧。”

不但是他,就连冷啸秋、余放群亦睁大眼珠候瞧前所未见之宝剑。

唐小山呵呵直笑:“当然不会让你们失望,看好啦!”

他先将暗扣解开,再喝地一声,抽出黝黑剑身,瞧得黄得贵直皱眉:“它倒像破剑,尾巴还凹了呢!”

其实全身尽凹痕,的确被烂不堪。

唐小山自得一笑道:“宝剑出世,当然花招不少,这招叫做剑中有剑。”

他猛地再抽,抓扯烂铁皮,就在褪去间,一银光乍亮,瞧得众人目瞪口呆,原来宝剑竟然藏在烂套子里头,尤其冷啸秋根本未想及剑中有剑,不由怔然楞住,满心只有宝剑,忘了其他一切。

唐小山却吊足众人胄口,抽得极慢,口中却念念有词:“看到没有?剑气森森,触体生寒,剑光银亮,有若秋水,的确不可多得,这不但能斩金断铁,更能开山裂石,试给你们看。”

唐小山猝然抽出利剑,食指故意点向剑身,发出铿然脆响,的确有若龙吟,震得众人舒服已极。

唐小山喝着砍砍砍,却不知砍向何方,剑剑抖来抖去,总在众人头耳飞过,吓得他们急忙闪避,终见亭中石桌,他喝道:“就是你了!”猛把利剑砍去,铸然碎响,三尺余长圆型石桌,登时被切下三分之一,一块块角昨唔掉落地面,吓得众人目瞪口呆,目光游走于断石、宝剑之间。

唐小山暗自好笑,这石桌早在先前,已被他利用细齿锯断了多次,只留两点角落,暂时固定。

此时以利剑砍去,自是一斩即断,着实逼真,终把众人唬得一楞楞,叹声不断。

黄得贵惊声道:“果真神兵利器,连切线都如此整齐,难得!难得!”抚着桌角,夸赞不已。

李欣欣喜笑道:“爷爷说的没错,它真能穿金裂石!”

余放群更是动容:“在下从未见过神兵利器,今夜终于大开眼界了……”

冷啸秋轻轻一叹:“此剑若早出土,又何来沦落如此地步!”仍对神剑爱慕之至。

唐小山但觉每人说出心中的贴切之话,该是唬过去矣。伸手抚向剑身,喃喃自得道:“看,剑身冰晶剔透,丝毫无损,真是神剑!”

想晃向众人,又觉不妥,贼样说道:“神兵利器不宜见光太久,你们换摸看,我得归鞘了!”

复又晃向众人,逼得他们又是躲闪。

唐小山呵呵笑道:“别怕,摸摸看!”

不等人反应,便抓起李欣欣手掌,叫着摸摸看,带她摸试剑身,随又换向余放群、冷啸秋,照样抓来他们手掌摸剑身,黄得贵则等不及自行抚摸,触体果然冰凉。

他一脸品鉴说道:“好剑,的确不可多得。”

唐小山强忍笑意,见众人摸出满意表情,始把利剑收回,渐渐套回剑壳中,欣声直笑:“真可谓一摸定终身,此生已无憾矣!”

终将宝剑归鞘,锋芒始敛。

众人仍自回味无穷。

李欣欣转向冷啸秋道:“秋哥看走眼了,它的确是宝剑没错。”

冷啸秋叹道:“是走了眼,我哪知此拐杖原是剑中有剑。”

黄得贵道:“要是我看过,一定不会走眼,我感觉得出,它的宝气在何处!”

唐小山瞄眼道:“既然感觉得出,为何捞不到?”

“呃……”黄得贵一时干笑:“当然师父感觉较强烈,所以您捞到了。”

唐小山懒得理他,转向冷啸秋,道:“宝剑是真,你有何话好说?”

冷啸秋这才想到严重性,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在下从未想过它是真的。”

余放群自觉不该涉入他俩之争,便道:“刚才出来时,烛火所剩不多,在下回去看看便是。”说完抱拳,不便说什么,转头退去。

唐小山亦知他该避开,免得徒留尴尬。

李欣欣却替冷啸秋辩解:“我相信他非杀人凶手,他若真的杀了常大胡子,又怎会告诉你宝剑在何处?让你捞得?他的确想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唐小山虽知他可能涉案不高,但剑已成真,总得找理由下台。

他冷道:“可是,那是在他不知此乃真宝剑之下,他以为自己窃得的是假剑,才丢弃,而后加以推断另有他人窃走真剑,如今何来窃真剑之人?”

李欣欣一时语拙:“可是我相信他,他不是那么无情义之人。”

冷啸秋轻叹,道:“误会已成,多说无益,唐兄弟既然如此认定,在下无话可说,只是在下的确不想背负杀人罪名,而且还是亲人,请给我三月时间,必能查出真凶,如若不成,在下便自杀谢罪,绝不苟生!”

唐小山一愣,真没想到他竟然发此毒誓,自己并不希望他下不了台呵!

李欣欣急道:“唐少侠,秋哥都说重话了,你就给他一点儿时间证明吧!”

黄得贵亦道:“不错,冷兄一向对徒儿够义气,徒儿也想替他说几句话,他该不是恩将仇报之人。”

唐小山叹声道:“算了,你我也谈不上什么仇恨,老实说,我只想我回宝剑,现在已寻到,其他都已是次要,你若有心找出杀你叔伯的凶手,便找吧,若找不到,也别说那些重话,让真正凶手乐翻天,我想你不会想拿回这把宝剑吧?”

冷啸秋一楞,宝剑本是他大伯之物,如今却落入别人手中,似乎说不过去。

唐小山从他眼神,知道他在想什么,便道:“或许你不知,这把宝剑是你大伯从铸剑大师李巧手中拿得,也就是李姑娘的爷爷所拥有的。”

冷啸秋更形惊诧,转向李欣欣:“真有此事?”

李欣欣默然点头。

冷啸秋急道:“你怎不早说!”

似有责怪之意。

李欣欣道:“我怎知常大胡子和你是叔伯关系,更不知他便是借剑之人,这些事,全是到了京城,经过唐少侠调查,我才略为明白,但若非找出真正宝剑,我怎想方便向你说明。”

冷啸秋苦声干叹:“转来转去,原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计中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