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器高手》

第22章 美男计

作者:李凉

那男子抖着宝剑,轻鸣传出,他冷道:“谁敢动大胜庄一根汗毛,我便宰了谁。”

金湘兰斥道:“凭你也想抵挡人家?简直笑掉大牙!拿来,宝剑本是我买的,容不得你摸它!”伸手便要。

那男人有点舍不得,道:“兰妹既然要学秘功,咱俩一起研究如何?”

金湘兰怒斥:“谁要和你一起学,要不拿来,永远别想进大胜庄大门!”

那男人迫不得已,只好将宝剑交回,金湘兰立即握得紧紧,顾不得发湿衣湿,睁目即往剑身那龙形圆纹瞧去,想探寻秘功口诀在何处?写些什么?

于双儿、唐小山这才明白,原来那男人暗恋金湘兰,不惜以宝剑示好,谁知金湘兰却不领情,且百般斥责。

唐小山亦想通,那男人可能便是凌长昆,他偶有机会便潜来此山练秘功,始见得青光闪闪,锵鸣不断,而让父亲发现。

他或许觉得时日过久,可能引来别人窥探,才叫那李进福前来东麓铸剑以掩人耳目,他却仍随时潜及此练功,计划倒是十分周详,只可惜仍逃不过父亲探寻而露了破绽。

两人正待计划如何要回宝剑之际,忽闻左边数百丈远高崖处传出喊声:“喂,侠客,您是在找我吧,我在东麓啊,剑已炼得差不多了,您可要瞧瞧!”

不知何时,李进福却已爬向山崖,寻及此处,他欣喜直笑,喃哺说道:“唐公子所言宝剑鸣声,竟然是真?原来宝剑在少侠之手中啊!”

原来李进福乃因下雨,不能炼剑,躲了起来,却闻及锵鸣声,为了好奇,且想证明之下,便千辛万苦探寻至此,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果然见及宝剑及侠客。

他立即而起,招着手,甚是醒目。

凌长昆、金湘兰突见人踪,怔吓不已,凌长昆一眼认出是李进福,心头稍安。

金湘兰却如惊弓之鸟,急叫不好,抓着宝剑,拔腿即奔。

凌长昆见状叫道:“兰妹别怕,是自己人。”

金湘兰哪能听进耳,霎时逃开数十丈,眼看便要蹿入林中,唐小山顾不得再隐身,龙腾九天绝顶轻功猛展出来,凌空斜切山林那头,于双儿亦自找寻目标,奇快掠截过去。

两人身形如电闪出,凌长昆、金湘兰乍见之下,脸面顿变,尤其金湘兰,明明快逃入林区,岂知唐小山凌空打出石块,击中她左腿,迫得她疼麻倒地。

待要起来,唐小山已斜封切来,呵呵笑道:“金大庄主,咱们又见面啦,有了你手中生光宝剑,相信今夜咱们将相处愉快。”

金湘兰惊叫:“是你!”骇中急忙想退。

凌长昆为护心上人,登时挂身拦来,嗔道:“休要伤我兰妹!”

以手代剑,斜劈过来,并叫着:“兰妹快躲入洞中,那有出路。”

金湘兰闻言,赶忙抽退,急奔山洞。

唐小山岂肯让她走脱,讪笑道:“要走,可别忘了留下宝剑呵!”

他追掠依旧,一掌斜推凌长昆,心想必定掌到人退,岂知凌长昆掌刀却趁势翻转,突破防线,倒切唐小山肩胸,迫得唐小山惊诧闪退:“这是何招!”连连拆挡数掌,方自化去凌长昆那掌刀。

凌长昆原是依照龙吟剑上招式划来。没想到竟然奥妙无穷,不禁信心大增,狂态猛起,讪谑道:“谁想找兰妹麻烦,先过我这关!”

他猛地双掌开打,决心擒下唐小山好向金湘兰邀功。

唐小山吃过一次亏,自是对他招式加以注意,他本有过目不忘之能,且那龙吟剑招出自惊天老人所创,虽是自成一格,但精奥处仍和惊天武学有所牵连。

唐小山只瞧几眼,大概猜出招式演变,何况凌长昆只学及皮毛,简直可说漏洞百出,这一耍来,唐小山又认真辨招,一眼瞧出破绽,斥笑道:“我没心情和你玩。”

见对方招若彩蝶,流星互用,他则使出龙捣泰山,猛地见那掌势有若蛟龙蹿掠,突破对方掌劲封锁,一掌击中其胸口,砰然脆响,打得凌长昆倒栽七八丈远,跌个四脚朝天,满脸惊诧楞在当场,不知所措。

唐小山志在宝剑,懒得理他,猛往内洞追去,于双儿亦追来,蹿了进去。

三人一前两后不断追掠于秘洞之中。

然而金湘兰终究未学过上乘武学,在追逃数百丈之后,已被盯着,此时只要唐小山发暗器,她随时可能被击中。

金湘兰这一惊非同小可,突地想及宝剑能削铁如泥,登时往洞顶砍去,锵的一响,巨石掉砸下来,她冒险穿去,巨石砸地,砰然暴响,震得地动山摇,洞壁碎石霎时坠落不少,金湘兰怔叫着,闪退更急,唐小山却叫不妙,赶忙发掌击石,希望打出通路。

然而那坠石不少,这一砸来,迫得唐小山发掌连连,待清除后,金湘兰又不知逃去多远?他岂肯放过,再次猛追,连奔百丈,穿出秘洞,眼前一片森林,哪还见得金湘兰踪影。

他暗自苦笑,慢了一步,得先辨方向,方能寻人。

于双儿跟着冲出,急道:“人呢?”

唐小山苦笑,伸手往林中指去:“在里头!”

于双儿道:“快追啊,下着雨,她逃不了多远。”

说完。登时掠向树顶,四下瞧去,发现东北方枝叶晃动较厉害,便自追去。

唐小山当然不肯放弃机会,掠身亦追,两人一在树梢,一在树底,配合追了过去,全然丝毫不肯放松。

金湘兰虽逃得够快,然而她却未学得绝世武功,在奔逃两三里之后,眼看追兵又自逼近,她哪肯平白损失宝剑,极慾找地方藏剑。

奔行中,四下瞧望。

忽见前头有一山崖,甚是陡峭,便奔了过去。

及至近处。赫然发现小山谷。

她正欣喜,却得意忘形,一个不察,滑倒湿泥。

哎呀一声,往山谷栽去,连滚十余圈,撞得头昏眼花,幸好山谷有条小溪,滚身落水。竟然无事。

那叫声似乎引得唐小山注意,喝着在这头,急忙追来。

金湘兰哪顾得疼痛,直斥要命,赶忙提剑前奔。

掠向崖底,那头有口清泉,其旁边崖壁青苔处处,她赶忙抽出宝剑,刺入山岩。

猛一打转,挖出深洞,再还剑入鞘,始将整把剑藏入里头,再抓来青苔封住洞口,藏得天衣无缝。

方一藏妥,唐小山喝声更近,她哪敢休息,摸着山崖,赶忙往左侧遁去,好不容易爬出山谷,幸好一片松林掩护。

由于唐小山已逼得甚近,她不敢狂奔,以免弄出声音,只好改为潜行,一步步逃往森林。

唐小山追近山崖,但觉奇柽,莫非追错地方?这山崖高耸数百丈,岂是金湘兰所能立即攀过?正待找寻迹象。

忽见于双儿指着山谷:“她来过,看这泥巴,还是滚入里头呢!”

唐小山登时喝道:“必定离此不远,方才还听到叫声呢!”

他疾掠入山谷,瞧上几眼,未见人踪,赶忙又掠起,追向森林。

于双儿左近包抄。

两人快速无比搜索甚急。

再追里许。

金湘兰眼看无法逃躲,不得不爬掠树上,想借着隐秘树叶避身,岂知方掠上去,却踩及树枝苔草,一个失足,哎呀栽了下来。

唐小山、于双儿闻声哈哈大笑,三两箭步,掠追过来,终将金湘兰逮个正着。

金湘兰已是一身泥泞,甚是狼狈。

唐小山呵呵笑道:“金大姑娘何苦呢?为了一把剑把你雍容华贯姿态全给毁了,实是可惜!”

金湘兰怒斥:“我跟你何仇,如此对待我,算什么男人。”

唐小山呵呵笑道:“我跟你无仇,只是跟剑有仇,只要你把剑交出来,一切仇怨自然冰消瓦解,不知你意下如何?”

于双儿却发现什么,急道:“剑已不在她身上!”

唐小山亦愣:“怎会?方才明明被她抢走!”

金湘兰哈哈谑笑:“活该,强迫的结果,便是害我不小心遗失了,很可能丢落万丈深渊,你一辈子也找不着。”

唐小山冷道:“少吹牛,一定是你偷偷藏起来,还敢笑的如此开心。”

金湘兰斥笑:“我为何要藏,那把剑本就非我所有,现在遗失。我顶多赔了银子而已,你却要痛苦一辈子。”

唐小山冷道:“再不说出藏剑处,小心我用大刑!”五指装摸作样弄得格格响,颇有几分残酷态。

金湘兰自是惧心,却喝出凶相:“你敢动我,算什么男人!”

唐小山不由皱眉,老实说,他跟金湘兰谈不出什么深仇大恨,且她又非武林中人,的确下不了毒手,可是又不能如此便宜她。

他猛地喝斥:“我不敢才怪!”

五指刺去,吓得金湘兰骇叫,以为将遭酷刑。

岂知却被点中穴道,倒栽地面。

唐小山转向于双儿,笑道:“你先带她避雨去,我TXTGOGO再说。”

于双儿颔首,便要扛人。

然她衣衫湿粘一身紧,娥娜体态毕现无遗,倒让唐小山瞧得两眼发直。

于双儿忽觉他目光怪异,随又明白他在瞧什么,不由窘困斥道:“小色狼!一点儿都不正经!”亦自乐于心。

能够吸引心上人,何等媚力啊!

她作样慾躲,却不知如何躲闪,干脆反掌切来,始迫得唐小山赶忙逃开。

唐小山呵呵黠笑:“这么迷人,不看可惜啊!”又瞄几眼,但美人追杀甚急,他始跳逃而去。

于双儿窘斥几句,终于呵呵笑起。

这男人色归色,却色得可爱,想责备都狠不下心,直道算了算了,不再理他,扛起金湘兰,找向能避雨的山洞吧!

至于唐小山则顺路探寻回去,虽然只有几里路程,但皆山林险崖,想仔细寻找,并不容易。

他只能尽可能以原路寻回,寄望金湘兰当真不小心遗落,让他能够随时捡拾,如若真的被藏起来,没她指示,恐怕花上一个月也未必找得着。

尽管如此,他仍仔细寻回一趟,并未发现任何踪迹,只好作罢,看来得亲自向金湘兰下手才行。

于是折返,寻向于双儿。

行至一半。

忽见山峰高处见火光,他自知地头,掠了过去。

果然见及山洞,于双儿早巳把衣服拧干,免得再次猫身出缀。

她生起火堆烤着,偶抓火把往外一晃。唐小山便是瞧及火把始赶来。

方进洞门,于双儿便问:“可有结果?”

唐小山苦笑:“难啦,一定被她藏起,还好只有两三里,待明儿天气好转,再仔细搜也不迟。”

于双儿道:“可要逼她?”

唐小山瞧向金湘兰,只见得她双目紧闭,脸面皎白,倒也不像坏人,不由皱起眉头,干笑道:“实在下不了手啊!”

于双儿瞄眼:“怎么?看到美女便下不了手了?”

唐小山瞧及金湘兰虽不算顶漂亮,却别有韵昧。尤其衣衫亦粘紧身躯,妙态毕现,瞧她身瘦骨瘦,胸脯竟也不小,平添几许媚力。

他怕于双儿吃醋,不敢特别欣赏,故作冷态状,说道:“你下得了手,你来啊,我怎么逼?非礼她不成?”

于双儿但觉他对这女子不感兴趣,自是暗喜,表情不变,斥道:“老想些邪门歪招,我跟她又没仇,怎叫我逼人?”

唐小山道:“我也跟她仇怨不深,难以下手!”

于双儿道:“那得想其他方法才行!”

唐小山道:“还有何法可想?慾擒故纵?放她自由再暗自跟踪!”

于双儿笑道:“这是好方法啊,至少比困她在此好。”

唐小山道:“我没意见,只要宝剑能现形,什么都好办。”

于双儿道:“现在,抑或等天亮?”

唐小山道:“当然是现在较逼真,她若醒来,会以为我们遭到某人拦阻而顾不了她,若等到天亮,她的想法必不一样。”

越想越觉有理,他道:“说做便做,你且等等,我去去便回!”

说完,扛起金湘兰,复往外头掠去。

于双儿本想跟去,但想及淋湿窘态,只好作罢。

唐小山则掠往较隐秘林区,始把金湘兰置靠于巨树之下,让她少淋些雨,随后轻轻拍开其穴道,立即闪入暗处窥探。

不久,金湘兰幽幽转醒,才张眼睛即紧张坐起,摆起招式便慾防备,突又见及四下无人,她不由怔愣:“死里逃生?那家伙如此甘心便放人?”

她赶忙站起,检查自己伤势,根本无大碍,不禁越想越迷糊,猜不透唐小山耍何花招?

“难道他已经找到宝剑?”

金湘兰霎时惊诧,立即奔掠林区尽头,辨了位置,竟然离那小山谷不远。

她想掠去,又怕有人跟踪,回身四处瞧瞧,除了雨打林叶晃动之下,根本瞧不出丝毫动静。

她突然直冲小山谷,猛躲进去。

暗处的唐小山自是欣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 美男计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暗器高手》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