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20章 巧窃龙椅

作者:李凉

仇天雕道:“神仙怎会下毒?”

寒月女道:“就算那个冒牌货下的毒,你解是不是解?”

仇天雕哈哈大笑:“当然解,把人带来,我请不死神仙解毒。”

寒月女冷道:“不必那么麻烦,去弄颗仙丹回来就可。”

仇天雕道:“不知中何毒,怎弄解葯?”

寒月女冷道:“毒就在烟潭水中,神仙既然厉害,依此即可弄出解葯,你去不去?”

仇天雕哈哈大笑,“当然去,你回去等候,我自会奉上解葯。”

说完,竟然往龙椅后头一栽,遁入秘道,求葯去了。

寒月女一愣,本想叫他送葯至此即可,没想到他竟如此之快。

此时无法说明,只好先行回去拦人,以免唐小山露了行踪。

她立即加快脚步,行返造化楼,几个起落,已至楼前。

小莹、许纯纯关心即已凑来,追问状况,寒月女立即要两人回房装病,她则镇守厅中,准备拦住仇天雕。

天色已暗,她将厅内烛火、灯笼点亮,倒也现出几许幽雅。

盏茶工夫一过,忽觉门外有人影闪动,寒月女正想迎去,仇天雕已自撞了进来。

寒月女则不断注视通往前厅回道,以免仇天雕闪入。

沉夜中,忽闻仙洞那头发出内家真劲狮子吼般叫声,震得众人耳目慾眩。

寒月女怔心,莫非老妖物又在施法?

心神尚未落定,却见仇天雕双目发直,有若中邪似地撞了迸来,见人即喝:“唐小山在哪儿,交出来,交出来!”直逼过来。

寒月女怔诧不已,敢情他已中邪?

登时斥道:“哪来唐小山?他已脱逃,不准你再逼近。”

话未说完,仇天雕哈哈狂笑:“交出唐小山,挡我者死。”

他当真一掌打得寒月女连退三数步,穿掠过去,直往雅房搜去。

寒月女见状大骇,喝道:“仇天雕已中邪,你们快走。”

唐小山闻言,最是敏感,哪还顾得投入温柔乡,赶忙穿窗而逃。

四大金钗见状怔急不已。

小莹当机立断,喝道:“破窗四散!”

一声令下,四人分别从四方窗口射去,以混淆仇天雕耳目。

仇天雕果然受扰,方追至雅房,见及四窗尽破,气得哇哇大叫,一掌打得窗口更破大洞,掠身追去。

几个起落,退出造化楼,却只见四大金钗故作追捕状地四散逃开,哪还见及唐小山踪影,气得他哇哇大叫,不知该追向何方。

忽见仇冠群斜身追来,叫道:“爹,他躲入湖边那柳树里头。”

他早闻及狮子吼,心知有状况,特地赶来。

谁知追及一半,见人影掠入树丛,本不知是谁,后又见及四大金钗和父亲追出,且闻父亲直吼唐小山名字,这才明白,于是赶来通风报信。

他甚不了解,父亲怎会毁信诺,甘心追捕唐小山?心想如此也好,终可报嗔恨之仇。

仇天雕乍闻指示,哈哈谑笑,直吼着:“出来受擒吧!”

他猛冲身,人若飞鹏大鸟扑去,尚离二十余丈,一掌怒劲打得杨柳枝叶散碎,唐小山身形猝露,他暗叫苦也,哪肯应战,赶忙往湖中跳去,想故技重施。

仇天雕哪肯让他得逞,迫足全功,身形如电射去,探抓猛扣,唐小山若完好如初,可能会打出暗器应敌,抑或以高超身法闪逃,可惜他身受重伤,根本闪避不及,肩头已被扣住,勉强只能施展千斤坠,硬将仇夭雕给拖入水中。

砰地暴响,两人落水,炸得水柱半天高,两人己沉入湖底。

那仇天雕本受催眠,但落入湖中,受冰冷湖水一镇,反而清醒过来,他不由怔愣:“我在干嘛?”

话未说完,却不知身在湖底,根本不能说话,这一开口,立即呛及湖水,猛咳连连,已暴蹿弹出湖面。

唐小山趁此潜游他处,暂且保命。

寒月女追掠过来,忽见仇天雕,已自怒气大发,怒喝:“你敢失信,简直禽兽不如!”

隔着湖面二十余丈,照样发掌打得仇天雕莫名其妙。

“我失信于谁?”

“你明明说,在本门,不动唐小山一根汗毛,现在却想擒杀他,可恶!”

仇天雕一愣:“我何时抓他?”

“就是现在。”

“现在?”

寒月女怒道:“你当然不懂,你已受了不死妖人迷心术,迟早会送命!”

仇天雕更愣:“我中了迷心术?谁敢对我动手脚?”

话未说完,仙洞那头忽又传来狮子吼音:“唐小山违背天条,该当受戒,擒来吧!”

声音震来,仇天雕又自晕沉,还好身在湖中,尚能保持些许清醒。

他尚未来得及想通怎么回事,只见得仙洞那头飘下一位白发白衣白胡仙人,那正是不死神仙。

那仇冠群亦自拜来。

唯有寒月女及四大金钗冷目戒备,她们甚想突袭,却无把握。

不死神仙突又施展狮子吼,震得众人晕愣当场。

他猛地撒出大堆白粉,迫掌打去,喝声散,只见得白粉化雾,吹向众人。

只这么一扫,周围数人全都吸入而迷茫失心,露出憨然若痴笑容。

迷魂婆婆不知何时已出现后头,见状立即叫好:“仙翁之迷心散威力又进一步,可喜可贺!”

她虽被唐小山打成重伤,但经过半天邪术治疗,竟然已若完好如初,难怪他俩敢以仙人自居。

不死神仙哈哈笑道:“能迷住那小子,才叫稀奇!”

迷魂婆婆道:“仙翁不是让他服下丹九,他当真还能逃过?”

不死神仙讪笑道:“就怕他没服下,如果有,不出半刻钟,必定浮出水面。”

迷魂婆婆道:“是否冰水可解*葯?”

不死神仙道:“难了,若无我独门秘方,他至少得昏迷七七四十九时辰,才有可能醒神。”

说话间,目光不停搜向湖边。

迷魂婆婆甚是满意,奉承一笑:“却不知仙翁怎知唐小山在寒月女手中,故意弄假葯让他服下?”

不死神仙哈哈更笑:“中了迷烟之毒,除非受伤,否则不会发作那么快,寒月女、四大金钗又没受伤,当然是替这小子求葯,我所料果然不差,我本想摄住仇天雕,要他代为抓人,没想到这小子走狗运,竟然落水将人弄醒,不过,他狗运很快即将走完矣!”

想及得意处,笑声更狂。

迷魂婆婆忙道佩服佩服,几乎已把他当神人看待。

唐小山做梦都未想及,寒月女未来之丹丸竟是迷魂之葯,待他发觉有异时,已嫌过慢。

只觉得脑门渐渐沉重,他惊叫不好,马上吞下大量湖水,并将其呕出,然而,葯性已混入血液之中被吸收,终于无力回天。

他苦叫一声惨也,已瘫软下来,直觉身躯渐渐浮往湖面,似在飘浮,有若进入仙境般,终于完全失去知觉。

不死神仙忽见唐小山浮出水面,已自哈哈黠笑:“看你往哪儿逃?”

喝向仇天雕:“把他抓回来!”

仇天雕迷茫中闻令,哪还懂得思考,登时蹿掠过去,凌波虚渡功夫竟然毫无损弱,踩着湖面,一连数纵,追掠数百丈,猛将唐小山抓于手中,复往回掠奔,或许多个人,气势较弱,鞋子已落水,他俩毫无知觉,踩得水花四溅,仍不负使命,将唐小山抓回岸边。

不死神仙见状更笑,“任你多厉害,还不是落入我手中?”

一手枪过唐小山,得意忘形再笑。

迷魂婆婆亦自奉承笑声不断。

两人正待扬长而去,忽见得一名青衣女子追掠过来,正是仇灵铃。

她本是去探父亲消息,谁知父亲告诉她,唐小山可能从山脚下秘道开溜,她始追去,却哪知扑个空。

忽闻总坛笑声连连。立即赶回,却发现此幕情景,她怔诧不已:“我娘她们怎么了?”

见及父母、四大金钗不断傻笑,她更是焦心。

迷魂婆婆正待叫糟,少了一个没收拾。

不死神仙却淡笑说道:“他们着了这小子暗算,幸我赶来救人,已经没事,这有葯粉,和茶让他们服用,半个时辰可醒,你自行调理吧!”

说完,丢出白色玉瓶,抓着唐小山,径自掠飞仙洞。

仇灵铃一时乱了方寸,无暇再问唐小山之事,赶忙哄着父母等人,先撤回造化楼再说。

周遭远处虽有不少守卫,然而他们职小位低,纵使见及错综复杂情景,却只能瞎猜,毕竟不死神仙在此德高位重,他所做一切,又有谁敢指责?唯唯应诺已是不及,哪还敢想些不利之事?

故而他们自始至终全然旁观,反正帮主已被安然带回,可说皆大欢喜,他们也落得轻松自在。

倒是迷魂婆婆却有所顾忌,道:“仇天雕一向不喜让人催眠,此时若是知道仙翁对他下手,他可能会翻脸相向。”

不死神仙哈哈笑道:“只怕他醒来会觉像场梦,就算有意识,也只是淡淡模糊,咱们只要推给所谓之妖人,自可蒙混过去,待找到秘籍,练成神功,自不怕再买他帐矣!”

说完,他纵声大笑。

迷魂婆婆亦觉有理,随即跟着大笑。

两人志得意满步入仙洞之中,转转折折,复又行往那神秘大山洞。

只见得那神仙台已被炸得泰半七零八落,幸好白烟仍冒,瞧来尚有一点儿仙气。

其他打斗痕迹,已被收拾干净,还来原有清幽。

瘦矮双僧仍自盘坐于左右小山般平台上,根本未移动半寸。

不死神仙瞧了几眼,但觉满意,始将唐小山再丢回神仙台上。

迷魂婆婆道:“这次得一定要先试他一试,以免再遭不白之殃!”

不死神仙颔首:“自该如此,不过,得先治伤才行。”

说完,他脱下外袍,露出仍被炸得翻红见骨胸脯,此时却抹着一层透明油膏,他则伸手将油膏刮去,舀来池中冒烟碧水,抹洗伤口,随后又抓出一瓶油膏,抹向伤口,他似乎已见惯血淋淋之事,自己挑着伤口抹葯,连眉头皆不皱一下。

抹妥之后,伤口似又多层薄胶,将较代成皮肉。

不死神仙懒得理它,穿妥衣服,以免有人撞进来,又瞧及他真面目。

随后,他才冷邪直笑,盯向唐小山:“你倒狡诈多谋,伤得我这身狼狈,若非我医术高明,岂非早就死在你手中?”

唐小山此时醒转过来,却一副憨态傻笑,浑然忘了身在险处。

迷魂婆婆最怕他再装神弄鬼,立即找来匕首,丢向他面前,冷道:“自杀吧!”

不死神仙道:“刺大腿好了,兔得肚破肠流,徒增麻烦。”

他猛念咒语,复又叫喝:“刺大腿!”

唐小山当真拿起匕首,往自己大腿刺去,一刀剌入,鲜血渗沉,唐小山却仍傻笑,直觉那刀似刺在萝卜上,不关他的事。

不死神仙见状欣笑:“成了,现在叫他刺哪儿便刺哪儿,老夫不信天下有迷不倒之人!”

迷魂婆婆笑道:“幸好迷得倒,否则只有剁了他,算他走运。”

两人若非想窃得秘密,否则伤身之仇,岂能忍得毫不吭声。

迷魂婆婆已等不及,道:“仙翁快问他所有秘事,咱们好拟定计划。”

不死神仙颔首:“自该问。”

凝了心神,道:“把匕首拔起来吧!”

唐小山依言拔起,鲜血涌出,他仍憨笑不止,不死神仙想想,仍决定治他,拿出玉瓶,挖出透明白胶东西,抹向伤口,说来奇怪,白胶一封,伤口自缩,鲜血已不再渗透,唐小山始免于血流过多而亡。

不死神仙瞄了几眼,始问道:“你还给仇天雕那张藏宝图,是真是假?”

唐小山回道:“是真的……”

“宝图上的秘语是什么?”

“长雪飘飞九天外,百尺竿头万冰中……”

“是长雪?不是怒雪?”

不死神仙、迷魂婆婆眼睛直瞪过来。

唐小山又念一遍:“长雪飘飞九天外,百尺竿头万冰中。”

不死神仙、迷魂婆婆互望一眼,大概想确定此秘语是真是假,照眼过后,己相信它是真。

迷魂婆婆道:“你为何又叫它怒雪?”

唐小山道:“为了欺骗仇天雕。”

“骗个怒字有何用意?”

“把他骗到苗疆怒山……”

“原来如此。”迷魂婆婆恍然邪笑:“看来仇天雕得到怒山摸索千百年矣!”

不死神仙道:“长雪又代表什么?”

“长白山……”

“秘籍在长白山上?”

“不错!”

“这可摸对路了。”不死神仙兴奋异常,简直得来全不费工夫。

迷魂婆婆又问:“万冰之意何解?”

唐小山喃喃说道:“冰山阵势……”

“你是说,只要找到冰阵,即能找到秘籍?”

“不错。”

迷魂婆婆欣喜转望不死神仙,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 巧窃龙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