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21章 宝剑现形

作者:李凉

待饭菜煮熟之际,唐小山和苗多财匆匆返回,两人手中各抓一张银票,每张足足千余两金子之多,瞧得两人笑眯双眼,直道不虚此行。

于双儿但见唐小山手中当真抓了羊皮,怔笑道:“你当真要钱庄弄个羊皮银票?”

唐小山瞄眼:“你想的好主意。”呵呵笑起。

苗多财已忍不住哈哈大笑:“他是这么要求,钱庄却把他当成土包子,千百年来,哪有人以羊皮当银票?他要求改良,钱庄却说下辈子再说,他猛地把龙头一砸,砰地巨响,差点把钱桌砸破,那群人吓呆,掌柜瞧及大龙头,两眼立即发直,这才亲自迎客,说什么银票乃全国通行,亦就是全国统一之意,一时要改羊皮,并不容易,小门主若怕毁损,他弄张羊皮袋便是,小门主这才答应,我也搭便车,结果一切进行顺利,看看,可是京城有名的通元银票,全国通用!”他亦从羊皮袋抽出银票,显威已极。

唐小山呵呵直笑:“什么土包子,有钱能使鬼推磨,我说后续还有千万两,那小子差点跪下来舔我脚趾头哩!”

于双儿瞄眼笑道:“倒是挺会捉弄人家,财不露白,收起来,吃饭吧,别忘了你还有毒伤待解。”

唐小山霎时惊觉财不露白,四下瞧去,未见可疑人踪,赶忙揣入怀中,并催着苗多财藏妥银票,这才坐定桌前,开始进食。

饭菜可口,谈谈笑笑之中,复把午餐解决。

随后,唐小山恢复正题,道:“我的毒伤得慢慢才能解去,根本急不得,倒是那把龙吟宝剑失踪太久,得把它挖出来才行!”

于双儿道:“宝剑不在冷啸秋手中?”

唐小山道:“他也获得一把假货,真品早被换走!”将状况大略说明。

于双儿道:“既然如此,那人似乎早有阴谋,否则怎会弄出假剑以交换。”

唐小山忽有灵感:“对啦,他难道早知宝剑藏在拐杖里头?”

苗多财道:“对吗?常大胡子是个瞎子,那人要是早知,随便弄一把,再偷偷交换,常大胡子怎知?”

唐小山不禁迷惑:“你说的亦有道理,他若真知,根本不必等那么久,而且更不必杀人,反正常大胡子看不见,也不会认出他,可是那把剑却实实在在便这么失踪,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双儿道:“或许他武功不高,平常近不了大胡子之身,故才等到那时再下手。”

唐小山道:“可是他能无声无息杀人,武功岂会差到哪儿去。”

苗多财道:“他可以用*葯之类,先将入迷倒再盗取。”

唐小山道:“若真如此,他随时可迷倒常大胡子,何必等到那夜?”

于双儿道:“或许他也是刚发现不久,正巧逮到那时机下手吧!”

唐小山叹笑道:“一切有可能,一切又不大可能,实是叫人头疼啊!”

苗多财道:“的确,常大胡子已死,可说毫无线索,在此情况下,简直比大海捞针还难!”

于双儿道:“或许咱们得再回去查探线索,说不定能找出痕迹。”

唐小山道:“几月前已寻之不着,几月之后,有可能吗?”

苗多财道:“碰碰运气试试如何?”

唐小山道:“死马且当活马医吧!”

说完,三人便决定再探秘处,收拾过后,已往街巷行去。

转转折折之后,终也抵达那破烂荒宅,几月不见,杂草更密,落叶更多,虽是白天,阴气却重。

三人艺高胆大,根本无惧阴气,潜掠入内,一切依旧,倾颓大厅,破烂厢房,不但铺满蜘蛛网、灰尘,有的甚至长出杂草。

三人绕寻一阵,终于转至书房。

几月不见,书房已染尘。

一切东西未动,唐小山却发现淡淡脚印,道:“有人来过?”

苗多财、于双儿亦自发觉。

于双儿道:“会是谁?看似男的。”

苗多财道:“不错,是男人脚印,还是大脚印。”

唐小山道:“会是冷啸秋他们去而复返?”

于双儿道:“不可能,我甚注意京城动静,他们尚未回来。”

苗多财道:“我倒认为,他们还在半途,正准备救你,不过得知你盗走龙椅之后,大概就会返回。”

唐小山颔首:“说的有理,会是谁?到外头看看。”

他先掠往附近天井,找向埋尸处,挖埋痕迹已复原,且长杂草,该是无人动过。

苗多财赶来,道:“要开棺验尸?”

唐小山摆摆手:“省了吧,尸体保证烂臭,我想到就恶心。”

苗多财干笑:“在下也一样,看来不挖他,已无线索可寻,其实挖了也未必能找出线索。”

于双儿忽然发现书房门口划了三个品字型圈圈,叫道:“那是什么?”伸手指去。

唐小山回眼望去。

那圈圈似是随手划上,不深不明,勉强可辨图案。

他登时皱眉:“怎会出现在此?”

这是唐家独门暗记,品质保证之意,该是父亲所留。

苗多财道:“你认得?”

唐小山呃了一声,干笑道:“我在天神帮看过此记号,他们大概来过此处。”

在不明真正原因之下,他不便公开。

苗多财不解:“他们为何留下记号?难道他们已把此当地盘?”

“大概是吧!”

唐小山不愿多谈,仔细瞧及圈圈,顶端似偏往东边,他斜目往屋帘瞧去,发现东郊两字,那东郊不就是常大胡子静养弹房之地?

字迹尚新,敢情父亲在得知自己进城之后才留下记号。

他道:“这里已无线索,我且到东郊瞧瞧,双儿你去通知大吉庄,说我已回来,至于神猫,你四处转转,看看有无可疑之处,我去去便回。”

说完,未等两人回话,他已掠身离去。

苗多财皱眉:“走的那么快?一定和圈圈有关!”目光来回瞧于唐小山逝去,以及圈圈之间。

于双儿道:“你发现什么?”

苗多财干笑:“要是发现,也不必愣头愣脑,三个圈圈代表什么?三颗鸡蛋?”

于双儿道:“要赶去瞧瞧?”她始终不放心。

苗多财笑道:“赶去何用?他若有意避开,去也无用,算了吧,应该没事,且等消息再说。”

于双儿纵使担心,然人已离去,且追去未必碰得着,只好作罢。

她随后跟着苗多财退出荒宅,前去大吉庄送信便是。

至于唐小山,在掠往东郊之际。

忽见山郊林前,出现一道青影,手势一挥,即往林中奔去。

唐小山一眼即已认出是父亲暗示,呵呵轻笑,便自追超过去。

东郊林区颇为茂密,唐小山追往半山腰,始见及父亲出现一处隐秘之荒亭上,此亭倚山而立,可远眺京城,视野甚佳,可惜岁月已久,悬崖崩塌甚近,故而荒废,若非身杯武功,甚少人敢靠近。

忽见儿子光临,唐大祥满心欣笑。

吕洞宾般俊样脸容,倒也露出挑邪意味,他招着手:“过来啊!难道要老爹我现行踪不成!”

唐小山瞄眼道:“你倒躲得舒服,坏事全落在我身上!”掠飞过去。

唐大祥自得欣笑:“不然我生你干嘛!有本事,你也生一个,到时你自然就可以逍遥了。”

唐小山自嘲一笑:“人家是老子侍奉儿子,我却被老子虐待?真是时代变啦!”

唐大祥笑道:“谁叫你比我强,能者多劳,快快报告成绩,我来听听得几分?”

“得零分!”唐小山瞄眼道:“你盗什么秘图,惹得我全身都是麻烦,还好,秘图已被仇天雕要回去,否则我哪有命在?”

唐大祥登时怔叫:“什么?你把秘图送还人家?”

“没错!”

“真是没出息!”唐大祥直叫:“那可是老爹冒九死一生之险才换得,你竟然把它送还人家,真是没出息!”

唐小山呵呵自得笑道:“没出息算什么,要有入息才重要。”

“入息?”唐大祥道:“你入什么息?”

唐小山耸肩而笑:“日入万两之息,我偷了仇天雕龙椅,足足赚进万两黄金。”

唐大祥恍然一笑:“果然大入息,呵呵,万两黄金,足可再盖唐家庄矣!”

唐小山道:“所以说,出息未必比入息好。”

唐大祥两眼斜瞄,道:“尽管如此,失了秘图,仍是不可原谅之过错,除非你已记得清清楚楚。”

唐小山冷道:“我还寻得惊天诀了呢!”

“当真!”唐大祥瞅直两眼:“你当真寻得此秘籍?在哪儿?快拿出来让爹瞧。”

唐小山瞄眼:“你找我,便只为此事吗?”

唐大祥呃地一声,尴尬笑道:“都有,当然惊天诀特别重要,我自该问清,你若已得到它,拿出来参考参考如何?”

唐小山瞄眼:“你不是说秘籍刻在龙吟剑上?我哪能寻得?”瞧老爹如此激动,他还是别说较妥。

唐大祥一楞:“或许你也寻得此剑了吧?”

唐小山迷然:“要是寻得,也不必落个惨兮兮。”

唐大祥干笑道:“我以为你有了门路,上次你传了几个口诀,倒让我受用无穷,便以为你找到惊天诀,却暗杠起来,故意来个偷偷传授,所以才做此联想,你当真没得到惊天诀?那口诀又是什么?”

唐小山瞄眼:“叫惊地诀行不行?它是极乐神宫武学,照样厉害无比。”

“极乐神宫?”唐大祥稍带惊讶:“你已学得极乐神功?呵呵,找不到惊天诀,学此功夫也不差,哪天再传爹几招吧!”

唐小山瞄眼:“真是越老越回头,你难道不会退休,过着与世无争日子,较为实在吗?”

唐大祥笑道:“我的实在就是目标明显,何况四十来岁即退休,有人会说话。”

“谁会说话?”

“我的良心。”

“真是!”唐小山斥笑:“我看你是邪心大发,无可救葯!”

唐大祥呵呵笑道:“你别得意,你是我儿,充满我的血统,届时你将步我后尘,专做些慾罢不能之事。”

“我会吗?”唐小山不由揣想。

唐大祥更笑:“就是会,不必考虑,所以现在该善待老爹我,将来你儿子才会善待你。”

唐小山瞄眼叹笑:“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罢了罢了,你要我如何善待你?”

“当然是唯命是从。”

“被你整得死去活来,还不够忠心?”

“哦……是有这么丁点儿忠心,不过,说出口诀就更忠了。”

“待会儿再说,反正你另有目的。”

唐大祥为之呵呵笑起:“知父莫若子。”

唐小山道:“废话少说,你找我,到底何事?”

唐大祥道:“你当真把秘图交还仇天雕?”

唐小山道:“你不是抄不副本,还怕什么?放心,我涂掉许多字,他们至少要转个十年八年才能修成正果。”

唐大祥这才安心许多,呵呵笑道:“爹就知道你是唐家开宗以来最厉害、最嚣张的一位好儿子。”

唐小山捉笑:“你是最嚣张的一位烂父亲。”

唐大祥干笑:“话别说的太早,我有预感,你迟早会超过我的一切。”

唐小山苦声道:“到时再说吧,反正铁的事实,说破嘴,儿子也不会变成老子,你找我到底何事?准不会让我快活吧!”

唐大祥笑道:“你把它当成挑战,自会觉得快活许多!”

笑声过后,始道:“你不是在查龙吟宝剑下落?”

唐小山闻言,眉头挑抽:“你有消息?”

唐大祥道:“我听及传言,龙吟宝剑未落入冷啸秋手中,便自暗查许久,倒是出现某些线索……”

唐小山急道:“你已知被谁盗走?”

唐大祥道:“事情哪有这般容易?我只是在探查后,发现北边妙峰山隐秘处,时常传出轻脆声音,且偶见青光闪动,说不定是龙吟宝剑所赐,我探了许久,仍未查出真正原因,你运气比我佳,换你去碰碰看。”

唐小山眼睛顿亮:“真有此事?”

唐大祥道:“事关重大,爹无需耍你,你去探探便知。”

唐小山欣喜道:“当然要探了,它习惯何时出现?”

唐大祥道:“不一定,不过在下雨天居多,显然他有意掩饰。”

唐小山频频点头:“既然想掩饰,倒真的大有问题,好吧,我今夜便去瞧瞧,爹去不去?”

唐大祥自得一笑:“爹是神秘人物,一向来无影、去无踪,所以不便跟你去,倒是你一有危急,爹必定出现相救!”

唐小山斥笑:“算了吧,老是吹嘘,我被天神帮捉去,且中了毒,怎不见你现身相救?”

唐大祥呃地一声,干笑道:“那是爹在京城暗查宝剑下落,来不及去救你之故,现在同处一地,必定能实现你的愿望。”

唐小山笑道:“我看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宝剑现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