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18章 赌约

作者:李凉

至于唐小山亦遭受波及。

他若武功复原,自可运起心法抵挡,然此时武功尽失,那摄魂铃声摄来,搞得他血气翻腾,就连龟息大法皆无法施展,心神一乱,自觉闷气压肺,实叫他难以忍受,暗骂一声臭婆娘,哪顾得再蹲湖底,勉强游向岸边。

他心知守卫亦被摄心,突然窜出湖面,跳上岸边,拔腿即奔。

他方出现,一大群人即兴奋喊道:“人在那里!”

尤其是迷魂婆婆,竟然证实摄魂铃功效,不由大喝道:“别逃,回来!”

唐小山哪肯听她的,没命即奔。

仇天雕见人出现,顿时哈哈狂笑,声如狮吼,倒震弱不少摄魂铃声,他狂地拔空落水,凌波虚波轻功再展,奇速无比掠追过去。

唐小山则施展吃奶力气狂奔。

然而追逃百丈,却发现高崖挡前,他一愣,原是逃往西方山洞这头,只见千阶石梯高耸入天,左右更自退路遥远,他暗自解嘲,老天慾整死他吗?

登梯根本自找麻烦,他只能往左边狂奔,希望来得及逃入山林之中,岂知奔行百丈,狂笑声传来,一只玄青大鸟从天扑下,唐小山哎呀一声,还来不及弄清是何状况,就有若小鸡被老鹰追捕般抓扣起来。

仇天雕一扑得手已哈哈大笑:“小鬼,你倒厉害,要我动用全派力量搜捕吗?”

唐小山已知无法进脱,干脆认栽,轻声笑道:“我哪是逃?只不过口渴,跳入湖中喝口水而已。”

仇天雕哈哈笑道:“好个喝一口水而已,要喝一个时辰那么久?”

唐小山干笑:“我哪知一不小心便睡着了……”

仇天雕更是斥笑:“我可从来没听过,喝水,然后落入湖底睡大觉?当今天下,你是第一人。”

唐小山干笑:“我虽不愿意,可是,偏偏老天如此安排……”

仇天雕突然冷斥:“少在那里胡扯!”将人丢落地面,跌得唐小山唉声痛叫。

仇天雕始再邪声笑起:“你本事够大,整得天神帮乱七八糟,的确有一套,你来得正好,我得砍下你脑袋,拿来研究研兖,凭什么你是夭下第一聪明之人?”

五指弄得咯咯作咱,大有一拆骨头之态。

唐小山直觉他心性变化无常,并不容易对付,急道:“帮主误会了,在下本就是个笨蛋,谣传根本有误,我非天下第一聪明之人。”

仇天雕冷笑道:“就是笨蛋,也值得研兖,何况我越瞧你越觉得你能耐不少,别紧张,本门没有天堂部门,只要你愿意合作,我保证你上天堂。”

唐小山苦着脸面:“那不就翘辫子了?”

仇天雕道:“胡说八道,此天堂是在人间,根本不必丧命,听清楚没有?”

唐小山苦笑:“听清楚了。”

仇天雕颔首道:“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只要肯归顺本帮,必定受重用。”

唐小山笑道:“好啊,看了帮主武功,在下正想拜您为师,帮主实在可说天下无敌矣!”

仇天雕为之哈哈大笑:“你眼光不错,我且看看你筋骨如何,再决定收不收你当徒弟。”

话未说完,仇冠群、仇灵铃已奔来,

仇冠群立即说道:“爹别上他当,这家伙诡计多端,唯有逼他说出秘图,再收拾他,免得夜长梦多。”

仇灵铃道:“那是小角色的想法,爹,他既然号称天下第一聪明,跟他斗智,是一种享受,哪来卑鄙手段,传出去,有失本门风度。”

仇天雕恍然:“对啊,我倒未玩过斗智游戏。”

仇灵铃委时欣喜:“爹果然天下无敌,肯接受任何挑战。”

转向唐小山,兴奋说道:“你接招吧!”

仇冠群斥道:“凭你也想跟他斗!”

仇天雕冷目瞪来:“你是在说我吗?”

仇冠群一愣,随即干笑:“孩儿乃指妹妹,爹当然不一样了。”心头却暗斥,还不都一样,迟早自讨苦吃。

仇天雕为之哈哈大笑:“看来比斗已成定局,你们等着接招吧!”

唐小山实在搞不清这疯老头到底在想些什么?一会儿要逼迫自己交出宝图,随又想收自己入门,现在又将比斗,心性之转变,叫人变幻莫测。

不过,既然是斗智,他倒信心十足,却也不吭一声,只不过露着暧昧笑容,准备引人上勾。

仇灵铃对他已具好感,瞧其笑容,瞄眼笑道:“你不怕接受挑战?”

唐小山讪讪说道:“帮主如此雄才大略,在下岂能跟他抗衡?”

仇天雕哈哈大笑,突然煞住声音,冷斥道:“少拍马屁,不接受,就砍下你脑子拿来研究研究。”

仇灵铃喝道:“听到没有,参加比斗,你还有一线生机,我爹从不食言,只要你打败他,自可安然离开天神帮。”

唐小山眼睛一亮:“当真?”

仇天雕冷斥:“不然,你以为天神帮全是在放屁?只怕你斗不过,得落个终身囚禁于此的命运。”

仇冠群急道:“爹,千万别答应他……”

“住口!”仇天雕截口道:“你也敢轻视你爹智商?小心我囚你百日真是生了个鼠胆子,第一局便由你参加,斗输了,自行面壁。”

仇冠群一愣,不知如何是好。

仇天雕复喝:“怎么?连比斗勇气皆没有?难道要我把掌门传给灵铃吗?”

仇冠群受不了刺激,终于横了心,道:“孩儿接受,我既然能抓住他,不信斗不过他。”

仇灵铃立即击掌叫好:“好哇好哇,你第一仗,我第二仗,爹第三仗,三仗两胜为赢,大家觉得如何?”

仇天雕喝道:“不成,我得打第二仗,要是你俩都输,爹不就什么也没得比了。”

仇灵铃更急:“可是我也想比啊!”

仇冠群趁此说道:“你俩既然那么有兴趣,我打第三仗便是,免得你们失了机会,终身后悔不已。”

仇天雕瞪眼:“如此岂非便宜你了。”

仇冠群拱手道:“孩儿不敢,孩儿只是不忍看爹失望而已。”“真是麻烦,待我想想再说。”仇天雕立即沉思,想找出解决办法。

唐小山见三人争争推推,亦觉好笑,然不管谁参加比斗,他都得全力以赴,亦趁此机会想想,该比斗什么较划算。

仇灵铃己等不及,道:“我先比好了,爹您慢慢想。”

她立即转向唐小山,抓出一秘本,喝道:“看谁背得多,谁便得胜。”

她最想证明唐小山是否真有过目不忘之能,故出此策,纵使败了,亦能证明一切,实是败中求胜,妙用无穷。

唐小山皱眉:“秘本是你的,你该不会早就背得滚瓜烂熟了吧?”

仇灵铃道:“这又如何?只要你看过一遍,能背起来,我便认输,这样总行了吧?”

唐小山道:“我还是觉得不公平,你不背,却和我论输赢!”

仇灵铃斥道:“谁叫你号称天下第一聪明?吃点儿亏,算得了什么?快背,否则自动认输。”

唐小山无奈,接过秘本,仔细瞧来,皱眉道:“这是天神心法,你那么甘心送给我?”

仇天雕闻言一愣:“灵铃你当真?”

仇灵铃笑道:“反正本门武功甚杂,他未必背得起来,怕什么?”

“不行,太冒险!”仇天雕抢过秘本,撕成两半,道:“要证明过目不忘,半册即够,背吧!”丢了回来。

唐小山接手,笑道:“还没拜师便先学口诀,实是大占便宜啊!”

说完,翻开秘本,喃喃念起:“天神化雷,威力无穷,三脉倒转阴阳诀,气冲少商越涌泉……”果然朗朗上口,一页页翻了下去。

仇灵铃等三人,不断注视他举止,虽然偶闻及错字,亦未出口纠正,任由他从第一页背诵至三十余页,不到盏茶工夫,果然背完半本秘籍。

唐小山潇洒丢回秘籍,笑道:“背完啦!”

仇灵铃怔喜道:“这么快?”

仇天雕急道:“快念出来,我等着答案。”

唐小山果然背诵出来:“天神化雷,威力无穷,三脉倒转阴阳诀,气冲少商越涌泉,七绝命门穿天突,少冲天地破肩井,回滚汇聚齐门窝……再攀六脉转丹田……”

他越念越让仇天雕感到心惊,这家伙竟然只看一遍,即能一宇不漏背出来吗?

仇冠群则心生忌意,此人不除,未免太可怕了,将来势必碍手碍脚。

仇灵铃却满心惊喜,两眼睁得灵亮,不自觉张着嘴巴跟他念去,她越念越是欢心佩服,终于呵呵笑起,表情激动不已。

直到唐小山背完最后一句,她登时鼓掌叫好:“我输了,他果真有过目不忘之能。”

仇天雕瞄眼道:“赌输了,还有人那么高兴?”自己竟也呵呵笑起。

仇灵铃自得笑道:“反正我输了不算,你们各赢一局,那才算数,何况我未成年,可以不必负责任哩!”笑得更开心。

仇天雕亦自点头:“说的有理,老爹我要是靠你赢,实在有些丢睑,呵呵,发现奇才,倒也爽快!”

唐小山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欣赏自己绝活,那可得多多表现,吓得他们一愣愣,说不定还有脱困之法。

他突然纵声大笑,引来众人注目,尤其仇冠群,亦自戒备,不知他将耍何花招?

仇天雕瞄眼邪笑:“当囚犯还笑的如此开心?天下少见。”

唐小山狂声道:“赢了一局,当然能笑,老实说,我不但天下第一聪明,而且暗器天下无敌,从来没人能躲过,你敢赌此局吗?”

仇天雕一愣:“你找我赌武技?不斗智?”

“不错!”

“好大胆子。”

“没有三分三,哪敢上梁山。”

“好狂的口气!”仇天雕纵声大笑:“纵使你暗器了得,天下可也没人能伤得了我,如何斗法,才叫刺激!”

唐小山喝笑:“我不但要射中你,还要射你屁眼。”

“什么?”

“射你屁眼,否则认输。”

仇天雕更纵声狂笑:“狂,够狂,哈哈哈……”

仇灵铃亦笑:“唐小山你没搞错,要伤我爹已是不易,你还指明位置?”这小子实在嚣张得让她既崇拜又喜爱。

唐小山自得一笑:“否则怎叫天下第一?帮主赌不赌?”

仇天雕哈哈大笑:“赌,当然赌,不赌的是龟孙,哈哈哈,过瘾!”

唐小山道:“既然赌,就来点公平的吧,请你解开我穴道,好让我全力施展。”这才是他最终目标。

仇冠群何言急喝道:“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爹,千万别上当,他在套您进入圈套。”

唐小山冷斥:“笑话,我只是想公平些,何况纵使我恢复武功,只身在天神帮总坛,能逃到哪里?你算什么东西?敢说你爹笨得连圈套都分辩不出,还那么大呼小叫指责他!”

此语一出,众人皆愣。

仇天雕登时挂不住脸,冷斥道:“仇冠群,你说什么废话,这里哪有你说话余地!是不是圈套,我看不出来!凭我堂堂一个帮主,还怕人家耍诡计?难道这世纪决斗,要我占他便宜不成?你的胆子到哪去了?真是越混越回头,给我滚到一边,见着就生气。”

猛地一掌迫得仇冠群连掠退三十余丈,顿在那里,大眼小眼直瞪唐小山,这仇结得深了。

唐小山自得一笑:“对嘛,世纪决斗,怎能受打扰,还请帮主替在下解穴道。”

“当然,当然。”

仇天雕畅笑中,己伸手连拍数指,解了唐小山穴道。

唐小山但觉功力恢复,耍耍手势,感觉来劲许多,突然作势喝打仇冠群,吓得他赶忙连退数步加以防备,唐小山已呵呵笑起:“放心,我决斗的是你爹,你安心观看便是。”

仇冠群嗔斥道:“你最好永远斗下去,否则落入我手中,有你好受。”

唐小山道:“那已经是很遥远之事,改天再说吧!”

仇灵铃已等不及:“唐小山你到底要用何暗器和我爹决斗?”

唐小山神秘一笑:“那也得检查过后才知道。”说完走向仇天雕,一副医生似地想替病人检查伤势。

仇天雕为之皱眉:“什么比斗,这么麻烦!”暗暗运起护体真劲,以防暗算。

唐小山笑道:“是占点儿便宜,但帮主号称天下第一高手,让在下检查一下武功脉路也是应该的,因为我根本输不起啊!”

仇天雕自信满满,且有戒备,终于点头:“好吧,武功竟然也有脉路。”

唐小山神秘一笑:“这就得看行家,每人各有研究巧妙。”

他当真伸手按向对方肩头,直觉一股护体真劲源源迫来,终于感觉出深厚内力,他似若按摩师,东扶一下,西按一下,或而搔到痒处,惹得仇天雕呵呵笑起:“一定要这样检查吗?”

唐小山笑道:“没办法,谁叫帮主武功太厉害,您现在可以把真劲迫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 赌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