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19章 不死神仙

作者:李凉

果然还不到片刻,迷魂婆婆已领着几名杀手赶来。

唐小山自动现身,冷道:“怎么,想来硬的?”发现老太婆双手还沾血迹,方才之事根本并非虚假。迷魂婆婆怔楞:“你还在?”

她直觉是唐小山脱逃并捣蛋,却未想及另有秘道。

唐小山道:“我才没那么傻,四处乱跑,让你们有借口找麻烦。”

迷魂婆婆一时没了头绪,直道:“不是你是谁?难道另有刺客?”

不肯停留,马上转身喝向杀手们:“快搜,不准走脱一个。”自行追赶出去。

杀手们闻令,亦自乱窜,赶去搜人。唐小山暗自想笑:“搜死你们也找不到一个魂!”然而他想及那幕残酷情景,再也笑不出来。难道那些神仙即靠如此邪术练成长生不老之术吗?

那年轻人为何一点儿反抗皆无?还带着笑容?难道早已着了魔?

那秃头老怪物当真就是不死神仙?瞧他舔血动作,恐怕连人心人肺都能吃下吧?

这简直是妖兽行径。

天啊,他不敢想,不知有多少人栽在他手中,他又杀害了多少人命?

唐小山苦笑不已,

他一向不愿多惹武林恩怨,可是瞧及此幕之后,却升起满腹杀机,若不杀这食人妖兽,又怎对得起身为人类一份子的良心啊!

唐小山实在搞不懂,堂堂天神帮为何让这种人混在里头?难道仇天雕也是着了魔?自认为能修成仙术吗?

他越想越可笑,这到底是什么世界?竟然有人已到达是非不分地步,而且以喝人血为乐趣。

想来即叫他作呕且头皮发麻。

他正待想办法如何收拾妖魔之际,忽见外头红红绿绿闪动,仔细瞧来,竟然是仇灵铃这小姑娘领着四大金钗撞过白衣人防线,寻向这头。

唐小山忽见艳丽四射的艳桃花,又浮起往日种种奇异艳遇,不禁呵呵笑起。

这艳桃花就是媚魄天生,总让人想入非非,至于刁钻的刑小莹则若仇灵铃翻版,老喜欢抽鞭耍帅,那许纯纯还是天真无邪,冷秋霜亦仍冷若冰霜,四名女子虽站立四周,封住白衣人去路,目光却老往雅屋瞧来,一脸希冀,想见着什么。

仇灵铃已等不及,叫道:“唐小山你快出来,我带四大美女来见你啦!呵呵!”那笑声大有包君满意之态。

唐小山自也不回避,站出门口邪声即笑:“大家好!”四大金钗各有表情,笑意直露。

艳桃花眯起笑眼,媚笑道:“好久不见,真是有缘呵,山不转路转,咱们又见面了。”

唐小山呵呵笑道:“是呵,搞了老半天,还是一家亲呢!”

艳桃花笑道:“多亲?又没结婚。”唐小山笑道:“至少有肌肤之亲啊!”

“呃……”艳桃花不由脸红直笑。仇灵铃怔诧道:“你们已经……”

艳桃花笑道:“我被他非礼了,他是大色狼!”仇灵铃不禁瞪眼:“你真是登徒子吗?”唐小山笑道:“哪有被非礼者,还那么高兴?”“呃……”仇灵铃恍然一笑:“说的也是,要是我被非礼……”忽而带窘笑起,十二、三岁,竟然已开始怀春。

艳桃花笑道:“你千万别乱想?他哪有这个胆子,我投怀送抱好几次,他连碰我都不敢碰哩!”

仇灵铃又喔一声,顿觉失望。唐小山呵呵笑道:“下次就不一样了。”艳桃花更笑:“就等你来!”刑小莹上次被说出胸口红痣一事,已对唐小山升起莫名感觉,但她哪敢表态,冷眼瞄来:“你身落险境,还是安分些好,否则随时小命不保!”

唐小山笑道:“怎会?有了仇帮主照顾,我安全得很。”

许纯纯道:“怕的是不死神仙把你当祭品,到时,帮主也保不了你。”唐小山皱眉:“有这种事?”艳桃花道:“所以说,你有机会还是开溜吧!”唐小山不得不考虑她们之话,想来不死神仙即是食血妖物,他要杀人,简直易如反掌。“既然要我逃,干嘛又来找人?”仇灵铃道:“我娘有话向你说,大概快来了。”说完转向洞口,果然见及素青衣衫,脸面姣好带慈祥之中年美妇行来,她正是寒月女。

唐小山一愣:“她是你娘?”若真如此,寒月女岂非是仇天雕老婆?当然亦是仇冠群母亲了。难怪寒月女不怕魔鬼杀手,且能指挥迷魂婆婆。他自知寒月女和杀手有所牵连,没想到竟然是如此亲密关系。寒月女快步行来,见及唐小山,淡然一笑:“唐公子,里面谈。”唐小山干笑道:“当然要谈。”他引着夫人往石屋行去。仇灵铃和四大金钗却守在四周,不准任何人靠近一步。

寒月女为求慎重,且把门带上,始瞧向唐小山,轻轻一叹,道:“你一定有许多问题想问我吧?”

唐小山颌首:“你肯回答?”寒月女道:“你问便是!”唐小山道:“你真是仇天雕妻子?”寒月女闻言,不由深深长叹:“已经十余年了……”

陷入回想之中,不久又收回心神:“不错,我是他妻子……”说来感慨不已。

唐小山皱眉,实在想不出,她品貌相当不错,为何会嫁给心性怪异的糟老头。

寒月女轻叹:“我当然不愿嫁给他,只是当年怀了灵铃……”

唐小山感觉得出,她可能被逼所致,不愿多问,道:“仇冠群也是你儿子?”

寒月女道:“不是,他是大娘所生,他娘生他之后已难产而死。”

唐小山道:“难怪他对你一点儿好感也没有。”

寒月女道:“他不断排挤我们,深怕天神帮被我所夺,其实我一点儿兴趣也没有。”

唐小山道:“既无兴趣,为何又想抢我秘图?”

寒月女更叹:“这正是我来找你的原因……”唐小山道:“愿闻其详。”

寒月女轻叹中理了情绪,道:“唐公子可听过不死神仙一事?”

唐小山颔首:“听过,好像魔鬼杀手即出他的手笔。”

寒月女道:“没错,事情该从十年前说起,当时仇天雕不断寻求武功境界,忽然有一天来了那位不死神仙和迷魂婆婆,说能传受仙术,且练成金刚不坏之身,不死神仙还说自己已三百岁,瞧他模样,倒也几分相像。仇天雕当然半信半疑,不死神仙便当场把一名守卫打死,随又把人弄活,吓得仇天雕目瞪口呆,终也信了大半,而准备向他讨教练仙之术,那不死神仙有许多旁门怪招,尤其丹丸功效特佳。仇天雕一心求练,搞到后来,虽然功力大进,心性却变得喜怒无常,终也时开杀戒,最让人恼恨的是,他竟然听信不死神仙练仙之术,想度化众生,而组织了仙洞,进而产生许许多多魔鬼天使,简直造孽无数!”说及此,感概更深。

唐小山皱眉:“既然练仙,怎会如此喜欢杀人?”

寒月女道:“全是不死老头说的话,他说人身必有正邪,若想成正果,得把邪念除去,而那除邪念方式,可以靠修为,但那要数十年,甚且上百年亦未可能成功,如果让他短暂时间发泄出来,即是度化众生。那度化之意,便是把人杀了,超度他回天庭之意。而那邪念即是,人人有偷盗杀掠之念,在短时间之内发泄出来,待邪念一除,自能修成正果。”

唐小山斥道:“这是什么妖怪论竟然有人相信!”

寒月女道:“当然少人相信,但经过迷魂婆婆催眠,加上他指引,杀的便该杀的人,那群想成仙佛者,终也被利用而不自知。简单的说,那群杀手现在早失去原先意识,只觉自己在修仙,在替天行道,尤其他们不易被杀死,还以为仙体渐成。”

唐小山皱眉:“所以才有魔鬼天使之称?”

寒月女道:“鬼天使仍指人心之正邪,且魔鬼跟天使只有一线之隔,一大群人都想从魔鬼变为天使而后天神,最后成为不死神仙!”

唐小山道:“就像仇天雕巳修成天神境界?”

寒月女道:“他哪修得什么名堂?当时不死神仙找来,即指明仇天雕选择天神为帮号,即和仙佛有缘,他才登门结缘,且说仇天雕已自动修到天神境界,实是不可多得,仇天雕当然沾沾自喜,却不知早落入圈套之中。”

唐小山道:“可是他似乎未被催眠,摄去心性。”

寒月女道:“心性未失,只不过染毒已深而已,当初,我也不知对方为何不摄他心性,经过多年研究才知不死神仙也要外围保护,仇天雕正是护身符,他则说是人各有慧根,有人不必经过魔鬼阶段,即可除去邪念。仇天雕即是其中一人,其他另有八卦王、大漠三凶僧等武功较高者,他们只要假以修行,必成正果。此招下来,自能拉拢武林高手为其所用,除非有人中途发现秘密,他们才会施展摄魂大法,将其收拾,长久以来,也有不少高手遭到杀害。”

唐小山眉头直皱:“这家伙搞此名堂,到底有何目的?”

寒月女道:“大概想独霸武林吧!”

唐小山冷笑:“敢情是个自大狂!”

忽又想及残忍事,道:“他们当真能把死人治活?也就是说断了一只手,还可接回去?”

寒月女道:“他们倒有这本事,不过我觉得,若真正断气,或可已无方法可救,他们只不过施展障眼法,把人弄成死人一样,然后再找机会弄活,以虚张声势。”

唐小山道:“能把断臂接回;医术亦十分了得……”

想及仇冠群受了严重灼伤,竟能改头换面,的确神奇,便道:“不死神仙会是个医术高超之人?

寒月女道:“经我查探许久,他可能是数十年前,杀人无数的毒医厉千绝。”

唐小山惊诧道:“他不是在仙霞岭被九大掌门给收拾了?”

寒月女道:“好人不长命,祸害遗万年。谁知他又怎生复活了?”

唐小山道:“大概靠他医术吧?或许,他也练了许多邪术,始能保命。”

寒月女轻叹:“这正是我来找你之原因,他不但精通邪术,武功更深不可测,或许只有惊天诀能治得了他。”

唐小山道:“你一直在寻找此秘笈?”

寒月女轻叹:“除了如此,我不知该如何防止他们继续为孽!”

唐小山道:“可是秘图已不在我身上。”

寒月女道:“唐公子能过目不忘,必定巳记住,你或可另画一张送予我吧?”

唐小山道:“画它自无问题,只是……它可能已无功效……”

寒月女急道:“怎会无效?难道秘图是假的?”

唐小山道:“不,它是真的,我是说,有了秘图未必能找到惊天诀。”

考虑结果仍不愿说出自己已寻得此秘笈之事,以免引来无穷祸害。

寒月女轻叹:“若真如此,也是造化安排,只要公子能画出此图,在下感激不尽。”

唐小山瞧着她,直觉她的确煞费苦心,为了阻止丈夫造孽,以及不死神仙暴行,似乎已搞得精疲力尽,看来心地算是善良。

何况四大金钗亦不恶,更能证明她并非凶恶、心机深沉之人。

思考之后,他已说道:“我看你该寻的是龙吟宝剑。”

寒月女怔愣:“龙吟宝剑?它和秘图有何关连?”

唐小山道:“秘图寻至后来,可能转到宝剑本身,那秘图本刻着龙吟啸天四字,后来被我除去。”

寒月女恍然:“我懂了,难怪你反而不寻宝图,改寻宝剑,它现在何处?”

唐小山道:“原在一位大胡子手中,但后来却被盗走,如今行踪成谜。”

寒月女道:“那岂非大海捞针?”

唐小山道:“所诉你,大家一起找,机会可能大些,只要咱们目标一致,谁先寻得已是次要。”

寒月女轻叹:“看来只有如此了,尽管如此,公子能否仍把秘图画下,也好多些机会。”她已拿出预藏纸笔。唐小山心想反正已非秘密,遂落落大方接过手,凭着记忆画出宝图。老实说,他去过绝情谷,画出之图反而较为像样,只要到达地头,一照眼即能明白。

然他为保持绝情谷安宁,还是把暗示长白山之词给改成怒宇,大概暗示苗疆怒山之意,如此天南地北差异,必让众人摸不着头绪。画完之后,交还寒月女,她感激直谢。

唐小山淡笑:“有机会,还是找宝剑较为实在。”寒月女道:“我知道。”唐小山道:“既然了解不死神仙种种恶行,何不放把火把它烧了?”寒月女轻叹道:“就怕烧他不死,惹来杀身之祸,至于你,还是安分些,一有机会,我必将放你出去。”唐小山笑道:“谢啦!”

此时外头传来仇灵铃声音:“摄魂老太婆又折回来了。”寒月女道:“我得走了,你小心应付,别让她摄去你心思。”唐小山笑道:“要是行,我早栽筋斗啦!”寒月女想及无尘居一事,复见歉意,但迷魂婆婆己临,她不愿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 不死神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