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17章 暗器逞威

作者:李凉

唐小山行约百丈,自觉脱离对方视线之下,已暗自抽笑起来,这家伙未免笨得可以,七星迷宫阵中明明有两个黑衣人陷入,如今死了一个,当然另有一个,那家伙竟然以为神不知鬼不觉,还一副自鸣得意模佯,想来即让他笑抽肠子。

他甚快掠于树捎暗处藏身,以远距离目光眺望那黑衣人,只见他忽远忽近直打转,谑笑声更是不止。

他得想办法摘下那人的面罩,也好一睹庐山真面目。

然而,他也担心,若是冷啸秋、余放群、黄得贵,甚至是李欣欣,四人之其中一人,那将多么不幸?

他希望另有别人。然而,一切总要面对现实。

他深深吸气,把利剑折成六七段,每断手指长,他掂掂重量,似乎甚是顺手,随后轻轻旋弹而起,利片有若蝴蝶般旋飞起来。

这正是他另一厉害绝活蝴蝶镖手法。

此手法平常已能破内家真劲,若装上炸葯,更能杀人于百丈开外,十分厉害,这时以剑片代替,效果似乎不错。

他耍了几片,方始收于腰际,但觉那黑衣人已转到附近,登时冲身下坠,哈哈大笑,吓得黑衣人赶忙躲闪,却又闪不了,登时双掌相劈。

唐小山哼地一声,连劈十数掌。

砰砰砰砰,双方亦对击十数掌,唐小山借力反掠七八丈,立于高石处,呵呵讪笑道:“小老鼠,你走的不累吗?”

那黑衣人不由嗔怒:“唐小山,你到底想要如何?”

唐小山笑道:“简单,报上名来,摘下面罩,让我看看你庐山真面目。”

那人冷斥:“做梦,逮着你,不怕你不说出破阵方法。”

在无计可施之下,他己全力博命,那掌招迫来,简直摧枯拉朽,见人即劈。

唐小山哈哈谑笑,不肯硬拼,猛地抽掠退闪,矸然一响,巨石换掌,登时碎裂四散,唐小山已消失无踪。

那黑衣人狂吼:“给我出来!”忽而左近传出声音:“在这里。”

那黑衣人未曾回头,左掌立即劈出,叭然直响,一棵腿粗松树被打得粉碎。

岂知唐小山却早已溜向右边,现出身形,谑笑道:“在这里。”

那黑衣人狂吼,如虎慾扑过来。唐小山喝地冷斥:“看霹雳弹!”

三数颗黑团射砸而至。

那黑衣人闻及霹雷弹,简直惊骇丧胆,尖声大叫不好,筋斗猛翻,再掠、又掠,直若落水狗般慌张逃开。

岂知那三颗黑团撞地,竟然只是石块乱跳,唐小山霹雷弹早就用光,他又无瑕配制,哪来东西可用?

然他却没想到敌手对于霹雷弹如此惊惧。唐小山自知有机可乘,登时再喝:“刚才是假的,现在可是真的!”他猛又射出了三颗,直取对方。

那黑衣人果真惧极,厉吼你敢两字,身形再翻筋斗,却又觉得闪脱不了,赶忙掠翻空中,果然躲过暗石,筋斗连蹿十数丈,就快落于地面。

唐小山猝然出现他下方,喝笑道:“这次才是真的。”

他猛又打出十数弹,吓得黑衣人简直骇发冲冠,毛皮裂抽,人在空中如何能躲,识能没命发掌劈打,砰砰砰砰,目标尽是黑点,哪敢让它沾身。

唐小山就是要他无瑕多想,见及状况,这才把断剑利片猛打出去,喝道:“炸死你!”

那利片一飞十数只,只只有若灵巧蝴蝶,旋飞迫向黑衣人门面。

那黑衣人早被黑石捣得手忙脚乱,复见银光闪来,更自惊骇,出手即劈,岂知银光竟然旋转不定,甚至猛劈之下,更助其威力。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他怒掌劈去之际,数道蝴蝶镖已然猛扑他脸面。吓得他极慾躲开已是不及,味唰连响,数道黑布弹飞而起,半边脸面己现形,黑衣人更叫不好,偏头即已施展千斤坠,往地面落去。

此时唐小山登时见着那半边脸,怔诧叫道:“粗胡子,你是余放群!”

那人坠落地面,勉强挺身站起,左边脸面罩已失,露出大片腮胡,脸腮甚且见血痕,瞧来极为狼狈。

唐小山再仔细瞧去,更能瞧清,他的确胡子一大把,怔诧道:“你当真是余放群?”

那黑衣人哈哈怪笑:“我是谁?我是余放群吗?你猜呢?”

他笑得发狂,想扯面罩,却少去半角,根本扯掩不了。

唐小山冷道:“你不是余放群,难道是鬼不成?我该料到,你刻意制造机会接近我,根本就是另有目的。”

那黑衣人仍自哈哈大笑:“我是吗?长一大片胡子便是余放群吗?好吧,你把我当作他便是,见着我面目只有死路一条,纳命来!”

他猝然疯狂扑来,再也不信唐小山有霹雷弹可用,攻招之际,狠辣无比。

唐小山自知余放群武功之高,根本不想硬拼。

他猛地闪身,潜躲奇石后面,那人疯狂杀来,连劈数石,唐小山始终不肯现身,那人为之哇哇大叫:“是英雄,给我出来!”

猝见左侧林树后头,突然冒出唐小山声音:“英雄在此。”他猛现身,数把蝴蝶镖再次打出,分从数个不同方向飞射过来。

那黑衣人冷喝直吼,反掌截蝴蝶镖,岂知此镖就是受掌劲即翻即飞即窜,刁钻无比再往那人门面射去。

那人哇哇大叫,闪抽喝退,却已慢了一步,蝴蝶镖左右叭叭交叉切下大片面罩,复往回飞,唐小山伸手,轻巧接住这以断剑代替之蝴蝶镖。

那黑衣人闷声叫疼,待翻身立起之际,一张面罩又被切下泰半,几乎眼部以下全部见空,那胡子更是明显,只是在脸颊挨了一刀,胡子被剃些许,鲜血已然渗流。

唐小山终能见其面貌,惊声道:“你果然是余放群,说,你到底为了什么?”

那人哈哈谑笑:“有胡子便是余放群吗?”猝伸手往脸面抹去,那腮胡竟然随手掉落,露出一张似是被烫伤而后治愈的殷红脸面。

他笑声更狂:“你要胡子,给你吧!”猛地甩射过来,狂笑更剌耳。

唐小山不由楞住:“你不是余放群?是你假冒他?”

眼前这人,除了上半截面罩仍在,眼部以下全是殷红血肌,那该是刚受伤而遭到整容所留下之痕迹,看来即若一张烫伤脸容,只是它甚平滑,少了恐怖感而已。

那胡子分明是他用来伪装,由于余放群有胡子,也只有他可以冒充了。

唐小山冷道:“你到底是谁?”黑衣人讪谑大笑:“你说我是谁便是谁!”笑声更狂。“你到底有何目的?”“你说!”

黑衣人突然煞住笑声,凝目瞄来,邪邪笑道:“既然被你认出真面目,咱们就来谈个交易,保证你不吃亏,甚且还有甜头吃。”

唐小山正想套他,便道:“说来听听看。”

那人说道:“你把宝剑交出来,我保证让你拥有一半天下。”

唐小山冷道:“你原是为宝剑而来!”“这只是其中之一。”“你另外还有目的?”“你身上的藏宝图。”“藏宝图?”唐小山怔愕:“你怎知我身上有藏宝图?”

那人忽又哈哈大笑:“全天下皆知,我为何不知?交给我,你更安全。”“你是魔鬼天使中人?”“是吗?他们穿的是白衣,我穿的是黑衣,未免差太多了。”“衣服随时可换。”

“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愿不愿意完成这笔交易?”

唐小山邪邪笑道:“笑话,我的宝剑可是现成的,你的半壁江山却是随口说说,只有笨蛋会完成如此交易。”

那人笑道:“我的确有把握送你半壁江山。”

唐小山道:“连魔鬼杀手都对付不了,还能谈什么天花乱坠。”

黑衣人更笑:“魔鬼杀手算什么,只要我一现身,他们连屁都不敢吭一声。”

唐小山道:“说的比唱的好听,只要我一出现,连九大门派掌门都得向我磕头,你信不信?”

黑衣人脸面变凶:“这么说,你是想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唐小山笑道:“如果你把你的来历说清楚些,或许我会考虑。”

黑衣人斥道:“好话已说尽,你不听,那是自找麻烦。”

他不再多说,猝然厉喝,身若猛虎,扑杀过来,双手探处,强劲气流啸冲而至,看来已动真怒。

唐小山根本不愿和他正面冲突,见其一动,猛地踩出龙形九步,左闪右晃,霎时遁入石后,黑衣人掌劲涌至,复将硬石打得七零八散,唐小山早就逃之夭夭。

黑衣人一击不中,气得哇哇大叫:“有种给我出来!”

怒极之下,暴掌乱打,扫得周边树、石毁去不少。

唐小山当然不肯出去,趁他疯狂乱打之际,猝又现身,喝道:“英雄现身啦!”

黑衣人猝见人踪,举掌即劈,唐小山却趁机打出蝴蝶镖,咻咻旋来,照样逼得黑衣人手忙脚乱,哇哇大叫,慾击落此镖,然而暗器就是刁钻厉害,任他掌劲如何劈打,暗器旋旋绕绕之际,又抖身切来。

几个照面交锋后,黑衣人竟然被切得衣衫烂裂,甚至血痕处处,气得他不敢狂攻,改采守势,情况稍见好转。

唐小山瞧他守得甚严,蝴蝶镖较难奏功,心念一转,喝笑:“大概蝴蝶把你摘累了吧?且让我打你几针便是。”

话方说完,暗器水底针突然射打出去。

那水底针细若牛毛,且无声无影,在黑夜之中更不可捉摸,任那黑衣人功力深厚,勉强可感觉暗器近身,然而慾拦挡之际,猝又让其突被,蜇得身疼肉痛,气得他哇哇再叫。

几针更射中他穴道,还好自家护体真气拦去不少劲道,否则必定当场倒地,尽管如此,那几针照样剌得他疼辣难耐,他哪敢再战,赶忙冲掠时近小石洞中,以背挤去,勉强可防些暗算。

唐小山见他狼狈逃躲,己自呵呵笑起:“怎么样,打针滋味如何?你不是武功高强?可是我的暗器也不差,若非这些针是临时打造,纵使你躲在洞中,照样能射中你屁股,你信是不信?”

他手中抓着细针直晃着,似有意试试,态度甚是促狭。

那黑衣人已尝足苦头,不敢再试其锋芒,此时既知身落奇阵之中,得想办法脱困才是。

他突然盘坐,双掌合十,猛地运起功力,哇哇大叫,那叫声直若钟鸣,震得附近鸟兽唉叫,回音连连。

唐小山虽觉耳际嗡嗡作响,却未感受压力,根本不必运功抵挡,他邪声笑道:“怎么?玩不起、输不了,开始耍赖哭泣了?”

那黑衣人仍自不理,照样哇哇直吼。

唐小山调侃几句,始终觉得他过于认真,心念一转,怔声道:“你在呼救兵?”

那黑衣人仍在喊叫。唐小山邪声笑道:“任你千军万马,也休想过得了我的七星阵。”

然而他再想想,万一来了千军之人,只要一步步迫近,此阵哪真的抵挡得了?何况对方要是采取火攻,那将更形招架乏力。

越想,他越觉得该阻止这家伙鬼叫,登时喝斥:“叫什么?任何救兵也是枉然,还不给我闭嘴!”

哪里等得黑衣人反应不反应,登时暗器尽出,射得黑衣人招架乏力,猛地运足功力,震碎石块,身形暴弹而起,不敢攻击,反而换他转掠而逃。

唐小山见状斥喝:“哪里逃!”急步追去,没想到情势瞬变,换来黑衣人脱逃,他倒是边追边捉谑笑着。

那黑衣人连纵数百丈,声音仍不断喊出。

唐小山自是不肯放过,追得更勤,一有机会,暗器、飞镖尽出,总能射得那黑衣人手忙脚乱,恨恨斥斥,还好,功夫不差,勉强躲闪逃去。

两人就此一追一逃,纠缠一更次之后,忽闻山下传来掠空声,那黑衣人突然欣喜顿足于高石上,冷笑道:“劝你束手就缚,否则有你罪受。”

救兵似已来到,他军心大定。唐小山闻言惊道:“你当真叫了人?”

他猛蹿树梢,举目望去,忽见三条人影掠纵而来。

唐小山一眼认出那身材魁壮的黄得贵,已自欣笑:“救兵是到了,可惜救的不是你。”

当下,他喝笑道:“你们快来啊,盗剑之人在此。”伸手指着。

黄得贵忽闻声音,再瞧树梢,委时怔喜道:“人在那里!”

催着李欣欣、冷啸秋快奔过去。

那黑衣人但闻声音,怔诧不已:“谁来了?”立即掠往树梢,急瞧来人,见及红衣李欣欣,更是诧讶,怎会喊来这批救兵?

唐小山则反瞧那黑衣人,讪笑道:“你在唤他们来吗?倒是相当成功。”

那黑衣人心知情况不妙,猛地喝扑过来,准备先下手为强。

唐小山哪肯让他得手?他早有防备。

忽见有人影扑来,斥谑捉笑道:“是你自找的!”

他双手各翻,数只蝴蝶镖、一把水底针尽往黑衣人门面扑去。

那黑衣人攻招来至,已被暗器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 暗器逞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